• 文章

    939
  • 经验

    12552
  • 访客

    4073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16564/

个性介绍:欢迎光临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27781440,几百篇呕心沥血的游记等着大家喔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2016-01-03 19:04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阅读次数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提起呼伦贝尔,人们最先忆得的,恐怕是它嫩出料峭的春、绿意盎然的夏和五彩斑斓的秋;然而你可曾知道,当冬之花将这片近十万平方公里的热土渐次装点成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美世界时,她便施施然向世人展现出另一张冰雪与浪漫齐舞、激情与神奇共存的“崭新面孔”。
    临近岁末,有幸参加了呼伦贝尔自驾旅程;虽只有短短十天,我却像是和“她”谈了场一往情深的恋爱,此生恐难忘怀。相识乌兰浩特、心仪在阿尔山、海拉尔之浪漫、鄂温克民俗缘、满洲里异域风、迷醉在冷极点、激情陈巴尔虎……,当然,途中的风光远不止这些,而且,你还能收获澄澈后愈发圣洁的心,以及当地民众满满的热情!

    这条路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冰雪天路”。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 • 路途】
          冰雪,在北方、在呼伦贝尔的冬天里很常见,当地人也许并不在意,或者只是将它当作司空见惯的陪衬罢了;可是,那连绵不断的白色帷幕、晶莹剔透的冰花小果,却能让鲜见飘雪的南方朋友激动半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阿尔山森林公园门口。银白色的世界,一切有形的实物经过雪的装点变得线条柔和、层次分明,门口的长凳、远方的标识牌、甚至垃圾桶,都显得玲珑有致,引得眼际垂涎、心有顾怜……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察尔森湖。冰雪安排杉林滑入眼帘,流畅地绘就大块留白的水墨画,颇似李可染早期之风,整体简而内中富,意在凝聚。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阿尔山不冻河。冰雪暂时“抚”去了岸边石头的棱角,宛如“童话世界”里的蘑菇园,白得妙洁、洗练,如梦似幻,令人观之痴醉,继而心静如水。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阿尔山天池。长镜头聚焦,发现,雪的晶莹并非只是意向的形容,而是如此真实。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从乌兰浩特到阿尔山的路上。烂漫的霞光仿佛淡了雪的白,却又同时凝练了丰富的意味,好一幅惊艳的写意山水。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满洲里到根河路上。“流光容易把人抛,旅行是辛苦的,难免起早贪黑,可不经意间,你就能收获惊喜,比如这轮红月亮。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根河回海拉尔路上。夕阳下,丛杉挺拔,可它们却不贪图表现,携手冰雪,大方地成为背景,为浩荡的车队凭添了几分气势。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阿尔山到海拉尔路上,玫瑰峰旁的短暂停留。车辆排气管的“呵气”,氤氲出呼伦贝尔冬日晨间的清冷。寒冷可怕吗?做好保暖措施,就没什么可怕,这不,寒冷也可以成为万千气象里的一种。


                                   

                【林海·雪原】 

“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杨子荣义无反顾地走进密林深处。虽没必要持孤胆英雄的大无畏,然而面对林海雪原不平坦的道路,还是应该以乐观轻松的心态面对,这才是体验的真谛。

 那个在航拍照片里近似浑圆、如同绿宝石般的天池,如今已白雪皑皑,但依旧吸引我们登顶一睹芳容。台阶上的冰时刻警示着要小心翼翼;下山时,我索性走到台阶旁近乎齐膝的雪里,大踏步前行,端的畅快。

         后来,当我们奔驰在陈巴尔虎旗雪原上时,“慨而慷”的畅快气势,竟成了普通感受。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阿尔山天池。一直认为,森林是需要仰视的,并非由于海拔,而是因为其厚重的姿态与深邃的内涵;眼前这一幕,可是更有些岑参“千树万树梨花开”的韵味?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陈巴尔虎旗雪原穿越。“标格而今似旧无”,极简主义风格,也要拜冰雪恩赐;那一刻感觉,心与天地已融为一体,与道同行,为爱好而生活。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阿尔山白狼峰雾凇。仿佛,除了冰雪,其它的一切尚未醒来,还沉浸在幻梦如昨的天蓝色的意境中。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呼和诺尔湖冬季那达慕大会。远方的“风车”淡在苍穹下,转与不转,它们就在那里;蒙古包也只是随意在画面中,并未刻意用自身鲜亮的白与大地的苍茫“逗趣”。缓慢行进的骆驼,更增添了历史的代入感,你,听见驼铃声了吗?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阿尔山森林公园三潭峡。半躺在冰窟窿里仰拍,森林的广袤透过梢尖传递出来,也捎带着为当时的状态增加了些许安全感。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根河敖鲁古雅驯鹿村。中国最后的狩猎部落,隐在呼伦贝尔北部的雪林深处。见到驯鹿,大家都很兴奋,追着拍摄,搞得“大家伙”疲于奔命,终于,我们都累了,才有了如此安详的时刻。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陈巴尔虎旗雪原。牧民居住点看似简单地排列着,却很有波普艺术集群的视觉冲击力,若再密集些,怕是会显露几许色达般的感觉。当然,冰雪未必会同意。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根河回海拉尔路上。林海在左,雪原在右,最喜欢那荡开去的一弯,悠然地,不是对寒冷的轻蔑,而是适应;这一瞬,仿佛就是林海与雪原最和谐的相处。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陈巴尔虎旗雪原。我们的“座驾”,一字排开在雪原上,尽显“峥嵘”;它们是冰雪天路上的“移动之家”。见着雪地里的足迹了?那是我们回家的路。诚然,这世间本是没有路的。


                【城市·盛会】

若是以大都市所谓的现代化特征考量,“冰雪天路”上遇见的这些都只能算是小城,甚至是集镇;然而毋庸置疑的是,每座小城都有其独特的风情和魅力,前提是你善于发现它们的美。

沈从文先生笔下的《边城》,意在偏远,可满洲里的“边”,却是恰恰的边境之意,因而也充满了异域风情。彼时的那个清晨,当漫天的雪花将根河蒙上梦幻的轻纱时,极寒之城的冬季恋歌便于雪扬馨尘中谱就且绵长、悠远。几天前的夜晚,当我们踏着冰面行走在阿尔山的街道上时,才明白,原来流光溢彩最准确的诠释是在这里。

       “越冷越热情”是一句口号,却又不仅仅是一句口号。好客的内蒙百姓,用异彩纷呈的民俗活动迎接我们,“鄂温克民族风”、“呼和诺尔冬季那达慕”、“海拉尔冰雪嘉年华”……,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据说,内蒙冬季里有大大小小百多项活动,你大可以按图索骥,也可以随遇而安,安享盛会,安享热情!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呼和诺尔冬季那达慕大会。盛装的民族同胞手捧哈达,也手捧着一缕幸福的祝愿。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根河,中国的极冷之城。清晨,城市朦胧在雪花的舞蹈中,大约是醉了。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海拉尔冰雪嘉年华。虚实结合的拍摄处理,很精当地为安静的雪园、雪雕赋予了动静结合的意味,这似乎更符合嘉年华的快乐氛围。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满洲里猛犸广场公园。冬日里一旭暖阳,让欧式风格的建筑更显出童话般的神采。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阿尔山夜景。身临其境之所见,胜于读图,足够让你在寒冷、安静的小城夜晚高兴起来。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海拉尔冰雪嘉年华。马头琴弦下流淌的,除了《鸿雁》的悠扬,更多的是《套马杆》的动感和激越。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中俄蒙三国“美丽使者”大赛冠亚季军。满洲里处于和俄罗斯、蒙古接壤的边境地,举办这场比赛有着独特的区位优势。美或不美,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但至少,在电视台演播厅参加一场选美比赛的现场直播,也不失为一次华丽的体验。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鄂温克民族盛会。骆驼和它们的主人好奇地望着远方,他们在望什么? 是突然多出来的这许多双同样好奇的眼睛?流云才不好奇,它们专注的,是如何在蓝天的映衬下,与圣洁的大地琴瑟以和、相映成趣。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阿尔山养生冰雪节。甜美的笑容含着热忱,本就能抵御寒冷,这可不是精神胜利法。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深夜的阿尔山火车站。与高手相比,自己这幅作品算不得什么,但这也是我连续两夜尝试、手脚冻僵后的努力结果。之后在满洲里,凌晨三点起来拍摄星空背景下的建筑,却因相机无法抵御严寒“趴窝”而告“流产”,浪费了睡眠和感情,所幸有这一张聊作安慰。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满洲里国门景区。国门背景下,小伙伴们像是在宣誓,宣誓着对旅行的热爱与坚持。


                【冬捕·奔腾】

 安静的早上,没有晨钟。在距乌兰浩特不远的察尔森湖,几位渔民比我们起得更早;此时,他们大约正在检查昨夜撒网的成果,等待我们的到来。

近些年,冬捕已成为北方冬季旅游的特色项目之一,最著名者乃查干湖。与其热火朝天的气氛不同,察尔森湖的冬捕更多了些悠闲的意味,悠闲地拉网、起鱼、装车。是规模不济还是本就如此?不清楚。只知道,这种远离日常生活的非凡体验令我们兴奋不已,玩呗,图得就是个新鲜。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察尔森湖冬捕。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昨天,今天,明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察尔森湖冬捕。起网,又是一条。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察尔森湖冬捕。网乱而心齐,可待将来。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察尔森湖冬捕。妹子,你也太敬业了吧。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察尔森湖冬捕。那鱼活蹦乱跳,要抓住可不容易。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察尔森湖冬捕。收获,在付出之后。

如果说冰面冬捕是悠闲的艺术,那么群马奔腾就是奔放的艺术。在鄂温克旗民族大会上,当百来匹“神行者”由远方的黑点群慢慢接近且越来越丰满时,那翻腾的四蹄、飞扬的长鬃,让我一刹那觉得,它们都是“昭陵六骏”!你瞧那匹白马,恰似刚从悲鸿老人的画中腾越而下,仿佛下一个目标,就是找到它忠心的主人越檀溪而去呢!

   我说,惊喜也是可以传染的,你信吗?行程结束前,在《中国国家地理》呼伦贝尔首席摄影师的带领下,我们深入陈巴尔虎旗雪原深处(电影《寻龙诀》的主要拍摄地),又“遇”见了更大的马群。临近正午的骄阳,为即将到来的“高潮”准备了温暖、明晰的光感氛围。嘿,它们跑起来了,此时,只感觉一股气吞八荒的洪流,在广袤的呼伦贝尔雪原上席卷而过,眼前、心里,仿佛立刻书就了令人终生难忘的大写意!值了,这真是一段旅程最完美的结局。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后记】

写游记最大的痛苦还是取舍,图片与文字之间的取舍。文适图还是图配文,始终是一个问题。对于这次冰雪天路行而言,这个问题尤为严重,因为觉得好看的图片不少,想写的也有很多;限于结构和篇幅,痛定思痛,最后也只能寻求一个自认为中庸的平衡了。

谈谈行程建议吧。人们喜爱冰雪,这是可以肯定的;但为什么每逢冬天,往南的人总比往北的多呢?答案恐怕是对寒冷的恐惧,以及生发出的联想和担忧;事实上,只要做好保暖和防滑工作,这些都不是问题。对于这段旅程,一个比较合理的建议是小众自驾(一般不超过十辆越野车,全装防滑胎;或请熟悉路况的当地司机),这样可以兼顾安全性、舒适性和体验的全面性(比如内蒙特有的雪原穿越看群马奔腾,还有冰面冬捕,大众团式的大巴车就难以适应)。

这趟旅程无疑是快乐的,快乐于周到的安排和丰富的内容(喜欢摄影,然水平欠丰,本次幸得多位高手指点,获益良多,在此一并感谢)。咀嚼鲜活的记忆,耳畔仿佛又响起踏雪的嘎吱、林中的鸟鸣、马蹄的清脆,甚至飘雪的柔情……,还有,那竟似早已熟稔地喃喃:

        呼伦贝尔,明年冬天,我们约吗?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冰雪天路行,恋上呼伦贝尔的那个冬天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