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595
  • 经验

    13025
  • 访客

    100530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1722/

个性介绍:我的微博:桔猪 (可以随时私信联系我) 我的真实姓名:尚力,是一位常年旅行,喜欢分享的博主

拉萨,冬天是最好的季节 【浏览组图,备好耐心】

2011-11-25 17:03
1
+1
您已经赞过了
9
2,448

阅读次数

说起拉萨这地方,容我扳指头数数,不多,去过五六七八次吧。所以很多人问我啥时候去拉萨好,要不就别问,问我你就听我的,告诉你,拉萨冬天去最好!!!你没听错,拉萨的冬天最好!  
高原反应根本不是问题,有人说我到了拉萨就发懵,咋整。听我说,那绝对是被震慑了,也或者是你第一时间就跑布达拉宫得瑟了(这样的大有人在),否则高反根本就不算个“病”,来得快去的也快。
拉萨的冬天阳光是金色的,全藏区的人揣着一年到头的“余钱”去拉萨朝圣。大昭寺前没有穿冲锋衣的人,清一水藏族模特,各藏区头饰、服饰展每天上演,全免费。模特们脸蛋子通红,眼睛烁烁黑亮像夜晚的湖水,记住,千万别冲他们笑,她百分之百回应你,那笑容,能让你羞愧死,如我一般的城市人,早就不会那样笑了。
我最喜欢康巴汉子,头上的红丝缨和玛瑙、蜜蜡让他们特别出挑,有些腰上别着藏刀,别怕,那都是吓唬豺狼虎豹的。他们面庞饱满,眼神多情,千万别试图玩目光对视,他们各个都练过摄魂术,所以,建议远观就好,因为你根本hold不住。
2007年冬天,我在拉萨认识李青菜。那场冬日的友情,始于拉萨火车站。当时她高反严重,脑袋垂在肚脐眼,但我一声“扎西德勒”,并为她披上生平第一条哈达后,她立马就活了过来。没几天,我们就一起坐在大昭寺南墙底下互相择虱子了。阳光是免费的,牦牛奶冰棍5毛一根,坐在一堆圆木上吃“不含防腐剂”的冷饮,老头老太太看着我们直乐。八廓街那么多孩子,哪个和我好,我就请她吃冰棍,还给她拍张快照。大昭寺门口磕长头的人,我也认识不少,经常走着走着就有人拽我衣襟打招呼,中午和大家晒着太阳喝喝茶,吃块饼子或者吃点糌粑,要是奢侈起来,没准也去吃碗藏面,我虽然不缺钱,但也从来轮不到我请客。
大昭寺门票多少钱?70?我进去过几次,都没买过门票。早晚跟着藏民排队,帮她们拿着酥油壶,有时手里捧条哈达。有次一男游客跟在我身后,被门口值班的铁棒喇嘛抓住——补票。他一脸无辜迷茫,没办法,我告诉过他了,脸太白、冲锋衣太新,而且头上的牛仔帽怎么回事,不给自己刻个“游客”的标签不算完?
冲赛康旁边不仅有牛肉面,还有一个“烧饼刘”。是李青菜发现的,每天早上,她都去那买个肉烧饼,站烧饼摊旁边吃,边吃边哼哼“哦哦哦,太棒了;哦哦哦,不行了;哦哦哦,真不错...”弄得烧饼刘的老婆每天都很不开心。我就不同了,边走边吃,任由旁人目光艳羡,走到大昭寺门口,一个烧饼正好吃完,抹抹嘴,来碗茶喝。我真怕那些新朋友发现我偷吃肉饼到肚歪,一生气,不给我喝茶。为此,如果烧饼吃不完,我就蹲在拐弯那的墙根,吃完再说。
总之,不夸张,07年冬天的八廓街,我是平趟的......
说个题外话,关于“等我们老了,就如何如何去周游世界”。我的好朋友,前些天带着爸妈一起去峨眉。作为一个峨眉通,我强烈推荐她们在金顶住一晚,因为那些云海、日落、日出、满天星斗绝对值得。结果,老两口爬山疲惫,金顶高反...所以说“旅游要趁早,年老了快乐肯定要减半”。当然,我是说,像我们这样天天呼吸“毒气”,如果还能坚持到老的话...
冬季的拉萨,你看看里面有冲锋衣么:

大昭寺广场,磕长头的藏民,摄于傍晚。



布达拉宫,磕长头的藏民。



八廓街。冬天的八廓街,多以藏民为主。



每天流连于大昭寺门前,拿着我那台破的不能再破的小单反和拍立得,像个揽生意的小贩。


大昭寺门前,转经的人们。



傍晚的大昭寺,门口排起长长的队伍,等待进寺内朝佛。我经常加入其中。



大昭寺门前,磕长头的藏民。(LX2)



清晨的大昭寺门口。进入寺内朝佛的人已经排起长队,很多勤劳的信徒已经开始就地磕起长头。 地上的壶里是化好的酥油,等待在佛前敬献。



大昭寺广场的年轻喇嘛。



大昭寺广场的孩子。几天下来,刚刚混熟,过几天他们就随父母回家或去更远处朝圣,又会换一批新面孔。 棒棒糖当然要给,关系好的我还给拍快照,“巴结”是有必要的。



大昭寺前朝圣的母女。很多年幼的孩子跟随父母朝圣,风餐露宿中成长。 我给她吃了棒棒糖,也拍了快照。



大昭寺前的小姑娘。眼睛好亮,却还不是最亮的。



冬天大昭寺南侧会有一块专门卖邦典、氆氇的地方。(关于邦典、氆氇,可以百度 八十多岁的老大爷,很乐于向我展示他的商品,我也不遗余力的夸赞。每天都来,每天都展示。 后来终于忍不住买了一长条邦典,他找人帮我裁开缝成一块毯子。我给他拍了快照,可惜也没给我便宜。 那真是:纯毛制造,假一罚十。看看也行,笑脸相迎。耳聪目明,心如明镜。


也从这位大哥手里买过,一样笑脸相迎。他们都知道我有拍立得,这都成公开的秘密了。



冬天,藏民在拉萨,为藏历年做采购。摄于八廓街



拉萨,药王山。朝圣的藏民围坐在一起喝茶,吃饭。


大昭寺广场。



大昭寺广场。



拉萨,药王山摩崖石刻。通过一位朋友,认识了药王山的石刻人。 距离不远,我经常找他们玩。图片里右边的大德,道登达瓦,已经去世。 当时,他坐在自己发愿修建大藏经《甘珠尔》塔下,每天一毛钱一毛钱的接受布施。 他爱笑,笑起来,声音朗朗,令人难忘。



重点推介:冲赛康附近的烧饼刘!我的朋友李青菜和他是老相识。



瞧这位外国友人,估计就住吉日,大清早来冲赛康买个刘烧饼,回去泡杯咖啡,露台上把早点一吃。 家这生活,真叫个会过。想起来,我羡慕的牙痒痒。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