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565
  • 经验

    12056
  • 访客

    3159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1722/

个性介绍:不会走的很快,但是我一直没停下过…

转冈仁波齐山,在世界中心朝圣【阿里】

2013-03-18 09:47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去年十一,我踏上阿里大北线的朝圣之路时,最令我憧憬、期待和隐约担忧的,就是转冈仁波齐山。对心系阿里许久的我来说,这无疑是一项殊荣,但也是一次挑战。冈仁波齐是座不走寻常路的雪山,它海拔6700米,外形非常奇特。不是那种刀削斧劈似的雪山,而是温和圆融的馒头形状。西藏人把他称为“阿里之巅”,这霸气外露的名字,既显示其尊贵地位,又显示其接近难度。阿里是什么地方,就算通了公路,依然是世界屋脊,雪域之巅,而冈仁波齐是当之无愧的“阿里之巅”。
从宗教的角度来说,冈仁波齐是藏族人和印度人心中公认的“神山”,这里是印度教、藏传佛教认定为世界的中心。转冈仁波齐朝圣,是藏族人由来已久的传统,很多虔诚的印度人也会在夏季来这里朝圣,当然他们更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很多人根本就是无怨无悔的前来“送死”。
冈仁波齐的转山路分为外转和内转。外转路程大约55公里左右,是以冈山为中心,环山而行;内转则是以冈山南侧的因揭陀山为中心,路线比较短,但内转13圈等于外转一圈。我几乎毫不犹豫地选择外转冈山,在海拔4800米至5700多米的路上,迎着高原的阳光,去做一件向往已久,却又略有心悸的事,这感觉对我来说真是久违了。
外转冈山对多数藏民来说需要一天,极少数藏民需要两天;但对于久不上高原的游客来说,用两天,甚至三天的时间都属正常。你问我用了两天还是三天,嘿,用一天时间外转冈山这样的事,我会到处说吗;遇到了塔钦村最好的背夫这事,我会到处说吗;司机扎西全程地陪转山这事,我会到处说吗......总之凌晨五点从塔钦老孔雀客栈出发,傍晚七点半抵达塔钦老孔雀客栈,外转一圈下来我像脱了层皮。可是哪个山的人不脱皮,不脱层皮说明你这山转的不算圆满。回到老孔雀,客栈大姐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她说猪猪,你就是个藏族人吧,我们藏族人转山都用一天。客站大姐走了没一会,藏族司机大哥就给我端来一碗藏面,还问我要不要洗脚水。没想到一天转完山的人能获此殊荣,我那颗叫虚荣心都飘起了。只可惜这情谊和待遇,没能延续到汉族人开的澡堂子里,小妹说今天没热水了,你走吧,想洗明天请早。
具体转山的细节说来话长,我个人基本是大部分时间累到颓废,个别时间激动落泪。但要说谁的转山路不艰苦,我想是没有的。但因为有了背夫多拉,我的转山路变得比别人幸福也轻松许多。从当天照片的海拔看,大约在下午两点多,我已经从外转冈山的至高点,也是至难点卓玛拉垭口,下到第一天原本计划的休息点。背夫多拉说,如果你不累,我们继续走,七点多一定可以回旅馆。在多拉的帮助和鼓励下,我用一天转完了冈山。
下面请允许我隆重介绍一下背夫多拉。转冈山所请的背夫由当地乡上直接分派给游客,背夫有男有女,性别随机;每个背夫秉性不一,身体状况各异,所以将遇到一个什么样的背夫,大部分时候靠运气,也凭缘分。当我听到很多人描述自己背夫的状况时,我更体会到,能遇见多拉,并有他陪伴一程是何等幸运,也是我们莫大的缘分。沉默寡言的多拉,每年绕着冈山少则转几十圈,多则转上百圈,近十年来都是如此。但他一点不“油”,淳朴善良和顺这些词用在他身上,丝毫也不为过。当天我带的路粮是一些香蕉、红牛、巧克力和糖果,多拉带了藏民最常见的酥油和糌粑。每到一处补给点,无论怎么推辞,他都只吃糌粑和方便面。我给他的巧克力和糖果,他并不吃,小心翼翼地装着上衣口袋,在路上看到随父母转山的孩子,他会上去逗弄,然后把糖果给出去。一路上,多拉背着我的大包,里面有睡袋、长焦镜头、相机包、大部分食物和水。中途他把相机也接过去挂在脖子里,一边走一边拍,还常常给我拍留影,用并不流利的汉语给我讲途经每个地方的故事。总之,多拉尽他所能地丰富着我的转山路。经验告诉他,不能离我太远,所以他有时走在前,有时走在后,但我们的距离不会超过一百米。
据说朝圣者转冈山一圈,可以洗尽一生罪孽;转十圈可在五百轮回中免下地狱之苦;转百圈可在今生成佛升天;而在释迦牟尼诞生的马年转山一圈,则可增加一轮十二倍的功德,相当于常年转十三圈。这洗尽一生罪孽的一圈,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每年都有朝圣者在转山途中死去;但每年又有更多的朝圣者为转山而来。从2005年7月,我第一次骑车进藏时算起,到2012年10月,我第八次进藏。这期间,不敢算有多少次和阿里,和冈仁波齐擦身而过,我本该有许多更早前往阿里的机会,只是一次次都错失了。
此时此刻身处当下,我试着从另一个角度审视这神奇的经历与过往,那年那月的所谓的错失,没有前往,或许只是应了那句话:机缘到了,自然就会来。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2014年,我们会不会在冈山脚下遇见:)
ps.下面的照片有很多都是多拉拍的,但都打上了我的小相机水印,只希望被人不告而“转”的时候,大家能知道它的出处。再次谢谢多拉。
【我的冈仁波齐转山路】

↑冈仁波齐远看是这样的,但真正开始转山时,却并没有太多时间能看到它这一面。




↑ 先放一张背夫多拉和我的合影,是司机扎西帮忙拍的。


↑这是我用手机拍的,下午三点,已经从卓玛拉垭口下到休息点了。







↑凌晨五点出发,经过第一个经幡处,多拉和司机扎西停下来磕头。多拉说他每次经过都会这样,无论走了多少次。



↑从天黑走到天亮,多拉和扎西总会停下来磕头。




↑第一个休息点,能看到冈山的帐篷,在这吃了方便面。



↑转山路上第一餐。方便面,萨琪玛,多拉给我泡了他带的酥油茶,说一定要喝,于是我捏着鼻子灌了一碗。








↑吃完饭,稍事休息,清晨的冈仁波齐,真漂亮。







↑这都是多拉帮我拍的,他知道哪个角度最好。







↑转山路上遇到的一个小水泡。可能因为水里有特殊矿物质,这么蓝。








↑个人认为,外转冈仁波齐,是国内不可多得的一条徒步路线,如果不是走的那么狼狈,我应该可以慢慢欣赏他的美。




↑走在前面的这位就是我的背夫多拉。大多数时候,他孤独的走在转山路上,但也是这条路,成为他养家糊口的手段。多拉骄傲的向我说起,他的两个孩子都已经上大学了。



↑路上的藏民,有的转山有的修路,多艰苦的条件,他们都能住下来。




↑ 一家老小转山并不鲜见,有的孩子小到只能被父母背着,但一样转山。藏民就是这样,转山朝圣是信仰,是使命,也是生活。











↑基本都是碎石路,在在河谷里上上下下,起起伏伏,像我们的人生,总是不平坦,但大部分时候我们总能走过来。




↑转山路上遇到这位大叔几次,拄着一个木棍,步履并不矫健。我们超过他,然后不久他又超过我们,他走得不快,但他一直在走,几乎不停下来。




↑这是刚出发不久,能看到比我们早出发的转山的游人。




↑如果实在累得不行,也可以骑马转山,价格有些贵。当然也有因为高反无法克服,走一小段就返回去的。



↑还有人露营,背着帐篷...想想就沉重了。




↑ 天刚刚亮,路上有这样的指路牌。




↑ 壮美的冈仁波齐,明令禁止不许攀登。




↑转冈仁波齐是接近他的最好方式,可以从多个角度欣赏他的壮美。




↑依然是一路走,一路喂狗,萨琪玛,饼干,糖果它们都吃。多拉说,应该喂一喂,这么远在这里预见了,都是缘分。所以他拍了我好几张喂狗的照片。



↑磕着长头转山的藏民,需要何等的勇气和虔诚啊。这照片是多拉拍的,我站在旁边看着他们,泪水长流...













↑ 卓玛拉垭口,至高点,至难点!




↑上到这里有四件事:亲自挂上经幡;把家里猫咪,乱码和我的毛发撒在这里;听老狼的青春无悔,因为他也曾经到过这里;留影一张。四件事都做到了,偶耶!




↑ 两位转山的藏民,健步如飞!




↑多拉指着山顶上斧子一样的那块石头,专门让我看,还拍了下来。















↑茫茫转山路,也是茫茫人生路。起伏不定,但终究通向终点,珍惜路上相遇的每个人,更要珍惜与自己走上一程的人,都是因果,都是缘分。冈仁波齐,2014年我还回来!(本文完)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