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626
  • 经验

    6785
  • 访客

    78777

醉美林芝 梦幻中的香巴拉(2) 尼洋河

2012-11-07 16:18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2,775

阅读次数

 

 

 

林芝是经得细看的地方,风景总在流动不歇,人文内涵更需要以年为单位的时间,才能捉摸得透——麦克尔阿卜杜拉

 

如果让我用一个景点,来概括林芝的美,那么,只会有三个字:尼洋河

在林芝5天,尼洋河,如鸟儿翅膀般,时而璀璨闪耀,时而平静如诗的尼洋河,如同一条流过记忆的河,串起我们旅行的种种回忆。无论是阴雨绵绵、晴空万里、无论是上坡还是下坡,无论是从山的一侧转到另一侧,我们都能看到它,这条在林芝大地上从容流淌的母亲河。当变幻多端的白云聚拢成云堆,在河水上空无声的流过;当雅鲁藏布江奔腾的江水拥抱着河水翠绿温润的色泽,当墨绿的群山叠嶂里隐着精致的藏族小村,如同独守世外的桃源;当跨过长河的彩虹,把寂寞的山路风景演绎成水晶球里的魔幻场景,尼洋河,便不再是我眼前真实的风景,而是沉淀在心灵深处的,永恒的梦境。

尼洋河又称“娘曲”,藏语意为“神女的眼泪”,是青藏高原最美丽的河流之一,发源于米拉山西侧的错木梁拉,全长3075公里,流域面积15459平方公里,尼洋河在工布江达和八一镇之间持续100余公里的风景精华,早已是成为林芝风景的同义语,成为水波旖旎中,时间与空间交错的迷宫。

 

漂流尼洋河走进神界的想象

我是无神论者,然而,当我,随着小小的橡皮筏漂流在尼洋河上,却仿佛已将我的灵魂,托付给了无限神秘的前生和来世——漫漫流动的河水,就象少女轻盈而飘逸的面纱,而镶嵌在面纱深处,象钻石般闪耀着诡异光芒的,则是同样轻盈飘逸的小岛。在葱茏的绿树,吃草的牛群,迷离的雾气中以有若无的的,是当地藏民划过的羊皮筏,和博物馆中数百年前工布封建割权政权时使用的并无二致,时而,给我一个遗世独立般的想象,时而又呢喃着,如同阳光下的幻想,罗大佑歌声中寂寞而独立的野百合。

据导游介绍,尼洋河漂流有两条线路,一是从达则村漂流码头至帮纳村漂流码头,全长约10公里,90分钟左右;二是从达则村漂流码头至娘欧漂流码头,全长18公里,用时2个半小时。由于尼洋河特殊的地理位置,这里的漂流,既有雪山峡谷的壮丽,又有山中小溪的平缓。虽然河流两侧景点数不胜数,然而由于当地旅游部门的精心安排,漂流线路两岸并没有引人弃船登岸的常规景点,宽约数百米的河面两侧,除了如羞涩少女般隐在树林里的,色彩缤纷娇小玲珑的藏式民居,便是线条忽而柔和忽而凌厉的高原山脉。由于特殊矿物质的影响,尼洋河水呈内地河流极为罕见的浅绿色,当我们的橡皮筏贴着水面漂来,轻轻凉凉的河面,忽然醒了一下,清淡疏朗的水漾气韵,仿若抖动的丝绸哈达,浸在新鲜通透的水粉画里,要是取一勺高原的水放在嘴里,是否,也是清爽润滑,薄荷味果冻的味道?

也许,当地人说的没错,在这里,人是可以修成佛的,人界和神界,是可以同时存在的;也许,沸沸扬扬的《2012》世界末日,亦非子虚乌有——因为,当我们顺着清冷的河水荡舟而下,很可能就是米林县2012诺亚方舟的入口处,那时,荡漾在内心的波涛,便成为生命的永恒……当然也许一切只不过是想象,只有那一夜的梦,穿过高原的云,伫立在时光的彼岸,遨游在迁陌的月光里。

 

行走尼洋河感喟自然的神奇

绿色,是尼洋河永恒的主题,因此,含烟凝碧的尼洋河,便酷似一位长袖轻舞的工布少女,一路袅袅婷婷地,飘荡着歌唱着,直到林芝则布附近,才悄然变身成一位娇羞的新嫁娘,欲说还休的投入身披黄袍的冷峻男子“从最高顶峰上流下来的水”雅鲁藏布江宽广的怀抱。从尼洋河娘欧码头至江河汇流处的两个半小时乘船游览,亦是林芝最受欢迎的水上游览项目之一,现代化180度的豪华观景船舱虽然不如露天漂流惊险,但更加平稳宽敞舒适。

 

即使不乘坐大船,不漂流,只要有当地人指引角度,在则布附近的河道里,同样亦能欣赏到江河交汇的瑰丽奇景——无论江水还是河水,都并非呼啸而来,而是自然而然地,形成一条明显的分界线,一边是深黄的澎湃,一边是浅绿的温柔,时而澎湃,时而激昂,时而妩媚,时而轻灵。虽然,这里只有两种色彩,但随着水流起伏闪烁的,都是高原灿烂阳光切割的色彩碎片,任凭远道而来的我唏嘘感叹。所有“奇迹”“震撼”的词语,在这里,早已黯然失色,我只知道,这里,流淌着青藏高原奔腾不息的前世今生。我们,原来是自然的孩子,孩子终将远行,但生命最初的感动,也许,就是源于这里?

关于林芝,所有的词藻,在南迦巴瓦峰脚下,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中,都是简单而苍白的。处处可见的玛尼石刻,被风吹掉了丰富鲜艳的色泽,但神情不改;处处飘荡的经幡堆,被风带走了密密麻麻的经文,但故事还在。

走进林芝县巴吉村面积20万平方米世界柏树王园林,自然不能错过“世界巨柏之王”。这棵“神树”树龄已达2500年以上,高达50多米,粗近6米,雄伟茂盛的树冠,仿佛历经千年沧桑的藏族老者,头戴高贵的冠饰,迎风闪烁的,都是历史的吉光片羽。巨柏的四周,布满了被风扯碎的哈达,但同样会有崭新哈达覆盖上去,从树枝上温和洒过来阳光,述说着数千来的的悲欢,残损却不带凄凉之意,反而,让我无端生出些许眷恋。是否,我稍稍前行一步,踩上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石块,就触碰了几千年前最神秘的语言?是否,我的灵魂,会飞升到纵横的树叶里,拾起一个个故事来读,也许,会读到王朝更迭的爱恨情仇,但也许,空白的书页中,只有绿色荫护下,亘古不变的山林静寂。

和柏树王一样作为林芝美景代表作的,还有嘎啦村的高原桃花。虽然秋季并非桃花盛开的季节,但绵延不断的桃树告诉我们,五月的林芝,定是一片璀璨惊艳、侠骨柔肠的花海,当云蒸霞蔚时,南迦巴瓦峰挺拔的轮廓被阳光镀上金色的光晕,一只苍鹰展开翅膀,翱翔在桃花粉红色的海洋上,那,一定,就是无数摄影师向往的,最谋杀菲林的瞬间!

 

驻足尼洋河 倾听历史的回声

“这个地方,文成公主曾经来过,当地的藏民们为了纪念她,写下了这段碑文”

在林芝米瑞乡“第穆石刻”旁边,22岁却已为人母的藏族导游措姆满怀崇敬对我说,那深沉情感,显然是发自内心。回京后,我特地翻出2000年火爆一时的电视剧《文成公主》,发现在曹颖饰演的美丽公主背后,果然有那熟悉不过的,冰肌玉肤的尼洋河。

文成公主,这个16岁就放弃家园亲人,率浩浩荡荡文土工匠大军走进苍茫高原,走入荒凉逻些的唐代皇族女孩,和松赞干布是否有真正的爱情?他们的生活,是否如诗歌中那样举案齐眉?历史的真相,早已湮没在尼洋河河心的旋涡深处,然而,林芝附拾皆是的文成公主遗迹告诉我,无论公主个人生活是否与传说大相径庭,这个年轻守寡的孤独女子,最终战胜了无数艰苦的考验,留下了最动人的身后故事,成为藏民心中最纯洁的度母。

 



 

同时,我们仍然相信,她是幸福的,她一定是幸福的,正如尼洋阁大厅中的壁画,彪悍威武的的松赞干布,拥着娇小可爱的公主。

顾名思义,尼洋阁,是尼洋河风景区最著名的建筑,位于林芝雅鲁藏布江和尼洋河的交汇处,距林芝首府八一镇仅1。5公里,总高36。9米。虽然阁楼建成年代不长,却因丰富的馆藏,成为我们林芝行最具深度的去处——走进位于尼洋阁的藏东南文化遗产博物馆,我仿佛走进林芝曾经流逝的数千年岁月,波密王朝的辉煌繁荣,门巴族珞巴族以及工布藏族的节日盛装,世界上惟一长期保存的沙画坛城,模仿1300余年前藏医始祖宇拓去丹贡布的甘露洞,以及华丽的藏戏服饰、深沉的宗教礼器,以古老的生命节奏和厚重的音量,讲述着这片土地几经变迁的历史故事。当我在馆中徜佯,凝视着一个个似乎流淌着生命温度的展品,忽然想到,这,是否就是海德格尔“人在大地上诗意的栖居”,无论馆里展品的主人是否出生于林芝,总有一些理由,让他们在林芝停下,认真凝视它的模样,这多看的一眼,便引发时光捂热的故事,引发诗意旖旎的相连,引发尼洋河如梦似幻的不朽传奇。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