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3
  • 经验

    30
  • 访客

    165

湘 西 记 行(原创文章)(作者是俺们一哥么)

2004-03-11 16:36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湘 西 记 行

上学的时候因为读了一本叫做《湘西民居》的教材,所以久已向往着湖南西部的那块神奇的土地。就一直在关心那里的人、那里的故事。后来知道了沈从文,知道了黄永玉;知道了《边城》,知道了《湘女萧萧》。神奇的湘西就像块磁石,吸引着我的注意力。能够有机会亲身游历那些故事中的地方成为我一直的心愿。2004年的春节我踏上了去往湖南的列车。于是快乐的旅行开始了。


在回忆那段愉快的旅程之前,我觉得首先应该先简单介绍一下湘西的历史、人文和少数民族。


一:湘西简介

所谓“湘西”在地理上大致指的是湖南西部,与桂、黔、渝诸省市接壤的广大地区。本区含一个自治州(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一个专区(怀化专区)和一个省辖市(张家界市)。气候类型属于亚热带山地季风湿润气候。夏少酷暑,冬少严寒。南部降水较北部为少。本区多产木材。


湘西是少数民族聚居区。主要少数民族有,土家族(1794355人)、苗族(1568951人)、侗族(749026人)、瑶族(460667人)、白族(114834人)及回族、壮族、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


关于湘西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各个民族形成、演变和发展的历史。湘西最早的居民相传是苗蛮系民族和百越系民族。他们后来演变成苗、瑶、壮和侗族。


先秦时湘西的土著和中原居民一起创造了湖南的楚文化。秦汉时封建王朝为了加强统治,分封当地首领官职。并在赋税和法律上给予了较宽松的政策。隋唐及五代对少数民族地区实行了一种新的羁縻政策。任用世袭当地官职。首领家族对外臣服于各代帝王,对内则子孙相连,在湘西维持了800多年的统治。直至清雍正年间。在两宋时期,史籍已经把当地的少数民族分为苗、山瑶、仡伶(侗族)等不同民族。在沅江南北的广大地区继续实行唐以来的羁縻政策。元时确立了少数民族地区的“土司”制度。大大小小的土司们俨然是一个个“土皇帝”。明至清雍正时期在湘西以腊尔山为中心,包括凤凰、吉首、花垣等地,分布着一群“化外之民”。他们即不服“王化”也不服从于土司,过着自由自在的幸福生活,史称“生苗”。于是在清雍正年间,中央政府对他们进行了多次血腥的武装“开辟”。收服了这里,并设乾州、凤凰、永绥三厅,史称“苗疆三厅”。但在此以后,由于以土地为核心的阶级矛盾日益激化。终于酝酿成了乾隆六十年的苗民“乾嘉大起义”。起义自乾隆六十年正月十六起至嘉庆六十一年止。


湘西的少数民族中人数最多的是土家族。最年轻的也是它,直到1956年土家族才被最终确认为一个独立的民族。土家族是由远古的巴人演进而来的。现在的土家人多讲汉语,只在永顺、龙山、古丈的局部地区有土家族语言保留着。刺绣和编织是土家妇女的传统工艺。土家织锦(西兰卡普)声蛮中外。


土家族的崛起,是在唐末五代之际。土家老祖彭氏占据湘西,自封刺史。后结盟于马楚。双方立会盟铜柱一根,现存于永顺王村镇。此后彭氏统治湘西达800之久。元时建立并完善土司制度。土司中以彭氏后裔所掌永顺、保靖两宣慰司势力最大。清雍正年间改土归流之后,才结束了这种古老的政治制度。土司统治湘西前后800余年,客观上缔造了一个长期相对统一稳定的社会环境。有利于土家族的形成、发展和巩固。


苗族也是湘西一个主要的少数民族。苗语分三种方言,湘西、黔东、川滇。无文字。苗人是由传说时代的“三苗”而来。先秦时迁来此地。史称“盘瓠蛮”。苗族由于在服饰、习俗、信仰和语言上的差异,分为白苗、花苗、青苗、黑苗和红苗。聚居在湘西的多是红苗。著名的文学家、作家沈从文先生就是苗族人。他的中篇小说《边城》短篇小说《笼朱》、《神巫之爱》、《月下小景》都是以湘西为素材。其中尤以以湘川边地小镇茶洞为背景的小说《边城》最为感人。


介绍完湘西的两个主要少数民族之后,就该讲讲我们那愉快的八天八夜了。


二:出发(高速惊魂)

我们的旅行是从2004年1月22日早晨开始的。那是一个略带寒意的清晨,我如期的到了长途车站;如期的检票上了去无锡的大巴;长客白鹭的沃尔沃载着我们如期的驶出了中央门长途汽车站。冬天南京郊县的田野上落着一层薄薄的霜花。气温是寒冷的,可踏上旅途的心却因为激动和兴奋微微有点发烫。手拿着被检过的车票,惬意的我不禁盘算着到无锡后从容的等车。6:40从南京出发;两个半小时大约9:10左右到无锡北门汽车站;吃个早点,灌壶热豆浆,然后走进几乎空无一人的火车站;从容的检票;信步来到硬座车厢前,车厢里只有寥寥几个乘客,空荡荡的座位上随便我们怎么睡;10:02火车载着我们缓缓的驶出车站,踏上向往以久的旅途;愉快啊,哈哈哈…。


我的心情是如此的愉快,以至于长途车的空调里一直吹的是冷气都不怎么介意。谁让咱们穿的是TNF的风衣呢,再冷咱就把风衣的帽子戴上,谁怕谁啊。初一南京的市内交通出奇的畅通,(可能是因为大多数人都还在睡梦中的缘故吧)小不在意,车就上了绕城公路。这时车厢里的乘客们呼出的湿润热气已经在车窗上结了厚厚的一层露水。可驾驶员一直许诺的,一会就来的暖气却始终没露面。车厢里就像室外一样冷。冻人不可怕,可窗上的露水结成霜就可怕了。果不其然,不一会前挡风玻璃上就结了厚厚一层霜,司机什么也看不见了。于是很自然的把车靠边停在了维修道上。这时的我觉得有点凉意,难道是我的衣服不够暖和…?


司机师傅先后尝试了用磁带刮霜,用开水擦窗,用洗涤剂涂车窗,甚至叫大家开窗下车,放掉车内热气等等匪夷所思的办法。可倒霉的挡风玻璃上霜照样结。于是司机师傅决定“烦不了”了,掏出再怀里捂了半天的手机开始狂打电话。经高人指点后,他把车内照明电路上的保险丝换到空调电路上来。于是干燥的热风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充满了车厢。我们终于可以上路了。驾驶员在忙,我们也没闲着。周怡第一个掏出手机,开始打投诉电话。发现没人接后干脆直接打到车站上,要求车站立即无条件的再发一辆好车来。任劳任怨的罗心抒帮着司机刮霜、涂洗涤剂,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而我的脑子里先后闪出了拦车、堵路、和长客白鹭打官司,甚至打电话给南京零距离等等念头。终究因为别的车不搭、怕被拘留、不知道电视台电话号码等等诸多原因而没付诸实施。


车终于又上路了,时间也到了7:20。而我们还没到沪宁高速南京收费站!两个半小时以后就是9:50,火车10:02开。我的手心有点冒汗。万一再有一个闪失,我做了好几年的美梦可就灰飞烟灭了。一路上眼睛一直盯着路边的大路牌,看着经过的地方计算着时间。几次站起来看司机仪表盘上的时速表(我座第一排),臭司机居然一直用90不到100的时速前进。我靠!他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要赶火车。


9:10我看到高速公路边提示无锡出口的标牌;9:30下长途车;五分钟后来到火车站的入口处。早饭自然是没的吃了,能赶上火车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过了火车站的安检机,我终于有一点脚踏实地的感觉。背上大包举目一看,突然间觉得初一的无锡站好象与我想象中不太一样。人也忒多了一点吧!


三:从无锡到张家界(初一也超员的1607)

 
 顺着自动扶梯上到位于二楼的候车区。定睛一看,整整两道坐席留给了1607。人们摩肩接踵提着大包小包焦急的排着队。队伍中不时传出的孩子哭声加剧着我的绝望感。哎!空荡荡的硬座车厢是没指望了,能不超员就算运气不错了。仔细听听,乘客基本上都操湘川口音。看样子大包小包拖家带口,估计是前两天走剩下的。等不多时车站就开始检票。之后自然是一番常规奔忙,诸如一路小跑、到处找座、爬上爬下等等。直忙的是一头大汗、腰膝酸软、口干舌燥为止。可别看大家一直在干体力活,各人的脑子可没闲着。从地道口出来到硬座车厢之间,那几节空荡荡的卧铺车厢,大家可看在眼里馋在心里。果然刚安顿好大伙就开始盘算起来。心动不如行动,找列车员去。


火车上的列车员,总是能够在最恰当的时候用他们那磨练的炉火纯青的眼睛分辨出谁会要卧铺,而谁坐车没买票。主动迎上来的笑脸道省却了我们东张西望的麻烦。背着补票机的列车员把我们领到了空无一人的卧铺车厢。暂时安顿在一个空铺边。临走前交代我们,车过苏州如果没多少人上车,这节车厢的铺就随我们挑了。车在苏州没上什么人,于是很顺利的,我们坐上了卧铺。1270块的补票款几经讨价还价1000块成了交。车过浙江卧铺里的乘客渐渐多了起来。浙江境内,人们的生活明显富裕,单从铁路边那一幢幢精美的农民新村建筑就可见一斑。看到它们我老会联想到土地庙上插了个十字架,哈哈哈…。过了富庶的浙江就进入了长满翠竹,偶尔裸露几小块红土地的江西。江西的山山水水还是那么熟悉,那么清秀。横穿江西进入了三湘大地。车过石门县就进了山区,我们不是在隧道里钻进钻出就是与高高的岩壁并排而行,视野很是不开。我不由的有一点郁闷。于是回想起以前坐车穿越秦岭。忽而深谷忽而绝壁,溶满黄土高原野性泥土的河流在脚下奔腾,列车在山间蜿蜒成一个大大的之字…。突然间很感叹,可能我之所以喜欢旅行,是因为喜欢那种身在异乡的陌生感吧。在地理上湖南从常德开始,往西就属于云贵高原隆起带了。云贵高原的石灰石与三湘大地上奔腾的河流经过亿万年的彼此消融,造就了闻名遐迩的张家界。建国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在湖南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张家界市委市政府迎难而上,抓住时机积极进取。先后组织国外飞行员架机飞越天门洞,并在一片蛮荒的自然绝壁上斥巨资建起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张家界天梯”。使得张家界景区除自然景观以外,更增添了巨大的政绩工程。


1607次春运期间取消了猛洞河站,于是我们就近在张家界下了车。那是一个温暖的中午,当我的双脚踏上湘西土地的时候,我几乎想大笑。美丽的湘西哥们到了,你终究还是没有逃出我的魔爪。哈哈哈…。


四:王村的“串串香”和去茶洞的路

按照原来的即定计划,1月23日这一天有两个目标。一是永顺县王村镇(也就是电影中的芙蓉镇),一是花垣县的的茶洞镇(沈老笔下的边城—注意,故事中的边城不是凤凰!别被以讹传讹的流言弄糊涂了)。所以我们就按原来打算的那样下了火车倒汽车。经过一番艰苦的口舌,车钱省下来了舌头也快磨短了一节。这时候才想起来之前有前辈曾指点过,在湖南尤其在湘西一般车老大开价后基本上没的还。亲身体验过才知道此言不虚。在火车站乘上2路公交车,一块钱的车资来到坐落在张家界市内的长途汽车站(不是火车站附近的那个)。登上前往吉首的中巴(江铃福特全顺),春运期间30块钱从张家界到王村。这段路路况不错,平平的柏油路顺着山势一路起伏蜿蜒。行不多时车在一个岔道口停了下来,我们的目的地到了。经人指点顺着插入主路的那段略窄的小柏油路步行约10分钟就进入了传说中的芙蓉镇。说实在的现在的王村与当年拍电影时的王村已经大相径庭了。街道两边密密匝匝的新建筑大多打着旅馆饭店的招牌。只不过我们到的时候是王村旅游的淡季,所以大多数的店家都关着门罢了。没有游客的王村显得有点寂寥,唯一还有点激情的恐怕是村头等客的司机了。看到街上冷不丁的冒出八个身着奇装异服背大包的家伙,立刻来了劲头。问了问包车到茶洞的价钱都太贵,一时拿不定主意的大伙信步在镇上游览起来。拍拍照,东瞅瞅西看看,不多时人就散成两拨了。我们来到了王村的中心小学,让我们开眼的是,这所学校不仅有操场居然还有一个25米的泳池。只不过泳池里已没有了水,取而代之的是枯枝落叶和池壁上纵横交错的裂缝。坐在学校后山上看着暮色逐渐笼罩这座小镇,觉得好安静。


一点点的微风轻轻吹过脸颊,带来微微的凉意。坐在四周的几个朋友谁也没讲话,大家不约而同的感受着这份都市里难得的寂静。声静、心静。可就在这时,煞风景的手机响了。偏偏响的又是我的那部古老的阿尔卡特。嘟嘟哒哒的叫个不停,忙乱间掏出来接通。原来是走散的另外几人,他们告诉我,他们在王村电影院前等我们。并且不无神秘的讲,他们在那儿发现一样好东西。好奇的我们立即决定开拔,边问边走不一会就来到了电影院前。远远的就看见电影院对面一个矮趴趴的棚子里人影闪动。不断看见土豆夸张的形体动作被那盏昏暗的60瓦电灯照出一个个有趣的剪影。快步来到近前,早已围坐在桌前的众人齐声大呼“快来尝尝王村的串串香,好好吃哦!”。来到棚下定睛细瞧,所谓“串串香”有点类似南京街边的麻辣烫。区别在于我们这里是用热水涮,他们是用油炸而已。被炸的对象除了放之四海皆有的火腿肠、素鸡以外还有湖南当地的一些传统食物,比如血耙、三角豆干等等。围在下面放着火盆的小桌前大嚼了半天的“串串香”后大家决定不顾天黑继续完成我们即定的计划—高歌猛进到茶洞下寨。当时已经是晚上8点钟左右,再找车已经有点困难。不过我们碰上了个好心的司机阿姨,她虽然因为天黑不能拉我们,但还是热心的替我们联系了其他司机—一个同样热心的小伙。他不仅同意330块钱把我们拉到茶洞,还从家里拿了大量的碰柑给我们在路上吃。就这样一辆七座的昌河装着八个乘客一个驾驶员和七个大包蹒跚上路了。就在出发前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它让我们惴惴不安了一路。


司机家里听说他要半夜三更跑一趟花垣茶洞,简直就如同他要去老山前线一样生离死别。司机的妈妈甚至半夜起床并试图挤上已经如同沙丁鱼罐头一般的车里。原因就是不放心宝贝儿子孤身一人半夜送一群疯狂的游客去那块恐怖的“化外之地”。最终她还是因为车厢的每一寸空间都被我们挤满了而不得不罢休。路边的她站在寒风中对着孩子千叮咛万嘱咐,目送着载着我们的小车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车上大路后我们不解的问到:为何老人家会如此的担心。驾驶员的一番话直讲的我们心惊肉跳。具他讲,在湘西州里,花垣最是出了名的乱。打家劫舍、杀人越货自古以来就一直伴随花垣的历史。他说:当地的苗族就是满清政府花了大力气,用武力才收服“王化”的所谓“生苗”,民风如今依然彪悍骁勇,而且花垣的很多偏僻的山寨里至今还在生产自制的猎枪。再加上茶洞位于三省交界之处,历史上就是个混乱的所在。所以他很不理解我们这一群吃饱了撑的游客,干吗非要半夜往那儿扎。听完他的一番话车厢里一时很静。我不知道此时别人的心情,反正当时的我有一种打落了牙往下咽的感觉。我靠!我还以为在书上看到的那些关于花垣的坏话都是发生在万恶的旧社会呢。现在车都上了,再说这些有什么用。这驾驶员也是,明知到花垣是这么个地方那你还拉我们干吗。我的疑问很快有了答案。司机是个健谈的青年,聊着聊着我渐渐明白了。原来他快做爸爸了,现在正是王村旅游的淡季,330块钱的生意在现在这会儿已经算不错了。多跑一趟孩子一个月的奶粉钱就有了。哎!辛苦而甜蜜的人。


前半程,车走的是从张家界到吉首的新路。路面又平又宽车可以跑到80迈,大家的心情也逐渐从对车匪路霸的恐惧中缓和过来。我们又不可救药的欢闹起来,小小的昌河载着欢乐的我们孤独的行驶在漆黑的山间公路上。我觉得我们之所以可以欢乐的另一个重要的理由是,我们看不见路牙外隐藏在黑暗中的万丈深渊。


因为是赶夜路,所以我们听从了司机的安排选择了经过吉首的远路。车于晚上11点前后从吉首城边一掠而过。此时坐在车内的大家就开始不知好歹的抱怨起自己如何坐的不舒服,自己刚才如何再某拐弯处被颠了一下,以及是不是离茶洞已经不远了之类不耐烦的话。说实在的这车确实坐的很不舒服,车的后座上挤坐了四个身材苗条的MM,在她们腿上摞着两个大号的背包。前面一排坐着两个身材还好的同伴和一个老魁,他们面前堆着四个大大小小的背包。腿蜷到膝盖几乎贴着下巴。我一个人坐在前座,侧着头扛着我的那个一个顶两的大背包。我的背包是一头搭在车前挡风玻璃下的台子上,一头靠在肩膀上的。而我的脖子就只好一直保持着左倾45度的姿势。之所以会选这样的姿势完全是因为我不想背包把我的鼻子打扁。在背包、肩膀与大腿之间的那个空隙里填满了大家的腰包、水壶。而每次停车起步时的惯性都使它们在不断的挤压我。弄的我不得不一直努力的克制想上厕所的欲望。


第一个向颠簸的公路交出公粮的同伴终于出现在我们拐上319国道不一会的时间里。可怜的潘晨因为怀念大都市的生活,所以在上车前买了一瓶正宗的可口可乐。随着道路的逐渐变坏,他灌下肚的那半瓶可乐在他的体内不断散发出气体。于是他吐了,于是我们不得不经常紧急停车,于是大家就必须表情奇怪的坐在车厢里听着车外传来的一阵阵声响。这种情况一直到当我们透过车窗看见一群服饰不汉不苗,面目膘悍肩扛长枪的家伙与我们擦肩而过之后有所改变。因为自此之后司机再也不愿随便停车了。而每当潘晨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大家就会半吓半鼓励的让他忍住。谁敢说这些人会不会打不着野味打我们呢,还是快走为妙。


就这样小昌河拉着我们拐上了一直以险峻弯多著称的矮寨公路。而此时我们才发现刚才的路是多好多平。刚开始大家还会因为车压过某个大坑而齐声大叫、起哄玩笑,后来渐渐的坑越来越多而大家的叫声却越来越少了。再接下来每次颠簸后我只能听到后坐传来沉闷而不快的哼哼声。我知道大家快接近忍受的极限了,而我们却只走了全程的五分之三。晚上12:40左右小车终于停在了花垣县城的大路上。我们大家包括司机都已经疲惫不堪,于是很自然的开始考虑宿在花垣的方案。说实在的这个方案太具诱惑力了,可如果在花垣住下就意味着我们一夜的努力付诸东流。所以权衡再三之后我们决定继续赶路。在上车之前我们调整了一次座位安排。最后一排整整齐齐的码满了大家的背包,留够一个人的空我钻了进去。中间的座位加上司机摆的加座(长条板凳)上坐了四个人,前面副驾驶座上坐两个。顿时间大家都觉得松快了好多。可就是苦了我的右脸,因为潘晨的K2在不停的摩擦我的脸。我不由得紧张起来,他的包不会掉色吧,那包可是蓝颜色的!经过一番调整大家多少来了一点精神,车厢里的空气开始有一点活跃起来。


车行约一小时我们终于到了那个我们几乎放弃的目的地---茶洞。下车后我们投宿在镇上可能唯一的旅馆里。旅馆的老板娘---陆阿姨,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开好了房间大家很快的都钻进了睡袋,此时已经快3点了。而我则一个人坐在走廊上开始了我最喜欢的活动---洗脚(哈哈哈…)。边洗我边感叹,如果在花垣我们没能坚持住的话,可能后悔的不仅仅是没按计划到达目的地那么简单。99年我和另一帮朋友在太白,就是因为遇到突如其来的雨雪,在困难面前我们没能坚持住而狼狈的退下山来,为此我足足懊恼了四年。不管怎样我们现在在茶洞了,美好的明天在六个小时之后等着我们呢。


五:茶洞、酉水和重庆的毛肚火锅

上学的时候因为读了一本叫做《湘西民居》的教材,所以久已向往着湖南西部的那块神奇的土地。就一直在关心那里的人、那里的故事。后来知道了沈从文,知道了黄永玉;知道了《边城》,知道了《湘女萧萧》。神奇的湘西就像块磁石,吸引着我的注意力。能够有机会亲身游历那些故事中的地方成为我一直的心愿。2004年的春节我踏上了去往湖南的列车。于是快乐的旅行开始了。


在回忆那段愉快的旅程之前,我觉得首先应该先简单介绍一下湘西的历史、人文和少数民族。


一:湘西简介

所谓“湘西”在地理上大致指的是湖南西部,与桂、黔、渝诸省市接壤的广大地区。本区含一个自治州(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一个专区(怀化专区)和一个省辖市(张家界市)。气候类型属于亚热带山地季风湿润气候。夏少酷暑,冬少严寒。南部降水较北部为少。本区多产木材。


湘西是少数民族聚居区。主要少数民族有,土家族(1794355人)、苗族(1568951人)、侗族(749026人)、瑶族(460667人)、白族(114834人)及回族、壮族、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


关于湘西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各个民族形成、演变和发展的历史。湘西最早的居民相传是苗蛮系民族和百越系民族。他们后来演变成苗、瑶、壮和侗族。


先秦时湘西的土著和中原居民一起创造了湖南的楚文化。秦汉时封建王朝为了加强统治,分封当地首领官职。并在赋税和法律上给予了较宽松的政策。隋唐及五代对少数民族地区实行了一种新的羁縻政策。任用世袭当地官职。首领家族对外臣服于各代帝王,对内则子孙相连,在湘西维持了800多年的统治。直至清雍正年间。在两宋时期,史籍已经把当地的少数民族分为苗、山瑶、仡伶(侗族)等不同民族。在沅江南北的广大地区继续实行唐以来的羁縻政策。元时确立了少数民族地区的“土司”制度。大大小小的土司们俨然是一个个“土皇帝”。明至清雍正时期在湘西以腊尔山为中心,包括凤凰、吉首、花垣等地,分布着一群“化外之民”。他们即不服“王化”也不服从于土司,过着自由自在的幸福生活,史称“生苗”。于是在清雍正年间,中央政府对他们进行了多次血腥的武装“开辟”。收服了这里,并设乾州、凤凰、永绥三厅,史称“苗疆三厅”。但在此以后,由于以土地为核心的阶级矛盾日益激化。终于酝酿成了乾隆六十年的苗民“乾嘉大起义”。起义自乾隆六十年正月十六起至嘉庆六十一年止。


湘西的少数民族中人数最多的是土家族。最年轻的也是它,直到1956年土家族才被最终确认为一个独立的民族。土家族是由远古的巴人演进而来的。现在的土家人多讲汉语,只在永顺、龙山、古丈的局部地区有土家族语言保留着。刺绣和编织是土家妇女的传统工艺。土家织锦(西兰卡普)声蛮中外。


土家族的崛起,是在唐末五代之际。土家老祖彭氏占据湘西,自封刺史。后结盟于马楚。双方立会盟铜柱一根,现存于永顺王村镇。此后彭氏统治湘西达800之久。元时建立并完善土司制度。土司中以彭氏后裔所掌永顺、保靖两宣慰司势力最大。清雍正年间改土归流之后,才结束了这种古老的政治制度。土司统治湘西前后800余年,客观上缔造了一个长期相对统一稳定的社会环境。有利于土家族的形成、发展和巩固。


苗族也是湘西一个主要的少数民族。苗语分三种方言,湘西、黔东、川滇。无文字。苗人是由传说时代的“三苗”而来。先秦时迁来此地。史称“盘瓠蛮”。苗族由于在服饰、习俗、信仰和语言上的差异,分为白苗、花苗、青苗、黑苗和红苗。聚居在湘西的多是红苗。著名的文学家、作家沈从文先生就是苗族人。他的中篇小说《边城》短篇小说《笼朱》、《神巫之爱》、《月下小景》都是以湘西为素材。其中尤以以湘川边地小镇茶洞为背景的小说《边城》最为感人。


介绍完湘西的两个主要少数民族之后,就该讲讲我们那愉快的八天八夜了。


二:出发(高速惊魂)

我们的旅行是从2004年1月22日早晨开始的。那是一个略带寒意的清晨,我如期的到了长途车站;如期的检票上了去无锡的大巴;长客白鹭的沃尔沃载着我们如期的驶出了中央门长途汽车站。冬天南京郊县的田野上落着一层薄薄的霜花。气温是寒冷的,可踏上旅途的心却因为激动和兴奋微微有点发烫。手拿着被检过的车票,惬意的我不禁盘算着到无锡后从容的等车。6:40从南京出发;两个半小时大约9:10左右到无锡北门汽车站;吃个早点,灌壶热豆浆,然后走进几乎空无一人的火车站;从容的检票;信步来到硬座车厢前,车厢里只有寥寥几个乘客,空荡荡的座位上随便我们怎么睡;10:02火车载着我们缓缓的驶出车站,踏上向往以久的旅途;愉快啊,哈哈哈…。


我的心情是如此的愉快,以至于长途车的空调里一直吹的是冷气都不怎么介意。谁让咱们穿的是TNF的风衣呢,再冷咱就把风衣的帽子戴上,谁怕谁啊。初一南京的市内交通出奇的畅通,(可能是因为大多数人都还在睡梦中的缘故吧)小不在意,车就上了绕城公路。这时车厢里的乘客们呼出的湿润热气已经在车窗上结了厚厚的一层露水。可驾驶员一直许诺的,一会就来的暖气却始终没露面。车厢里就像室外一样冷。冻人不可怕,可窗上的露水结成霜就可怕了。果不其然,不一会前挡风玻璃上就结了厚厚一层霜,司机什么也看不见了。于是很自然的把车靠边停在了维修道上。这时的我觉得有点凉意,难道是我的衣服不够暖和…?


司机师傅先后尝试了用磁带刮霜,用开水擦窗,用洗涤剂涂车窗,甚至叫大家开窗下车,放掉车内热气等等匪夷所思的办法。可倒霉的挡风玻璃上霜照样结。于是司机师傅决定“烦不了”了,掏出再怀里捂了半天的手机开始狂打电话。经高人指点后,他把车内照明电路上的保险丝换到空调电路上来。于是干燥的热风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充满了车厢。我们终于可以上路了。驾驶员在忙,我们也没闲着。周怡第一个掏出手机,开始打投诉电话。发现没人接后干脆直接打到车站上,要求车站立即无条件的再发一辆好车来。任劳任怨的罗心抒帮着司机刮霜、涂洗涤剂,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而我的脑子里先后闪出了拦车、堵路、和长客白鹭打官司,甚至打电话给南京零距离等等念头。终究因为别的车不搭、怕被拘留、不知道电视台电话号码等等诸多原因而没付诸实施。


车终于又上路了,时间也到了7:20。而我们还没到沪宁高速南京收费站!两个半小时以后就是9:50,火车10:02开。我的手心有点冒汗。万一再有一个闪失,我做了好几年的美梦可就灰飞烟灭了。一路上眼睛一直盯着路边的大路牌,看着经过的地方计算着时间。几次站起来看司机仪表盘上的时速表(我座第一排),臭司机居然一直用90不到100的时速前进。我靠!他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要赶火车。


9:10我看到高速公路边提示无锡出口的标牌;9:30下长途车;五分钟后来到火车站的入口处。早饭自然是没的吃了,能赶上火车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过了火车站的安检机,我终于有一点脚踏实地的感觉。背上大包举目一看,突然间觉得初一的无锡站好象与我想象中不太一样。人也忒多了一点吧!


三:从无锡到张家界(初一也超员的1607)

 
 顺着自动扶梯上到位于二楼的候车区。定睛一看,整整两道坐席留给了1607。人们摩肩接踵提着大包小包焦急的排着队。队伍中不时传出的孩子哭声加剧着我的绝望感。哎!空荡荡的硬座车厢是没指望了,能不超员就算运气不错了。仔细听听,乘客基本上都操湘川口音。看样子大包小包拖家带口,估计是前两天走剩下的。等不多时车站就开始检票。之后自然是一番常规奔忙,诸如一路小跑、到处找座、爬上爬下等等。直忙的是一头大汗、腰膝酸软、口干舌燥为止。可别看大家一直在干体力活,各人的脑子可没闲着。从地道口出来到硬座车厢之间,那几节空荡荡的卧铺车厢,大家可看在眼里馋在心里。果然刚安顿好大伙就开始盘算起来。心动不如行动,找列车员去。


火车上的列车员,总是能够在最恰当的时候用他们那磨练的炉火纯青的眼睛分辨出谁会要卧铺,而谁坐车没买票。主动迎上来的笑脸道省却了我们东张西望的麻烦。背着补票机的列车员把我们领到了空无一人的卧铺车厢。暂时安顿在一个空铺边。临走前交代我们,车过苏州如果没多少人上车,这节车厢的铺就随我们挑了。车在苏州没上什么人,于是很顺利的,我们坐上了卧铺。1270块的补票款几经讨价还价1000块成了交。车过浙江卧铺里的乘客渐渐多了起来。浙江境内,人们的生活明显富裕,单从铁路边那一幢幢精美的农民新村建筑就可见一斑。看到它们我老会联想到土地庙上插了个十字架,哈哈哈…。过了富庶的浙江就进入了长满翠竹,偶尔裸露几小块红土地的江西。江西的山山水水还是那么熟悉,那么清秀。横穿江西进入了三湘大地。车过石门县就进了山区,我们不是在隧道里钻进钻出就是与高高的岩壁并排而行,视野很是不开。我不由的有一点郁闷。于是回想起以前坐车穿越秦岭。忽而深谷忽而绝壁,溶满黄土高原野性泥土的河流在脚下奔腾,列车在山间蜿蜒成一个大大的之字…。突然间很感叹,可能我之所以喜欢旅行,是因为喜欢那种身在异乡的陌生感吧。在地理上湖南从常德开始,往西就属于云贵高原隆起带了。云贵高原的石灰石与三湘大地上奔腾的河流经过亿万年的彼此消融,造就了闻名遐迩的张家界。建国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在湖南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张家界市委市政府迎难而上,抓住时机积极进取。先后组织国外飞行员架机飞越天门洞,并在一片蛮荒的自然绝壁上斥巨资建起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张家界天梯”。使得张家界景区除自然景观以外,更增添了巨大的政绩工程。


1607次春运期间取消了猛洞河站,于是我们就近在张家界下了车。那是一个温暖的中午,当我的双脚踏上湘西土地的时候,我几乎想大笑。美丽的湘西哥们到了,你终究还是没有逃出我的魔爪。哈哈哈…。


四:王村的“串串香”和去茶洞的路

按照原来的即定计划,1月23日这一天有两个目标。一是永顺县王村镇(也就是电影中的芙蓉镇),一是花垣县的的茶洞镇(沈老笔下的边城—注意,故事中的边城不是凤凰!别被以讹传讹的流言弄糊涂了)。所以我们就按原来打算的那样下了火车倒汽车。经过一番艰苦的口舌,车钱省下来了舌头也快磨短了一节。这时候才想起来之前有前辈曾指点过,在湖南尤其在湘西一般车老大开价后基本上没的还。亲身体验过才知道此言不虚。在火车站乘上2路公交车,一块钱的车资来到坐落在张家界市内的长途汽车站(不是火车站附近的那个)。登上前往吉首的中巴(江铃福特全顺),春运期间30块钱从张家界到王村。这段路路况不错,平平的柏油路顺着山势一路起伏蜿蜒。行不多时车在一个岔道口停了下来,我们的目的地到了。经人指点顺着插入主路的那段略窄的小柏油路步行约10分钟就进入了传说中的芙蓉镇。说实在的现在的王村与当年拍电影时的王村已经大相径庭了。街道两边密密匝匝的新建筑大多打着旅馆饭店的招牌。只不过我们到的时候是王村旅游的淡季,所以大多数的店家都关着门罢了。没有游客的王村显得有点寂寥,唯一还有点激情的恐怕是村头等客的司机了。看到街上冷不丁的冒出八个身着奇装异服背大包的家伙,立刻来了劲头。问了问包车到茶洞的价钱都太贵,一时拿不定主意的大伙信步在镇上游览起来。拍拍照,东瞅瞅西看看,不多时人就散成两拨了。我们来到了王村的中心小学,让我们开眼的是,这所学校不仅有操场居然还有一个25米的泳池。只不过泳池里已没有了水,取而代之的是枯枝落叶和池壁上纵横交错的裂缝。坐在学校后山上看着暮色逐渐笼罩这座小镇,觉得好安静。


一点点的微风轻轻吹过脸颊,带来微微的凉意。坐在四周的几个朋友谁也没讲话,大家不约而同的感受着这份都市里难得的寂静。声静、心静。可就在这时,煞风景的手机响了。偏偏响的又是我的那部古老的阿尔卡特。嘟嘟哒哒的叫个不停,忙乱间掏出来接通。原来是走散的另外几人,他们告诉我,他们在王村电影院前等我们。并且不无神秘的讲,他们在那儿发现一样好东西。好奇的我们立即决定开拔,边问边走不一会就来到了电影院前。远远的就看见电影院对面一个矮趴趴的棚子里人影闪动。不断看见土豆夸张的形体动作被那盏昏暗的60瓦电灯照出一个个有趣的剪影。快步来到近前,早已围坐在桌前的众人齐声大呼“快来尝尝王村的串串香,好好吃哦!”。来到棚下定睛细瞧,所谓“串串香”有点类似南京街边的麻辣烫。区别在于我们这里是用热水涮,他们是用油炸而已。被炸的对象除了放之四海皆有的火腿肠、素鸡以外还有湖南当地的一些传统食物,比如血耙、三角豆干等等。围在下面放着火盆的小桌前大嚼了半天的“串串香”后大家决定不顾天黑继续完成我们即定的计划—高歌猛进到茶洞下寨。当时已经是晚上8点钟左右,再找车已经有点困难。不过我们碰上了个好心的司机阿姨,她虽然因为天黑不能拉我们,但还是热心的替我们联系了其他司机—一个同样热心的小伙。他不仅同意330块钱把我们拉到茶洞,还从家里拿了大量的碰柑给我们在路上吃。就这样一辆七座的昌河装着八个乘客一个驾驶员和七个大包蹒跚上路了。就在出发前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它让我们惴惴不安了一路。


司机家里听说他要半夜三更跑一趟花垣茶洞,简直就如同他要去老山前线一样生离死别。司机的妈妈甚至半夜起床并试图挤上已经如同沙丁鱼罐头一般的车里。原因就是不放心宝贝儿子孤身一人半夜送一群疯狂的游客去那块恐怖的“化外之地”。最终她还是因为车厢的每一寸空间都被我们挤满了而不得不罢休。路边的她站在寒风中对着孩子千叮咛万嘱咐,目送着载着我们的小车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车上大路后我们不解的问到:为何老人家会如此的担心。驾驶员的一番话直讲的我们心惊肉跳。具他讲,在湘西州里,花垣最是出了名的乱。打家劫舍、杀人越货自古以来就一直伴随花垣的历史。他说:当地的苗族就是满清政府花了大力气,用武力才收服“王化”的所谓“生苗”,民风如今依然彪悍骁勇,而且花垣的很多偏僻的山寨里至今还在生产自制的猎枪。再加上茶洞位于三省交界之处,历史上就是个混乱的所在。所以他很不理解我们这一群吃饱了撑的游客,干吗非要半夜往那儿扎。听完他的一番话车厢里一时很静。我不知道此时别人的心情,反正当时的我有一种打落了牙往下咽的感觉。我靠!我还以为在书上看到的那些关于花垣的坏话都是发生在万恶的旧社会呢。现在车都上了,再说这些有什么用。这驾驶员也是,明知到花垣是这么个地方那你还拉我们干吗。我的疑问很快有了答案。司机是个健谈的青年,聊着聊着我渐渐明白了。原来他快做爸爸了,现在正是王村旅游的淡季,330块钱的生意在现在这会儿已经算不错了。多跑一趟孩子一个月的奶粉钱就有了。哎!辛苦而甜蜜的人。


前半程,车走的是从张家界到吉首的新路。路面又平又宽车可以跑到80迈,大家的心情也逐渐从对车匪路霸的恐惧中缓和过来。我们又不可救药的欢闹起来,小小的昌河载着欢乐的我们孤独的行驶在漆黑的山间公路上。我觉得我们之所以可以欢乐的另一个重要的理由是,我们看不见路牙外隐藏在黑暗中的万丈深渊。


因为是赶夜路,所以我们听从了司机的安排选择了经过吉首的远路。车于晚上11点前后从吉首城边一掠而过。此时坐在车内的大家就开始不知好歹的抱怨起自己如何坐的不舒服,自己刚才如何再某拐弯处被颠了一下,以及是不是离茶洞已经不远了之类不耐烦的话。说实在的这车确实坐的很不舒服,车的后座上挤坐了四个身材苗条的MM,在她们腿上摞着两个大号的背包。前面一排坐着两个身材还好的同伴和一个老魁,他们面前堆着四个大大小小的背包。腿蜷到膝盖几乎贴着下巴。我一个人坐在前座,侧着头扛着我的那个一个顶两的大背包。我的背包是一头搭在车前挡风玻璃下的台子上,一头靠在肩膀上的。而我的脖子就只好一直保持着左倾45度的姿势。之所以会选这样的姿势完全是因为我不想背包把我的鼻子打扁。在背包、肩膀与大腿之间的那个空隙里填满了大家的腰包、水壶。而每次停车起步时的惯性都使它们在不断的挤压我。弄的我不得不一直努力的克制想上厕所的欲望。


第一个向颠簸的公路交出公粮的同伴终于出现在我们拐上319国道不一会的时间里。可怜的潘晨因为怀念大都市的生活,所以在上车前买了一瓶正宗的可口可乐。随着道路的逐渐变坏,他灌下肚的那半瓶可乐在他的体内不断散发出气体。于是他吐了,于是我们不得不经常紧急停车,于是大家就必须表情奇怪的坐在车厢里听着车外传来的一阵阵声响。这种情况一直到当我们透过车窗看见一群服饰不汉不苗,面目膘悍肩扛长枪的家伙与我们擦肩而过之后有所改变。因为自此之后司机再也不愿随便停车了。而每当潘晨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大家就会半吓半鼓励的让他忍住。谁敢说这些人会不会打不着野味打我们呢,还是快走为妙。


就这样小昌河拉着我们拐上了一直以险峻弯多著称的矮寨公路。而此时我们才发现刚才的路是多好多平。刚开始大家还会因为车压过某个大坑而齐声大叫、起哄玩笑,后来渐渐的坑越来越多而大家的叫声却越来越少了。再接下来每次颠簸后我只能听到后坐传来沉闷而不快的哼哼声。我知道大家快接近忍受的极限了,而我们却只走了全程的五分之三。晚上12:40左右小车终于停在了花垣县城的大路上。我们大家包括司机都已经疲惫不堪,于是很自然的开始考虑宿在花垣的方案。说实在的这个方案太具诱惑力了,可如果在花垣住下就意味着我们一夜的努力付诸东流。所以权衡再三之后我们决定继续赶路。在上车之前我们调整了一次座位安排。最后一排整整齐齐的码满了大家的背包,留够一个人的空我钻了进去。中间的座位加上司机摆的加座(长条板凳)上坐了四个人,前面副驾驶座上坐两个。顿时间大家都觉得松快了好多。可就是苦了我的右脸,因为潘晨的K2在不停的摩擦我的脸。我不由得紧张起来,他的包不会掉色吧,那包可是蓝颜色的!经过一番调整大家多少来了一点精神,车厢里的空气开始有一点活跃起来。


车行约一小时我们终于到了那个我们几乎放弃的目的地---茶洞。下车后我们投宿在镇上可能唯一的旅馆里。旅馆的老板娘---陆阿姨,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开好了房间大家很快的都钻进了睡袋,此时已经快3点了。而我则一个人坐在走廊上开始了我最喜欢的活动---洗脚(哈哈哈…)。边洗我边感叹,如果在花垣我们没能坚持住的话,可能后悔的不仅仅是没按计划到达目的地那么简单。99年我和另一帮朋友在太白,就是因为遇到突如其来的雨雪,在困难面前我们没能坚持住而狼狈的退下山来,为此我足足懊恼了四年。不管怎样我们现在在茶洞了,美好的明天在六个小时之后等着我们呢。


五:茶洞、酉水和重庆的毛肚火锅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