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436
  • 经验

    4065
  • 访客

    9879

西游记·新疆(四)贾登峪 禾木

2012-12-18 16:45
0
+1
您已经赞过了
1
1981

阅读次数

在贾登峪的毡房内,一宿未曾睡好。虽说身在异乡不应太挑剔,但2、3天不能洗澡确实需要有思想准备。如果身体够强壮,倒是可以试试冷水浴。



毡房隔音效果不好,外面的吵闹声、聊天声、犬吠声……一丝不落地都能钻进我的耳朵,仿佛很怕我就那么睡去。而8人一个大床的感觉,还真是挺稀有的经历。十分羡慕身材肥硕的那位仁兄,脑袋沾到枕头的片刻,就已经打起呼噜了。呼噜声之大,足以让隔壁毡房的人“今夜无眠”,而他自己就真的能睡得如此深沉!佩服!



第二天一早饭后,收拾好行囊,来到不远处的马圈。哈萨克族的大叔带着一队少年,分配马匹给我们。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被分到精力充沛些的壮实的马匹,那些岁数较大的阿姨们被分配了相对安静些的马儿。一天的骑行,一定会是万分痛苦和艰难的,这,在我十多岁时的骑马经历中已经感受过。看上去结实的马鞍,对于我们这些城里来的、臀部娇嫩的、缺少骑马经验的人们是一种痛苦的过程。有个旅友给了几个靠垫,这对我们的屁股来说,真是莫大的喜讯!





整个骑行旅途约8小时,期间休息了大概2、3次。这真是难以体会的痛,长裤不够厚实,马肚子会把腿磨破,脚腕子、膝盖、腰、背,都在1小时后开始疼痛。而坐惯了柔软舒适的沙发、椅子的臀,会被马鞍磨破。看上去很美好的骑马旅途,其实有多苦痛只有试过的人清楚。



沿途,不得不承认的是,马背上的风光非常美好!一边是身心的痛楚,一边是沿途的无限美好风景,这便是痛并快乐着吧!













在新疆的少数民族同胞,经常进行游牧迁移,于是便能看到一群群的牛、马、羊、骆驼,被主人们赶着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根据他们的牲口驮着的家当和毡房,便知是否是在进行举家迁移。他们没有失业的烦恼、没有工作的压力、也没有交通的拥堵和污染的空气,更不会为了住房而犯难。唯一要做的便是让这些家畜尽可能地茁壮、繁衍、生生不息……一路看着他们,我都在揣摩,在他们的眼中,我们这些来自城市的游客到底是什么一种样子和感觉?是他们更羡慕我们?还是我们更羡慕他们的生活?











在休息站,花5元尝了牧民们自己挤的新鲜的牛奶,说不上很浓郁和香甜,但一定不会有添加剂。





半途,我的两位好友,实在受不了马背上的艰辛,一个徒步前行,一个半路搭乘摩托先走了。而之前提到的那个头巾,被友人送给了一个从马背上掉下来摔伤的阿姨。后来听说她转危为安了,看来,旅行真的是要趁着年轻啊!



关于马儿,只能说要凭运气了,有的就是爱跑在队伍前面,有的就是猛抽鞭子也不走。还有的马儿很倔,就像那个胖兄,抽得马儿直尥蹶子也不跑,唉,他那200多斤的体重,马儿确实也难啊!








跋涉山水,到达禾木已是傍晚七点。美丽的小村庄终于展露在眼前,从马鞍上下来的一刻,几乎不会走路了。徒步一段路,来到驻扎的营地,美美地洗个热水澡,吃顿热乎乎的晚餐,和友人们睡在大通铺上,说着、笑着、胡侃着,在这个雨夜的夜雨客栈,还真是有些苦尽甘来的幸福感!







第二天,约4点多,为了能看到禾木的“第一缕阳光”,早早便起床。禾木是个山坳中依山傍水的小村庄,最大的看点便是清晨时分,第一缕阳光从山坳的一边,照向被雾气笼罩的禾木村的木屋。为此,人们披星戴月地走向村外的那座小山,太阳还没露头,长枪短炮早已被架好了。


















































这次的行程时间安排太短,因要赶路,没能等到太阳照进村庄。那雾气也是神秘,时而稀薄、时而浓郁,变化多端,村庄、树木、山坳时隐时现。我想,也许这就是禾木最美的一面!虽然未能拍到那“禾木的第一缕阳光”,但我拍到了另外一幅照片,看着它,我莫名地泪流满面,而其原因,至今我也讲不清楚,仿佛有种魔力!



过了清晨,便动身前往可可托海,我们行程中的最后一个主要目的地。敬请期待下一篇!



另,此篇下笔之时,得到喜讯,9月11日好友在乌鲁木齐大巴扎购买的那几把英吉沙小刀,终于在“千呼万唤”后,抵达了京城!历经近3个月的“快递”,真是给了我们一个意外惊喜!更感谢某人馈赠一把,如此不易能运到目的地,实在是真贵啊!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