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56
  • 经验

    370
  • 访客

    3101

文化旅游:赏樱花更应知樱花

2014-03-31 16:00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77

阅读次数

省内有些樱花园实景与宣传画页相去较远,这和花开繁艳与否有关,受天气、节气影响颇大。游客不同天来,感受就千差万别。但归根结底还是新园乍开,花树未形成气候,园区对于花树的整体调控能力也不够。

  这时节在华夏大地最火爆的花卉,非樱花莫属。从北京的玉渊潭,到华中的武大,再到岭南数个专门种植观赏的园子,樱花都是绝对的当家花旦。

  笔者在北京呆过十数年,因为前东家离玉渊潭仅一站之遥,倒也在春光明媚之时,进过几次公园赏樱花,不知是花树漂亮还是受到潜移默化来自日本文化的影响,总觉得这樱花确实较其它花卉浪漫些。当然,那部《浪漫樱花》的电影以及歌舞估计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近日,出差路过玉渊潭,正值一年一度的樱花节启幕,行色匆匆,未能入园,但见三环辅路上,玉渊潭公园的入口处已是密密麻麻停满了汽车,就知道,今年赏花的人依然很多,没来由的,笔者想起“过江之鲫”四个字。话说“林子大了,啥鸟都有”,笔者对于游人过多的景点天生没有好感,不管这景有多美,观赏之心立即会大打折扣。不过,也有不少人,人越多越喜欢去,没人反而觉得不热闹。说是从众心理也罢,“羊群效应”也罢,反正对于景区营销而言,这样的群众是好人,永不嫌多。还有一部分,估计目的更复杂些,春天万物勃兴,这么大个园子里,既可以看花,又不耽误看人,而且花人相映,相机快门“咔嚓咔嚓”……

  玉渊潭人多,可要比起这武大赏樱,还是逊了几分。据当地媒体报道,上周末天气晴好,有近10万游客当天进入武大赏樱花。武大笔者也去过几次,知道其“名满天下”的樱花大道长不过500米,两旁种植了1000多株樱花。按说这样的种植规模不算小,但是架不住人均,近100个人才能分到1棵树,难怪有校内学生调侃,武大看樱花的节奏是“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花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这么短时间内,这么多的人在此汇集,的确影响学校师生和当地居民的生活,武大周边道路的行车时速据测算已下降到5公里以下。不过,也有“灵泛”的学生或者年轻人借机生财,笔者从中新社网站上看到新闻图片,两名身穿日本夏季和服的女孩在路边兜售绢花花环。此文章由蒙古旅游发布

  武大这样的规模效应,让做旅游生意的老板们眼馋。按照武大此前规定,花季进校一个游客20元门票计算,一天的门票收入就是200万元……于是乎,这几年下来,国内专门种樱赏樱的主题公园相继开放。据笔者所知,目前广东省内能数得着的樱花主题园,就不下五六个。从生意的角度,这无可厚非,除了挣钱,种樱花能美化环境,还能拉动当地经济,增加农民收入,增强农村活力,可谓一举多得。但是,操之过急,反受其害。近一段时间来,有为数不少的游客反映省内有些樱花园实景与宣传画页相去较远,笔者询问相关人士,知道这花开繁艳与否,受天气、节气影响颇大。游客不同天来,可能感受就千差万别。但归根结底还是新园乍开,花树f未形成气候,园区对于花树的整体调控能力也不够。

  饶是如此,笔者还是想提及一句:北京玉渊潭、武大之樱,绝大部分源于日本大山樱,玉渊潭仅有两株“杭州早樱”为中国原产。毫无疑问,它们如之前笔者感受的那样,代表的是日本文化的意象。而广东有两个樱花园,种植的全都是中国原产樱花,花名也俱是“中国红”、“广州樱”、“富贵樱”、“小乔”、“貂蝉”等等,引种自我国西南、西藏等地的偏僻山谷。

  其实,樱花本就是源生于中国的珍稀物种,汉朝时在宫廷已有种植,唐朝时与剑道、茶道等一起传到日本。如今虽然我们三道不存,但知其所以然,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向杰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