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29
  • 经验

    160
  • 访客

    1279

资江探源之三:醉在崀山

2011-02-12 15:32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3,920

阅读次数

醉在崀山

——为了你,这方山水已守了万年。

这是进入崀山景区一幅巨型广告牌上的话。我承认,当这句话闯入我的眼帘,对崀山的喜爱就在这一刻产生了。

风景如人,有的赏心,有的悦目,有的只能止于点头一笑,有的却能让人刻骨铭心。对于崀山,我想说的是:相见恨晚。

到达崀山的时候是烈日当空的正午,夫夷江的水却依旧清凉澄澈,当我的手指触及她玉洁冰清的肌肤,浑身的燥热在一瞬间消退得无影无踪。隐约间,我似乎听到一个清脆柔和的声音在对我说:你回来啦?那语气熟悉得如同邻家的小妹,在和回娘家的阿姐打招呼呢。



竹排像一片树叶,在平滑如缎的水面上轻巧地划过,身边的一切是那样的安谧,尽管我的手中举着一台笨重的摄影机,但并不影响我心情的轻快。两岸竹影重重,天上白云悠悠,脚下水声潺潺,偶尔传来啾啾鸟声,我一边倾听袅袅天籁,一边享受清风徐来的惬意,感觉自己的心正一寸一寸地松弛,一滴一滴地融化,不由得叹息:醉了,醉了!

半睡半醒间,同伴一声“快看,将军石!”把我从恍惚状态中唤了回来。果然,一尊身批战袍,虎虎生威的将军石像出现在前方,透过薄薄的雾气,我甚至能看到他刚毅的脸庞,深情的目光。伴随这块将军石的是一个美丽的传说——

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庄中,一个放牛娃和一个美丽的村姑相爱了,但姑娘的父母嫌弃放牛娃的贫苦,活活拆散了这对恋人,放牛娃愤而离家,走上从军之路,由于骁勇机灵,屡立战功,终于当了一名将军。然而正当他准备衣锦还乡回去迎娶心爱的姑娘,却被告知,他的新娘早已投水而亡,将军痛不欲生,站在当年恋人投水的山头,一直站成了一尊不朽的石像。

听了这个故事,我终于明白了,夫夷江的水,为什么如此动人。将军石守护着她,如此痛苦地,又异常宁静地看着她,他凝望的正是一个透明而圣洁的梦,尽管这梦再也不会成为现实;而她亦围绕着将军石,从不需要表白,却保持着永世依恋的姿态,任岁月静静流淌着春花秋月,夫夷江清澈的山歌,只为阳刚傲岸的将军石而唱。

在崀山,夫夷江也称作扶夷江,在我看来,用这个“扶”字更为贴切。这一“扶”更有了轻柔、温顺之态,如一曼妙女子,扶了将军的铁臂,甩动如纱的水袖与之轻舞,绿柳扶堤为谁意?眉间心上颤君影……



这是山水与心灵的对话,在这场对话中,我浮躁的心渐渐舒畅了,沉静了,超脱了,一切有形的烦恼烟消云散,只剩下一个愿望,在夫夷江的清波里,挥棹放歌!然而,我不能放歌,我的歌声会惊了岸边呢喃的鸟儿,惊了水底悠闲的鱼儿,我还是静静地坐在我的小竹筏上,带着一分醉意,做一个安详的梦吧,这梦,应该也是鲜嫩而湿润的……

夫夷江是崀山的灵魂。在夫夷江清浅的水波里,我清楚地看到了我自己。我是带着一身的土气进城来的,城市的五彩斑斓刺痛了我迷惘的眼,喧嚣的声浪让我听不到自己心灵的声音。我知道,我不是一个机敏的人,我只能怯怯地打量身边的热闹与陌生,怀念以往日出而“教”,日落而息的单纯。虽然我再也找不到丢失的从前,但我知道,夫夷江,你可以承载我暂时的困惑和无奈,接纳我无尽的情感和怀想,那么,就让我醉在你的怀里,哪怕只是做一棵河畔的水草,一颗江底的卵石,或是一条无名的游鱼……

然而我知道,我虽为你而来,但我只能是你的一个过客,你在水云间,我在凡尘中,我们只能隔着水雾,遥遥相望——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