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40
  • 经验

    245
  • 访客

    1573

衡山,寻访龙凤潭

2011-03-10 16:53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3,922

阅读次数

第一次听说龙凤潭,是在某日晚饭后散步的时候,遇到方丈宗显法师正率领一众男女人等往庙里回走。大概是看到我拿了支竹竿还带了手电筒,全副武装的样子,宗显法师显得相当吃惊地说:

哟!这不是要到龙凤潭去吧?上老师(十年前我确实曾经当过老师来着,却并不姓“上”。然而几乎从进庙第一天起,他老人家一直这样称呼我,我也懒得纠正了)你也太猛了吧?

怎么着?难道龙凤潭当真是龙潭虎穴不成?我心里暗暗不服。

就这样,龙凤潭三个字在我脑子里扎下了根,然后顺理成章地发芽开花并结出了果子。

这第一个果子是在一周以前的一天傍晚,一探龙凤潭。前后花掉了两个半小时,暮色苍茫时分,抵达一处筑有高坝的地方,坝外是一面极陡极陡的万丈高坡,坝里在离坝顶老远老远处,蓄了小小的一汪水。周围鸡鸣狗叫,人烟缭绕,山明水秀,田园丰饶。好一处宜室宜家的所在。我以为这就是龙凤潭。其实却不然,老乡说是龙凤水库。龙凤潭在大高坡下面,站坝顶看得见。我信以为真,在坝顶来回张望了老半天,却硬是遍寻不着龙凤潭的芳踪倩影。

鉴于为时太晚,进一步下坡去探索,等找到地方也差不多就是两眼一抹黑,只好带着遗憾往回赶。大约8点半才回到广济寺,周围树林竹林早黑得一塌糊涂,无法分辨了。

两天前的傍晚二探龙凤潭,在冷峰村附近,走了另外一条不同的路径。末了也是因为时间不够,落了个半途而废的结局。

昨天吃过早饭,散步时见是个大晴天,忽然起心三探龙凤潭。返回住处拿了帽子,一瓶水,两个鸡蛋大的小圆面包,还有一支竹竿当拐杖,就出发了。才过庙前小桥不远,碰巧宗显法师被众人簇拥着正往庙里走。见我全副武装的样子,法师又是一脸惊讶。问我去哪?我说去龙凤潭。于是他就告诉我怎么怎么走,最后嘱咐说,中午回来吃饭。

一路全是下坡,走起来腿脚轻快,飘飘的,耳旁风声隐隐,有点不由自主势不可挡的感觉。路边是密密麻麻的竹林,满山翠绿,在朝阳下随着山势或明或暗,色泽浓淡错落有致,仿佛在着意不让人觉得单调乏味。偶尔露出一两户人家,土坯房子,上覆灰黑瓦片,土头土脑的土气十足,显得与环境十分之协调,似已完全融化为周围风景的一部分了。

路上只有我一个人在走。到了冷峰村下面的拐弯处,出现一左一右两条路的交叉口。正要犹豫彷徨一下,刚好见一老乡在路边一处屋基上低头捣弄什么事儿。就问他去龙凤潭怎么走。该老乡有好一会儿没吱声,然后突然开腔说,一直往前走。眼前这条路越往前走地势越低,视野不够开阔,我嫌太憋屈,就又问道,从另外那条路拐到山腰上去,走不到龙凤潭吗?因为我第一次就是那么走的。他又默了一会儿没做声,过后才接着说,能到。我问,是不是比这条路远一些?他又不吱声。我就又问,从这里到龙凤潭大概有多远?他照例又默了一小会儿,然后答话说,十公里。印象中这位老乡不是脑子反应迟钝就是性格木讷,总之跟他沟通比较费劲。

十公里!我心里不禁打起鼓来:真够远的。怪不得有人说到龙凤潭走一趟,单程就要两个多小时。

再往下走,就到了第二次出探时打退堂鼓的地方。田地明显见多,虽然每块田地不过也就是一二分大小的样子,但是互相联接起来,竟也连成了不小的一整片,在群山环抱之中格外壮观得引人注目。房屋也多了,但并未连成一片,而是断断续续,稀稀拉拉地,这里一两家,那里一两家,随心所欲散漫分布着。土坯房几乎看不到了,多是机制砖瓦房。最上方近路边的那座小楼外观相当有个性,跟国外如温哥华的别墅比也丝毫不显寒碜。只不知内部装修如何。听到底层一间房子的门里边传出说话声,我就走上前去,打探龙凤潭路程的远近。一正在哄小孩的年轻妈妈回答说,不远,就在龙凤小学校的下边。看言谈举止她居然不大像是山里人,颇有城里人娴熟社交仪节的大家风度。

几分钟过后遇到一位比较年长的男士,我忽然想起该弄清楚这地方叫什么名字?

龙凤村。他说。

上上下下这一带都是?

都是。

一共有多少人家?

不知是没有听懂我的问话还是压根儿不知答案,他没有回答。

你们村看起来挺富的么。我又说。

这回他倒是乌俚哇啦指手画脚演说了一大套,可惜我没全听懂。只知道大意是不同意“富”的评价。

又往下走了不远,路边一座小楼门口蹲了一女士在洗刷衣物,满像土生土长的山里人。我就问她,村子里大概共有多少人家。她露出措手不及的惊惶神色,支支吾吾了一小会儿,显得有点为难,直到最后也没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原来这是个比较尖端前沿的疑难问题呢。也难怪,回程的时候我注意看了看手表,从下到上穿过大半个龙凤村,花了我将近二十分钟时间。

龙凤学校一带显然是村子的重心所在,有好几户人家凑合在一起。两排房子中间的一大块空地上,聚集了至少五六个人在聊天。笑语喧哗,热烈豪放,是我在南岳山居以来,亲眼见识当地老百姓展现人类爱热闹共性的唯一一次。虽然我本是从国内外无数大中小城市热闹场景中摸爬滚打过来人,但是经过山居期间的强化坐冷板凳训练,此时此刻乍然面对此等热闹场景仿佛倒有点不适应,不习惯了,于是惶惶然急忙从这些人旁边溜了过去。而后见一胖一瘦二女士坐家门口有一句没一句地聊闲天,似乎比较容易加入插话,方才专程前往打听龙凤潭的确切方位。

就顺这条路下去。瘦子手指面前的水泥路说。

你要去龙风潭干什么呢?胖子笑模笑样的,似有言外之意。

我说,去看看。紧接着又问,是不是没什么值得一看的?

那你就去看看吧。看了就知道了。胖子笑声哈哈地说。

水泥路的左手边有一条山涧或者溪水,在坡下树木掩映中若隐若现。水声哗哗的,倒是清晰可闻。再往稍远处看,有一面陡峭的山崖站立在那,崖壁上长满竹木,绿油油一大片,当间直上直下恍惚有一根白色布条子从崖顶悬挂下来。那便是龙凤潭水库的泄水渠。

龙凤学校在水泥路右手边,居高临下,铁栅栏门紧锁。放暑假了。路上停着一辆大卡车,正在装载一捆捆劈好了的竹片。我问一位像是车主的中年男士,这一车竹片能卖多少钱?

一万多元吧。一斤能卖一泡(炮?)多呢。他说。

记忆里不是头一次听到“泡”这个量词,可至今仍然不明其意。不能再不懂装懂,糊弄人也糊弄自己了。于是我决心打破沙锅问到底。

一泡?一泡是什么意思?

中年男士乐了,说:一泡就是十元,一泡多就是十多元。

顺水泥路走了百十米左右,仍不见龙凤潭将要现身的蛛丝马迹。怕是走错了,见路边竹林里有一男一女在做活计,赶紧上前询问,龙凤潭在哪?

男的说:就在下边。有小路下去,已经错过了。顺水泥路继续往前走,再左转也能到。就是远点。

女的在旁边却笑笑的问,去龙凤潭干什么?

看看呗。我说,底气明显不是很足。

呵呵,有什么好看的呀?不就一点点水么。

我是听人传说,龙凤潭名声可不小。

哈哈……

循水声下水泥路左转到田间小路上,小溪从下面不远处蜿蜒流过,但是沿小溪从上看到下又从下看到上,仍不见哪怕是一丁点像有“潭”要现身的迹象。不是说就在龙凤小学下边百十多米的地方么?这都早过二百米了,为何仍不见踪影呢?难道它会隐身法,会地遁术,会跟洒家捉迷藏不成?我不由得纳闷起来。但愿这一回,不要再来个擦肩而过,抱憾而归。

溪边一户人家在盖楼房上的瓦。脚手架是竹制的,房顶上的檩条也都是竹子的。过桥走到跟前,见一位老太太在门前收拾东西,就再次问起龙凤潭的去处。老太太脸上笑吟吟的,神色却略显犹豫,仿佛怕答案不合要求,对不起我的隆重询问似的。

在……在上边。就从这条路走过去。她终于说出话来,表情稍微轻松了一些。

旁有两个小男孩在玩,其中一位插嘴说,最上边的那个更大。

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含含糊糊一并答谢了他们,然后转身离去。老太太目送我走远了,路走对了,方才回到房子里去。

小路傍着小溪弯弯曲曲往上伸展。溪声嘈杂,溪水一路跳跃而下,像有什么急事需要赶路。溪中黄牛大的石头几乎是一个接一个地层出不穷,排着队列直入眼帘,令人触目惊心又赏心悦目。不久便入峡谷中,一边是巨石凌空,悬崖峭壁,一边是密密麻麻长满竹子的陡坡。忽有一个念头从脑海里冒出来,以为继续称这条欢快的流水为溪难免对自个儿的眼睛不敬,于是改称为涧。又恍然发现涧中石头体积更大了,像小汽车那么大的不在少数,有的在太阳光下发散出柔和的月白色光泽,既醒目又养眼。我于百忙之中抽了点时间静静打量了它们一番,感觉分明是一种精神享受。

忍不住索性在一块二米见方的大石头上躺了下去。石头表面相当平坦,虽然不至于平得像人为制造的桌面和床板那般,经得起仪器的检验,但至少在肉眼看起来没有明显的凹凸起伏,给人感觉大致还是平的。而且就实际效果来讲,躺在这大石头上居然比睡木板床舒服多了,不但一点不硌人,反而肉肉的让人觉得温柔体贴,有些人情味。由此我联想到,床板等等平整光滑得合乎技术标准却背反自然的东西是不是一定就要弄得那么不自然才叫够好?让床板和椅面桌面之类服务人类的东西稍微保留一点原材料的自然本色,会不会反而于人更相宜?

至于所谓潭,我以为多少还是要有点深度,显得比较深沉,才像那么回事。山涧里倒也有三处水流汇集屯积之处,形成了至多比双人床稍微大了一点点的四小块相对平静水面,但是一律肤浅得能把水里的一切看得一目了然,这就不对头,我以为不配称之为潭。诚然,尤其是最上边那一处紧密相连的两块小水凹相当精致清雅,娇媚可人,我甚至忍不住脱掉鞋袜赤脚进去走了走,感觉异乎寻常之爽,但这与可否称之为潭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的两码事。

是次寻访龙凤潭,好像是在早晨7点45分前后从广济禅寺出发,8点56分进入峡谷中的山涧。在峡谷中走动探索约用了几十分钟,又在两块大石头上静静躺了个把小时,然后在10点25分离开峡谷。本意想寻一条近路穿过陡坡上的竹林插上水泥路,不料越往上走灌木荆棘愈来愈多,无奈,最后只得老老实实仍回到去时走过的老路上。一看表,已然10点45分了。就因为这点路线错误,整整耽误了20分钟,教训沉痛。11点45分回到广济寺,急急忙忙冲了个澡,换了衣服,正好赶上开饭时间。

稳稳当当坐到斋堂里,却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一边吃饭一边身上还不停冒汗。

上官天乙2010年8月4日星期三成文于南岳广济寺


欢迎浏览我的其他博文:
衡山,寻访龙凤潭
龟峰 珍藏年代-芝山院内社西院慈德宫
地球上有道最美丽的伤疤(完结),马岭河
马岭河,地球上有道最美丽的伤疤(贰)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