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28
  • 经验

    170
  • 访客

    1381

旅行:泰姬陵 华丽的伤悲

2011-04-24 11:10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3,920

阅读次数

关于agra fort(阿格拉城堡 )

早在1022年阿格拉已是帝都,几经起伏甚至曾被毁于战争。1526年,莫卧儿帝国第一个帝王babur在此建都,随后的一百多年他和他的继任者们不断创造新的建筑,其中以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阿格拉城堡和泰姬陵最为著名。泰姬陵以她的美丽再加上那个爱情故事毫无争议的被入选。但这一路走过众多宫殿和城堡,有的雄伟华丽并不逊于修复过的阿格拉城堡却无缘和它同列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中,或许主要原因是这里曾有过三位伟大的帝王阿克巴大帝、贾哈吉尔和沙贾汗,他们在城堡里度过充满传奇和荣耀、同时都有着浪漫忧伤的爱情故事的一生,更让人唏嘘的是他们都面临儿子背叛兄弟残杀的悲伤。

撇开历史上对这三位帝王的众多且相互矛盾的评价,单从建筑上来讲,三位帝王在城堡建造上充分展示了各自的智慧和对艺术的见解,阿克巴大帝创立了红砂石建筑庄严雄伟的莫卧儿风格,而从他的儿子贾汗吉尔开始,又将莫卧儿风格从纯粹的砂石建筑开始转换采用大量的大理石,到沙贾汗则对大理石的偏爱达到高峰。可以说阿格拉城堡是莫卧儿三种建筑风格演变过程的展览馆。令人感叹地是建筑艺术在沙贾汗时代达到高峰后,伴随着莫卧尔帝国走向衰落,此后的帝王们在艺术上再无突破性发展。

阿格拉城堡

三轮车到一陡坡前,耸立的城堡四周围绕雄伟的约2.5公里长20米高的双层红砂石城墙,坚固雄伟,证明1564-1575年阿克巴大帝兴建城堡确实出于军事防御目的,后来他的孙子shahjahah(沙贾汗)大兴土木,于是城堡里便有了更多宫殿、集市、居民区和大清真寺,形成了一个坚固而繁华的城市,却不曾想这位痴情皇帝最终只是为自己建了一座华丽的囚牢。

城门有两座,西门叫德里们可与集市相通但已关闭,如今开放的是南门amar singh gate,名字来自jodhpur一位王公amar singh(阿玛尔辛格),1644年他企图从公众厅偷取帝王的珍宝骑马逃跑至此,被愤怒的沙贾汗射死,取其名自是为了告诫其他不法之徒。上行即到售票处,门票5$ +50rs税。穿过长廊进庭院,却是红砂岩建筑和白色大理石宫殿互相映衬,被称作红堡其实勉强,很让我意外的是这里游客稀少很是安静。

一片宽阔的绿草坪,尽头正中间是左右完全对称的jehangir’s palace(贾汗吉尔宫殿),这是阿克巴为自己心爱的儿子即后来的莫卧儿第四位帝王贾汗吉尔(1569-1627)所建,也是城堡中规模最大的住所,全部采用红砂岩,宫殿顶部两端小塔耸立,走进庭院,两层大厅,木质柱梁连接的托架上雕有精美的动物和花卉图案,有些依旧还残留着镀金。

贾汗吉尔正是传说中阿克巴在西格里村向圣人求得的儿子,当年圣人预言他将继承王位,也或许阿克巴大帝的另两个儿子都先他而逝,因此对贾汗吉尔更是疼爱,可惜这位王子却总是伤害自己的父亲,先勾结葡萄牙人自立为王,又设下圈套谋害父亲的重臣,阿克巴虽悲伤却还是原谅了儿子。可王子不思悔改企图再次夺位,于是重臣们密谋要剥夺王子的继承权,但阿克巴再次原谅了儿子仅处以10天禁闭作为处罚。两年后即1605年,疾病缠身的阿克巴为王子举行了授位仪式后孤独的去世。

贾汗吉尔继位5个月后遭其父亲同样命运,他的长子胡斯劳在拉合尔(lahore)举兵谋叛,他只得亲征并打败了自己的儿子,只是贾汗吉尔却没有阿克巴的慈父胸怀,他弄瞎儿子的眼睛并将他囚禁,17年后这位倒霉的王子终于出狱却被弟弟即后来的帝王沙贾汗毒死。

贾汗吉尔和皇后努尔贾汗的爱情故事也充满曲折、阴谋和浪漫。努尔的父母都是波斯人,因为贫穷从波斯来到印度,其父亲在阿克巴军队服役。两人相恋遭阿克巴反对,努尔被迫嫁给一波斯人并跟随去孟加拉。贾汗吉尔即位后,将努尔的夫君--那个倒霉的波斯人安了个图谋反叛的罪名,并命孟加拉总督处治他,结果这位总督反而被波斯人刺死,而波斯人也被总督随从所杀。

成为寡妇的努尔带着和波斯人所生的女儿来到阿格拉并成为莫卧儿帝国的皇后,她不仅美丽聪明而且很有野心,她的父兄很快成为帝国重臣,而她并不满足于只是妇女界领袖,开始弄权左右帝王并操纵整个王国,因其野心也使得贾汗吉尔在位23年间面临一次次的背叛而一生坎坷。贾汗吉尔即位初期先遭长子背叛和三儿子早逝,随后努尔皇后将她和前夫所生女儿嫁给了贾汗吉尔的四儿子,为了让自己的女婿继承王位,她不断挑拨逼得当时战功显赫的沙贾汗反叛。沙贾汗最终被打败并在外流浪了两年,1625年他将自己的两个儿子作为人质交给贾汗吉尔,父子俩和好。然而努尔的私心再次逼迫当年平定沙贾汗的功臣反叛,于是这位大臣转而支持沙贾汗并将帝王贾汗吉尔囚禁,1627年当帝王获救时已疾病缠身,在返回皇宫途中病逝,相伴的唯有他一生所热爱却又可算是害他一生的努尔皇后。当时沙贾汗的妻子(也就是后来泰姬陵的主人)正是努尔皇后的侄女,在帝王离去后,努尔皇后和哥哥各自为扶持自己的女婿登上王位又上演了一年宫廷战争。最终努尔被自己的哥哥囚禁,而沙贾汗在岳父扶持下于1628年登上王位。

沙贾汗很偏爱大理石,1637年他用纯粹的白色大理石建造了他的宫殿(khas mahal),混合伊斯兰和波斯风格,三个圆顶的大帐篷和建在基座上的中心大殿相连,大殿是帝王的休息场所,其两侧各有两个铜屋顶宫殿,一侧是白色大理石构造却是镀金装饰,另一侧则用红色砂岩建造,想必是供妇女们使用。宫殿旁是著名的八角堡楼 (musammari burj),是沙贾汗为自己的皇后所建,采用大理石建造并饰以雕花,房顶呈拱形,四周走廊环绕,中心有雕花喷水池。这里可以清晰看到河对岸的泰姬陵。1658年,沙贾汗被三儿子奥朗则布篡位后囚禁在此度过了人生最后的九年,孤独寂寞中,和他相守的惟有故去的妻子。

八角楼对面是皇室贵妇的专用化妆间--shish mahal (镜宫),宽宽的通道连接了两个大厅,墙上原本镶嵌的玻璃如今都已不见。

沙贾汗用红色砂岩建造的是用来处理政府事务的公众厅(diwan-i-am),帝王曾坐于宝座上倾听臣民的声音。公众厅一侧是用来接见王宫贵族或重要的外国使节的便殿(diwan-i-khans),而曾经的宝座被aurangzeb(奥朗则布)移至德里,随后流落到伊朗如今保留在德黑兰。公众厅另一侧是沙贾汗专给皇室妇女们建造的珍宝清真寺( nagina masjid),下面是妇女用品市场(ladies bazzar)。nagina masjid不远处是moti masjid(珍珠清真寺),红砂岩墙壁,顶上是三个白色大理石穹顶,据说曾是印度最美丽的清真寺。

走出阿格拉城堡,正午阳光炙热,再望红堡依旧宏伟宁静,仿若一座印度莫卧儿帝国最强盛时的三个帝王共同建造的纪念碑,曾经的雄才伟略、浪漫爱情、政治阴谋、父子背叛和兄弟残杀,都只是一段华丽而悲伤的碑文。





taj mahal(泰姬陵)

泰姬陵在城堡东南2公里不到,顺着亚穆纳河步行,在泰姬陵旁的shankara vegis restaurant吃完午饭。我不喜欢热闹的景点,只是泰姬陵实在太出名。依旧进入红砂石高墙,穿过美丽的院子,红色砂岩建造装饰有彩绘花卉图案的大门让很多游客停留拍照,我直奔大门,尽管多次看过照片,我还是被亲眼见到的白色美丽而震撼,无法用语言描述。记得有驴友因门票昂贵未入,但此刻看来5美金的门票比起国内那些高价景点就如是在免费参观了。

通向那座美丽寝宫的红色甬道中间是清澈的水池,中间有高高的平台,平台中央有喷水池,所有的人似乎都已失去控制、疯狂的挤到这个小小的平台等待以泰姬陵为背景而拍照留念,却谁也没有和泰姬陵独自合影的机会。我直接走到甬道两侧用绿树相隔的人行道上直奔寝宫。甬道尽头是高7米、长为95米的正方形大理石基座,基座正中央是总高74米的寝宫,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为高耸穹顶,下部分为八角形。基座四角各有一座40米高的尖塔内有50层阶梯,塔身向外倾以防止塔倾倒后压毁陵体。基座两侧有风格相同的清真寺和答辩厅左右呼应。

脱鞋走上光滑洁白的大理石台阶到达基座,走进寝宫,中心位置安放着泰姬的墓碑,而帝王则在一旁。寝宫里的四扇拱门的门框上是黑色大理石镶嵌着的古兰经经文,几乎所有参观的人都会被介绍那扇由中国巧匠雕刻得精美的门窗。墙上是用彩色珠宝镶嵌拚成的花卉图案,使得整个寝宫里毫无阴郁只见富丽堂皇还有那段奢华的爱情。

整个建筑左右对称,雄伟肃穆又柔美典雅,华丽纯净,浑然一体,可以说是真正的完美无缺。而它的由来只因一个帝王关于爱情的誓言。不论沙贾汗是否是好皇帝,但注定他是一位最出名的多情君主。皇后玛哈尔是努尔皇后的侄女,同样具有波斯血统,她聪明美丽,被沙贾汗封为“宫廷之王”,简称泰姬,她19岁嫁给沙贾汗,在随后19年间夫妻两人形影不离并生了14个孩子,1630年帝王南征,皇后如以往随军而行,1631年在归途中生了最后一个女儿后死于难产,死时才38岁。

泰姬希望死后有一座美丽的陵墓,作为皇后这种要求并不过分,却不曾想遇到一位如此痴情的夫君,又处在莫卧儿帝国的强盛时期,于是因为他们的爱情使得这位对建筑本来就痴迷的皇帝荒废国事,在随后两年中沉迷于陵墓每个细节的设计,等设计完成还未动工时,他也已心力交瘁得满头白发。1632年以后整整22年,凝结着来自欧洲、伊朗、中国和印度等艺术家心血和两万工匠的辛苦,终于成就了这座人世间最美丽无双的陵墓。而沙贾汗则计划在亚穆纳河对岸用纯黑大理石为自己建造一座和泰姬陵相同的陵墓,并用一座半黑半白的桥相连。这个计划如果实现,那么大理石桥就如牛郎织女相会之鹊桥,而他们的爱情也就有了一个如童话般最完美的结局。只是此时的沙贾汗已是疾病缠身,并比自己父亲贾汗吉尔遭遇了更加悲惨的晚年,儿子们为争夺王位自相残杀,而自己最后的人生尽也是在囚禁中度过。

沙贾汗也算颇有作为的帝王,曾打败在孟加拉为非作歹的葡萄牙人并将印度人解放出来,他征战印度南方使得诸国臣服于他,从而帝国版图再次扩张,但他也穷兵黩武的征战中亚却一次次无功而返,使得莫卧儿帝国国库空虚并开始走向衰弱。他共有四个儿子,最宠爱的大儿子是个崇尚宗教心胸宽广的学者,二儿子则是孟加拉总督虽聪明但懒惰贪图享受,三儿子奥朗则布则勤奋能干而且很有军事和政治才能,四儿子是古吉拉特总督勇敢坦率但酗酒成性。1657年,沙贾汗病重,四个王子互相猜疑从而开始内战,1658年奥朗则布获得胜利并将沙贾汗囚禁在阿格拉城堡的八角塔楼里,并自己登上王位。可怜的沙贾汗只知自己的大儿子失败后到处逃亡最终被奥朗则布抓住并在羞辱中被杀,二儿子在奥朗则布即位后被驱逐到缅甸最终全家死于当地土著人手中,四儿子在帮助奥朗则布登上王位后因不满其对父亲的囚禁而遭到猜忌,被设计陷害后也遭囚禁并在1661年被处决。而沙贾汗在囚禁后的九年里只能在和泰姬陵隔河而望。在他死后,他的小女儿将其安葬在泰姬身旁,虽没有完成黑色陵墓和泰姬陵鹊桥相连的传说,但这样的永远相守却也算延续了他们的爱情并永留后世。

我在草坪角落靠树而坐,对着泰姬陵发呆直到日落,庭院里渐渐安静。晚霞中,曾经的往事,竟在这样的美丽纯洁中都如轻烟随风而逝,只是莫名的哀愁却不经意间来到。离开泰姬陵到join us restaurant,坐在屋顶露天餐厅吃着晚餐,完成旅行记录,然后喝着咖啡继续对着夜幕下的泰姬陵发呆。晚10:30上火车,11:30准时出发,躺在最上铺,沉睡中告别了那个华丽而悲伤的帝都—agra。



为爱而造的泰姬陵
阿姬曼?芭奴,这个来自波斯的女子,美丽聪慧,多才多艺,入宫19年,用自己的生命滋润见证了沙杰罕的荣辱征战。沙杰罕封她为“泰姬?玛哈尔”,意为宫廷的皇冠,真真是三千宠爱在一身。不论中外,红颜自古多是薄命,泰姬在生下第14个孩子后死去。死讯传来,沙杰罕竟然一夜白头。再驰骋纵横的帝王也终有脆弱无力的时候,可以在挥手间令万众臣服,却留不住枕边水样的温柔。

于是一个悲痛的丈夫,动用了皇族的特权,倾举国之力,耗无数钱财,用22年时间为爱妻写下了这段瑰丽的绝响。痴情的沙杰罕本想在河对面再为自己造一个一模一样的黑色陵墓,中间用半黑半白的大理石桥连接,穿越阴阳两界,与爱妃相对而眠。可惜梦想在皇室的纷争中嘎然断裂。泰姬陵完工不久,他的儿子弑兄杀弟篡位,沙杰罕也被囚禁在阿格拉堡。此后整整八年里,阿格拉堡宫殿的每个月夜,透过一块水晶石的折射,都有一个伤心的丈夫不眠不休,痴痴地凝望着数公里外月光如洗中爱人的陵墓。

泰姬陵因爱情而生,这段爱情的生命也因为泰姬陵的光彩被续写,光阴轮回,代代不息。尽管有人说,沙杰罕只是一个好大喜功的暴君,根本不是多情种子;尽管有人说,泰姬陵美轮美奂的脚下,不知堆砌着多少人的鲜血甚至生命。但是我们似乎更愿意相信这世上真的有情深义重的男子,有穿越时空的思念,有生死相随的爱情。泰姬陵依然超越着简单的建筑学意义,默默地美丽着,不为别的,只为人心中那一点对爱情的美好向往。

泰姬陵传说

“逆子”让老父不能圆梦

据史料记载,马克巴拉陵建于1679年,与泰姬陵前后相隔仅25年。建墓之人则是印度历史上骂名不断的帝王,一个让泰姬陵两位主人公无法美梦成真的不孝之子。众所周知,泰姬陵是莫卧儿王朝帝王沙贾汉为纪念爱妃泰姬·马哈尔建造的,前后花费数千万卢比,用了22年。国王本想在河对面再为自己造个一模一样的黑色陵墓,与爱妃相对而眠。谁知泰姬陵完工不久,其子奥朗则布就弑兄杀弟篡位,害得老父在被囚禁8年后郁郁而终。

奥朗则布当政49年间,统治残暴,致使全国战乱不断,昔日强大的帝国日渐衰落。临时迁都奥兰加巴德后,奥朗则布打算为亡妻建陵墓。虽说“逆子”不孝,但他对父亲为母亲修的泰姬陵还是仰慕不已,可王朝已无力负担第二个泰姬陵的浩大工程,奥朗则布于是下令,陵墓只要大体像泰姬陵就行,一切选材从简。虽说“小泰姬陵”工期只有6年,但工程量依然浩大。一位法国传教士在其印度游记中记载,当年曾亲眼目睹300头驮运大理石板的牛车浩浩荡荡向墓地进发的场景。

侥幸躲过劫难

奥朗则布死后,莫卧尔王朝控制范围不断缩小。与王朝的衰败命运相似,“小泰姬陵”也经历了几多坎坷。1803年,印度南部海得拉巴地区的大公吞并奥兰加巴德,一眼看中“小泰姬陵”,下令将陵墓全部拆掉,运往海得拉巴重建。还未等开工,不少预言家就警告,若破坏这座建筑,会惹怒神灵,遭到惩罚。惊恐之下,大公才罢手,“小泰姬陵”逃过了“大卸八块”的劫难。

泰姬陵是莫卧儿王朝帝王沙贾汉为爱妃泰吉·马哈尔所造。据传当年沙贾汉听闻爱妃先他而去的消息后,竟一夜白头。为纪念泰吉,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国王倾举国之力,耗无数钱财,用了22年时间修建了这座晶莹剔透的泰姬陵。国王本想在河对面再为自己造一个一模一样的黑色陵墓,中间用半边白色、半边黑色的大理石桥连接,与爱妃相对而眠。谁知泰姬陵刚完工不久,其子就弑兄杀弟篡位,他也被囚禁在离泰姬陵不远的阿格拉堡。此后整整8年的时间,沙贾汉每天只能透过小窗,凄然地遥望着远处河里浮动的泰姬陵倒影,直至病死。

泰姬陵因爱情而生,这段爱情的生命又因它的光彩被后世续写。当地总有人说,尽管300多年来泰姬陵的两侧一直威严地矗立着两座暗红色清真寺为它保驾,尽管现在每天总有来自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游人相伴,但泰姬陵还是孤独、寂寞的,就像一位形单影只的绝代佳人在潺潺的朱木拿河边痴痴企盼着爱侣归来。


欢迎浏览我的其他博文:
多图,湘西张家界行
成都--乐山--峨眉山 旅馆
游记_秀旧作(5)从四姑娘山到党岭——一条诗意之路
嵩山_达摩洞下红叶如霞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