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52
  • 经验

    770
  • 访客

    113

明十三陵,彼得-保罗大教堂:俄罗斯的“十三陵”

2011-03-16 15:25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回头再来说说彼得要塞里的最主要的建筑——彼得-保罗大教堂。

话还得从头说。十八世纪初叶,俄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君主彼得大帝亲至此地,就在这兔岛上筑一间小木屋住下(这在咱中国,叫“住跸”,现在的“彼得小木屋”亦应称“彼得大帝行宫”),指挥俄军与宿敌瑞典争夺疆域(咱叫“御驾亲征”)。俄国大胜,并获此海口。为守住海防大门,彼得下令在兔岛上建立了这座坚固的军事要塞(1703年)。之后,随着战局的节节北推,要塞所在的涅瓦河两岸成了平安之境,于是,彼得大帝下令,将首都自莫斯科迁至此地,彼得堡因之而得名并成为沙俄的都城(据说,这也是许多莫斯科人一直不喜欢彼得的原因)。故当地有此说法,曰:先有要塞,后有彼得堡。“堡”乃德语,意同俄语的“格勒”,都是“城”的意思。



现通往彼得要塞的唯一陆路,是一座桥。桥下河里,有一座兔子的雕像,不断有游人往像座上丢硬币以讨好运。想必当时彼得大帝至此时,岛上有不少奔窜的野兔。

要塞里的大教堂是1712年破土动工、1733年竣工的,好家伙,建了21年!那时,要塞已经建成多年。但当时的城区远不及要塞里更安全。把皇室的“家庙”建在坚不可摧的堡垒里,恐也反映出彼得大帝的某种担忧。

这位声名赫赫的沙皇,在位36年后溘然辞世(“驾崩”是也)。按东正教的礼节,他的棺椁被放进大教堂里,被后人祈祷和祭典着。他之后,历代沙皇和皇室的灵柩都安放进这座大教堂。所以,这座著名的大教堂成了沙皇们的寝宫。



教堂里的沙皇们的灵柩,外面无一例外地罩在精美的、不同颜色的大理石罩棺里,棺前,有一铭牌注明姓名及生卒年月。右后靠窗处即威名赫赫的彼得大帝的安息处。比比他的继任者和后世的儿孙及皇室,他死后所占用的面积并不大,只是棺后壁上有一幅比别的沙皇大一些的油画像和铁栏外有一尊他的青铜头像雕塑,如此而已。这和中国的帝王大不相同。

彼得大帝一直受到俄罗斯官方和民间的一致推崇,无论是在一流的博物馆里,还是在城市的中心广场上,我们都能轻而易举地看到他的尊容。

下图为矗立在圣彼得堡十二月党人广场中央的彼得大帝像,取名自俄伟大诗人普希金的《青铜骑士》,是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下令,请法国著名雕塑家法尔孔设计的。此像开了在俄罗斯大地上为风云人物建立雕像的滥觞。



但过世于1725年的彼得大帝毕竟离今天太远。在教堂正殿西侧的房间里,当尼古拉二世及家人的石棺赫然出现在眼前时,我的心才真正被震了一下!

尼古拉二世,即末代沙皇,1917年2月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风潮中逊位,被俄临时政府移送彼得堡郊外的皇村(如圆明园)软禁,后因彼得堡苏维埃的强烈反对,又被押至西伯利亚,后转至乌拉尔山的叶卡捷琳娜堡(即胡锦涛前不久去参加“金砖四国”的那个城市)。但在1918年7月,苏维埃政权当成立不久,为防止叛乱的白俄军队攻陷叶城劫走沙皇复辟,可怜的尼古拉及家人竟被当局下令统统处决!其时,刚好50岁的他与年轻的妻子和年少的4个女儿、皇储阿列克谢以及几位仆人,在一间地下室,被行刑的“契卡”(“全俄肃清反革命委员会”的简称)人员用机关枪屠杀毙命后,尸骸又被先后泼上汽油与硫酸毁掉。

所幸的是,上世纪90年代,苏联垮台,人们从叶卡捷琳娜堡的一座废矿井里找到了相关的遗骨,经dna鉴定,确是尼古拉二世一家,但缺少了皇储和一位公主的的遗骨。于是,揣测纷起,西方人甚至拍过以此二人潜逃西方为题材的电影呢。尼古拉等人的遗骸被移送当地博物馆收藏。后来,俄罗斯首任总统叶利钦先生亲临教堂,就在这间屋里,主持了隆重的安葬仪式。



现在,教堂的长廊里成了尼古拉二世一家的图片展。一一看过,那些无辜的脸庞,尤其是看到那几张天真、美丽的少女和儿童的面容,你怎能不对令人发指的专政体制顿起诅咒之念?

就在前年——2007年,有人在乌拉尔山区森林里发现一些骨骸,因怀疑与沙皇家人有关,故送至莫斯科。经俄、奥、美多国实验室的dna鉴定,去年,由俄最高检察院出面宣布,确认正是14岁的皇储阿列克谢和19岁的公主玛丽娅的遗骨!但此二位为为何葬身于山林里?却至今是谜案。传言终于中止,时隔90周年,这出血腥的历史的悲剧终于画上了句号。

欠债总是要还的。近一个世纪后,俄罗斯人还上了前朝的孽债。债,中国人也叫“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一到,立刻就报!这是我参观彼得-保罗大教堂的再一次地深切感受。



大教堂里除了浓烈的人文氛围之外,超豪华的内饰也颇值一看。到处金光灿烂,到处精雕细琢,到处美轮美奂。与此一比,青岛的那两座引以为自豪的德国教堂成了简装房,国内其他城市的教堂更了毛胚房。高雅的艺术气息冲淡了一地大理石棺带来的阴森感。只不过,本小哥乃冥顽不化的俗人,谢绝任何宗教的点化,故对满壁的上帝及弟子们的故事不不甚明瞭。



此照片摄于隔天晚上,即7月3日21:46的涅瓦河舟中。白夜中的彼得-保罗大教堂矗立在涅瓦河北畔,历200余年沧桑,依然超然物外。远处的电视塔是圣彼得堡直辖市里唯一超过其高度的东西,但严格地说,那不是建筑。

这又是令我感叹的一个“点”——作为圣彼得堡的地标,尖顶达122.5米的彼得-保罗大教堂一直是全城最高的建筑,历代俄罗斯主政者,即便是好大喜功的斯大林,也从未下令在“列宁格勒”(苏联时代的名称)建一座超过其高度的现代建筑!几天我们到了莫斯科看看就知道了,晚年的斯大林曾下令在首都建成了多座巨型大厦来煊耀社会主义的伟大成果,所以,这个红色暴君要想在“十月革命”的发祥地建一个大大超过沙俄时代高度的社会主义巨厦,是个只需喷一点唾沫星儿即可完成的小事儿。

我欲因之梦吴越——这在咱中国,尤其是在不差钱儿的“新时期”里,历览全国的“历史文化名城”,到处都在以“旧城改造”、“城市开发”等名义糟践标志性的历史建筑!跻身于“名城”里的我小小的青岛,早就用连片的垃圾式建筑楼取代或淹没了德式老房子了,更遑论曾经完整的五百年古都北京城!共和国之初,毛泽东奉行“一边倒”的外交政策,举国一切学苏联,对苏联或苏联人稍有非议者可直接入狱定罪,可“善待历史文化遗存”一项,怎么就偏偏不学了呢?人家老毛子把沙俄时代的大多数建筑(斯大林时代只拆毁过少量教堂,现已修复)都好好保存下来了,咱怎么就偏要和自家的珍存过不去呢?

122.5米有多高呢?还是参照一下我们青岛吧——曾长期为岛城最高建筑的浙江路上的圣弥爱尔天主堂,两座塔楼高56米,加上文革后重新安装的十字架4.5米,也刚刚过60米。而彼得—保罗大教堂,加上枪刺一样直插云天的尖顶,超过了青岛天主教堂高度的两倍!其昂首物外之气势,不言而喻。

对了,说彼得-保罗大教堂是俄罗斯的“十三陵”,这非我独创,而是本团小兄弟张三抢先说出来的。尽管当时本小哥也要张嘴说同样的感受,但人家年轻,嘴快,咱再说就成了山寨版了。按“先入为主”的游戏规则,本博文的题目版权算是盗版的了。考!什么事儿啊!


欢迎浏览我的其他博文:
明十三陵,彼得-保罗大教堂:俄罗斯的“十三陵”
四姑娘山值得一去吗?-旅行
明十三陵,午后蟒山骑行
明十三陵 飘雪的二月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