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110
  • 经验

    1230
  • 访客

    5151

深秋斯特拉斯堡

2011-09-27 10:41
1
+1
您已经赞过了
3
景点:
148

阅读次数

    哎,懒得抽筋了,自从上次回来趁热发了几张照片,就再也没动静了。这个学期已经过去一半了,感觉上的课加起来还不到十天……挥霍着宝贵的光阴,我有一种心虚和不安……好在这种日子快要结束了,生活还是充实一点的好啊。申请出国的时候留下的后遗症,付出的和得到的成正比,偶现在如此颓废的虚度时间,真怕遭到时间对我的惩罚啊……
    很喜欢米兰昆德拉的一句话:“永远不要认为我们可以逃避,我们的每下一步都决定着最后的结局,我们的脚步正在走向我们自己选择的终点。”颓废的终点就是一事无成,我还是连滚带爬的追上时间的脚步吧。呃,扯远了,继续游记回忆录。
    话说上次去斯特拉斯堡是和男同学一起去的,就是那个87年的小盆友,虽然大家集体反映跟这个小盆友出去玩,一定要有强大的心脏和足够的耐心,为什么哩?答案随后揭晓。好在俺这样温吞随和的人,一路上倒也相安无事,开心的回来啦。
    乌龙事件一:火车是早上8点半的,我们约好7点在楼下见面,前一天晚上我又毫无悬念的磨蹭到很晚才睡,正在睡得香甜无比的时候,被一阵急促的砸门声给打断了。我以为我又没听见闹钟响呢,一半在梦里,一半跳起来答应。跟门外面的夏同学说,我一会收拾好了下楼找他。然后抱着闹钟端详了三分钟,这才有点醒了。明明才6点过啊,为什么这么早来找我?莫非他知道我7点必然起不来,提前来叫我?没可能啊,突然反应过来,他的手机一定没有更换冬令时!这个猪头三四五,冬令时都换了一个礼拜了,他的手机居然还在过着比冬天快一个小时的夏天!!!我哀怨的打电话给他:“你是不是没调手机,现在才6点啊?”电话那边的小盆友沉默了至少5秒,幽幽的说:“睡觉睡觉,7点见!”于是,偶立刻倒头继续开心的睡觉~~~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摸着黑出发啦,天还没亮呢。坐TGV到斯堡要两个多小时,我掏出前一天做好的营养丰富的巨无霸三明治,开心的啃完,喝了一杯果汁,吃了一小袋葡萄(旁边的法国人一定集体开眼界了,心想这个亚洲MM为何如此能吃,一大早就搞得这么品种齐全的说……)睡得那叫一个香啊,沿途带着晨雾的农田和悠闲遛弯牛羊们都是硬撑着眼皮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做梦。
    10点40,到斯堡啦。
    来科普一下(网上摘的):斯特拉斯堡位于巴黎的东边,作为阿尔萨斯大区的首府,是法国第六大城市。这里可是和日内瓦、纽约、蒙特利尔一样,并非首都,却是国际组织总部所在地的城市哦,欧洲议会,欧洲人权法院以及欧洲委员会都在这里。再扯一句,阿尔萨斯也是法国著名的白葡萄酒产地。
    从古罗马时代起,斯堡一直都是欧洲贸易及政治中心,在法国经济、文化和学术上都占有重要地位。两千年来,位于德法边境的斯堡在德法之间数度易手,成为欧洲两大民族恩恩怨怨的见证。都德的《最后一课》就是发生在这里,我现在还记得中学时学的这篇课文,还有第一句学会的法语:Vive la France。后来一战结束了,斯堡作为德国的赔偿,又还给了法国。还有著名的《马赛曲》实际上不是在马赛,而是在斯堡诞生的哦。
    斯堡同时也是法国医药和科学中心,欧洲重要的交通枢纽城市,这里还是莱茵河沿线的第二大港口。这里是巴黎之外唯一拥有国家剧院的法国城市,每年举行法国最大的现代音乐节。
    嗯,差不多了,上图片吧,斯堡的火车站很好很强大,比巴黎的帅多了,有点像北京的国家歌剧院……有轨电车直接开到火车站地下,法国在这方面做的不错,交通工具的相互衔接科学、方便、人性化。

   
    话说刚到斯堡,夏同学就又饿了,天知道他的胃是怎样在两小时之内把我精心准备的丰盛早餐消化掉的……
    斯堡的有轨电车很帅呢,全景观窗户我喜欢,这个又比巴黎的好……最特别的是,车上每到一站,报站的录音都不一样,有男声女生,还有奶声奶气的童声,超级可爱。


    找到预订的旅店,放下行李,轻装出行。老天真给面子,不像去布拉格第一天就给我下场大雪,在斯堡和德国的那几天,天气都好的令人发指啊。


    有水流就会让城市妩媚妖娆起来,尤其是深秋的季节,金黄的树叶无论映衬在水面上,还是漂在水中,都是赏心悦目的。


    天气好,坐在河边晒太阳,偷得浮生半日闲啊。比如他俩:仔细观察一下,他们的午餐都有什么?很简单嘛,黄瓜(洗没洗不知道,反正直接扔在凳子上)、火腿、奶酪、法棍面包。哥吃的不是午餐,吃的是秋日午后的情调^^


    安静的水面,安静的楼房,随处都是风景画。


    全市的标志性建筑就是这个天主教堂了,我彻底对教堂审美疲劳了,本来还想进去看那个上百年的天文钟,最后干脆给忘了……其实这个教堂是相当宏伟相当高滴,偶跑了很远才照到全景。这里就是市中心啦,热闹。1988年,这里整个市中心被列为世界遗产。


    旅行手册上提到的最精致的一座楼(黑不溜秋的那个)。哦,说到这里,想起来斯堡的旅游信息中心了,本来法国的城市地图基本上都免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沾了德国的风气,地图也要收1欧。不过,居然有中文的耶,开心,1欧也值啦。


    正对着教堂的广场空地上,摆着欧洲的造纸术发明人的塑像。


    基本上斯堡老城区建筑与德国巴伐利亚风格如出一辙,就是这样的:


    这个区域名字叫做“小法兰西”,关于这个名称的来历,还有一个传说。虽然叫法兰西,可是却是十足的德国风格,这里是斯堡的重点参观项目,的确很美,比市中心的广场还要热闹。


    左手边的这座楼,就是传说中斯堡最老的楼,还是最老的餐厅?呃,记不清了……总之墙上写着始于1522年。


    为什么眼里看到的五彩缤纷的画面,到了照片里就逊色了呢……


    金黄的树和鲜红的爬山虎,呃,照片还是和实物差远了。


    斯堡其实不大,两个小时就把市区里推荐的景点看完了,现在去郊区,看看欧盟的组织。还是相当气派的,就是感觉空荡荡的,不知道是因为放假,还是因为盖这么大的楼,根本没那么多人办公呢……


    欧盟的20多个成员国国旗。


    这个圆柱形的楼,是可以进去参观滴,不要钱。不过也只能看到这个而已,椭圆形的中空设计,很宏伟,我那可怜的相机只能照到一小部分。




    绕着这座楼走了大半圈,累死了……


周围景色很宜人啊




这里就是欧洲人权法院啦,怎么看怎么像工厂。


近看比较靠谱了,不像工厂了……


我还是很怀疑这三个机构的使用率,实在太大了。


    花了大半天,把斯堡逛完了,可惜我们没有租车,不然可以去沿途的酒乡之路看看,听说每个小镇都很美,还可以在酒庄品酒,上次同学从斯堡带回来的白葡萄酒真的很好喝呢。 
    我们俩都被太阳晒得开始犯迷糊了,一致决定回去睡个下午觉……
    出于经济考虑,我订了双人间,大家可不要想歪了呀,偶们是纯洁的同学关系,在外面旅行,尤其是欧洲,熟悉的异性拼房间是很正常的事情啦。法国的旅店大多小巧玲珑的,但是这次订的双人间相当宽敞,而且没想到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双人床,和一个单人床。哈哈,猜拳决定谁睡大床,我胜,耶~~  
    睡到窗外华灯初上,然后就琢磨着晚饭上哪搓一顿了,中午我误打误撞在一家非洲快餐店解决了午饭,虽然是米饭拌菜比法棍三明治好吃多了,可是大概因为饭是冷的,胃疼了一个下午,在法国旅行,吃饭简直都成我的心病了,没有一顿饭吃完觉得舒服的。
    夏同学兴致勃勃的想要吃顿大餐,那就随他吧,美食也是旅行的重要乐趣之一啊,挑了一家在小巷子里的餐厅,之后,悲剧就开始了。
    平心而论,这家餐厅是我吃过的为数不多的法餐里最实惠的一家,性价比很高。只可惜,哎,我无福消受啊。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这里是法德交界,食物也德国化,夏同学要吃德国式的烤猪肘,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吃完我就得幽门梗阻了。换别的好了,听说斯堡的传统菜式是猪肉酸菜,看着菜单上的德文一头雾水,餐厅的MM指着那堆德文说,这是斯特拉斯堡的传统菜,推荐我试试,我还特意问分量有多大,我能吃完吗?得到肯定答复之后,那就点这个吧。
    胃还是很疼,要了一杯热茶,喝完貌似舒服些了,可还是一点食欲都没有。前菜烤蜗牛上来了,我很开心的吃完了,很好吃。
    等到主菜端上来我就被吓住了,30多公分长的盘子里,还真是猪肉酸菜,可是,那堆酸菜像山一样,还有拳头大的一个土豆和一个肉丸子,还有三大块猪肉!!!可是夏同学的烤猪肘都没有我的这份惊人。头一回,我面对食物像上刑一样,痛苦的一点一点的塞进嘴里,机械的咽下去。如果我不是胃痛,如果我不是一点都不饿,这道主菜在法餐里真的算是非常实惠的,味道也不错,最起码能吃出来用料很不错。我死活把酸菜吃完了,土豆纹丝没动,猪肉吃了两小块,丸子动了一半,还剩一大块肉,我恳求夏同学在完成自己的烤猪肘之后,帮我消灭掉,那个眼大肚子小的,居然也没吃完。中途餐厅的MM还来问我是不是OK,我能说什么?给我一包酵母片?我只能说very OK,就是分量太大了……
    总算盘子里剩的不是太难看,我真是发自内心的惭愧啊,浪费粮食,浪费厨师的心血;可我真的又是发自肺腑的吃不下去啊。据我分析,是因为前段时间在中欧大鱼大肉吃顶了,胃要闹罢工呢。我已经感觉到它很不开心了,不敢再招惹它了……
    终于熬到可以吃甜点了,我继续谱写着悲剧。看见菜单上有个cheese,我误以为是自己最爱的奶酪蛋糕,因为吃了很多猪肉,不敢点冰淇淋,那就点这个吧。
   谁想到,还真实实在在的给我上来一大块奶酪,当时我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还切了一大块放进嘴里,之后,那种想吐又不能吐,还得继续用舌头和牙齿搅拌,并且咽下去的滋味,你们谁有过?谁尝过谁终身难忘~~ 谁会想到法国人的甜点会用我最恨的法式臭奶酪呢?那个味道真是很回味无穷啊,比脚臭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夏同学尝了米粒大小的奶酪之后,充满同情的说:“真是难为你了,我很同情你”,并且慷慨的分了我一半他的甜点,很好吃,是“甜”点没错。
    这可怎么办呢,一份20多欧的套餐,合着我只吃下去六个小蜗牛?人被逼急了,是会急中生智滴。我不好意思原封不动的把奶酪留着,那就偷偷装起来带走扔掉好了……感谢夏同学与我积极配合,在餐厅MM的严密视线封锁下,帮我望风,我心跳加快着,成功的包了半块奶酪在餐巾纸里(没有用餐厅的,免得引起怀疑,我怎么在这个时候思维这么缜密呢,为什么点菜的时候就不能缜密呢?)
    望着盘子里剩下的小半块奶酪,我总算觉得熬到头了,可以逃离这里了。其实我怀疑那个MM已经察觉了,因为她来收我的盘子的时候,一次比一次难过,她一定觉得我不喜欢吃她家的菜。其实臭奶酪当甜点是人家的传统啊,只是我点错了而已,也许这个奶酪还很贵呢。如果下次有机会还去斯堡,我一定还去这家吃饭,饿上半天,一定能吃完主菜的,然后甜点绝对不点奶酪……
    出门扔奶酪的时候,不小蹭到衣服上,夏同学立刻厌恶的看着我说:“离我远点!”没人性的家伙,还帮我分析,我花了22欧元,都吃了些什么,呜呜呜……
    胃更疼了,我都能在腹部摸到跟食物体积相当的一块硬物,根本没挪地方。回去喝了很多热水,才慢慢舒服了些,第二天去德国,直到中午我的胃才苏醒过来。
    教训啊,以后再也不胡吃海塞了。
    奉上橱窗里当地的特产——巫婆,作为这一篇游记的结束。她们冲我诡异的笑着,仿佛在嘲笑我那顿悲剧的晚餐……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