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402
  • 经验

    4400
  • 访客

    87818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112333/

个性介绍:我随风而来,又随风而去。

【山西•王家大院】中国的民间故宫

2013-07-08 09:00
0
+1
您已经赞过了
1
1996

阅读次数





在山西大大小小的众多深宅大院中,从规模而论,位于灵石县静升镇的王家大院绝对首推一指,其气势之宏大、格局之完整、院落之复杂、年代之久远,令人观后无不啧啧感叹。历经了元、明、清三代七百余年的发展,成为中国黄土高原地区风土聚落的典型代表,超越了普通民居的一般范畴,其聚族而居的特点和倚坡直上的气势也使之在晋商大院中更加显得卓尔不群。
元代末期,王氏始祖王实移至静升,王实出身贫苦,农闲时兼作卖豆腐生意,真是造化弄人,谁能够想像,这个平日里推着小车,沿街吆喝叫卖的农夫,日后其子孙竟然开创出这么一片辉煌的产业!清初康熙平定三藩之乱时,王氏第十四世孙王谦和、王谦受两兄弟仍以贩卖牲畜为业,但他们却凭借商人投机的本能,从时事的巨变中,以超人的嗅觉和胆略,敏锐地抓住了与官府合作的机会,倚靠朝廷这棵最大的大树,“以商养官、以官保商”,官商联姻,适时地做起了筹集军马粮草的买卖,随着三藩平定,王氏家族开始了令人艳羡的飞黄腾达。王氏家族的成员很快就以各种途径跻身官场,打开了仕进之门,实职最高者荣任道员,虚衔最高者更达二品之位。
因为晋商的政治、经济活动与清廷休戚相关,其命运自然随着清帝国而荣损与共,1840年鸦片战争后的清王朝已经走向末路,静升王氏家族也自此开始没落,再无大规模的营造活动,而其子孙因吸毒而家败人亡,潦倒不堪。光绪十七年,王家大院甚至被整座堡院典给了田氏家族,一度称为田家大院。1937年日本全面发动对华战争后,为躲避战祸,王氏家族中仅剩的大户举家南迁,也宣告了王氏家族的彻底败落。



东大院东堡门
现今开放的王家大院分为东大院(视履堡)和西大院(恒贞堡),其面积还不到总面积的四分之一。




从这个角度来看,很容易就可以理解“一座大院就是一座城”的含义,遇有兵荒马乱的年头,只要关起四周的堡门,依托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就完全可以抵御兵匪贼寇的侵袭骚扰。



  王家大院内部的街道横平竖直、四通八达,规划整齐,结构严谨,站在通观全局的高处才能更加被其恢宏的气势所折服。



  王家大院入口




进得门来之后,是这样一条由低向高的马道,使人不得不采取向上仰视的姿态,一种渐入深境后艰辛和卑微的心理不知不觉产生。







王氏十七世孙王汝诚宅,王汝诚官拜诰授奉政大夫、布政司理问,系正五品,拿到今天相当于地(厅)级干部,地委书记、地区行署专员之类。




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门前高出一级的上马石,以及檐墙上高大的砖雕,彰显着主人非同凡响的身份和荣誉。




  高耸的墙垛从地拔起,在狭小的空间内最大地形成了纵深感,从整体上给人一种威压逼近的气势,时刻提醒外人,此处主人有着显赫的地位。








高大的院墙,狭长的通道,人为地制造出严肃、收敛、庄重的氛围,处处可以感受到礼制家法的无形束缚。




晋商的宅院与徽商相比,少了些外在的精致和灵动,却多了许高深的庄严和敬穆。








长长的楹联和繁琐讲究的雕饰则对住在此间的人们起到无声的教化作用。




院落中也有这样精心的点缀和修饰,使得灰色的建筑主基调得到一定程度上的调整和缓和。




二楼为家眷,特别是女眷的居住之所。








  东宅内院二层的房屋,采取的是下窑上房的形式,上方绣楼的木构布置,与下层的窑墙实现了砖木材料的巧妙转换。




看似诺大的大院,留给女眷的活动空间却极为有限,她们的行为绝无自由之处,穷尽一生之所见,不过是四角的天空和重叠的屋宇而已。




  如此粗壮的木柱自然用在宅院内部最为重要的地带,这里当然是一家之主的私人天下。



这短短的一十三级台阶,不知阻隔了多少高居楼上、缠着小脚的女子,连同一起被束缚的,还有她们那心灰如铅的重重幽梦。




想想看,常年只有这么一块地方张望,在深宅大院的森严之中,在士绅商贾的闲情逸致背后,始终掩藏着封建礼教的压抑。




富人家小姐的闺房也不过如此而已。




而楼下的正堂,则是这样的另一番景象。




  尽管王家大院内部极尽奢华,但仍然保留着窑洞里饮食起居的特色,这是因为窑洞具有冬暖夏凉和防火隔声的优点,只是进深过大时,有些不利于采光通风。所以王家大院窑洞的窑口除卧室外,其他窑洞都开得比较宽阔。








据说慈禧太后曾在王家大院小憩,她曾休息过的房间一直被主人精心保管着,杏黄色的床榻代表了皇家的独特待遇。但我却从这里仿佛看到了明十三陵的痕迹。



晋商也是重视教育的,王家大院里专门开辟有书房,供王氏子弟读书学习。








  晋商造就的院落大多给人以压抑、沉闷和束缚之感,除了色彩单调之外,也有建筑构造特点之故。
























  垂花门后面的那个世界,遥远神秘而又难为外人所知。








































































  王家大院里的绿地极少,这是唯一的后花园,盛夏时节,只有这么一小块地方能够享受到些许阴凉和惬意。




















  王家大院以北的高地为王氏家庭的坟茔地,民国末年还有人看守,防止樵牧,但在“文化大革命”中悉数被毁,现已化为良田。
















  王家大院的木、砖、石三雕也展示了主人的特殊地位,极尽繁冗复杂之能事——在每一个细节上都精彩卓绝,将释、道、儒的内容,琴、棋、书、画的雅好,以及福、禄、寿、喜的俗愿,还有历史人物和民间传说等等,融汇贯通在统一的风格之中。这些装饰种类之繁多,内容之丰富,均出色地表现出了户主为学之清雅、为商之富庶、为官之显赫。











































  回过头来,再来审视王家大院,实在不愧中国的民间故宫这一美誉。




  作为啤酒控的俺,当然还要给山西的地产啤酒留下一张倩影啦!杏花村啤酒,味道不错!



背景音乐:神思者《故宫的清晨》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