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402
  • 经验

    3770
  • 访客

    106387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112333/

个性介绍:我随风而来,又随风而去。

【山西•云冈石窟】千年佛教艺术瑰宝

2013-05-28 09:55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1,943

阅读次数

 
  位于大同以西武周山南麓的云冈石窟始凿于北魏,距今已有1560年的历史,有窟龛252个,造像51000余尊,目前开放的洞窟40个。郦道元在《水经注》中曾这样称赞云冈石窟:“凿石开山,因岩结构,真容巨壮,世法所稀,山堂水殿,烟寺相望”,的确,云冈石窟称得上是我国古代佛教艺术文化的经典之作。




  武周山地势较为平缓,登过一个小山坡就直接到达石窟脚下,并不像龙门石窟那样面对着奔流不息的伊河,使人远远地就容易产生出礼佛膜拜的敬畏之感。




  石窟内有精美的彩色石刻佛像,绘制的是各种佛教典故。




  一窟和二窟为塔庙式双窟,此时的雕刻,受印度佛教文化影响较多,人物造型和服饰都有明显的异域色彩,风格粗犷硬朗。
















  洞窟中间的塔柱浮雕是中国古代仿印度楼阁塔的实物形象。




  岁月沧桑,斗转星移,当年那些曾经细致入微的刻画如今已然难觅昔日印记,虽然天然矿物质颜料已褪掉了光泽,但色彩依旧,浸润深久,隐隐约约的轮廓仍然不厌其烦地讲述着古老的佛法故事。



  开山凿洞,从坚实的山体上开凿出洞窟,形成庙宇的形状,似乎通过这种艰难的方式方能表达出内心对于宗教的无比虔诚和信仰。








  这些洞窟在当时都是有外部建筑的,搭建有成片的檐、廊、顶,甚至是装潢精美的楼阁,想像一下郦道元曾经描述的那种“山堂水寺,烟寺相望”的景象吧。



  第五窟和第六窟连成双窟,窟内的佛像巨大宏伟,人在其中,看上去是那么的微弱渺小。




  释迦牟尼的坐像,高17米,为云冈第一大佛。








  佛身上分布着的大大小小的洞孔是用于搭架糊泥、彩绘着色之目的,装饰着佛陀外表的同时,其实也正破坏着佛陀的石身。




  从这张可以看出,佛像的面部并不像我们今天在寺庙里看到的那样,这是有别于中土文化的外国范儿。








  两旁的迦叶和阿难面部圆润,神态端庄,肌肉饱满,显示出宽厚平和、与世无争的超然姿态。







  窟顶的雕饰富丽堂皇,用各种图画表现了佛祖从出生、圣水洗礼、成佛说法、涅槃圆寂的过程。




  歌舞飞天的场景又展现了当时浓厚的生活气息。




















  夜叉?罗汉?一面是立地成佛,而另一面就是地狱深渊,看来,佛家的教育也是非常注重讲究运用正反两个方面的形象反差来起到教化的作用。















  我一直就对佛教中飞天的这一艺术形式赞叹不已,认为这是人类最为美好、最为浪漫、也最为大胆的想像之一,超越自身生理极限的桎梏,飞升跃起,恣意翱翔,这是多么绝妙的场景!












  借助现代化的照明工具,今天我们可以尽享这伟大的佛教艺术成果,古人是以一种什么样的虔诚心情来完成这一壮举的呢?








  试着想像一下:把佛窟前面这些衣着时髦的现代人通统换作千年前的古人,没错,就是那些胡服在身的鲜卑贵族,他们站在这些神圣的国家神器面前,应该是毕恭毕敬、诚惶诚恐的吧?



  那时的天空应该更蓝,   那时的香火应该更盛,   那时的心情想必也应该更纯……



  云冈石窟最为著名的是昙曜五窟。昙曜是经历过北魏第三任皇帝拓跋焘灭佛运动的僧人,秉着“佛即为帝,帝即为佛”的理念,祭起“皇帝就是如来佛祖”的大旗,在第四任皇帝拓跋濬的支持下,雕建了这五尊规模巨大的佛像,分别代表北魏历史上的五位先皇,使佛、帝、僧三位一体,从根本上制约着后来者再滋生出灭佛的想法。
  根据《资治通鉴》的记载,北魏的这几任皇帝,都相当有意思,活得很精彩,有很多猛料,尤其是开国皇帝拓跋珪,堪称一代豪杰,有时间我会把他的故事写一写。































  千疮百孔的佛像颜色全无,面相破损,肢体亦有不全,那些曾经的威严、显赫和赞颂早已随着岁月烟飞云散,时间终究是无法战胜的,留一尊佛像在人间真的远不如留一丝善念在心田。





  按照佛教的说法,我们之所以烦恼、痛苦,是因为心中存在着无尽的欲念,钱财、地位、名声都是虚念,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必苦苦纠缠?从这里,我们是否可以领会佛祖掌中的禅意?问问自己:这颗心,停下了吗?




  







  看透世间的,永远是这幅淡然超脱的神情和深邃博大的目光。   世态炎凉,大佛无语,时空变幻,岁月沧桑。   这神情,领略了多少因果?   这目光,识别过几重风云?   任你是轮流坐庄的王朝,亦或远攻近伐的豪强,还有那尔虞我诈的伎俩,弹指一挥间,灰飞烟灭矣。
















  






  从雕刻技法的角度来看,这些佛像的形状都有厚唇、高鼻、长目、宽肩的体貌特点,或多或少地表现了少数民族的生理特征。
















  这些密如蜂房、星罗棋布的佛窟大多完成于北魏迁都以后,魏孝文帝拓跋宏在把都城从大同迁到洛阳的同时,也把修建佛教石窟的风气带到了那里并进一步发扬光大,因此又有了龙门石窟,而云冈石窟则从那个时候起,从规模、数量和气势上逐渐式微,成为最终同化到中原汉族群落中的鲜卑人遗留在北方家乡的遥远回忆。







































































  由于沐风栉雨,云冈石窟风化严重,当年的斧凿刀刻正在我们眼前变成成串的叹息和无尽的遗憾。
















  这些入口处仿古的建筑,显得既可笑又牵强。












  你如今披红又受花,   好不光鲜亮堂堂!   可知此身百年后,   免不了痴一生、梦一晌,   化作一片琉璃场。   



浮云朵朵, 梵化成河。 无心无我, 阿弥陀佛。











花开花又落, 此生若几何? 正欲随风去, 往事已婆娑。



背景音乐:《亘古的思念》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