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402
  • 经验

    4400
  • 访客

    251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112333/

个性介绍:我随风而来,又随风而去。

【看见缅甸】蒲甘落日•万千佛塔烟云路

2014-01-07 08:30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作为缅甸历史上第一个王朝的兴起之地,蒲甘在缅甸及至中南半岛享有着特殊而荣耀的地位,尤其是遍布在蒲甘平原上那些大大小小、形式不一、风格迥异、规模庞大、数量惊人的佛塔,绝对能够带给每一个来到这里的游客以深刻而强烈的震撼。有人做过统计,蒲甘地区各个历史时期建造的佛塔总数达到13000余座,经受战乱和地震之后,今天仍然屹立在蒲甘平原上的佛塔已不到鼎盛时期的零头,即便这样,在这片只有41.4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仍有2000余座保存完好的佛塔,如此密集和集中的宗教建筑,在全世界也极为罕见。



蒲甘的佛塔数量庞大,散布极不规律,从整体布局和分布可以看得出,建造之时没有统一完整的设计和规划,老城内外均有,星罗棋布地分散在伊洛瓦底江以东的蒲甘平原上,为了有效保护和加强管理,这些佛塔现在已经被编上了号码。这是我见到并深入的第一座佛塔。




佛陀的形象永远端庄慈祥,给人真抵内心的平静。








蒲甘佛塔内部墙壁有大量精美的彩色泥绘,多次地震之后,这些彩绘纷纷脱落,露出了红砖,如今的缅甸政府予以了大规模的维修,但方式简单、手法粗劣,修旧如新,只是在受损之处重新抹上灰泥而已,颜色和质地均与原来有较大差别。




高低错落的佛塔,指向静谧深邃的蓝天,展开追古抚今的串串遐想……




这些佛塔的建造者大多为统治者,建造它们的目的也不仅仅是表达恭敬虔诚的宗教信仰,还有炫耀武功、张显国力的目的,但岁月悠悠,白云千载,如今哪一个归属于你,哪一个何尝不是一场梦?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杜牧这话说的是南北朝时期佛教在中国兴盛的宏大场面,今天这些场景已然不复存在,我们只能通过残存的云岗石窟、龙门石窟等去推测和度量那些曾经的辉煌。但在蒲甘,历经百年风雨,朝代更替,人来人往,兴衰盛极,这些佛塔依然屹立,每当日出日落时分,荒凉无边的平原上,斑驳的塔身,都会投射出最迷人的身影,带给我们一场如梦如幻、如痴如醉的视觉享受和无边遐想,仿佛那些过去的时光,刹那间流转,昔日重现。








Htilominlo,我接触到的第一座大规模的佛塔,门口有主动打招呼的缅甸老者,为来访的游客介绍并带着爬上爬下,最后会用半生不熟的中文“好看不贵啦”恳请你买下他手中的沙画,被拒绝后那溢于言表的失望之情令人难忘。不怨不艾,得之欣喜、失之坦然,这也正是总体而言仍然善良朴实的缅甸人留给大多数国外游客的正面印象。




















蒲甘的佛塔众多,我的痛心体会:如果时间短暂,不是对缅甸的古代建筑感兴趣或是有着强烈的宗教情节,大可不必每座都进,每座都停,最好的方式就是采取粗放的办法,粗线条地游览,放在大背景中欣赏全局,而不是沉迷于其中的局部,这样才能领略到蒲甘佛塔若有若无、空幻缥缈的味道。我在蒲甘短短的两天时间,虽然也是有重点地参观游览,也是白天基本没有休息,加上第2天早上的一个意外事故,浪费了很多细细品味的机会。




镏金的佛像光洁如新,闪烁着光芒,之所以不惹尘埃,这是因为虔诚的缅甸人每日勤拂拭的结果。
























相信任何一个来蒲甘的人都不会错过它,对那些心向往之、仍未谋面的朋友们来说,“许三多”佛塔(Shwe san daw Paya)也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



“许三多”佛塔是大多数游客观赏蒲甘日出日落的地方,为了能够在最好的时分看到最美的风景,必须要在在最多的人到来之前抢占好最佳的位置。




远处的达宾纽寺是此地视线里最好的风景。




永远不能竣工的达马扬基佛塔看上去那样安静详和,谁知道它其实埋藏着数不尽的血泪故事。








在这德国哥们儿一双大手的帮助下,我到达了能够到达的最高的位置。与其他景区相比,到访蒲甘的游客有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大多来自欧洲,并且以年轻人为多。



记录下难忘的时刻,登上高处眺望这不同寻常的风景,蒲甘,我来过。




瞧这位爱尔兰大叔,笑得满脸开花,手臂上的斑纹也好似用心点染过一般。只可惜,轮到他给我留影时,曝光、对焦点、水平线、构图竟然全无是处。
















达宾纽佛塔是蒲甘平原上最高的佛塔,高67米,是蒲甘的地标,但内部通往平台的阶梯已经封闭,不再允许游客攀爬。







袅袅升起的炊烟,飘渺幻化,烟云缭绕之间,为我们展现出最美的蒲甘。




夕阳西下,余辉渐浓,落日金红,光彩环绕,远处的山峦在光线照射下,透射出万道光芒,一瞬间,蒲甘平原上,佛光普照,大地回春,一座座有名的、无名的万千佛塔如同被唤醒的佛徒僧众,重新获得了生命,肃然林立,聆听佛的声音……







苍凉华美的千年蒲甘,经历了太多的征战、屠戮、流血和泪水,这片兴衰荣辱的土地,仿佛只有沉默陪伴的太阳,一出一落,一吟一哦,一刹一那,一叹一息,才能真正解读出它的无尽心事。




一场轰轰烈烈的自然景观演出结束,这些远道而来的人们,终将尘归尘土归土,哪里来哪里去,一样远道而去,但归去之时,心中一定会多了这场人生中难得的震撼。




转瞬之间,光线褪去,刚才还那样灿烂无比的蒲甘,竟然又重新归于沉寂,这盛极一时转化为安静平常的过程,犹如亲眼所见了一场精妙绝伦的佛法演示,好比白驹过隙的生命,看似漫漫一生,却实在与天地之恒久深远不能同语,况且值得炫耀的辉煌还要少于日常普通的平凡,你得意过、荣耀过、领先过、辉煌过,但那终将成为过去,我们每一个人终归还是要回落到真实的生活。








此刻的达马扬基佛塔,静默晦暗,是否屏气凝神,为游荡于蒲甘平原上的万千冤魂祈祷诵经、扪心悔过?








达宾纽寺的灯光照亮蒲甘大地,为那些仍没有找到心灵归宿的人们指引方向。




最后的余晖中,伊洛瓦底江缓缓流淌,波涛不惊,无言地诉说缅甸的千年往事;远处的波巴山,峰峦如簇,那里是今生来世的寄托之所。没到过蒲甘,便没有真正来过缅甸,只有亲临蒲甘,才能真正看见缅甸,看见真正的缅甸。



背景音乐:《伊洛瓦底江之水》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