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402
  • 经验

    4400
  • 访客

    1134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112333/

个性介绍:我随风而来,又随风而去。

【看见缅甸】蒲甘最有传奇色彩的赎罪之塔-达玛扬基佛塔(Dhammayangyi Pagoda)

2014-02-19 09:00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蒲甘万千佛塔的建造原因迥异,有的是为了炫耀国力鼎盛,有的是为了表达虔诚,有的是为了偿还夙愿,而有的却是为了曾经的血腥杀戮而向佛祖赎罪。这其中,无论是建筑规模还是形式风格,达马扬基佛塔(Dhammayangyi Pagoda)都是最有代表性的。
达马扬基佛塔由蒲甘王朝第45位国王那拉图(Narathu)建造,那拉图原为王子,凭借宫廷政变的方式弑父杀兄夺取了王位,将其父阿隆悉都国王囚禁并最终闷死在由老国王建造的许古意佛塔中。也许是良心发现,自感罪孽深重,害怕因果报应,或许更是出于笼络人心、稳固政权、做给人看的目的,为了表达悔过赎罪的决心,那拉图登基后就开始下令,按照阿南达佛塔的样式建造一座赎罪之塔-达玛扬基佛塔,不仅如此,而且还要超过阿南达佛塔,要建造蒲甘最大的佛塔。真是验证了这样的道理:每一座了不起的世界遗产背后都会有一个好大喜功的君王,而每一个好大喜功的君王也都要留下一座了不起的世界遗产。
按照新国王那拉图的旨意,数以万计的能工巧匠不分缅族、孟族和骠族,从蒲甘王朝所有能够控制的地区被尽数征集于此,按照工艺和专长分成烧砖、采石、研磨、雕刻、绘画等不同的工程队伍,转眼间,蒲甘平原就变成了一座热火朝天的巨大建筑工地。
尽管蒲甘位于缅甸的中部干燥地区,但每年3-10月份从印度洋方向吹来饱含暖湿水汽的热带季风使得这里与中南半岛的其他地区一样进入潮湿闷热的雨季,此时任何开土动工的想法都会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退而却步,可是以暴戾、残忍、血腥闻名天下的国王显然对由于不可抗拒或克服的自然条件而导致的工期延误没有太多的耐心去等待,或者更为恰当地说他根本就没有在雨季停止施工的打算,在那拉图的眼里,和这座正在兴建的大佛塔相比,工匠的生命真的无足轻重,这样的事情过去发生过,现在也会马上发生,至于未来,只要国王的地位没有动摇,基本上还是如此。因此,为了跟泥泞的季节赛跑,为了跟国王的命令赛跑,为了跟自己苟延残喘的生命赛跑,对那些热爱生命、敬重生命、想继续生命却偏偏不掌握自己生命的人们来说,趁着中南半岛漫长而该死的雨季还没有来临,夜以继日不分黑白地忙碌,这或许是信奉佛祖的教诲、逆来顺受惯了的他们唯一能够做出的选择。但如果认为只要抓紧时间干活就会保住生命的话,就又错了,因为他们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这个因素不是别的,正是建造这座佛塔的本源-他们那位至高无上、手段毒辣的那拉图国王。接下来的日子里,伴随着大量的人头落地,包括监督建造佛塔的僧侣、将军、士兵和工匠在内的全部工程参与者们开始见证失去生命会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而这些眼花缭乱的理由归纳起来只有一个,那就是:主子不高兴,后果会丧命。
佛塔基座一天天地高起来,终于初具规模,虽然塔内部没有十分突出的巨大佛像,但回廊的宽阔超过了蒲甘现有的任何一座佛塔,有精美砖雕装饰的窗户能够透进充足的自然光线,即使是站在达玛扬基佛塔的内部,也不会感觉到缅甸佛塔常有的阴晦暗淡。但对此那拉图国王的脸上不仅没有笑意,反而更加阴沉,因为在几次亲临施工现场监督的过程中,他发现工匠们和他的想法并没有完全保持高度一致,与那拉图国王意欲打造一流世界文化遗产中的精品的愿望比起来,工匠们的想法简直太过于天真幼稚甚至于开玩笑了,他们只是试着建造起一座规模和高度都超过阿南达的佛塔而已,这些世代以烧砖、雕刻、绘画手工艺相传的穷人们哪里知道标准是什么,什么是标准,这也难怪,因为这世上压根就没有标准,所谓的标准说穿了就是说了算的人的想法,这些“标准”都在说了算的人的心里、手里和嘴里,完全可以随心情临时调整或指定,没有什么特点和规律可循,至于那些写在纸上的、订在墙上的、画在图上的,不过是一片又一片翻来覆去换着花样儿忽悠人、折腾人、消磨人的浮云而已。于是,那拉图国王生气了,后果那是相当严重。
烧制的红砖不够尺寸,砍头! 红砖铺就的地面不平整,砍头! 这种严苛甚至达到了就连砖与砖之间的缝隙稍欠紧密,也会砍断工匠的手指作为惩罚的程度。
蒲甘的土地在浸润过无数鲜血和泪水后,终于屹立起了今天我们看到的这座全部由大块红砖砌成的达玛扬基佛塔,虽然砖与砖之间没有水泥相连,但从外观上看,却结合得十分紧密,不仅看不见缝隙,甚至连针都插不进去。每当蒲甘的夕阳降临,在奔流不息的伊洛瓦底江的浪涛声中,似乎仍然能够隐隐听到那些惨不成声的哭号和抽泣。
建造浮屠是为了洗清罪过,表达忏悔之意,但如此这般掉脑袋、断指头,血流成河,遍地冤魂,就算是造再多再大再好的佛塔又有什么用处?
施行暴政是需要付出成本的,对于暴君来说,这个成本也是人头落地。
规模庞大的达玛扬基佛塔还未建完,这位背负着父兄血债、动辄砍头断指的残暴国王就被刺杀丢了性命,此时距其即位不过三年,而达玛扬基佛塔的建设就此戛然中止,至今没有塔顶,就像那拉图国王失去头颅的身躯一样,成为一座无头秃塔。尽管没有完工,达玛扬基仍然是蒲甘现有佛塔中最大的,也是古代缅甸砖塔建筑的杰出代表。











有人说,这是被那拉图谋害的父兄坐像,这个解释也不无道理。




















一般来说,佛塔中的佛像都源于其主人,本来应该慈眉善目的佛像怎么看上去竟然有些那拉图强势的味道?












达玛扬基佛塔的墙壁也是蒲甘地区所有佛塔中最厚实的。



皓月当空,夜色如水,达玛扬基佛塔在视线里显得那样孤寂落寞,是否在一遍遍诵念经文,反复忏悔主人的罪过?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