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2600
  • 经验

    36215
  • 访客

    712052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113393/

个性介绍:所谓旅行作家,肺话集包括《我们的事业是旅行》、《我只想和你去远方》三部曲。靠谱地环球旅行中

曾经的嬉皮士天堂,如今背包客的理想家园,博卡拉美得如此不同

2018-11-08 09:53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19

阅读次数

曾经的嬉皮士天堂,如今背包客的理想家园,博卡拉美得如此不同在前面的游记里提到过一位眼神迷离、衣着随意的“日本浪人”,其实在号称嬉皮士之“麦加”的尼泊尔博卡拉何止浪人一种?!

上世纪60年代,这里甚至一度成为嬉皮之路的终点。众多对现实不满的欧美年轻人从荷兰阿姆斯特丹出发,一路高举大旗,吼着“加,加,加,加德满都”的摇滚,经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进入尼泊尔。

undefined

 加德满都仍然只是驿站,小镇博卡拉才是他们东方朝圣的终点。

当年宁静的费瓦湖畔,到处都是简陋的旅店和帐篷营地。

在雪山的注视下,在湖水的静默中,嬉皮们过着公社式的集体生活,男人们留着长发梳着zang脏辫,女人们的衣服永远处于破与不破之间。他们在大麻的帮助下醉生梦死,经常性的表情很淡,但是随时都可以很HIGH。

他们将这种心灵的放浪形骸命名为“湖畔精神”。

这样的描写并非抨击嬉皮,嬉皮反抗人情淡薄、物质至上的社会价值观怎么说都算得上合我们心意的那杯茶。唯一不敢苟同的是他们反抗的方式——性解放和吸毒。

所以,嬉皮的兴盛期只存在了10年。

1969年8月的一个周末,纽约Woodstock Festival30多万人参与其中,整整三天三夜,“嬉皮士”们疯狂地听摇滚乐、吸大麻、男女混杂在湖里裸泳、肆无忌惮地在草地上做爱------

这是一次大有“最后的晚餐”味道的聚会,此后嬉皮士渐渐淡出报纸头条。

undefined随着年轻人的成年,嬉皮士最终还是回归了主流社会,造成的影响亦只是引起反思而非变革。(温洋写的《反主流文化的亚文化群——嬉皮士》深刻地剖析了嬉皮现象,值得一读)

从他们将印度的果阿定为天堂、把尼泊尔博卡拉看作麦加,也可看出他们的懒散和口号派作风。但,这不正好说明了博卡拉的特质吗?风景秀丽、悠闲、人与人之间的友善和亲切,对一个旅行者来说,这些比什么都重要。现如今,博卡拉依稀能看到一些伪嬉皮的影子,更多的朝圣者乃是登山徒步爱好者。

我们热爱有阳光的健康的生活,也热爱一切让味蕾开放和五脏六腑舒坦的生活。看来,对食物的迷恋这一条就断送了我们成为嬉皮的前途,哈哈。

这几天,我们的早餐基本属于自己操办:头天晚上从面包房买回蛋糕(皇帝爱死了那里的苹果派,虽然说他们做的苹果派很潮湿技术实在不咋地,好在苹果馅料比较多),次日清晨让宾馆的小弟烧了开水泡方便面、冲豆粉,香甜的苹果派配自带的榨菜,味道不是一般的好,重要的是还有家的味道,呵呵。

当然,饭后的咖啡是必不可少的。

undefined饭后,我们从Vagabon宾馆出发,沿费瓦湖一路向西,目的比较单一:吃鱼。

在一个位于最高处的湖滨饭店坐定。无需特意看湖,因为湖无处不在。右侧是稻花飘香的田野,天空中不时有大鸟翱翔而过,做几个漂亮的翻转后潇洒地消失在山的那边。

undefined

 当然,还有这个——滑翔伞。村妇看得心痒,在尝试了光头造型后无比向往此番挑战,奈何被皇帝一句话给打败了:太不女人了!而且——那么贵。

undefined

 费瓦湖里的鱼看上去类似国内的草鱼,重量都在2-3斤左右,鱼肉很好吃,可惜量太迷你。好在每份鱼都配有土豆条和各种青菜。

undefined

今天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我们定做了两件T-shirt,上绣ABC徒步路线,800卢比/2件。

undefined

博卡拉某小巷里颇有嬉皮精神的墙画。

undefined

图为费瓦湖畔的公共厕所,墙上用人像来取代冷冰冰的“LADY”,温情的幽默。仔细看看,前面的大姐跟墙上的画像还是挺像的,莫非画画的人是她的粉丝?

undefined

博卡拉的和谐无处不在,不仅体现在人们友善的笑脸里,而且也体现在这里——牛牛和小鸟的爱情。想起齐豫的《飞鸟和鱼》,把主角换成牛牛,显然可行性要高很多。

undefined

我们之所以喜欢东南亚和南亚,很重要的一个原因跟色彩有关。看到这样生动的线条和鲜艳的颜色,想不开心也难。

undefined

典型的洗澡方式:少女穿裹裙,年纪大些的干脆赤裸上身。我们臆测,赤裸程度跟年龄成正相关。

undefined

 

超级香香的小花生和超级可爱的尼泊尔大妈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