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132
  • 经验

    2865
  • 访客

    11411

建水:低调古城的惊艳时光

2018-02-18 23:25
6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游玩地点:建水临安古城和团山村古民居

绿皮火车不急不慢地驶出昆明站,丘陵湖泊在不带一丝云的蓝天下不断从车窗外经过, 透过车窗撒进来的阳光把小桌板上刚被打开的零食照得明晃晃的,也把对面女孩年轻的面孔照得红扑扑的。这正是我期望中的云南。 

回国​一个多月,从桂北到江南,频频遭遇冷雨大雪寒流,天天蜷缩在阴沉湿冷还没有暖气的世界简直崩溃。老朋友蔷薇窗当时正在云南四处游荡,每天晒出的照片里阳光灿烂得都要溢出画面了。于是我联系另一个老朋友北角山妖: “我们也去云南吧!” 老妖爽快地答应了,从冰天雪地的内蒙古飞来跟我碰头。云南那么多好地方, 去哪儿好呢?​ 一番斟酌之后决定这趟先逛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第一站是千年古城建水。 

建水,古称临安,旧时云南有谚语称“金建水,银大理”,形容临安当年富甲滇中,超过大理。初时我有些困惑:临安不是南宋都城,在现在的杭州吗,千里之外的边陲怎么还有一个临安?原来当年忽必烈灭掉南宋都城临安,一路打到当时少数民族聚居的西南小城建水, 在这里他忽发奇想决定将南宋遗存王公贵族连同“临安”这个地名一起贬黜到这遥远的地方。​这是汉民族移居建水的开端。后来明代洪武年间又有大量汉人迁移至此,儒家学开始在建水兴起,经过多年发展,文风兴盛商贸繁荣的建水渐渐拥有了“滇南邹鲁”“文献名邦”等美誉。

火车到达建水的时候差不多下午四点了。车站距离古城很远。出租车女司机听说我们中有人从北京来,吐槽她去北京旅游遇到连续雾霾​,好啦,知道你家天天蓝天白云,人艰不拆行不行啊。开了好一阵,一座巍峨的古城门迎面而来,墙漆成红色,城楼是三层的。女司机得瑟说,我们这个朝阳楼有六百多年了,比天安门还老二十八年,而且比天安门还多一层。

按照蔷薇窗的推荐,我们下榻临安古城里的云上四季连锁酒店,距离享有“西南边陲大观园”美誉的朱家花园很近。放下行李,我们便奔朱家花园去了。 

临安古城游客本来就不多, 近了黄昏,更觉宁静,占地两万平米的朱家花园里游客不过十来个。陡脊飞檐、雕梁画栋的巨大建筑群静静铺展在渐渐西斜的阳光下,褪去了“景点”的气氛,露出私家宅邸的本来面目,而我们也仿佛初入大观园的刘姥姥,不断惊奇于它的精致华美了。


朱家花园为建水朱姓富商于清代建造, 据说共有天井42个,房屋214间。大概因为建水常年气候温暖吧, 各个房间房门都是敞开的,门门相通,院院相连。我们就在那些层层叠叠四通八达的的亭台楼阁过道门洞之间游走,被各种精美的细节吸引驻足,有一阵,还把彼此搞丢了。


 

中国古典园林中,北方皇家园林规模宏大色彩富丽,江南私家宅院玲珑精巧素淡雅致。朱家花园的“骨骼”象江南的, 秀气,精致,灵动, 而“妆容”却象北方的, 浓稠艳丽。其最大的特色,是檐下窗边墙上到处布满了字画,山水花鸟诗词歌赋,全都是一幅幅手工书写绘制,每幅内容形式都不相同,数不清有多少人的手笔。后来在建水地区别的大宅院也常看到这样的字画装饰,看来从前若是练得一手好字画,在建水应该生存没问题了。

​朱家花园里的木雕工艺堪称一绝。各大厅的门扇都是不同的雕花,华美精致得令人咂舌。

​斗拱也是千姿百态,有雕成云样的,龙凤样的,瓜果样的,动物样的,直看得人眼花缭乱。惊叹之余,只有疯狂举起相机,却又忍不住抱怨阳光太灿烂----很多精美的雕花彩绘都藏在屋檐下,光影太浓重,相机感光根本无法涵盖从明到暗处的所有细节。

 除了朱家花园, 文庙也是建水的必游之处。建水文庙是全国规模第二大的文庙,仅次于山东曲阜的孔庙,整个建筑群共有一池、一殿、一阁、二庑、三堂、三亭、五门、六祠、八坊等共37个建筑。我们去的时候天蓝得没有一朵云, 文庙内古树立林山茶盛开, 红墙灰瓦间光影斑驳,一派幽静庄重之气,而各种建筑雕梁画栋极尽雍容华美,更是令人赞叹。

​泮池是古代学校大门前的水池,是官学的标配。建水文庙的泮池很大,简直不是池而是湖,后人干脆称其为“学海”。学海边的石栏杆上有各种动物石雕,有狮子等汉族建筑中常用来装饰的动物,还有西南特有的大象,这是建水民族和文化融合的体现。

​文庙里挂着很多许愿牌, 大都是希望学业有成。看到块牌子上写着“当一名歌手”,好可爱,希望这个小朋友心想事成。

​不逛景点,在古城里随意走走也很舒服。 天总是那么蓝,树木的影子在古色古香的建筑上画出一幅幅水墨画。 还有那些花, 尤其是炮仗花,一串串红彤彤的挂在大街小巷的墙头上,看着都觉得温暖。 在古城中心颇有名气的香满楼饭店,从屋顶上垂下的大片炮仗花更是开成了一幅红绿相间的帘幕。

​入夜, 坐在香满楼临街的阳台上,点两个小菜, 透过摇曳的灯笼和炮仗花垂帘看街头人来人往,有一种穿越进了古诗的感觉。

​临安老城里古建筑很多,那天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个有点象古庙样气派的大殿前, 看门上的牌子是某单位的老年活动中心,一群老人正在里面吹拉弹唱彩排节目,真是安逸。

​古民宅就更多了,随便拐进哪条街巷,一不留神就会遇到各种精美的院门。 那些深宅大院,有的墙头已是野草蔓生,但精美的木雕、斑驳的彩绘依然能看出曾经气派不凡,有的还残留有不同时代的政治标语,记录着世事沧桑。而有的保存完好的大院门虽然大门紧闭, 看门前的花红树绿也能猜测出门背后那一方小天地的安逸。

近年来建水修缮了十个最具代表性的古宅大院。据说临安大街上的旅游宣传栏里有介绍,我的朋友蔷薇窗去年就按图索骥把那十个老宅子都看了。我们因为时间有限又没做功课,没能参观那十大院落,有些遗憾。在网上查到那十个院子的名称,供以后去玩的朋友参考: 城隍庙街刘氏民宅、卷硐街杨家大院、临安路江氏民宅、临安路李氏民宅、南正街王氏民居、燃灯寺街马家大院、书院街书院僚署、新桥街郑家大院、永宁街朱氏民居、永宁街普氏民居。

 

​在翰林街看到一个古雅的大门两边墙上分别写着“斯文”和“礼仪”,应该原是大户人家院落,但门上有国旗和红五星,觉得应已改做公共单位了,就壮胆进去看看。 先看到一个雕梁画栋的小房间做了派出所,再一拐弯看到用做社区办公室的正厅。旁边还有个狭窄的小弄堂白墙灰瓦特别合适凹造型的那种, 走到头有一扇木门,依稀可以看到里面的景象。我和山妖正好奇地透过门缝往里看,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很和蔼的大叔说“进来呀进来呀”。

门后的小天地果然鸟语花香。大叔姓邵,曾做教师,知识渊博,口才很好。他给我们介绍了不少建水的历史人文知识,听说我们对古井感兴趣,告诉我们西门外的大板井是建水最古老的井,也是水质最好的,每天很多市民都会去那里打水。说完,大叔拎起热水壶让我们品尝他用一早刚从大板井打水回来烧的开水。

​说到井,据说最早居住在建水的少数民族是从河里取水的,汉族把打井的习惯带到了建水。古代的临安城就在这众多井眼滋润和哺育了下发展起来,至今它们依然是建水人生活的一部分。 我们没来得及去看邵大叔介绍的大板井。但建水现在一共有120多眼井,走在古城的大街小巷里想碰不到古井也有点难。这些井造型多样,有一眼的,两眼的,三眼的,四眼的,井栏上有吊桶的绳索勒出的深深的沟痕,是一代又一代人的生活印记。

​印象最深的是翰林街上这口三眼井,清早周边围满了洗菜的洗碗的磨刀的居民,几步之外便是早点摊,一派浓浓的生活气息。

​在满眼古色古香的中式建筑的临安城里, 这座西洋风格的建筑显得独具一格。 这是个碧临屏铁路(又称个碧石铁路)的临安站。中法战争后,法国人通过修建滇越铁路控制了云南的交通和矿产资源, 并进一步得以操纵云南的金融,支配云南的邮政和电讯。辛亥革命后,受到民族独立自主思想影响的云南工商业者们为摆脱受控于人的命运,集资兴建了个碧临屏铁路。这条铁路采用比滇越铁路的米轨更窄的寸轨,有效地阻止了殖民者对云南矿产资源的进一步渗透。 1969年,个碧临屏铁路部分路段改为了米轨, 到80年代铁路停止货运,现在只剩下在临安站到团山村站之间运行的复古观光小火车。


​小火车的车厢是木质的, 天花板上悬着吊扇,有木椅子的二等座和软椅的一等座,还有一节没有门窗的车厢, 感觉就像是一辆穿越时光的火车,载着游客们驶向从前。友情提醒:小火车票价100, 如果有朱家花园或者文庙的门票,可以打七折。车上有免费讲解,还会发一瓶矿泉水和一小包类似萨琪玛的建水特产狮子糕。

小火车一共停三站,第一站是建水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双龙桥,也叫十七孔桥。 著名的桥梁专家茅以升在《仪态万千的我国古代桥梁》专著中,把这座桥列入全国最著名的10余座古桥代表作之中。桥两端有重檐攒尖顶的小阁楼,桥中央则是一座屋檐层叠、檐角交错的三层大方阁。在建水到处可以看到双龙桥的照片,黄昏的照片尤其迷人。不过如果你想专门拍摄双龙桥的话,建议还是乘公交或者自驾,小火车到达双龙桥都在光线强烈的大白天。 

​第二站是乡会桥站。乡会桥也是一个很有特色的风雨廊桥,从小火车上可以看到。可惜火车靠站的时间只有半小时,不够去看桥的,只能参观乡会桥老车站了。车站中西合璧, 外墙充满着沧桑感,里面的咖啡馆里还有一台老式留声机。我们那趟小火车上有旅行团,一车人的到来让原本寂寞的小站一下子喧嚣起来,站外卖红薯的大叔也迎来了异常忙碌的二十分钟。想当年个碧临屏铁路繁盛之时,这小站外面大概也差不多是这样的光景吧? 只是小火车很快又带走了游客, 旷野上的乡会桥站又恢复了寂寞。

​小火车的终点站是团山村站

​小火车在团山村停留两个小时。如果你逛过团山村就知道两小时太短。团山民居号称“云南最精美的古民居群”, 入选了2006年世界纪念性建筑遗产保护名录。  村里有皇恩府、司马第、秀才府、保统府、将军第、张家花园、知雯园等规模较大的古民居十二座,其中张家花园占地一万平米,可以媲美建水城中的朱家花园。

我们在团山村的游览有些匆忙。一位家住巨大的古宅院的村民拖住我们吐槽他与景点管理部门之间的激烈冲突,花费了我们不少时间。只凭一方之词,我不敢乱作判断,只希望这个美丽的古村落在得到保护并被更多人认识和欣赏的同时,那些世代居住在这里的村民也能得到妥善安置。同时,也希望它不要成为一个人去楼空的博物馆式空壳, 一切建筑修建的初衷都是为了给人使用, 只有装着人类的生活以及以此积累起来的习俗和文化的建筑, 才是活着的建筑。

最后,怀念一下我们在建水的吃喝时光。我跟山妖同学不是第一次一起旅行了,却从没有象这次把这么多时间花在吃吃喝喝上。

​刚到建水的第一晚,吃了两顿晚饭。先是去了朋友推荐的“老建水”店吃了烤豆腐和加了草芽的臭豆腐米线。饭后散步走到关帝庙街,被一家老宅子门前人气兴旺的烧烤摊所吸引。摊子上围坐的都是当地人,热情地招呼我们两个游客坐下来同吃。我们因为刚吃饱先去转了一圈,最后还是抵不住诱惑。

烧烤的品种很丰富,荤的素的应有尽有。一位大姐负责烤, 院子里还有一位老奶奶负责备菜和煮米线。烧烤摊生意很好,吃客一拨一拨源源不断,全是本地人。不时有人来打包,大姐都烤不过来了,一位美女来了两次都没打包成功,只好抱憾离开。夜不冷不热,天空是宝石一样的深蓝,食材在跳跃的火苗间发出滋滋的声音,不时有油滴入火中,火苗一下子蓬勃起来,那样的气氛让我有几分沉醉。点了凤爪、猪脚、鸡肫、墨鱼和草芽,都很好吃, 忍不住点了啤酒,老妖强调“要冰镇的”。一瓶饮罢,又开了一瓶,说不出的舒爽。

​烤豆腐是建水的招牌名吃,上过《舌尖上的中国》,到处都可以看到围坐着吃烤豆腐的男女老少。我们第一晚“老建水”店吃的,觉得一般, 比较硬。 第二天中午在临安小火车站附近迎晖路旁边一条有点象集市的街上,看到一家叫做“卤菜猪头店”的小店里很多人在吃烤豆腐,加上店门前的卤菜在艳阳下金黄闪亮,极为诱人,原本因为早饭吃得太撑决定免掉午饭的我们又坐了下来。这家的烤豆腐比“老建水”的好吃很多,薄荷拌肥肠也很好吃。忍不住又开了两瓶啤酒。回头看看满店的汉子们都没喝酒的,觉得有几分不好意思。店老板是个老爷爷,应该是少数民族,看着我们好奇,搬了个小板凳坐在一边用口音浓重得山妖同学需要我翻译的普通话问了好多诸如“你们北方住什么样的房子”之类的问题:)

​除了烤豆腐,到建水必须吃的一样东西是草芽。这是建水特有的一种水生蔬菜。离开水后的草芽很快会变老,不便于运输,故而在别处很难吃到。我们在建水住了三晚,天天吃草芽,不管是清炒的、放在米线里的、还是烧烤的, 都清甜脆嫩,非常可口。另外建水的紫陶非常著名,云南名菜汽锅鸡的汽锅就是用建水紫陶做的,所以,到建水也不妨尝尝汽锅鸡哦!


 

6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