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132
  • 经验

    4412
  • 访客

    59108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2016-12-12 09:00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清晨,

在雾霭中醒来。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此时的小城,

开始上演着她的市井人间:

上学的孩童,

买菜的妇人,

游走的旅人,

还有这舞剑晨练的耄耋老者。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我总觉得,

有城墙护佑的城池,

才是中国城市最本真的模样。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生活在城里的人们,

一辈子都在城墙内外穿梭往返,

这高大的城墙和门楼,

也一定是家和远方的分界线,

进城,回家,

出城,便是远方。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我艳羡能有这样的故乡,

每一处,都落满故事;

每一处,都镌刻着时光。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他叫斩风,

是我最喜欢的摄影师(没有之一),

他从小就生活在令我艳羡的老城里。

因缘于他,

我一次又一次地来到平遥。

他带着我们走进他家的故宅,

走进他儿时玩耍过的街巷……

惊讶于他儿时的生活氛围,

无处不浸透着传统的痕迹,

我眼中的稀罕之处,

在他的世界里却稀松平常,

就像眼前这座即将倒塌的庙宇,

华美异常,

但这也只不过是他幼时的小学课堂。

我终于明白,

他摄影作品中的东方韵味,

原来烙满故乡的印迹。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他叫雷旺盛,

是纱阁戏人的第四代传人。

这种集雕塑、纸扎、

书画等艺术手法制作而成的戏剧人物,

被放置于木阁里,

这一戏一阁的舞台间,

便是栩栩如生的人生悲喜。

和很多传统手工艺一样,

“纱阁戏人”也面临着衰亡的命运。

而雷大哥依然还在坚守,

他说,

他想把“纱阁戏人”的体量变小,

希望精美小巧的“戏人”,

能得到更多游客的关注。

他的身影,和黄昏下的院落一样,

沧桑而又倔强。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他叫肖旭,

是“萃谱园”的创始人。

他引以为豪的,

便是将自己喜爱的手工制作发展成为了事业。

他创立了自己的文创公司,

也在热闹的南大街上拥有自己的小店。

画脸谱、纯艺术创作、

开发中国元素的文创产品,

是他现在的工作日常。

从当年的地摊小青年,

到如今游走于各大艺术展的年轻才俊,

新一代的平遥人,

正传承着故乡独特的文艺气质。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平遥人,似乎生来就有艺术细胞。

就像在安家街偶遇的梁大爷,

他是个出色的木匠,

也拉得一手好板胡,

而且不仅仅只是板胡,

他还会其它六七种乐器,

最为关键的,

这些乐器还都是自学的!

没有机会看完梁大爷所有的才艺展示,

除了板胡那高亢激进的旋律之外,

我还记住了,

那一抹灿烂的笑脸。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很多旅人来到平遥,

可能只会把脚步停留在古城内,

从而忽略了城墙外的世界。

从墙内走到墙外,

去到荒芜的黄土垣上,

那里没有即定的景点,

却有着一座座华美异常、

却又满目沧桑的的村庄。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喜村,

这座出现在我书中的毛家大院,

几年不见,越发地破落了:

随时都会坠落的瓦片,

吱呀作响的雕楼,

还有那四处飘摇的草藤……

相较于几年前的记忆,

眼前的景象更为凄凉。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置身于这样的院落,

光阴似乎就在眼前游走。

与斑驳故事的相遇,

有欢喜,也有忧愁。

听村里人说,

近些年的文物盗贼很是猖狂,

所以,这里的家家户户,

都会圈养一条看家的大狗,

但凡有外人走入,

必定是犬声四起,煞是吓人。

我们就这样,在犬声四起的院落,

在主人三番五次的催促声中,

与旧时光匆匆邂逅。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还好,

喜村西头的寻常人家里,

我们寻到了些人间烟火。

梁大爷老俩口是退休干部,

在城里工作的他们,

退休后选择重返故乡生活。

大娘喜欢绣花,

她把红红绿绿的祝福都绣进鞋垫里,

再把这些祝福送给她们的儿孙。

每当大娘一针一线忙开的时候,

大爷则喜欢坐在一旁,

陪着大娘唠唠嗑。

问起他们回乡的理由,

大爷说,

城里太吵了,人情也淡,

他喜欢乡里的静,邻里的暖!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梁村,

穿过高高的城门洞,

便是一座座高耸的城堡式大宅。

曾经富甲一方的商人们,

把自家的房舍打造成华美的城堡,

而这些众多的城堡又聚合在一起,

再经由城门、城墙的圈围,

这座村庄,

便如同是固若金汤的城池。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不过我们此行的目的,

除了饱览高大壮美的城堡之外,

还有一件首要的任务:

寻找几年前我偶遇的老人。

由于记忆模糊,

书中的照片便是唯一的参照。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总算,

在问及几个村民之后,

我们找到了“缝纫机”老人——80岁的郭奶奶。

依然是昏暗的老屋,

依然还是那一台缝纫机,

和那一身青布衫。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精神矍铄的郭奶奶,

还记得几年前我的到访。

她说,

那是个冬天,很冷,

那时候她的老伴还在。

我也不禁回忆起那一天的所见,

但却怎么也想不起她老伴的相貌。

我只记得,昏暗的房间里,

那踩着缝纫机的老妇人,

似是外婆的模样。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有时候想想,

旅行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前行在路上,

恣意地穿越,

每一处动人心魄的角落,

以及寂静的、不为人知的、

孤独的时光。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一定还有很多故事,

包裹着泥土的气息。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像双林寺中,

那衣襟飘逸的菩萨。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像婴溪村里,

那无神行走的牧人。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像屋檐上,

那几片火红的秋叶。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像木门前,

那飘着香气的莜面。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也像我日夜兼程的归程里,

那乡野间的千山与万水。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唯愿这所有的情意,

就像这故城的云霞与烟雨,

望断了朝夕。


平遥|时光不语,故城依旧

微信公众号:摄影师双喜

约稿约拍请关注微信号:16413844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