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73
  • 经验

    730
  • 访客

    9316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224333/

个性介绍:西藏旅游

稻城·亚丁详细攻略

2013-11-18 16:14
1
+1
您已经赞过了
3
景点:
373

阅读次数






回到韶山半个月了,一直想就这次稻城之行写上一点东西,但苦于工作繁忙,一直没有动笔。时间久了,激情也渐渐退去,几乎就把这事忘了。今天翻看照片,总觉得还是要留下点文字,作为对这次旅行的一个纪念。游记什么的其实网上一搜就是一大把,我就把这次的具体行程配上图片,记上一篇流水账,同时谈一谈路上获得的一些经验和感受吧。一路所需的消费,我大体都还记得,尽量说清楚,以备打算去旅游的朋友参考。

10月23日晚,开车到长沙直飞成都,到达后已是24日零点多了。成都有熟人在机场接了我们,直接送到酒店住下,一夜无话。

24日晨,8点起床,在酒店吃过早饭,直接打车来到新南门客运站。去稻城的客车每天一班,上午10点出发,如果住处离车站较远,请最少提前一小时前往,成都市区的堵车也是比较严重的。来到客运站,直接在自助取票机上拿到车票,很方便。去稻城的车票我在两天前就在网上订好了,车票240元,订票费3元,保险2元,一共245元/人。不要吝啬这2块钱的保险,一定要买!因为我们将在川藏线上行驶一天半,G318,你懂的,不指望这两块钱能发挥多大的作用,但起码心里要安定些。现在已经开通了成都到稻城的航班,坐飞机只要一个多小时。我上网查了一下机票价格,直接被吓退了。受不了颠簸之苦的土豪们可以选择打飞的前往。

上车前,请把背包放在客车的尾箱里,车厢内的行李架是塞不进30升以上的包的。上了车,对照车票找到自己的座位。对了,要记得买上水和一点食物,司机只在加水和吃饭的时候才会停车。加油?两天的车程,司机就加了一次油。车上有游客,有当地居民,汉藏混杂,味道可能会有点特别。请尽快适应,因为从现在开始,你将有两个白天在这辆车上度过,800公里路程,坐车的时间超过24小时。

翻过二郎山,走过泸定桥,由于堵车,我们到达康定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天已全黑。晚上要在康定过夜,汽车站边上酒店很多,推荐就住在汽车站里面的酒店,还算干净,而且有人叫早。标间120,带空调140。还是住带空调的好,10月的高原晚上是很冷的。边上的其余酒店我们都去看了,条件还不如汽车站的,而且价格也高。要省钱的话,也可以住客栈,几十元的都有。

晚上在康定找了个川菜馆吃饭,点了水煮肉片、毛血旺、青菜,还有一碗面。没想到分量很大,两个人根本吃不完,浪费了。结账一共是110元。 吃完就赶紧回宾馆睡觉,因为第二天早上5点多就要起床,6点摸黑发车。

25日,坐上车继续睡觉,上午快8点了,天空才渐渐亮起来。这一天的路途更辛苦,要接连翻越折多山、高尔寺山、卡拉子山、剪子弯、兔儿山、海子山这好几座雪山,经过新都桥、雅江、理塘,最后到达稻城。海拔一路攀升,道路越来越险,风光也越来越美。同时,这还是一个逐渐适应高原的过程。

太阳落山前,我们终于看到了稻城的云。夫人的高反越发严重,到站后拿了行李,急忙上了蒋三哥接待站来接的小车,直奔三哥的客栈。从韶山出发前,我们两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感冒,一直没有痊愈。现在到了高原,3900米的海拔已经让感冒的症状无限放大了,我的头也痛了起来。我之前也去过海拔高的地方,比如玉龙雪山、黄龙,都感觉不到什么异样,但这次不同,除了头痛,最大的感受就是:喘!上二楼就喘,跑两步就喘,多说两句话都喘!看来还得慢慢适应啊。

来到蒋三哥接待站,被高反折磨得不行的夫人第一件事就是躺到床上,晚饭也不吃了。我只好去找蒋三哥,看他有什么办法,正巧他也感冒了,于是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纸包,说是镇上医生给配的感冒药,要我先给老婆吃了。回到房间,打开纸包一看,里面红的黄的近十颗药丸,也不知是什么药,当时也顾不得了,夫人一把全吃了下去,吃完继续睡觉。我觉得不放心,晚上跑出去找医院,发现就在附近,走路要不了三分钟。想要夫人去打点滴,可她坚决不去,只好作罢。谁料高原的夜晚实在太冷,找医院时大概受了凉,导致我第二天头痛欲裂。

这里要重点说一说蒋三哥接待站,我是在“去哪儿网”找到的,网友们评价很高,于是我直接打电话跟三哥预定了。客栈条件还行,给人的感觉很好。蒋三哥和他夫人三嫂果然名不虚传,那真是特别特别好的人,非常热情、特别肯帮忙,三哥经常半夜两点去接客人,然后每天早上5点送客人到车站,一天到晚都是在给客人帮忙,忙极了,睡眠严重缺乏;三嫂要帮客栈里几乎所有人买车票,回成都的、去康定的、到香格里拉的,都是她帮忙买,一分钱手续费都不收。每天我们晚上就坐在三哥三嫂的房间里聊天,就像一家人一样,确实很有意思。很多背包的女孩子,离开时都抱着三嫂舍不得走呢。这里帮三哥宣传一下,确实很不错,住稻城的话,强烈推荐蒋三哥接待站!我们第一晚住的大床房,第二晚住的普通间,都是60元一晚的,公共卫浴,有电热毯,没有空调。带独立卫浴的房间要120一晚。那边的客栈基本都没有空调,都是使用电热毯。吃饭的话,三哥提供拼餐,20元一人,要吃他的特色菜松茸炖鸡的话,是25元一人。松茸知道吧,《舌尖上的中国》第一集说的就是松茸。三哥的松茸炖鸡很鲜美,而且大补。不过作为湖南人,光鲜不辣还是满足不了的。第一餐松茸炖鸡是跟一帮山东客吃的,另外还上了一盘青椒炒肉,青椒忒辣,山东人光敢看,不敢吃,成了我一个人的菜了。

26日,早上起来,老婆大人竟然奇迹般地恢复了!看来这乡下赤脚医生配的药效果还是挺神的。我的头痛加重,两人先去旁边的药店买了好几十元的药,什么治头痛的、治感冒的、抗高反的,每天吃,也不知到底有没有效。

吃过早饭,在三哥家租了一辆电摩托,去4公里外的傍河乡转转。网上说得很神,说什么傍河日落,最美青杨林什么的,到了傍河,大失所望。也许是季节不对,也许是正在搞改造的原因,反正是没什么看头的。不过在村子里转了转,拍了几张照。突然听见有人说话,似乎在叫我们,找了半天在发现在一幢藏式民居旁,有一个很低矮的小木棚,一位藏族大妈坐在里面织布。老婆过去和大妈合了张影,大妈跟我们说了一些话,听不懂,只听出“吃饭”两个字,加上手势,好像是叫我们去她家吃饭,看来当地藏民还是挺淳朴的嘛。我们谢绝了大妈,骑车回客栈,途中经过青杨林,见林中光线斑驳,又在里面拍了些照。

回到三哥家,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就在这个中午,我们遇到了北京的老周、甘肃的小娄和新疆的小温,从这里开始,我们组成了一个临时的团队,一起旅行。小伙伴们一路同行,互相照顾、互相鼓励,从稻城到亚丁,直至香格里拉。

中午,五个人一起来到网上盛传的稻城“胖大姐”餐馆吃饭,网上对此餐馆的评价很高,都说味道不错,店里的男老板,“胖大姐”的老公也对他们的菜信心十足。我们点了几个菜,人均30元。味道不错,但也没网上传的那么夸张。

吃过饭,我们决定租三哥家的自行车,骑游周边。上午骑电摩,实在是太冷了,高原冷风如刀啊。租车要趁早,我们去租时好车都被租走了,只剩下几辆骑起来嘎吱作响的山寨“美利达”,25元一辆,而好车要30。稻城的白塔是这里的标志性景观,据说比西藏的白塔还要大。著名的红草滩嘛,在客栈三嫂就告诉我们,红草滩现在面积越来越小,已经没什么看头了,加上距离也远,就不打算去了。就看看白塔,沿着公路往桑堆乡骑上一段,骑到哪算哪,看看蓝天,看看草地,也挺好。

躺在公路边的草地上看了一会蓝天白云,我和老婆决定先回去。北京大哥三人不听我的劝告,执意要去傍河乡拍傍河日落。我和老婆便慢慢往回骑,来到了另一家著名的店子:“高原反映”咖啡馆。网上把这里的咖啡吹得是天上有、地下无,谁料停电了,磨不了咖啡豆。只好点了一碗“紫雪莲”酒,35元,足有二两多,度数还挺高,喝完了头有点晕。老婆喝的牦牛酸奶,味道很是不错,价格好像是30元。另外,店里老板娘是我们目前为止碰到的唯一一个普通话还比较顺溜的。

回到客栈,再次吃过松茸炖鸡,休闲的时候到了。三哥打电话,要温泉老板开车来接我们去泡温泉。就在稻城边上的茹布查卡温泉,只有3、4公里的距离。awesome!太棒了!温泉是当地村民自己家里开的,都是隔出来的一个个单独的小木屋,关上门就是单独的私密空间。一个池子泡1到2人,只要换客人,老板马上消毒换水。随你泡多久,泡的时候还可以自己换水,想换几道都可以,泡完头顶还有淋浴。价格?25元一人,还包接送。强烈推荐!在我们的家乡周边,就是全国三大温泉之一的灰汤温泉,那里泡温泉一百多一人,在酒店里面,露天的,环境、条件都很好,池子很多,但感觉还不如这里舒服、安逸。

泡完温泉,我们又跑到汽车站边上的烧烤店吃烧烤牦牛肉,这里也是网上大力推荐的,还说人均只要15元。我们五人吃完,一算账,75元,果然人均15!吃烧烤时,小娄买了瓶白酒,跟我喝了起来。北京大哥和新疆小温都不喝酒,小娄不愧是兰州人,酒量那是相当可以。据他说,他们那里吃个早餐都要喝白酒。我问他酒量到底有多大,回答:白酒一斤半,啤酒一箱。我的天!

27日一早,我们五人,加上重庆的美女李警官,一起坐三哥家的面包车拼车去亚丁。开车的是个藏族小伙,临出发前,三哥对他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注意安全,搞得我们心里都发毛。还好一路无惊无险,经过近三个小时的车程,平安到达。在翻越雪山时,还有幸见到了壮观的云海瀑布。

 到达亚丁景区,已经是上午10点多了。景区从今年8月份实行全封闭管理,就是像九寨沟一样,圈起来收钱。票价那叫一个恐怖啊!门票150,景区大巴车票120,一共270。从景区游客服务中心坐大巴到亚丁村有30公里,必须坐他们的大巴。来回一共60公里,尽管是盘山公路,但60公里大巴收120元一人,不是一般的黑。从成都到稻城800公里,车票都才240。这简直就是明抢啊!贵也就罢了,但你也要有相应的服务啊。第一天还好,到了第二天坐车离开时,景区的一些手段让所有人都怒不可遏。这个以后再说。

坐着最昂贵的大巴,在盘上公路上转了一个小时,终于看到了山下的亚丁村。这时司机将车停在观景台,给了我们十分钟拍照。时间已近中午,太阳很强,又是逆光,亚丁的美完全没有拍出来。

到达亚丁村已是中午,入住三哥介绍的“丹珠客栈”,标间100元,也是只有电热毯,没有空调。把行李放好,继续坐车去亚丁的核心景区:三大神山。中午就不吃饭了,买了些面包什么的,路餐解决。

佛缘台,介绍上说如果仍三个石头上去,石头不滚落下来,证明你与佛有缘。大家都试了试,没一个有缘的。然后我也扔了三个,结果……小伙伴们都要我赶紧去上面的冲古寺出家!

亚丁景区确实很漂亮,虽然门票忒贵,但景色是真心美。皑皑的雪山,满山金黄的松树,明镜般的湖水……游人也不多,整个景区很安静、平和。这个下午,我们看过了两座神山:夏诺多吉和仙乃日,还有仙乃日下面的珍珠海,以及冲古寺。洛绒牛场由于距离较远,加上秋天草已枯黄,就没去了。不多说,看看照片吧。还是同样的原因,强光、逆光,图片远不如现场的美景漂亮。

来到我们住的丹珠客栈,发现很多藏民在门口排队。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我们挤到门口去看热闹,排队的人急忙挥手让我们赶紧进去,说是活佛来赐福了。我们忙问能不能也参加,他们说能,要我们到后面去排队。于是我们来到队尾,有样学样,毕恭毕敬地低着头。不一会活佛到来,看到我们几个游客也在等他赐福,很是高兴,也轻抚我们的头顶,为我们赐了福。(照片中这位是先出来的另一位活佛,并非日春活佛,日出活佛出来时老婆也在低头接受赐福,没有拍到。) 客栈老板告诉我们,我们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他们也是几十年才碰上这一次,这位日春活佛是黄教最高活佛,常年在台湾,能得到他的赐福是天大的幸运。老板还送了我们每人一根活佛开过光的黄绳,要我们随身携带。然后老板又告诉我,活佛为我摸头赐福了,三天不能洗头……(后来在松赞林寺向寺中喇嘛问到日春活佛,他表示不了解,黄教的最高活佛就是达赖和班禅,日春活佛可能是亚丁地区的最高活佛。我又上网查了一下资料,日春好像是亚丁冲古寺的住持。) 活佛一走,雪就停了,太阳重新露面。正可谓是:活佛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晚餐我们决定就在丹珠客栈吃,在客栈里又遇到了来自宜宾和上海的两位美女,加上我们六人,一共是八个人。宜宾美女提议借用老板娘丹珠的厨房和食材,自己动手,每人做一个菜,获得一致响应。于是,会做菜的同学们纷纷行动起来。只是做菜时下料太多,把老板娘丹珠都急出高反了,威胁说算账时要让我们也高反。亚丁地方偏僻,交通不便,所有东西都要从外面运输进来,物价偏高,我们都做好挨刀的准备了,最终吃完一算账,却只收了30元一人,让我们的心从高原一下回到了盆地。吃完饭大家胡侃打屁,好不热闹,最后还得老板娘把我们赶去睡觉。照片正中就是客栈老板,他只管住宿,吃饭都是老板娘在负责

晚上风很大,气温很低。我们跟着北京大哥出去拍星星,我的卡片机RX100也成功拍出了绚丽的星空。前后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回到房间,夫人说我都快冻成藏民了。亚丁晚上确实很冷,电热毯的效果也不好,结果夫人晚上受了凉,第二天又出现了严重的高反。

28日,起床后吃过早饭,再次来到景区,去看央迈勇神山和山下的牛奶海、五色海。活佛似乎没显灵,今天的天气变得很差,天空中厚厚的云层,根本看不到太阳。太阳出不来,气温也就一直很低,导致我们这一天非常辛苦。

去看央迈勇,要坐十多分钟的电瓶车,还要另外付费。价格嘛,贵得离谱,80元!坐车来到“特种马队”,已经可以看到央迈勇神山,但要上去看牛奶海的话,还得徒步,或者骑马。骑马来回价格是300元。为了省钱,我们都选择了徒步。

徒步去牛奶海,一定要做好准备,来回时间在6小时左右,山路崎岖,比较难走。特别有一段峭壁,非常险峻,骑马的人都要下马徒步过去。山上海拔不断升高,气温也越来越低,冷风如刀,后来直接下起了大雪。这里就体现出装备的重要性了,冲锋衣裤、抓绒衣最好都要有,帽子、面罩、登山鞋几乎是必备,上山时还好,下山时,由于下午气温升高,加上来往的马匹不断踩踏,整个山路全都是泥浆,还有几处险要地方要蹚水而过,所以说登山鞋必备。帽子、面罩是用来抵御寒风的,一定要有。最好能带上登山杖,这样会省力得多。

继续向上前行,寻找五色海。中餐同样是路餐解决,天气又不好,从牛奶海往上爬升了一百米,气温骤然下降,雪也下了起来。大家都又冻又累,连身体健壮的小娄都吃不消了,坐下来休息。由于夫人的高反加重,我和她决定先行下山,其余的小伙伴们继续攀登。下山前,我看了看GPS,4606米,这是我这辈子目前到达的最高海拔。

上山时遇到一个伙计,披着铝箔,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我们担心他冻僵了,连忙过去询问。他说他只是有点冷,坐下来暖和一下。问他要去哪里,回答:去转山。不久他收拾东西,背着包一个人走了。挺佩服他的,这种天气一个人转山,其实还是有风险的。

山路上碰到的转山藏民,前面是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婆婆,后面跟着他的儿子,背上绑着自己的儿子。真心钦佩他们的虔诚,看看这些藏民,他们也许物质贫穷,但精神却是富足的。而我们呢,我们的信仰又在哪里?

下山途中,雪越来越大,风也越来越强,不禁为山上继续爬升的小伙伴们担心,怕他们遇到失温的情况。山上没有手机信号,无法联络,于是跟老婆决定先坐电瓶车回到游客休息区等他们。

在下山的途中,我们意外地遇到了一群羚羊,它们似乎也不是很怕人,就在路边的树丛中游荡。但只要靠过去太近,它们还是会跳着跑开。

回到山下,竟然看见了一点太阳,于是坐在游客休息区等山上的小伙伴们下来。老婆又累又冷,高反严重,坐在椅子上沉沉睡去。休息区养了几头山羊,一点不怕人,看见有人掏出零食吃,它们就会凑过来蹭吃的。我刚拿出面包,一头山羊就跑了过来,给它吃了点,它却不知足,竟然站起身来,把两只前腿搭在我身上,直接从我手中抢吃的。弄得我恼火了,蹬了它一脚,要它走开。这山羊体型不大,却极凶狠。被我蹬了一脚,毫不畏惧,马上低头就用角顶我,直接顶在我腿上,劲还挺大。幸好它头上的两只角分得比较开,我的腿只是卡在两角之间,没有被角直接顶上,倒是不痛。不过我也被它吓了一跳,不敢动弹了。双方较劲大概有半分钟,那山羊见顶不动我,便又把角收回去,重新站起来,又把前腿搭在我身上要吃的,脸皮可真厚!我不胜其烦,却又不敢再踢它了,只得拿个面包扔远点,把引那凶神引开,图个清静。那山羊吃完东西,却也没再来烦我,躺在地上晒太阳了。就是上图中左边那一只。

等了40多分钟,小伙伴们还不下来,温度又在渐渐下降,老婆越来越不舒服了。我和她商量了一下,两人干脆先坐车回到亚丁村,到丹珠客栈等他们。回到客栈,足足烤了三个小时火,他们才回来。原来他们走错路了,走到了雪山垭口,却一直没有找到五色海。气温不断降低,他们也只得下山了。

我们拿上背包,告别了丹珠,坐车回稻城。坐上了景区的大巴,正准备睡上一觉,大巴开了不到10分钟便停了下来,说是前面修路,大巴过不去,要我们换乘电瓶车。我们也没说什么,当时已是6点钟,天色开始黑了下来,温度极低,天空中风雪交加,我们坐上了连门窗都没有的电瓶车,顶着风雪开了不到一公里,宽敞的公路正中停了两辆当地居民的车,把路堵住了。电瓶车司机要我们下车,独步走到前面再搭车。我们抬眼一望,在盘山公路的远处,依稀能看到几辆电瓶车的影子。看着前面宽阔、平坦的公路,不禁很是恼火,这里也没修路,为什么不把车让开,将我们送过去呢?于是大家都抱怨起来,不过抱怨归抱怨,路还是要走的。只得背起包,在漫天风雪中徒步一公里多,终于来到修路的地方。确实是修路,有辆大车正在铺炒砂,可至于要我们走这么远么?大巴车可能是不好调头,但电瓶车完全可以开到修路的地方再放下我们,为何要我们走这么远呢?走过修路点,坐上在另一头等待的电瓶车,然后再次转乘大巴,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回到了景区入口。

之前就联系好了稻城旅游租车的司机,他就在景区大门的游客接待中心等我们。大家一直在车上抱怨,说要去游客中心投诉,大概是为了防止我们在游客中心闹事,大巴没有按常规停在游客接待中心,而是直接开了出去,又开了一两公里,把我们扔在了一个路边的停车场里。北京大哥气得破口大骂:“X拉个X的,这破景区,三流的景色,四流的服务,还他X收一流的价格……”亚丁的景色当然不能说是三流,但这服务真是连四流都算不上,价格嘛,说是一流还贬低它了,绝对是全球顶级!要知道,北京故宫的门票在旺季也才60啊。这里淡季的门票150,车费120,电瓶车80,若要骑马,还得加上300。大家可以算算,进一趟进亚丁景区需要多少钱。

回到稻城,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在三嫂那拿到第二天去香格里拉的车票,然后在稻城老鸭汤火锅店吃完火锅,匆匆睡下。第二天还得早起,去香格里拉的班车是六点出发。北京大哥和重庆美女警官就此和我们告别,他们要回家了。新疆的小温和甘肃的小娄则继续和我们同行。

29日,早上5点半,三哥开车把我们送到了汽车站,跟三哥告别后,登上了去香格里拉的班车。稻城到香格里拉有三百多公里,大巴要在路上行驶11个小时。途中全是盘山公路,还要翻越好几座雪山。道路险峻,但沿途风光也是绝美。在车上,小娄又结识了一位来自上海的美女,她也决定加入我们的临时小队伍,同游香格里拉。

稻城至香格里拉,道路狭窄、险峻。今年国庆失踪的那对新婚夫妇就是驾驶着越野车在这条路上翻下了悬崖。高原地区,气候也变换无常,山上狂风暴雪,山下晴日高照。真心佩服穿梭在雪山之间的藏族司机们,他们技术高超,经验丰富,反应迅捷,临危不惧,而且交通素质极高,经常主动让行。

昨天从亚丁载着我们夜间翻越雪山回稻城的小面司机就已经够让我们惊讶了,今天开大客的藏族小伙更是让人佩服。年纪不大,他一个人不仅要照看管理车上三十多人,还要从清晨6点开始,驾驶车辆在茫茫大山里连续行驶近12小时,仅在午饭时间停车休息了20分钟。在翻越大雪山垭口时,由于停车让行,车轮也没上防滑链,导致车辆在雪地上打滑,无法起步。他在尝试几次后,淡淡地要求男士们下去推车,在推车仍然失败后,车上已经弥漫起了恐慌情绪,因为车轮就在万丈悬崖边上,只要起步,车轮便不断打滑,向外侧飘移。他很淡定地要求大家坐下,然后再次请车上的男士们下车,将路边的砂石铺在车轮下。于是客车成功起步,在暴风雪中顺利翻越了海拔4386米的大雪山垭口。乘客们鼓起了掌,大家都被他的淡定和从容所感染,渐渐安下心来,放心地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他的手中。 话说雪山上的雪还真是前所未有的冰啊,我只是从雪里刨了几把沙子,手指都快要被冻断了。

中午在路边饭店吃午饭时,发现饭店老板养了一只藏獒,兴冲冲跑过去拍照。结果那家伙凶得很,刚靠近,它就疯狂吠叫起来,喷了我一脸的口水。

平安到达香格里拉,已是下午5点40了。新疆小哥带着我们入住独克宗古城的的一个青旅:青稞客栈。我和老婆还是住大床房,120一晚,带独立卫浴的,同样没有空调,只有电热毯。这个客栈据说是个有钱的汉人开的,所有收入都捐给迪喜慈善学校。客栈氛围很不错,进进出出全是背包客。大家没事就聚在里面烤火聊天,说着旅途中的趣闻,交流逃票心得。

夜游独克宗古城,感觉不错。虽然不大,但没有丽江那么浓的商业氛围。跟当地藏民和游客一起跳藏族舞,还参观了世界最大的转经筒。这转经筒据说去年还能转,现在已经不让转了,听说已经坏了,转不动了。还碰上了在古城里拍电影的,片名叫什么《我爱你》,没见着什么明星。

30日,这几天确实是累了,睡到快11点才起床。上海美女早就出去游玩了,新疆小哥和甘肃小哥起得也很晚,坐沙发上闲聊时新疆小哥告诉我他们房间里住了个意大利小伙。说话间那伙计过来了,看样子也是刚起来。作为AC MILAN的铁杆球迷,我立即跟他聊了起来,想了解一下意大利人对ac米兰还有里皮的看法。谁料,不聊不知道,这可真是个奇葩啊。作为住在威尼斯附近的纯种意大利人,这家伙居然从不看球!我说他不看足球,不是个真正的意大利人,他还很认同,说自己不仅不看球,还不喜欢喝咖啡,自己也认为自己是个异类。既然不是球迷,那就不理他了。通过这番交谈,验证了高晓松在《晓说》里的一些观点。意大利人还真是不比划说不了话啊,肢体语言那是相当丰富!另外,高晓松说意大利人英语很差劲倒是没觉出来,这家伙英语挺溜的。只是没听到那句经典的“妈妈咪呀!”

在外面吃过午饭,小温和小娄两个都决定先休息一天,不去看景点了。我和老婆便决定去松赞林寺看看。在等车时遇到一对西班牙的夫妇问路,他们也是去松赞林寺的,来中国三个星期了,玩遍了四川和云南。这两位的英语就不如那意大利伙计了,口音好重,不过也还能对付。那男的也是球迷,我支持的西班牙俱乐部是巴塞罗那,他却是皇马的死忠,死敌啊!我说梅西,他谈C罗,完全没有共同语言。足球的话题聊不下去了,他怕我们不给他我领路了,便掏出一包兰花豆来贿赂。我拿了几颗,顺便说出了我会的唯一一句西班牙语:gracias,两夫妻听了都有些惊讶,他们马上用西班牙语再问我,我就只能摊手了。于是大家都哈哈大笑。虽然不是同一阵营的球迷,不过有一点我们倒是很快达成了共识,那就是:松赞林寺的门票真他妈太贵了!松赞林寺号称小布达拉宫,门票115,而拉萨那座真正的布达拉宫门票也才100元啊。

在阳光下,松赞林寺显得金碧辉煌,确实很漂亮。入寺参观有免费讲解,学到了很多藏传佛教的知识。我们从登上游览大巴,一直到参观完出寺,一直都没有人查票。后来我和老婆分析了一下,松赞林寺应该是可以逃掉票的。方法如下:坐3路公交车直接到松赞林寺下车,注意,不是在松赞林寺的游客中心下车,而是在松赞林寺门口下车。然后在路边等,等11路车,也就是松赞林寺的景区大巴到来,混在从车上下来的游客中进寺。从11路车上下来的游客,寺门口的工作人员好像是不查票的。这样,省去了门票,还能蹭到免费的讲解。以后去香格里拉的朋友可以试试这个办法,不保证能成功,但至少可以尝试一下嘛。

参观完松赞林寺,门口有个大叔问我们去不去纳帕海,去纳帕海参观完再送回古城,来回只要20元。见时间还早,便上了他的小车。他把我们送到了纳帕海边的依拉草原。这里游玩也要收取门票,票价是60元,不过你还可以骑附近村民的马参观,只要出骑马的费用,门票可以免去。骑马游览分为A、B、C三条线路,A线价格是180元,B线价格是280元,C线价格380元,时长分别是1小时、2小时、3小时。这个价格是可以砍价的,我们本来把A线价格砍到了300元两人,后来想了想,再加上100元,走了B线。其实,正常的游览走A线就足够了,有人把A线价格砍到了100元/人。B线只是带你到公路对面的山上再走一圈而已。如果要拍摄依拉草原全景,走B线上山顶拍也可以。纳帕海和依拉草原还是挺漂亮的,只不过我们碰到的还是同样的问题,下午,阳光太强,仍然是逆光。

    一位藏族大妈牵着两匹马,带着我们游览了两个小时,虽然她身体很不错,但我们还是挺不好意思的。大妈还带我们看了天葬台,我至今不知道她说的天葬台是哪个,难道是那些木头架子吗?那是晒干草的,到处都是啊。大妈的汉语不太好,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算了。后来我们得知,新疆小哥他们第二天也来了依拉草原,走了好长一段路企图逃票,结果失败了,被迫补票。看来景区管理者也学精明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啊。

回到古城,跟小伙伴们汇合。在亚丁认识的宜宾美女也赶过来了,和大家在古城里的火锅店共进了这次旅途的最后一顿晚餐,人均50元。牦牛肉火锅、酥油茶、青稞酒。再见了稻城,再见了亚丁,再见了香格里拉,再见了一路上的朋友们!很怀念大家一起旅行的日子,期待我们在全国AAAAA级旅游景区——韶山重逢!

由于假期有限,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梅里雪山、雨崩村都不能去了。等到沪昆高铁通车后,再来弥补这个遗憾吧。吃过晚饭,再逛了一下古城,和大家拥抱告别,我和老婆的旅程就此结束。我们不去丽江了,直接坐晚上11点的飞机从香格里拉飞到昆明,然后再从昆明飞到长沙,返回韶山。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