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282
  • 经验

    4180
  • 访客

    27328

光阴的故事--30年同学情

2014-08-01 08:27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61

阅读次数





近十年没见了,晓青去美国后就再无音讯,这次见面时我说:“你后来一直就音信皆无”,她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是啊,在国外天天操着洋文,想必是模糊了中华成语。 去美国之前就跟晓青约好了要见一面。之后我时不时想象着,在大洋彼岸见到高中的老同学是怎样的情景。相见的前一天在纽约通了电话,话筒里依然是那个甜甜的略带羞怯的声音,我似乎又找到以往的感觉。岁月在不断改变着人的一切,但有一样东西却难以改变,就是说话的语气。 在华盛顿特区的红线终点站,远远地看到她向我们招手,一眼就认出了。依旧是短发,身着一件白衬衣,比在上海时朴素了许多。又重逢了,晓青就像个节点,时隐时现地穿插在我的生活当中,串起我们高中同学的诸多往事... ... 这次见面我感觉像个娘家人似得,很关注老同学在美国的爱人,在我们班里这恐怕是唯一的洋女婿呢。他叫丹,是个和善的人,样子也帅,我觉得像哈里森福特,后来丹承认以前也有朋友这么形容他。有着艺术家一般细腻的心思,从他房子装修的格调就能看得出。后来谈得越多,越发现他与我有着许多相同之处,比如都爱电影,甚至有些电影我们会看上几遍,还要IMAX的。我们的交流似乎也解开了两个女人平时对老公的误解:她们以前觉得这简直是不可理喻。经过几天的接触,我和冬梅一致认为丹是个极品好男人,也暗暗为晓青庆幸。 丹喜欢建筑,并主动邀请我们到宾州去参观那栋绝世的经典--流水别墅(Fallingwater)。哇,这可是我怀揣了几十年的一个梦啊!他生怕有失,提前两天订好参观的时间,并承担了单程三个多小时的驾驶重任,真是够累的。一路上我们看着弗吉尼亚起伏跌宕的广阔原野,谈论着神圣的阿巴拉契亚山脉和Blue Ridge Mountains,我和丹情不自禁地唱起约翰.丹佛的那首老歌--《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
Almost heaven west virginia Blueridgemountainsshenandoahriver
Lifeisoldthereolderthanthetrees
Youngerthanthemountains
Growinlikeabreeze
Countryroadstakemehome
TotheplaceIbelong
Westvirginiamountainmomma
Takemehomecountryroads ... ...
一起相处的这几天,晓青白天要上班,晚上总是去超市带回来一堆我们爱吃的:油条、馒头、细面,还有蔬菜和各种小吃,然后一边不太熟练地煮着饭一边跟我们聊天,十年不见,要说的实在太多了。看着她煮饭时笃悠悠的样子,我脑子里浮想联翩:一个弱弱的女孩,从山西一路走到上海,走到美利坚,就像水一样的至柔至绵,却又是像水一样的不可阻挡。 煮熟的粥里有大米、红枣和南瓜,装在花瓷碗里,色泽很是养眼。一入口,乖乖,竟然有故乡的味道!那一刻我顿时产生了幻觉,仿佛回到了山西老家,一股莫名的乡愁涌上心头,久久弥漫在胸口其他人都只喝了一碗,唯独我忍不住又去乘了一碗... ... 84年入学时,晓青是个胖胖的女孩,短发,成天笑眯眯的,总是歪着头一副略带羞涩的表情。印象中常常是一身蓝色的衣裤,上衣本就短小,她身形又比较成熟,所以上衣角还有些半吊着,像油画里淳朴的村姑。据她说我们整个高中三年没说过话,我想可能是吧,座位离得比较远,又迫于高考的压力,现在想来真是该死! 毕业后与晓青第一次见面是在去上海的火车上,那是94年的夏季开学,她同王丽一起到杭州去玩。在火车上遇到她俩的情景已模糊不清了,只记得在同济校园和她跳舞的情景。那时晓青比高中时更丰腴些,长发,黑色长裙,紧紧的腰带上方挤出一圈的肉,跳舞时的手感至今犹存!听她说那时就是很放得开,想吃就吃想玩就玩,成天无忧无虑的,心宽自然体胖,这可能就是所谓的高考后遗症吧。 那时通讯极不方便,打长途要到公共话厅,更没有互联网和微信;记得我有个BB机,但比手机还是差得很远,所以过后我们就失联了。接下来一晃又十年,公元2004年我们的金老师来沪,我才得知晓青已经在上海读了两年的博士。当时我有些惊讶,没想到那个看似柔顺的女孩倒蛮有一股倔强的劲儿。她在上海期间,我们除了偶尔的同学聚会,平时也很少联络。第一次聚会时,晓青跟十年前比像换了个人似的,身材苗条了,穿着更是优雅入时,还上了淡妆,标准的美女啊!只不过再没跳舞的机会,手感却是找不到了。 第二年听说她要去美国攻读博士后,钦佩之余我心里略过一丝伤感。那时很希望上海能有一位男生把她留住,我们也多一个在沪的老乡同学... ...但最终还是走了,我想这当中也有不少的无奈吧,当然转念又觉得到了大洋那边对她也许是件好事。那阵子我的胳膊摔伤了,勉强支楞着开车送她去了浦东机场,临别时心里一阵的茫然。 之后的数年没有消息,直到2011年我开始写博客。有一天突然看到一条评论,确是远在美国的晓青发来的,原来她通过邮件知道我的博。惊喜之余当我问及她的状况时,总是得到轻描淡写的几句,把我弄得云里雾里的,也不好意思再去追问,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这次美国见面。 在晓青家的第二个晚上居然停电了,这在美国也够中大奖了吧。丹点起了许多枝蜡烛,于是乎屋里屋外烛光摇曳,房间里、露台上飘杨着我们时不时的欢笑,停电变成了件浪漫的事儿。晓青本想下饺子吃的,然而灶具失灵了,而那个貌似闷烤箱的煤气炉煮起水来又奇慢,后来冬梅建议做锅贴,算是死马当活马了。结果呢,折腾到夜里九点,我们愣是弄出了一碗香喷喷的锅贴,丹品尝后口中终于蹦出几个熟练的中文单词:“好吃!好吃!” 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四天一眨眼就过去了,7月13日上午晓青把我们送到地铁站,大家重又开始了各自的旅程。这四天是平淡从容而又难以忘怀的,在这里我们的班群建起来了,先是杨华进来,然后康进来了,猴进来了,王丽进来了... ...每进来一位同学,我的脑海里就划过一张亲切而熟悉的面孔。30年了,我们像是一群游子重又回到阔别已久的家,除了满怀30年前高中时代的美好回忆,还各自带着30年里光阴的故事... ...行驶在通往北方的洲际公路上,我脑子里不时地回想起这首歌,眼眶湿润。

  • 遥远的路程昨日的梦以及远去的笑声
  • 再次的见面我们又历经了多少的路程
  • 不再是旧日熟悉的我有着旧日狂热的梦
  • 也不是旧日熟悉的你有着依然的笑容
  •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
  •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