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682
  • 经验

    5919
  • 访客

    15

承接“泪水”——玛旁雍错(三)

2011-09-23 08:03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阅读次数




“居然有人在喂鸽子!”我冲着dv喊。

“呸!那是海鸥!”

“不对,河鸥!”

我想起了郭德纲的相声,爆乐了五分钟!






一个人乐是不是特二啊?

转念一下,没有第二个人在,怎么会二呢?

如果旁边真有第二个人,还未必乐的出来呢!

我宁愿特二的一个人乐,也不愿意特傻地在一边干坐着。



飞吧,飞的高些,远些......

看到了两只飞翔的鸥鸟,飞吧,飞的高些,远些......停下车,挥舞着胳膊,兴高采烈。

曾几何时,我渴望如此的飞翔。

仰望着遥不可及的天空,居然还掉了两滴眼泪,不是感伤,是看到飞翔与自由的欣慰。

即使不能拥有,看到也是得到吧。



不要分离吧,好吗?

两只鸥鸟落了下来,开始头对着头,一会儿,背对着背....有了之间的距离。

不要分离吧,好吗?

心莫名地变得紧张起来,这是一场赌博!知道赢的概率很低。

我看到了分离!




伤心了?

“你走的时候很坚定啊,为什么现在又伤心了呢?”

“去找它吧。”我下车,走向那只孤鸟,像老人轰我一样,把它轰向了天空.......

飞吧,你本就是一个人在飞翔。





名堂再多,一会儿也定要装满它!

突然想起了lydia的眼泪。





对我的国王行注目礼!

希望世间所有生灵都能在他的普照下脱离苦难与悲伤。






多一些相聚,少一些分离。

把车停了下来,这里可以看到冈仁波齐。

我想再看看他,过了今天,他就消失在这段旅行中了,不想用语言去描述当时的心境。



湖岸的几顶橘黄色帐篷很吸引眼球,我的心思发生了转移,他们是科考队还是探险队?

如此庞大的“阵容”让人敬而远之。

一路上我遇到了很多的人很多的事,早没了最初的那股子冲动,从藏北出来后,更是陷入了“唯我独尊”的泥潭,不愿意和人过多的攀谈,不愿意参与到所遇到的事情中去。

我自私地拒绝任何羁绊.......




gps上显示这是靠湖岸最近的地方,我准备接点圣水带回去。

停好车,到后备箱找出早已准备好的桶,那是我从北京带出来的矿泉水桶,走到今天刚好喝完。

桶已经被磨的有点起毛边了,桶身布满了灰尘,很有纪念意义是吧?

“ 你好。”一个用英文向我问好的声音从身后穿了过来,“你一个人?”

嘿!今天真是有趣的一天啊!怎么啥都让我赶上了?

“你好。”我转过身看到几个人,脸色黝黑,个头一般齐地矮。每个人的模样都让人忍俊不止,他们应该出现在电影里而不是这儿!

你!中国人嘛?又想起老人的问话。





“你的朋友呢?”穿橘黄色抓绒服的男人笑着问我,不得不承认这人笑的很阳光灿烂。

“你怎么一个人旅行呢?”“你出来多久了?还要呆多久?”“你为什么喜欢一个人旅行?”“你的车很酷,和你一样酷。”“你的英文很好,是中国人吗?“你是摄影师吗?”.......

太多的问题从他带有浓郁尼泊尔口音的嘴中一个接着一个的往外涌!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我反问。

“我们什么都做,天气好的时候去徒步,天气不好的时候就在帐篷里睡觉,不过明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去阿里方向。”

“你们在这呆多久了?”

“这是第四天。”



他们是群来自尼泊尔加德满都的驴友,在西藏境内雇了两辆车(其中一辆没在画面中)从喜马拉雅腹地一直游荡到这里,他们还要去班公错。我问去不去冈仁波齐,他们说已经去过了.....他们在玛旁雍错附近扎营是因为这里有淡水可以食用,而且风景很美......

“西藏很美,但没有我们的家乡美。”当他们知道我也曾去过尼泊尔时对我说。

呵呵,我并不这么认为,但还是拿出ipad给他们看我在尼泊尔拍的照片,他们一边看一边惊呼着城市的名字——奇旺,博卡拉,巴德冈.......看的出他们有点想家了。

他们似乎对我有种亲切感,是不是因为我去过尼泊尔的缘故,他们围着我笑啊说啊,就像七个小矮人围着“白雪公主”,我这么形容可以吧?哈哈。



“你一定去过很多地方。”抓绒衣问我。

“我去过西藏很多地方。”

“不,你一定去过世界很多地方。”

“不,我的世界就是西藏。”

“哈哈,我的问题很愚蠢,你的回答很聪明。”







中间那个高高的小伙子是他们雇用的藏族司机,英文比汉文好。他用英文向我要电话,希望我到拉萨时可以把照片给他。

我说:“用汉语说我就给你照片,用英文说我就把照片寄到印度去。”

尼泊尔人围着司机起哄:说中国话,说中国话。

司机憋了半天说:拉萨,普布次仁。

哈哈哈哈。赢了!

(按:到拉萨后给普布次仁打电话,他说还在陪尼泊尔人,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他们认为遇到美女了,可我却不认为遇到帅哥了!

他们很友善,也很体贴。抓绒衣指着远处红色的小帐篷说:“那是我们的卫生间,如果你想用的话。”我还真用了,里面很干净。

他们帮我把后备箱倾斜的行李重新整理好,捆紧绑扎带;帮我接了湖水,并用胶带封死瓶口;帮我把掉进车座下的东西取出来;当他们知道我的腿韧带拉伤后,拿出喷雾剂.....他们始终围绕着我做这做那,以至于我有点受宠若惊。

如果我同意,他们甚至可以把我举起来抛向天空......




我执意要自己亲手接那湖水,抓绒衣说:你自己接一桶,我帮你接一桶;

我开玩笑的说:我在接一位朋友的眼泪。

抓绒衣笑着问:你的朋友融化了吗?






看着远方的雪山,看着无垠的湖水,这得是多少女人几生几世的融化啊?

我们没再说话,各自接着湖水。



忽然觉得雪山不应该是男人的象征,是女人的。

她们在冰雪交加狂风凛冽的冬季心肠才变得硬起来,她们受到了“侵犯”也是迫不得已。厚厚的冰川是她们抵御“寒冷”的盔甲,她们冷峻,漠然,不容侵犯。你近不了她们的身,她们也无视你的存在。你看到她们很美,可美的寒气袭人不能拥在怀里......

一丝暖风袭来时,哪怕是瞬间掠过,她们都会动了一动,化出一滴泪来。当她们完全陷入春意时,用不了多久,暖意将会渗透“冰层”,露出一颗冷冻的心,然后不容控制地一点点地融化,再融化,直至一泻千里......也许她们的容颜还深埋在积雪里,可从心的部位开始,已汇流成川.....

世间女儿的心就这么周而复始地忽冷忽暖,忽暖忽冷,时而冷若冰霜,时而柔情似水。也正是如此,泪水成湖后倒映着雪山。



人是多么的渺小。

告别了可爱的尼泊尔人,带着他们最诚挚的祝福,沿着我要去的方向驶去。

沿途能看到几个孤独的行者背着行囊走在湖岸边上,孤独与孤独擦肩而过的时候,释然了。

我们每一个人生来就是孤寂的,也注定一个人走完一生,那些曾和你并肩走过一段日子的人,就像这些我遇到的人们,成就的只是一刻,但想念是一生,连这个想念也是孤孤单单的.....






每一个顽强走过一生的人,都是孤独的。

在快乐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是幸!

在悲伤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是福!





承接“泪水”,承接幸福。

望着两桶圣湖的水,松了口气:以后再转山转湖就方便多了。

想转山的时候,把卓玛拉的土放在客厅茶几上——去!转三圈儿!

想转湖的时候,把玛旁雍错的水放在客厅地上——去!再转三圈儿!

哈哈哈哈哈!


后记:

  • 从小村子下来往右可以返回到主路上,但从gps上看往左沿着玛旁雍错岸边可以走十几公里,然后有条小路可以回到主路上;
  • 在回到主路前有一个山坡,一定要把车停下来,神山和圣湖同时出现在你眼前;
  • 我不是个消极悲观的人,也不是像有人看的那样是乐天派,悲伤是自己的,快乐是大家的;
  • 不贪恋也不留恋,一切皆是缘;
  • 我发现男粉丝已经所剩无几了,哈哈,你们——去,转三圈儿!
  • “又出事了.....”是在鬼湖,下下次再说吧。




非常感谢james为我提供的老人的照片。

当我打开网页看到这张照片时,眼圈红了......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