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682
  • 经验

    5919
  • 访客

    59821

去!转三圈儿——玛旁雍错(二)

2011-09-21 22:33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阅读次数




这次我决定了——开车进村!绝不走了! 在车里稳定了一下“轻浮”的情绪,打了几个“越城”电话。 然后喊了一句——鬼子进村儿喽! 村子在一个陡坡上,猛给了两脚油冲了上去,引来狗的狂吠。 学了两声狗叫,还tmd挺像,又惹得我笑了会儿。





不叫,村子很安静。

基乌寺和小村庄都可以拍到俯瞰的玛旁雍错,我在思索着是否拿架子好好拍拍片儿。

一边开车一边寻找好的角度,当我开到村子的最高点时,突然发现了一大片玛尼石堆! 那种视觉的冲击不亚于海啸。 又开始喷吐沫星子——太亮了!太亮了!



啥也不说了,停车拍照! 我很激动地单腿儿蹦下车,蹦到后备箱取三角架! 然后呢,然后开始呗......

刚支好架子,正撅着屁股从取景框中选景儿,就听背后有人说话:你,中国人嘛? ——谁? 吓得我差点“崩溃”了,连忙回头,一看,是位藏族老人,而且是很上镜的那种老人。 我胡哩巴图地点了点头:中国人?! 他大手一挥跟轰鸟儿似的:去,转三圈儿! 嘿!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老人很严肃,火车很纳闷!我又没妨碍什么,这里也没说不让拍照啊,更没听说来这儿的人都得——去!转三圈儿啊?! 这个老人让我从心里有一种惧怕,敷衍地说:好好好,拍完,拍完,转三圈儿。 老人沉着脸,不停地“轰鸟儿”:走,走,走,转去,转去。 我指了指相机说:照相,照相。 老人一把抓起我的三脚架往我怀里一推:走,走! 我抱着三角架目瞪口呆——还有这样的?!

赶紧拍,波拉过来了!

我说:好好,等等,我转,我转。 我把相机从三角架上取下来背在身上,把三角架留在玛尼石堆边上。 刚收拾好,老人又轰鸟儿似地撵我,可惜了的他老人家轰的是一只“瘸鸟儿”! 我一瘸一拐地往前走,故意瘸的颠三倒四的,对老人说:波拉,腿不好,您先走吧。 我想把老人支开,好抽空拍几张照片。 老人不理我这套,指着自己的腿说:一样,一样。 我心话什么一样啊,您的两条腿走的是“柏油”,我的两条腿正在“越野”呢! 真搞不懂,转玛尼石还有强迫的啊!可又能怎么样呢,转呗! 哎哟喂,等转了才知道——这一圈怎么这么大啊!整个一个国际标准田径场!




快跑!波拉来了!

只要我拿起相机,老人就在后面说:走,走。 他是不是就会这两句啊? 他似乎很讨厌我拍照片,玛尼石对他们来说涵盖了太多的的意义,和我们眼中的审美没关系。 可对于我来说,我看到的就是美,玛尼石的美,一种唯美的宗教形式。 当你无法去记录你所看到的那种美时,心会疼的痒痒。 今天要不是因为我的腿不好,早就把老人甩掉了。 我用了全部的力气想和老人拉开距离,可老人追我就像老虎追乌龟! 可我太想拍了——就不走!停下拍了几张。 老人很不高兴,又来了:你,中国人嘛? 我一边飞快地按快门一边说:对,中国人! 老人拍着我的相机说:不好,不好,走,走!




我的心和我的瘸腿一样别扭,走的很慢。

第一圈儿转了一半儿的时候,老人终于不撵我了,停了下来。

他弯下腰碰了碰我的右腿说:哎,哎,不好了吗?

我指着冈仁波齐说:冈仁波齐,腿受伤了。 我也不知道老人是否听懂了,他一边用手碰着我的膝盖一遍嘟囔:冈仁波齐,对的。 老人站起身对我说:转三圈,好了。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突然,我觉得自己的心乖了,乖的有点委屈了。








老人看着我说:转三圈! 我说:好,转三圈儿。 然后,老人超过我走了,走在了我的前面,步履健硕。 当时还想,回家让我妈妈也多走走,转个天安门广场什么的。 就不知道我妈会不会骂我!



中途我还是会停下来照相,只是每拍一张就念一句经文。 老人转第二圈的时候,我一圈还没转完呢。


老人超过我时停下来看着我,我也看着他,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又出什么事儿吧? 老人似乎是想了一下,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他把我的三脚架拿了过来,往我手里一放:去!转嘛。 天啊!三角架当成拐杖用,这不是要人命嘛,多沉啊!再说我还能腾出手偷拍吗? 我只好抱着相机,扛着三角架转完了第一圈儿,赶紧把三角架放下接着转第二圈儿。 再与老人相遇的时候,老人挺纳闷的样子,我可管不了这么多了。



转第二圈儿的时候,我的脑子开始琢磨这位老人。

他是谁?

我很渴望拍到他,可是没有机会,只拍到了两张远景。

当他靠近我的时候,我又不敢举相机对着他......

他到底是谁?

老搭档总是戏称我是“仙儿”,感知出奇的好,可这次“仙儿”失灵了。



很快我就不去想了,专心的看玛尼石上的经文,看那些堆砌的牦牛头骨......

口中的经文成了一种无意识的咏颂。

但依然是逮着机会就拍两张。



牧牧和三角架等着我转完三圈儿。

转第三圈儿的时候,我开始回想今天一上午所发生的事情:lydia,三个藏族人,二门里的人,强迫我转三圈儿的老人.....我还会遇到什么人什么事儿呢?

他们的出现成了我瞬间逝去的生活的一部分,然后呢?

然后不知道!




神湖——玛旁雍错


三圈儿终于转完了,浑身燥热,腿好像没有最初那么瘸了,疼痛也减轻了。

心情很舒畅!

“去!转三圈儿”仿佛没那么难嘛!



经幡下,神湖旁的牧牧很漂亮。

看到老人站在玛尼石前,像尊神!也有点像那幅著名的油画《父亲》。

“惧怕”心还是有,但或多或少的有了点理直气壮。

我做了该做的,以为一切都结束.....




老人把我拉到玛尼石前,指了指地上,示意我跪下磕头,并用手比划了一个“三”,可我脑子里突然蹦出那个硕大的“2”。 我忍住没笑。 这次我很乖,指了指相机,示意要放在架子上,老人点了点头。 把相机放到三脚架上,偷偷打开了自拍器。

在我腿弯下的那一刻,只是隐隐地疼了一下,嘿! 虽然膝盖触地的时候还是疼,保持了半蹲的姿势,但我想这已经足够了,因为老人没再挑我的毛病。 在双手合十的刹那,我按下了遥控器快门,以为可以拍到老人与我...... 可画面里只有我一个人......







等我起身的时候,老人正好奇地研究着我的相机,嘿嘿,他不是神是人!






老人走了,没有目送他,我的拍摄欲望突然没那么强烈了正忙着收三角架。 装好车后,我想我该走了......


也许,有时,应该让“欲望”学会等待.....
后记:
  • 我不知道老人是谁,他为什么那么“较劲”般的让我转玛尼石堆;
  • 也不想赋予老人“神”的诠释,但我认为这是个奇妙的邂逅,很快乐;
  • 我已记不起老人的模样了;
  • 转过三圈儿后,我的腿确实不那么疼了,第二天在普兰时也不瘸了,除了留下了几块出血点的痕迹外,一切都似乎恢复了正常;
  • 我不觉得是“神奇”医治了我的腿,膝盖活动开了后血液流通减轻的疼痛,但我还是要感谢老人强迫我去转三圈儿,他确确实实地帮了我;
  • 博文中的图片都是转圈儿时抢拍出的片子;
  • 最后一张照片虽然虚了,可那是我起身后心满意足的“彪悍行走”(借用一下评论);

  • 大家对我没有去会会二门里的人感到惋惜,可我确实没有想去看看这人的欲望和好奇,遗憾是没再遇到而已。
  • 从基乌寺和玛尼石堆出来后,沿着玛旁雍错的岸边走了几十公里,漂亮的很,遇到一群可爱的人.....
  • 随后我去了朝思暮想的鬼湖拉昂错,紧接着又出事儿了.....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