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685
  • 经验

    5370
  • 访客

    89490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2016-01-03 14:12
2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2,370

阅读次数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真不该昨天下午买门票。”Apple一边洗澡一边唠叨。这孩子喜欢早上洗澡,而且喜欢自言自语。“咱们玩不了七天,不在乎这一天半天的。”我挤在狭小的卫生间洗漱,人弯下腰屁股就出了门。这是我住过的最小的房间了。

      “妈妈,小姨让我提醒您在黄石开车一定注意限速。”

      “知道了。动作快点。”

      我妹昨天说黄石唯一的一次车祸是来自中国的游客,因为车速过快翻车了。现在因为玩出事的势头有渐长的趋势。有一年十一从格尔木开车回北京,刚进高速就看到四五起车祸,沿途所看到的车祸简直多的记不过来了。霞姐曾经对我说她在德国时,有一条通往乡间的高速公路只要到假期交通事故就增多,很多人死在旅行的途中。“假期到底是让人们慢下来,还是更快起来?”她问我:“我真搞不明白人们为什么像逃命一样去度假?”我说:“他们可能想以最快的速度逃离,延长享受假期的时间吧。”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进黄石前,Apple问我为什么没把黄石公园列入这次旅行计划中。我说黄石听的太多了,听觉产生疲劳了。  “妈妈,黄石公园可是世界上第一座国家公园啊。”Apple说。“你怎么知道?”我问。“昨天那个老奶奶给我的杂志上写的。奶奶还说很容易看到各种动物。”


     我们决定从西门进入后走南线(间歇喷泉区),经西拇指(West Thumb),黄石湖(Yellowstone Lake),穿过黄石峡谷(Canyon Village),在罗斯福区(Tower-Roosevelt)出北大门。第二天从北门进,前往猛犸区(Mammoth Hot Springs),最后从西北(石灰岩)出黄石公园回到90号公路。纵观黄石公园地图像梳着两个朝天鬏的跳舞玩偶以沃石伯恩山为头,黄石峡谷为腹发散出不同的地貌,景观,气候以及物种。500公里的环山公路,1500公里的徒步路线暗示着黄石的辽阔。


     从西门进去沿着湛蓝的麦迪逊河(Madison River)没开多久就看见了今天的第一个动物——野鸭。一个游客叫住我们并把她的望远镜递给我说:“树枝上有鸟。”他们是怎么发现树上的鸟的?我一边看一边琢磨。树枝上的鸟非常小,肉眼很难发现。“黄石公园有322种鸟类”Apple捧着杂志说。把望远镜传给Apple,抬头看了看天空,高冷的蓝色天空对我来说如此陌生,322只鸟是什么概念?它们如果一起出现在天空上会怎样?

    “那就是世界末日到了呗。”Apple说。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7月的黄石并不暖和,海拔平均在2000多米。气温忽冷忽热让我们不停地增减衣服,最后连皮夹克都翻出来套在身上了。园内的公路两旁时常出现限速牌,数字会随着地理状况变化着——45英里,35英里,也许还有25英里。每辆车都开的很慢,由于大部分主干道是双向单行,超车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不过来此旅行的人们都不在乎这种慢悠悠地开车方式,让开车的人可以在慢速中欣赏沿途的风景。主路两旁常有观景的环形小路,每条小路最终会都与主路汇合,就像支流与大海的关系。


     从西门到园内的游客中心(西边)有20多公里的路程,并不近。这让我感觉很像住在大豪宅里为了去厨房弄点吃的要走很远的路。刚到游客中心就看到一辆红色小轿车被两辆警车围着,下意识地收了脚油——我感到很好奇。驾驶员与他的女友没有坐在车里反而是很奇怪地坐在路边,旁边有几个警察看守。但本着在美国少看热闹少围观的准则,我们迅速驶离现场。在游客中心转悠一大圈出来后,看到那两个人被警察带走了,车留在原地……


     “这俩到底干嘛了?应该不止是超速的问题了。”我说。

    “也许拿了公园不该拿的东西或者投喂了动物。”Apple说,她刚按我的要求读完公园须知。

    “也真够倒霉的。不过他们不倒霉的话可能就是别人倒霉了。”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我们沿着西南线一路经过下温泉(Lower Geyser Basin),中温泉(Midway Geyser Basin)和上温泉(Upper Geyser Basin)然后抵达老忠诚泉(Old Faithful)。这条线路有很多的间歇泉,我很庆幸之前没看过黄石公园的照片,眼前的一切像一幅长卷慢慢在眼前展开……“未知”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了。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菲雷尔瀑布Firehole Falls 



      今天的游客并不少,但黄石有足够的空间稀释。只有在老忠诚泉能看到水泄不通的人群,人群的气势压倒了老忠诚泉的壮观。在其他地方人要少很多,不是绝对的没有人,但饱和度正合适。黄石公园不会让你因人而起烦躁之心。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黄石有野牛,麋鹿,灰熊,黑熊,狼……” Apple念着杂志上的动物介绍。“妈妈,咱们怎么才能看到它们呢?”“看人啊!只要人一扎堆儿,肯定就有动物了。”几年前去肯尼亚看动物的经验在这用上了。“好主意,如果扎堆的人抬着头,肯定是鸟。不抬头的基本就是哺乳类动物了。”“对,低着头的不是钱丢了就是项链断了。”“哈哈,低头的是看蛇呢。黄石有响尾蛇。


        Apple很喜欢蛇,也许是蛇的线条像画儿的缘故,三岁时Apple握着笔在白纸上画了一条线对我说:蛇蛇。我为此养了蛇……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有动物!”

     Apple赶紧拿起挂在脖子上的小望远镜四处张望:“哪儿呢?哪儿呢?”这个粉红色的小望远镜是刚在游客中心买的,塑料的,样子看上去很不结实。也许这个小东西兼顾着玩具的特性,Apple一路总是挂在脖子上,时不常地就拿起来眺望远方。我没想到这个玩具望远镜最后起了很大的作用,在寻找老66号公路时立下汗马功劳。


     “看人,看人啊!那么多人没看见啊!”

     路边有很多人朝树林里看,有蹲着的,有撅着的,有半跪的。等我们凑过去发现是两只鹿。“这不是小姨说的傻狍子吗?”Apple悄声说。听口气有点失望。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在另一个人群密集处我们看到了一头麋鹿,巨大的鹿角像一顶王冠。麋鹿安然地卧在草地上,像帝王一样接受着“各国使者”的觐见。

    草食动物的温良总让人产生好感,有些游客已经超过了安全的距离范围。一个穿白色体恤的男人举着小卡片机几乎是匍匐在麋鹿面前,他的样子又可笑又滑稽。我忍不住在旁边替麋鹿说:“难为你了,平身吧”。


      麋鹿过去确实受到过帝王般的待遇。1914年黄石公园为了保护麋鹿群,美国国会拨专款下令消灭它们的天敌——狼群。这个法令一直持续到1935年。当美国联邦政府改变了对狼的偏见时狼群早已在黄石公园消失了。1995年黄石公园不得不从加拿大引进了66匹狼,目前黄石公园的十几个狼群都是这66头“外国狼”的后代。


     为什么人类不分种族地对狼充满敌视呢?为什么人类总是喜欢插手大自然的“事务”呢?

    真可惜,我们没有看到狼。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越往北部走,野牛就越多。最初是零星出现,后来是成片地出现在草原上,远远望去好像大草原长了雀斑。记得Apple小时候看完《101只斑点狗》后说:“妈妈,您的脸像斑点狗。您的头发像狮子王。”


     目前美洲野牦牛的数量非常庞大,黄石成了野牛种群的最后栖息地。其实野牛也曾经一度濒临灭绝(有的资料记载是已灭绝)。1519年西班牙入侵北美大平原时把马带了进来,原来靠双腿追逐野牛的印第安人自从有了马以后捕猎的成功率大大提高。西班牙人需要毛皮,印第安人需要马匹,为了换取更多的马,像染了毒瘾一般的印第安人开始大规模的捕杀野牛,就连原来靠农耕的印第安人也开始进行围猎。部落之间为狩猎区的拥有权开始发动战争……后来美国政府一心想把印第安人赶出北美大平原,采取了有组织地猎杀野牛的活动,毕竟野牛是印第安人赖以生存的主要食物来源,被印第安人称为“活动的百货商店”。在十九世纪初,3000万头野牛被杀死,紧接着一场由干旱引起的牛疫进行了最后的赶尽杀绝。到1895年,野牦牛还剩1千头。一位印第安老妇人回忆说:“猎人们到处找野牛,可什么也没有。部落陷入饥饿的恐慌,他们望着空荡荡的大草原,好像在做梦。”这位四十多年没见过野牛的印第安老人说那个时候到处是被剥了皮的野牛尸骨,草原上散发着腐烂的臭气。“野牛离开了我们,带走了我们的心,我们跌倒在大地上……”


     现在野牛群回来了,可印第安人已经不靠此为生了,不知道是野牛的幸还是印第安人的不幸。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我们没想到会见到黑嘴天鹅。黑嘴天鹅算是黄石公园的稀有鸟类。在河边守了很长时间,黑嘴天鹅始终在对岸不肯过来,Apple的小望远镜又派上了用场,我俩为了看天鹅争抢着这个“玩具”。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熊是看到了。一只调皮的半大熊崽。

      小熊崽先是横穿马路,然后躲在树后窥探。看熊的人最多,有几个胆大的孩子直接跑了过去,好像看见自己的小伙伴儿。我听见后面车里有人喊:危险!不要靠近!但,撒出去的孩子如同泼出去的水……

       Apple坐在车里就能看到熊所以根本不下来:“距离熊的安全距离是100码,他们离的太近了。”小熊崽晃晃悠悠走走停停嗅来嗅去并不怕人。这时有工作人员开车赶来,一个人负责让占道的车辆驶离,另外两个负责去阻止那两个小男孩儿继续靠近熊。工作人员对现场的人们喊道:“熊很危险,请不要追赶,不要靠近。” 

       这是我们第一次在野外看到熊。熊袭击人的报道与纪录片在这之前看过很多,记得一位日本摄影师的最后一张照片就是被熊袭击的刹那留下的。我认为人类对熊的感情是很复杂的,熊不像狼那么直接地表露性情,往往以憨态可掬示人,几乎每一个孩子的毛绒玩具里都会有一只可爱的小熊。而狼在孩子们的世界里总是以反面角色出现,猥琐凶狠。其实熊对人类的致命一击绝不比狼逊色。

      “熊憨厚的背后隐藏着杀机。”我说。

      “妈妈,让我们去面对熊的憨态模样,让大人们去面对现实吧,否则童话世界里就剩不下什么了。”Apple说。



     以下图片是西南线路的温泉与间歇喷泉(没有先后顺序):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沿途的湖……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片宁静湖水

      洁白的云朵从天际线上拔起,伸长脖子一窥湖镜中自己的倩影。它似乎是被自己的美貌惊呆了,变换着身姿久久不肯离去。我蹲坐在湖边,一会看看天,一会看看湖中的倒影,仿佛在偷窥一个在闺房中放开胆子审视自己的少女, 也跟着呆住了……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妈妈,那边有好多野花儿。”Apple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在我发傻的这段时间里,Apple越走越远。“你不怕走丢了吗?”我喊到。Apple与我一样是没有什么方向感的,比我更甚的是如果她再专注某件事——比如昆虫,花草——的时候任你怎么喊她都听不见。

     “刚才我跟您说了要去那边看看的啊,您没听见吗?”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在Firehole河我们看到
一位父亲带着五六岁的小女儿在河里游泳。水流很缓,但河水刺骨。黄石公园内是禁止游泳的,这些天然的湖泊与流域存在很大的危险性,用我们的话讲就是说翻脸就翻脸。我不知道这对父女是如何看待这项规定的,但挺佩服他们不畏寒冷的精神。小女孩儿游了一会儿回到岸上,光着脚在岸边玩石子,可能觉得没什么意思,很快又回到湖里。


      并没有人上前阻止这对父女,岸边的几位游客也是看着笑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我妈妈常教导我说管好自己就行了,其他的与你无关。后来在温泉附近又遇到这对父女,小女孩儿正在父亲的鼓励下用小手指试水温。 作为父母我是理解这位父亲的,对于一个孩子,触觉是认知世界的最好方式,尤其是在大自然中,指尖的碰触会带动视觉听觉甚至味觉形成很深的记忆,肯定比那些被束缚手脚的孩子在情感上要丰富的多。但,父母是不是也有责任去帮助孩子判断危险性呢?尤其是在被警告的情况下?遇到危险并不是绝对的坏事,但能学会避免危险才是教育的主旨。我不知道小女孩如果问父亲:这里禁止游泳我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做时,她的父亲如何回答孩子的问题。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当然也有正义感很强的游客。比如一对欧洲游客,他们的一声“Dont”差点让我掉进滚开的间歇喷泉里。


       间歇喷泉顾名思义就是一会喷发一会静止。各处的间歇喷泉的喷发时间间隔并不一样,我和Apple站在栈道上等一个间歇喷泉喷发时因为走的有点累,打算像旁边游客那样坐在栈道边上歇一会。我刚把左腿抬起来(悬空在栈道外),这对欧洲游客同时对我发出很大的喊叫——Dont!!!

      当时我的整个重心都在右腿上,而且接下来的动作在大脑的支配是要做坐下的运动,猛地听到他们的喊叫,整个动作被打乱了,重心失控……幸亏Apple在一边拉了我一下一屁股跌坐在栈道上。一股无名火从快速跳动的心脏中喷发出来!“你们知道我要做什么吗?”刚要咆哮,Apple在我耳边说:“妈妈,他们不知道您打算坐下,不怪他们。”

      “我要是掉下去该怪谁呢?”我说。。 


      “我是要坐下歇一会,可以吗?”我冲着那两个欧洲人说。

      “哦,对不起。”欧洲人说。

     

      等喷泉时,我对Apple说:“我知道他们误会了我,他们有义务阻止一切违法行为,但我也有权利澄清自己。我没有责任去承担他们的错误预判!但你放心,妈妈不会怪他们的,能有人阻止错误或危险的行为其实是好事,总比袖手旁观强。”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黄石塔瀑(Tower Fall)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黄石大峡谷的天气变幻莫测,各种自然奇观也容易在这变幻中产生。 

      “彩虹!”

     “双彩虹!”

     我有多久没看到过彩虹了?能看到双彩虹算是福气不浅吧。其实我们的祖先并不喜欢彩虹,他们把彩虹称为龙吸水,当彩虹出现时他们要敲击木盆瞎走彩虹。从科学的角度上讲光线在水滴折射一次是彩虹,如果折射两次就是双彩虹了。主虹的形状颜色比较明显,副虹的比较暗,而且七色光也与主虹相反(如上图)。

     “妈妈,您那么信迷信,看到双彩虹有什么吉祥意义没有?”Apple问我。

     “当然有了,一道彩虹要把水吸干,另一道彩虹又把吸上来的水倒灌回去。这叫天助我也!”

     “好吧。”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晚上8点,黄石还像午后般阳光明媚。一队队马车载着游客“金灿灿”地回到马车营地。我们已到达到黄石的东北部——罗斯福区。这里还保持着老西部的风貌。

    我们已经玩了12个小时了,还有47公里才能抵达北门,至少还要再开十多公里才能到达库克城(Cooke City)。有没有地方住,不知道。

   “妈妈,放心吧,刚才在双彩虹那里施了魔法,咱们晚上一定有地方住。”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出北门时已经快9点了,天已擦黑儿。还有最后的2公里就能到库克城时,反光镜里突然出现了闪烁的警灯——我超速了?

     “怎么了?”Apple看我把车突然停在路边问。

     “被警察抓了!”

     “哪呢?”Apple回头看了一眼,眼睛马上眯了起来,她有严重的散光:“哦。”


     我超速了吗?我不是已经出了黄石公园了吗?这哥们打哪儿冒出来的?前后没车啊?我一边想一边把护照与驾照放在腿上,双手放在方向盘上寻思着怎么对付警察——会英语好呢?还是不会好呢?


     警察是一名很帅气的小伙子,他示意我把车窗摇下,出示证件。随后告诉我因超速要开罚单,我没说话。Apple看我不说话以为我是被吓到了,她在一边开始替我回答。警察说:“哦,你会讲英文真是太好了。这位女士是你什么人?”Apple说:“我妈妈。”“好,你跟你妈妈说她超速了,这里限速45英里,她的速度将近60英里。”

    “我妈妈会讲英文,她被吓到了,这是她第一次被……被……。”

    “第一次超速!”我说——在孩子面前父母的诚实要比罚单重要多了:“可我已经出公园门了啊!?”我说。警察说:“限速45,一路有限速牌,而且你的GPS上也标有限速。”“您看,这里正好是个下坡我没控制好速度,再加上我错误的以为出了公园门就不受限制。我们在做美国公路旅行,从西雅图到这里从未超速,这次能否不给我罚单了?” 帅气的小伙子微笑的摇了摇头。

     “好吧。我错了。”我不想再耽误时间了,一是整整一天手机没有信号,家人肯定着急了;二是再晚点可能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警察回车里开罚单的时候,Apple兴奋地说:“妈妈,这个警察太帅了!像个大明星。”

    “你妈长的还帅呢!你到底是哪头儿的啊?”


    “你可以到银行去交罚款,也可以现在用现金交罚款,你选择那种?”警察回来了。

    “现金。”

    “40美金。这是表格,我填好了你签字就行。”

    “能少罚点吗?”

    “你应该交46美金,我已经让你少交了。”

    “您真是太好了。如果不开罚单,您就更好了。”

    “哈哈,作为警察我不给你开罚单,我就不好了。注意安全,不要再超速了。”

   

     “妈妈,姥姥说千万别在美国犯罪,姥爷说千万别在美国袭警,小姨说千万别在美国超速,您真得当回事儿才行啊。”

     “瞧瞧你姥姥姥爷,还有你那不靠谱的小姨,就不能盼我点好吗?还有你!你妈都被罚了,你还有心思看人长的帅不帅。你们再唠叨我可真犯罪去了。”

     最后的两公里我开的很慢,我的脑子一直寻思着这大帅哥刚才躲哪了呢?Apple则寻思长这么帅为什么要当警察呢?不过,自此我再也没被开过罚单,也好。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我们很幸运地找到了住处,Apple更加得意自己的通灵法术了。

       一天没有我们消息的家人从一连串的微信中能明显地读出他们情绪上的变化:温和——疑虑——焦虑——不安——焦急——你们到底在哪儿呢?速回信。速回信……


       晚上去车里取东西时,气温骤降到10度左右,一阵阵地起鸡皮疙瘩。天空中的繁星连成了片,月光皎洁。又平安地度过一天,真好。


      (注):以上路线或信息可能存在错误,请酌情参考。

      




坐在我的副驾上——上帝的领地(六)



   

   黄石公园的法律法规翻译如下:


 

  •     所有野生动物,特别是野牛和熊是很危险的动物,请保持距离;与熊和狼的安全距离少于100码(91.44米)是违法的;与其他野生动物距离少于25码(约23米)也属于违法行为;
  •     不要设法骚扰或尝试投味任何动物,哪怕是很小的动物;
  •      必须拴好宠物。宠物在道路上,木栈道,热盆地以及偏僻地区都是禁止的。
  •      最高限速45英里,按照限速牌(比如25英里或35英里)的指示降低时速,请自觉遵守!交通事故造成的伤害远远大于自然灾害;
  •      观赏动物时请把车离开主路让后面的车通行。警惕行人和骑行人,车辆与行人骑行人保持1米的距离;
  •      禁止下道行驶;
  •      储存好贵重物品;锁好车门,遇到偷窃或意外事故请及时报告给管理人员;
  •      污损公园设施,收集园内的任何东西都属于非法行为,包括捡拾枯枝,落叶,采摘野花等;
  •      间歇喷泉与热温泉都很脆弱也不稳定,请留在步行道上,以保护自己和自然景观;
  •      往热温泉池内投硬币或其他物品属于非法行为,这些物品会毁坏热温泉;
  •      严谨攀爬黄石河的大峡谷;禁止在热温泉池,溪流内游泳或洗澡;
  •      钓鱼与划船必须在护林站领取许可证。仔细阅读相关规章制度!有些地方是采用钓后放回(Catch-and-release),有些可以垂钓。只能在许可的湖域划船,但水非常的凉(别掉进去);
  •      营地或篝火只能在指定的区域;
  •      徒步者请到游客中心获得当天道路的最新咨询;因为熊,大水或其他危险情况会关闭徒步路线;
  •       所有在公园过夜的都需要得到护林管理站发的许可证。汽车不允许停在道路上,自行车只能在指定的道路上骑行;
  •      熊区!灰熊与黑熊都属于野生动物,非常危险。有很多人已经因此受伤或毙命。熊表面很憨厚,但很有可能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发起攻击。必须在安全的距离内观赏它们;
  •      投喂任何野生动物都是违法的。包括鸟类或小型哺乳类动物。通常情况下得到食物的动物会变得具有攻击性或被与它争食的动物残杀;
  •      为避免人身伤害,请把食物存储在车内。帐篷里不要有任何食品,把垃圾扔进防熊垃圾桶内。

       (更多的注意事项请阅读黄石公园的百度百科)园内无手机信号,请提前告知牵挂你的家人。


 

2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