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155
  • 经验

    2055
  • 访客

    58910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2017-01-13 15:31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3,215

阅读次数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卖淫博物馆MUSEUM OF PROSTITUTION (RED LIGHT SECRETS), 博物馆内部装饰豪华,改造前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妓院。进入博物馆时,由一名全息投影的“橱窗女郎”招呼客人,一个硕大的电视屏幕滚动播放脱衣舞表演片断。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掀开帘子走进去,游客们还可以观看一部反映妓女与家人日常生活的影片。看完你会发现,除去在这里工作的时间,其余时候她们过着最普通的生活。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看完后你就可以掀起门帘真正走进橱窗背后,一探橱窗背后的秘密了。此刻,我们在这个真实的橱窗里向外张望,而我们也在街上其他游客的相机中有了定格。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在这个规模不大的博物馆内,陈列就如一个真实的生活空间,墙上还展示有妓女行业数个世纪以来的时尚和世人态度演变过程。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当然,还展示有性用具,如避孕套、润滑剂、性玩具等。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为了满足各色客人不同口味,妓院还配备了齐全的SM装备。哎呀,这都怎么玩,完全看不懂。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然后你会顺着窄窄的过道来到一个有着两扇落地玻璃窗的粉红房间,两把椅子摆放在窗前,等你好奇的走过去向外张望时,突然发现外面的人也在好奇的向里望,原来这里就是一个红灯区的橱窗,从玻璃的另一侧观察真是不错。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阿姆斯特丹“红灯区”始于16世纪,而博物馆展示的仅是2000年以后的年代,当时荷兰的卖淫行业就此合法化。自那时开始,阿姆斯特丹开始受到皮条客和人贩等现象困扰。这个宣传片讲的就是拒绝人口贩卖。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阿姆斯特丹的性工者有个人的尊严,登记在册的性工作者有纳税号和工作许可证,照章纳税上保险。她们可以去妓院上班,签订工作合同、领取纳税卡片、失业也可以领取社会保险。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接着,来到一个忏悔室,里面是只能容纳一个人的小房间,原来这个地方是专门为那些造访红灯区的客人们准备的,如果心里有什么罪恶感,那就完事后在这里忏悔一番吧。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墙上则是一大片忏悔墙,有些大胆的游客写下了自己的故事,出轨的、未婚怀孕的、各种狗血的。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本来想就此告别拥挤的博物馆,却被工作人员叫住填写调查问卷,大概就是年龄、职业、从何渠道得知这个博物馆之类的,凭我的英语写完也算是够拼了,写完还得到一张明信片以示答谢。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工作人员告诉我,每年有成千来自东欧和南美的姑娘被编制的舞蹈梦骗来,成为妓女,虽然在荷兰妓女合法,但政府希望不断缩小红灯区的面积,也许有一天她们将彻底消失。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开始,我们以为这里就是为那些有好奇心想一探究竟,却又不肯“消费”的人们而建。而从这里出来,尤其是填过那份调查问券,我想这里应该是政府希望减少卖淫和贩卖人口的一个宣传途径,也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和尊重这些性工作者。这里展示了真实的红灯区,也开导了人们可能会有的偏见和疑惑。想要更多了解红灯区,或准备去体验一下橱窗背后风情的游客一定要来看看。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这是一个来自波兰姑娘的自白书:

 我是安娜,已经在这间屋子里工作7年了。我每周工作7天,每天12个小时,7年来我已经接待 2.5万名顾客。客人每次付50欧,不过有时会更少。如果一次的时间短,就只给30欧。如果算算我挣的钱,那真的好难过,加起来有100万欧,不过几乎所有的钱都没了。 

每天我要付150欧的房租,几乎所有的钱都让那个带我来阿姆斯特丹的男人拿走了。要是我早知道就不会跟他在一起了。他告诉我帮我在酒店找了份工作,还把我的护照和我所有的钱拿走了,他说会替我保管,可所有的钱都没了。我很怕他,他威胁我要告诉我家里人我正在做什么。4年后,他被以贩卖人口罪逮捕了。 

我现在在卖淫,我还能做什么呢?我还在继续工作,换到了另一个房间。去年我存了些钱,如果有足够的钱我就回波兰。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MUSEUM OF PROSTITUTION

地址:Oudezijds Achterburgwal 60, 1012 DP Amsterdam

电话: 31 20 846 7020

票价:8.5欧,附赠一本阿姆景点打折册,十分实用。博物馆允许拍照

官网:http://www.redlightsecrets.com/#_=_

  

红灯区Red-lightdistrict

因为我们去红灯区的时间不对,白天的红灯区和晚上的完全是两个气氛,相机里也只拍到了空空的橱窗,在此转载一篇时代周报观于红灯区的深度报道,以解心头痒。这种内容还是不要原创了。你懂的。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地处14世纪哥特式旧教堂和美丽浪漫的运河宅邸之间,位于中心火车站和市中心水坝广场之间,可谓占据了黄金之地。不管阿姆斯特丹人是否愿意,市中心这片充斥着大麻馆、橱窗妓院和其他色情秀场的红灯区,比官方推崇的梵高博物馆和水坝广场更“声名远播”。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荷兰是欧洲第一个允许合法嫖娼、吸食大麻、同性恋结婚、拥有全世界最大红灯区、性博物馆的国家,也是第一个拥有妓女协会和妓女工会的国度。荷兰儿童从6岁就开始接受性教育,父母会大方地在闲谈中给孩子解释性问题,孩子对性器官的认识,如同对胳膊、手的认识一样普通,并无神秘感。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就是在这样一个性观念如此开放的国家,其性犯罪率却远低于欧洲平均水平,荷兰未成年少女未婚怀孕率更是处于欧洲最低。荷兰政府认为性就应该是“正大光明”的,而他们最正大光明的典范,当属红灯区。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情色之都”阿姆斯特丹地处欧洲航海门户,17世纪时成为来自波罗的海、北菲、美洲,印尼、印度乃至巴西冒险家们的后花园。冒险家们在结束惊险或单调的旅程登陆之后,酒后寻欢便成了他们第一娱乐。在那个还未发明电灯的时代,性工作者依靠蜡烛发出微光,夜色下诱惑满溢。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如今的蜡烛已改成红色日光灯,“红灯区”也渐成了情色娱乐的代名词。红灯区一词最早出现于18世纪的美国,当时妓女会将红色的灯放在窗前,借此吸引顾客。而另一说法则认为“红灯区”一词来自铁路工所持的红色灯笼,当他们光顾妓院时往往会将灯笼留在外面。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事实上,没有性工作者会关心这些无从考证的词源来历,她们只知道打开“红灯”可以让她们的皮肤看起来更粉嫩也有淡淡的催情作用,她们也只关心怎样的神情或姿态才能吸引过路的游客。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诱惑在改变,唯独不变的,是橱窗女郎的工作方式和流程。荷兰性工作者的工作场地为一个长2米宽1米左右白框透明玻璃橱窗,门可向外打开。橱窗内里空间约3-5平方米,里面多放一张单人床、椅子和不同的性工具。女郎们大多穿三点式内衣隔着玻璃诱惑过往路人。如果客人感兴趣,可以敲开玻璃询价,达成协议后,女郎们就会把客人引入橱窗里,然后拉上厚厚的红色窗帘,表示“正在工作中”。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熟悉红灯区的Anran向我透露,一般女郎的服务价格为50欧元每15-20分钟,只可以抚摸,如果需要进一步服务,由双方根据需求、时间等谈价格,上不登顶,遇上女郎心情好的时候,也许还会有折扣。但事实上,女郎们几乎很少有好心情,虽然整个阿姆斯特丹红灯区只有150多个橱窗,但她们之间的竞争却如同撕杀。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女郎们分两拨占地,一拨密集于主干道运河带;一拨则号称在“一线天”的狭小弄堂里工作。因为橱窗位于市中心黄金地带,主干道的女郎每日需要固定支付140欧元的橱窗租金;而“一线天”的女郎每日需支付180欧元。40欧元的差价,主要在于“一线天”为一条宽约1米不到的狭小弄堂,游人经过时因为路窄而不得不与橱窗女郎“狭路相逢”,从而产生更多可能成交的生意。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一般一个橱窗会有两位或多位女郎分摊租金,女郎们的上班时间分早晚两班。早班时间为上午10点到晚上7点;晚上7至8点交班,晚上8点至凌晨1点为晚班。由于红灯区一般晚上生意好于白天,这也是为什么两位女郎分摊日租金早班女郎可以占据橱窗9小时而晚班女郎却只有5小时的原因。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也许你掐指一算,认为每个女郎一天能基本接待2名游客就可以保本了。其实非也。荷兰法律规定,提供性服务者每完成一笔“交易”,需缴纳19%的交易税,性工作者还需按收入分级,缴纳33%至52%不等的个人所得税。这意味女郎们每日至少需要接待3至5位顾客才可保本。但其实,每天有90%以上的人是带着相机去红灯区当游客的,并非真正消费者。也正因为真正顾客稀少,女郎们个个练就了18般武艺厮杀抢夺生意源。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以前光顾红灯区的日本人居多,现如今中国人却在悄悄占领这个“第一”宝座。为了顺应市场变化,女郎们会努力学一些简单的中文揽客,有聪明的女郎看见中国游客时会喊“密斯特李”(MrLi,李先生)或“密斯特王”(MrWang,王先生),她们得知“李”和“王”为中国大姓,认为这样称呼更能拉近和潜在客户之间的距离,运气好的时候也真能碰到姓李和姓王的。当然,女郎们也会很应景地喊出“伐票”,意思是说消费后可以开发票。 

虽然女郎们努力拉客,但残酷的是,他们的竞争者不仅仅来自其他橱窗女郎的竞争,另外一批性表演秀者也在抢食这块蛋糕。阿姆斯特丹红灯区里,除了橱窗女郎以外,最抢眼的便是性表演秀。比较出名的秀场有红磨坊和大象等。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秀场座位类似一个小电影院,大舞台上会有一个圆形可旋转的小舞台。35欧元的门票可以看1小时左右的秀,节目为6-8个,性表演节目分为单人和双人,单人节目多为艳丽女郎的脱衣舞蹈;而双人节目多为合法登记的夫妇以相对艺术的形式现场表演交媾,也会有现场观众互动环节。一对黑人夫妇已在大象秀场工作了12年,每天工作6场,每场酬金100欧元,他们的收入比橱窗女郎更固定有时候也更丰硕,当然你不用指望能在这些表演者身上体会到对性爱柔美或深层的诠释,他们有的只是机械性地重复和习以为常后的麻木。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像露易斯姐妹一样,这些成就荷兰“性都”美名的妓女们,大胆、坦然、包容、开放,但讽刺的是,她们没有一个是荷兰本地人。荷兰政府在红灯区中心为一个黑人妓女竖起“劳模”雕像并附言:“向全世界性工作者致敬!”但他们骨子里却并不鼓励荷兰本地人从事妓女工作,目前活跃于红灯区的橱窗女郎们80%来自东欧的捷克、波兰、匈牙利和罗马尼亚等四个国家。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政府甚至开始高价买下红灯区的橱窗,以低价租给年轻的时装、珠宝设计师和艺术家。政府希望将已经存在600年历史之久的红灯区,逐渐清理成以高档宾馆、餐厅、时尚商场和文化艺术场馆为主的旅游景致。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这个以性开放著称、每年色情行业可以创收7亿欧元的国度,在享受“性都”带来的名与利同时,却竭力想要踹掉这个渗透着黑社会、大麻、洗钱、日益腐蚀阿姆斯特丹心脏的红灯区。红灯区,似乎正逐渐成为荷兰最甜蜜的枷锁。

 

---------------------------------------------------------------------------------------

--关注【牛老板影像记】的微信公众号:selening8,可以随时分享小s的牛老板文章--

阿姆红灯区的百态人生(附:妓院博物馆纪实)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