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226
  • 经验

    8350
  • 访客

    1414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243705/

个性介绍:中国摄影师杂志江苏记者站记者,高级摄影师,新浪自媒体联盟成员,专注摄影与旅游。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2017-07-04 16:12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提起广东省东莞市,我的第一印象便是“世界加工厂”。然而,这次到东莞,遇见了一位纯手工制作木屐鞋的老工匠,便彻底颠覆了我原先的印象。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我是于骄阳似火的七月,来到东莞的石龙镇的。石龙镇的面积不大,才区区十一个平方公里。但石龙镇的名声很大,早在明末清初时,石龙就与广州、佛山、陈村并列为广东“四大名镇”,浩瀚的东江,便是在石龙镇流过后才进入珠江三角洲的。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石龙镇建城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是被建设部和国家文物管理局命名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在石龙,我探访到了现已列入东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木屐制作工艺,以及它唯一的传承人,梁锦泉夫妇。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梁师傅的木屐制作工坊,在石龙老城区的一条僻静的小巷内,若不是当地人的带引,估计没有人会从那七拐八弯的小巷内,找到梁师傅的家。这是在一处居民楼的一楼,里外共两间小屋。大一点的房间,有十多平米,梁师傅用作来会客,梁师傅的爱人玉姐,就坐在木制的沙发椅上,负责钉木屐的鞋帮。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外屋是一个不足十平米的油漆间,屋顶用钢瓦盖顶,有两扇窗透气,靠墙是摆放木屐的支架,支架上层层叠叠码着半成品的木屐鞋,地上摆满了油漆桶和画笔。整个屋子里就一台台式风扇,却没开。梁师傅说这是因为画好的木屐鞋要自然晾干,所以房间里虽然很热闷热,但电扇不能开。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两间屋子里堆满了成品或半成品的木屐鞋,五颜六色的,在昏暗的房间里,显得很醒目。梁师傅说一口广东的白话,让我这个外地人几乎听不懂。好在陪我同去的当地人,充当了一回临时翻译,才能跟梁师傅进行一番交流。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木屐,是木底鞋的统称。在我国,制作和穿着木屐鞋,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了。先来说个传说,你知道“足下”一词是怎么来的吗?其实它跟木屐有关。春秋战国时期有个晋文公,因慕名臣介子推,希冀求得介子推辅助自己。然介子推不从,背着母亲避入深山。晋文公求贤心切,误听小人建言,一把大火烧了深山,希望介子推可以背着母亲躲避大火,自己走出来。三天后,大火熄灭,依旧不见介子推,却在一棵大树下见到了介子推母子两人的遗骨。晋文公十分难过。便命人把大树砍下,带回宫里,用树木做成一双木屐,穿在脚下,还时常对着木屐自语:足下。这大概是史书中最早关于木屐的记载。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四五十年前,石龙镇周边地带的人,喜欢穿木屐鞋。因为石龙地处潮湿的南方,尤其是在下雨天,穿木屐既防滑,又经济。年长一点的人都记得,当时的石龙,满大街都是穿木屐走路时发出的“哒哒”声。家里经济条件不好的,只有到过年时,家长才会帮小孩买一双新木屐鞋穿。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东莞本地的年轻人结婚,新郎新娘一定要穿木屐鞋,男的着大红色木屐,女的穿淡红色木屐。洞房花烛夜后,新婚夫妇要在床头边摆放两双小孩的木屐鞋,以求早生贵子。发展到后来,居民乔迁新居,走进新房子的那一刻,主人必定要换上一双新木屐跨入房间。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梁师傅很憨厚地告诉我,当年他结婚的时候,自己穿的大红色木屐,是自己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画出来的,鞋面的图案是一只展翅的凤凰。梁师傅说他自己正常的话,一天可以画上四五十双鞋,而那时,因为要结婚,所以特意精心画了一双鞋。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过去,石龙镇上最繁华的中山路上,有数十家出售木屐鞋的店铺。梁师傅在1982年的时候,投靠一家叫做“昌记屐铺”拜师学艺。梁师傅说自己年幼就是学中国画的,以为画鞋很容易,哪知入门却很难。当年的师傅也不肯教自己,自己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摸索出一些门道来。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中山路依旧还在,只是再也找不到一家“屐铺”,梁师傅也早就从繁华的大街搬到僻静的小巷内,因为做木屐挣得钱,已经付不起商铺的租金了。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梁师傅制作一双木屐鞋,需要二十多道手工工艺才能完成,画画是其中最复杂的。因为一双成品的木屐,如果图案不好看,或者画不好,那基本就没有人会买。三十多年来,梁师傅练就了一手画画绝活,一双木屐,在他的手上,转眼就成为一件好看的工艺品,他能用手指沾着油漆在鞋面上画画,而且左右鞋面的图案十分对称,让人看了爱不释手。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制作木屐鞋面的木料,贵一点可以用胡桃木、水曲柳、楠木等,这些木料材质好,木纹优美,有天然的装饰效果,但手工制作难度最大;另一类木料是软质材的,如桦木、杨木、桐木和松木等,这种木材做的木屐鞋轻盈,走起路来反弹力小,对人的脚有保护作用。梁师傅说现在自己常用的木料,就是这样的软材质,一来价格便宜,二来制作起来方便多了。就这样一双经过二十多道手工艺制成的木屐,才卖十元左右一双。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梁师傅的爱人玉姐,以前在石龙的服装厂工作,现在她也开始做木屐了。她说自己不会画鞋,就帮着老梁干一些杂活,钉鞋帮,便是她日常的工作。用红色透明胶做的鞋帮,靠铁钉钉在木屐的鞋侧面。每一片都是玉姐用榔头一锤一锤地钉上去的,不小心时,榔头还会砸伤自己的手指。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如今的石龙镇上,已经再也找不到纯手工制作木屐的师傅了,梁师傅说好像整个广东省也找不到像他这样,还在继续做木屐的人了。毕竟这种手工活,既繁琐,又挣不到钱。现在的年轻人,不再喜欢穿木屐,认为走路不方便。就算是准备结婚的,也有人不喜欢穿木屐过门的习俗。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梁师傅说他基本两天能做一百双木屐,然而没有销量的时候,一个月都不会去做。每年的八月、十月和十一月份,是木屐销售的季节,这个时候活多一些,其他的月份就基本没人来买他做的木屐了。要是遇到有农历年不宜结婚的时候,那就更没有销路了。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梁师傅画了三十多年的木屐,最大的心愿有两个。一是希望把这份手工艺活传承下去,等他老了,不要让它失传。可是现今的年轻人都不爱干这种枯燥的活,想带个徒弟都找不到人。二是梁师傅有个在读大学的女儿,梁师傅说等到将来女儿出嫁的那天,他一定要做一双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木屐鞋,送给女儿当嫁妆。因为爸爸没其他本事,一辈子只会画木屐鞋。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梁锦泉师傅,东莞石龙镇上唯一的制作木屐手艺人,他会是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吗?

东莞石龙小镇,老街上最后的画鞋匠

作者简介:

陆建华

中国摄影师协会理事、《中国摄影师》杂志旅游地理栏目专栏作者、无锡市艺术摄影学会理事、新浪自媒体签约作者、2016年新浪旅游新晋十大红人,2016年克劳锐自媒体价值排行榜旅游领域第9名,2016年搜狐旅游最具影响力的作者。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