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738
  • 经验

    17891
  • 访客

    79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264375/

个性介绍:知名旅行博客博主,自由撰稿人

旅行路上,我们还会再相遇吗?

2016-03-19 20:05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文:七月娃娃

旅行那么多年,在路上遇到很多人。

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他们说着不同的语言,他们有着不同的样貌和性格。他们最终擦肩而过,他们几年后又失去了音讯,他们留在生命最私密的那个角落……

我想对于我来说,旅途的意义就在于,遇到了你们。

十多年前,周末,坐长途车去看朋友,惠州的西湖边上,警校的女生宿舍里,我遇见了那个桀骜不驯的女警花。因为暗恋的师兄考上了警校,我常常找理由坐车去玩,这一次,寒冷的冬天,在女生宿舍里跟师兄的同班同学谈了一夜的话。每天,看她操练,上课下课,在食堂里吃饭,在我的生命中,还没有遇到一个性格如此刚烈的女子,她教会了我坚强。我已经忘记了那个暗恋的男生的样子,却与这位邂逅的女子惺惺相惜,我们通信了一年,直到她回老家的派出所工作,然后结婚生子,断了联络。记忆里永远抹不去,在女生宿舍里,她穿着警服,短发飞扬着,对我嘘寒问暖,像姐姐一样关怀着我,让我忘却了长途赶来奔赴一场没有意义的约会的辛酸。

大学毕业前一年,暑假,跟外校的一个男生,去杭州。这位叫杰的男生,在校园里叱咤风云,迷倒很多女生,却被我的好闺蜜收了,闺蜜那时已经有固定男友,杰很受伤,每到晚上打电话来宿舍,闺蜜不接,我充当了知心姐姐的角色,后来我们成了好朋友。那时候金华有个村子叫诸葛村,没有人收门票,村子里两人迷了路,晚上没来得及离开,住在诸葛阿娇的五百年的老房子里,诸葛阿娇年过七十,字却写得相当好,那晚我们三个人,坐在老房子的月光下,聊到半夜。我与诸葛阿娇通信了好几年,后来断了音讯。去年的一个雨天,周末,跟朋友再去探访诸葛村,雨中的食肆仍然火热,只是我已经认不出当年住的房子的位置,阿娇也早已经不知去向。

有些相遇,就这样在岁月中不知不觉断了,有时候会让人很惆怅,后悔当初那么平淡如水地相处,以至于后来消逝于无声。那个跟我一起去诸葛村的男生,我们一直保留着对方的联系方式,这么多年过去了,却再也没有拨过那个熟悉的电话。

有些相遇,误会了,离开了,后来再相遇,有点尴尬,再也没有当初的亲密无间,戚戚然,让人感叹,不如就这样吧,淡淡的,记住就好了,联系,也再不必。

我们在网上都认识对方,知道大家都痴爱着在路上的感觉,那一年在黄山,终于相遇了,相见恨晚的珍惜。后来,我们结伴去了苏州,去绍兴过大年,在江南遇见了最美的冬雪,再后来,我们相约去新加坡看网球赛,在环球影城过万圣节,脑海里总是浮起他在鬼屋里躲到我身后的惊吓模样,一个大男人。我以为我们会这样,像闺蜜一般一直相处下去,会看很多风景,会为彼此的幸福而祝福。然而一场误会,我们终究天各一方,只在别人提起的时候,想起以往的日子,心中怅然,那些回不去的岁月。

我与小欧相遇,时隔两年,在台北的一家酒店里,他带着女朋友小菲来见我,在我面前打情骂俏,一点也不避讳。有一年在日本东北,我与小欧初次相遇,在山形的村庄里,一起打年糕做早餐,在日出的山上庆祝他的生日,我们同年,他看起来却沧桑很多。在台北,小欧带着女友小菲,陪我爬阳明山,看台北璀璨的灯火,陪我去九份,一家家地品尝美食。后来我去了台南小住,他们坐火车来看我,陪我在花园夜市里,尝遍了夜市美食。去年,我与好友再一次去了台湾,在台北中山路的一家小馆子里,我们见面,让我欣慰和高兴的是,他的身边仍然是可爱的小菲,我问他们为什么还不结婚,小欧眼中无奈,结婚是一笔大的投资,他暂时还买不起房子,他们拮据地生活,却为我的到来不计较的话费吃喝玩乐……我与台湾的缘分,何尝不夹杂着与他们之间的情感。

2014年8月,我一个人在西班牙,从巴塞罗那坐火车到科尔多瓦,在网上预订的一家酒店,藏在七拐八弯的小巷深处里,半夜里,我在吵杂声中醒来,打开窗户,他就坐在阳台上抽烟,看着我微笑,深蓝色的深邃的眼睛。来自纽约的男人。第二天相约,我们意见一致地选择了徒步暴走这个小城,他不像中国男生那样替女孩子背包,却一路幽默地让我忘记了徒步的艰苦。他刚刚大学毕业,旅行结束之后开始工作,一份银行职员的稳定工作,“只是以后不能再这样自由地出来游玩了”他耸耸肩。他的下一站,要越过海峡,去到北非摩洛哥,然后穿越撒哈拉沙漠,去埃及……撒哈拉沙漠,那是我梦想中的远方,我的世界尽头。我们分别,留下了各自的联系方式,圣诞节的时候会收到他从纽约发来的祝福。去年冬天我去纽约,他来酒店看我,我们在五十二街附近一家简单的咖啡馆里,捧着一杯黑咖啡取暖,外面正在飘雪,他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告诉我他要结婚了,姑娘来自澳大利亚,在纽约读研究生。回国后我给他寄去了一盒喜糖,很喜气的利是糖,他发来他们甜蜜的照片,照片中的笑容,就如那个夏日在科尔多瓦的夜晚,推开窗户,迎面而来的那个温暖的笑。

后来,我终于去了撒哈拉沙漠。那是我认定的世界的尽头。如果没有遇见,我将会是在哪里。大年三十的早上,我在上海的一家酒店里,等待一次难忘的见面,他从美国回到上海,陪母亲过年,我们在他办公室里,匆匆地喝茶聊天,听他走遍世界的踪迹,两个小时候我离开回家过除夕。再一次见面,是在丽江的一家茶铺里,我听他用口琴演奏王菲的eyes on me,那个夜晚,我们望着房檐上的灯笼说各自的故事,一夜未眠。第二年的春天,我们一起去了摩洛哥,在菲斯古城,遇见了西摩一家人,摩洛哥老百姓的家庭气氛,温暖地就如春天,今年,他的撒哈拉纪录片在电视上播出,我在东京银座的一家旅馆里,打开手机看直播,西摩的婚礼终于如愿举行,菲斯城的时光依旧历历在目,驴子驮着重物穿街走巷的影子,皮革厂里传来的一股股熏人的味道,撒哈拉沙漠的傍晚金色的夕阳,空旷的沙漠夜里吹来的热风……而我们,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见面了,大街上响起《天空之城》的吉他曲子,我们终究弄丢了彼此。

离开了,又相聚了,也有些人,再也不会相见。路途仍然在继续,会遇到更多的人更多的事,那些相遇时安静流淌在心中的暖流,随着时间的更替,最后停留在记忆里没有故事再续。常常为此感到悲伤,甚至已经找不到任何理由去打扰那些曾经在生命里留下印记的人,也许有一天在大街上,在一个熟悉的城市里,我们还会再聚,是一声亲切的问候,一杯握在手中的暖茶,一句有空常相聚的嘱咐,还是顺其自然的缘来缘去。每一个人,都只能在你生命中短暂陪伴,握住他手中的温暖,珍惜这一刻相遇的光阴。

(图:台北,师大夜市,猫的店)

我是七月娃娃,我在柒月拾号等你。

小店wei:13926086996

我愿倾我所有,不让你走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