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518
  • 经验

    8585
  • 访客

    196307

漠河,北极村外北红村——北国再寻秋(之八)

2017-10-02 12:49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阅读次数

 

这里一切都可以冠以最北。小城漠河便是中国最北县城。

登上北极星广场,斜阳下的这个灾后重建的小城,如此宁静和漂亮!








边陲小城这样的校舍,能让人不惊讶?




漠河县城以北百公里的北极村占尽了最北风头。飞机来的,火车来的,自驾来的,骑车来的……全国各地游人趋之若鹜。

几位骑行侠,二十岁不到,带着炊具、备胎、帐篷、冷暖衣物。人生第一次历练是千里万里追北来。呵,赶上了好时代,年青人不是来插队,而是来旅行!

我们的资深骑行侠旅伴老杨看了也感叹“后生可畏”!





冷冰冰的六十元门票,让人在向往中显得无奈。

一进村子,到处是带北字的大石头。刚才还在为买票而郁闷的游客顿时释然:终于找到北啦!一个个喜滋滋地抱着、站在、依着、坐着,一定要和这些碑石合个影。

其实不用急,村里什么都冠以最北:最北邮局,最北供销社,最北客运站,最北派出所,最北宾馆,最北小卖部……据说还有最北厕所。只怕想不到,不会找不到。









已经开发多年了,村里二、三层楼的宾馆随处可见,至今还在建建不休!

黑龙江边也少了些边界应有的神秘和宁静。

大草坪闯入眼帘,垒石、石碑、石雕到处可见。

刚出这这广场,便入那广场,什么神州北极、金鸡之冠、中国北极、七星北字石头群……一个比一个气派。














其实,在我眼里,所有的北,只有这里最官方、最正宗!

军营、哨所、界碑,提示我们这里是边境和军事禁地,不是城市公园!

哈,去年到了抚远东极,这次到了漠河北极,前几年到过喀什及帕米尔高原口岸,如果能算是西极的话,就差一个中国的陆上南极或海上南极。

东南西北四极此生一定能走到,我相信!





黑龙江的对岸一片莽莽苍苍。山上一个瞭望哨,水上一条巡逻艇,时刻也警示我们:不得逾越一步!





说实话,不是我想像中的边陲小村,我无意拍拍拍。 

幸好,同处黑龙江界江边上,北极村往东100公里外还有个村屯——北红村!

据说在纬度上,这里应该是中国最北的村子,只是发现和旅游开发晚了几年,被同在江边的北极村用去中国最北美名。

村子紧挨着黑龙江。这里的界江似乎跟苏州河宽度差不多。







村子原名大草甸子,近年扶贫开发了旅游,被改名为北红村。但农民仍然在田地里忙着,传统木刻楞房和传统东北农家大院仍然处处可见。























虽然家家户户也忙着接待来客,便全村没见大宾馆,没见二层或多层小楼,新建的农家客栈全是斜坡顶的平房,全用木板做外装饰,仍然屋前屋后种菜栽瓜。





 

保留了传统的大炕,这倒有了几分农村风味,便利了来客体验边陲的东北农家生活。

就保护和保持乡村原生态而言,北红村比北极村及内蒙室韦等一些村镇好多了。



村里家家房前屋后有个菜园子,但在我眼里,似乎只有这家最养眼,因为不仅有菜畦,更有鲜花。

我俩不禁在院外驻足观赏。一位老人推门而出,问我们是上海人吧?





正当我们惊讶时,老人说,我的徒弟是你们浦东的一个知青,姓叶,前年带了好多东西来看我呢!”说时一副开心状。

看老人模样,勾鼻,大眼,多毛,似乎有点“毛”。于是小心翼翼地问,有俄罗斯血统?“嗯呢,我妈是俄罗斯人”。

老人姓张,把我们请进家。“俺们这个大队,当年光你们上海知青就有218人。”一嘴东北土话从老人嘴里滚出,还精确到个位数,我在感觉有点滑稽时也佩服老人的记性。







同大多数中国农村家庭一样,老人家里墙壁上也有照相框。他年青时的照片,虽然穿着中国服装,但眉眼似乎更俄化。

知青徒弟照片挂在墙上,宛如家人。






打开柜子,许多奖状和证书让我好奇。他介绍说,都是俺媳妇的,她是全国计生劳模,全国最美乡村医生。言中不乏得意。噢,记起来了,前不久央视刚播过最美乡村医生节目,当时看了真有几分感动。







刚收了麦,老人的妻子李春花正在后屋与弟弟忙着装袋。

“我退休,村医已由女儿接班。”笑盈盈的她阳光、和善、健谈。

“我俩第三代了”,见我们好奇,她和弟弟爽朗地笑着。她的奶奶是嫁来的俄罗斯姑娘,至她己是第三代,四分之一血统了。




原来,清末民初时,在中俄界江边中国一侧发现了金矿,涌来了许多俄罗斯人越界开采,后来因种种原因,他们中许多年青人,特别是姑娘,嫁给了闯关东的单身男子,并最终滞留在中国,从此在中俄界江中国一侧生生不息,形成一道独特的人文风景。

据说,仅北红村就有好多户华俄后裔。这位老人就是其中一位。

“现在第二代已经少了,大多是第三、第四、第五代了”。在一家叫混血儿的小超市里,一位当地人告诉我。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