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518
  • 经验

    8965
  • 访客

    213535

塔河,“采秋”正当时——北国再寻秋(之六)

2017-09-30 08:56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1,606

阅读次数


 

往北第二站,塔河!

次日上午,继续班车出发。这次路程有220多公里,我在做攻略时,看到有人说有七个小时车程,便作好了长途奔袭的准备,但上车一问司机,现在只要四个半小时,因为路修好了。心里窃喜。

公路基本与呼玛河平行,但相隔一段距离,只能隐隐约约见到水面。

一路上山岳起伏,森林连绵,村舍和田地越来越少,我明显地觉得,该是进入大兴安岭腹地了。



我想,有呼玛河,有兴安岭,有鄂伦春人,这里应该一定有吸引旅人停留的好风光。无奈关于塔河的旅游介绍,网上基本空白,我的那本奉为经典的出行手册,也把它忽略了。

沿途经过一个鄂伦春人自治乡叫白银纳,停车当下,我试图想寻找点民族痕迹,却除了几排整齐的新村舍外,啥也没有发现。

还有一个地方叫十八站。据是说当年清政府到江东瑷珲老城的沿途驿站,也有说是当年采金人来往的歇脚点。同样周边还有十六站、十七站之类的地名不少。但目前只是个归加格达奇管辖的一个林业小镇,也没有发现什么。 

塔河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下辖县,也是个林业局,大楼前的牌子告诉我们,这里的管理架构仍处于政企合一。



被森林包围的整齐住宅,是塔河镇特有的美丽。









这里似乎是大兴安岭林区的铁路交通枢纽。车站旁便有机务段,有成排的铁路职工宿舍。想当年,这里隆隆驶过列车上装载的一定是圆木。













同东北所有林区一样,从砍伐到养护,塔河县正在经历一场影响深远的嬗变。伐木工人也好,铁路工人也好,都正在适应这种无奈的变化。





呼玛河畔的大片湿地,滋润了这座美丽的林区小城。 









采秋,晒秋,收获森林的馈赠!

林区人尚不富裕,花点力气,大森林便给予慷慨回报,弥补停止采伐的损失。

据说,开辆摩托深入人迹罕至的森林,一个秋季收获几万元大有人在。

集市上摆满了五味子、红豆、蓝莓、榛子、榛蘑,黄蘑、黄茹凉、红茹凉……还有类似小苹果小梨子的水果,我不知道是栽种的还是野生的,不过也相当适口。

上海见过一小盒栽种蓝莓,要价好几十元。而这里一斤野生蓝莓才22元。

“完全野生,不用清洗,放心吃吧!”当地人告诉我。

小心翼翼抓几粒放入嘴里,一抿,甜酸可口,味道不错。只是吃不了那么多,好大一堆放到次日,便坏了。













一斤黄蘑13元。当晚在这位老汉手上买上一斤,让饭店里放点白菜加工一下,吃起来果然鲜美。





兴安岭的巍巍青山,呼玛河的潺潺流水,黑土地上的父老乡亲,依然掂记着的知青。在大兴安岭塔河林业局最漂亮的森林公园里,耸立着一组以纪念上海、浙江知青劳动生活为主题的群雕。

流连在塔下,让我十分感动:东北时常见到纪念碑塔,但多是缅怀苏联红军和抗联英雄的,而这里的纪念碑,却是专门为当年的知青而建!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