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518
  • 经验

    8945
  • 访客

    197135

呼玛,红了高粱醉了眼——北国再寻秋(之五)

2017-09-29 08:43
2
+1
您已经赞过了
0
2天 2017.09.09 - 2017.09.10
1746

阅读次数



在黑河住了三晚,开始向北进发,目标,漠河,神州最北!

从地图上看,到漠河县城有650多公里路,如果自驾行车费时11小时。

没有直达班车,必须倒车几次。网上也见强人连续倒车,但也要两天,而且这样实在太累。

咱现在不差时间,可以化整为零,把旅行经过的县市,作为一个个的停留玩点嘛!

虽然攻略上很少沿途风景介绍,但没介绍不等于没风景。那些被人忽略的“幺尼角落”,往往有美妙的景色。

第一站,去呼玛。

黑河往呼玛的班车大部分时间傍着黑龙江前行。

伴着黝黝的江水,班车先穿行于广袤的田野,后行驶在蜿蜒起伏的山峦,两侧多是亭亭玉立的白桦。






被窗外的美景吸引,不知不觉间,平原已向山区过渡,农区成了农、林交替区。

原来,离开黑河,意味着我们告别小兴安岭,进入了大兴安岭了,我方一侧是湿地、农田、森林交替出现。

对呼玛的最初了解,源于身边的“黑兄黑姐”,源于中苏武装冲突的吴八老岛,还源于郭颂的那首《白嘎拉山情歌》。

坐班车的最大好处,无论司机还是乘客,人见你是外来游客,都愿意跟我们唠嗑。我俩外乡人装束,人人又都把我们当作省亲的知青,特别容易沟通感情。同车一位大姐,就是上海知青的媳妇,已经随夫落户上海长宁天山地区,见到我们格外亲切,一路上更是向我们介绍了好多当地的情况。

同龄的说,家里曾住过知青,曾与知青同劳动共巡逻;年轻的说,当年的老师是知青。据说,光一个呼玛,当年就有两万多知青!一边农业劳动,一边扛枪戍边。

说起知青,总有说不尽的话,道不完的情,常让我这个外乡知青动容动情。“前几年他们常一车一车来,现在来少了,唉,都老了,来一次不容易喽!

车上、街上、路上,听人聊聊,不也是旅行采风吗?看看窗外壮美河山,听听乡人说说家常,旅途并不枯燥。











三个半小时后,班车进入了呼玛县城。

旅馆安顿好后稍事休息,便雇了出租车,准备到黑龙江边去看龙头山,看呼玛河。

司机开价80元,我俩主动跟他说,给100,沿途有什么好景色带我们看看,有好风景随时停车。 

县城外20多公里。车辆行驶在泥石路,两侧河汊纵横,水光粼粼。

















芳草萋萋,羊群遍地,呵,不是草原,胜似草原啊!









一座奇特的山头突兀在黑龙江畔宽阔的湿地上。因其形似龙首,当地人管它叫龙头山。山渐渐近了,但黑龙江这几天涨水,前面一片泽国,车辆和行人无法靠近江边,只能隔水远眺。

呵,江的对岸,俄方领土上有一座陡峭的高山横卧在江畔,山的形状跟中国龙首有点相似,只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那山体,似龙头回望,莫非流露出对故土的眷恋不舍?






司机淳朴,一路上好几次主动停车:江边的村庄让我们去看看,路边的高粱地让我们下去拍拍。

















突然又一个拐弯,他又把我们带上一处我们并不掌握的高台地。

往下一望,哇,一阵惊呼:呼玛河从远方蜿蜒而来,前方就是它的归宿——黑龙江;呼玛河谷色彩斑斓:森林一片碧绿,田地绿黄相间,大幅的色块如一块块巨幅绒毯……

伫立山巅,呼呼的风声让我感觉如郭颂嘹亮和悠远的歌声:

白嘎拉山高万丈,捧着一轮红太阳……呼玛河水象美酒一样,灌饱了金黄的小麦,灌醉了火红的高粱,心上人的眼睛胜过那醇酒哟,醉倒了鄂家的好儿郎……


















呼玛县,因为有大兴安岭,因为有黑龙江,因为有呼玛河,果然有着世外桃源般的好风景。

其实,就在县城的滨江公园转转,江边白杨林斑驳光影,界碑、兵营、哨所和巡逻艇,一片迷人景象,足以对得起一路的舟车劳顿。













2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