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518
  • 经验

    8355
  • 访客

    194133

赣州有古城,更有“郁孤台下清江水”——江西广东(一)

2018-01-06 17:07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阅读次数



都说一旦爱上旅行,便难以停下脚步。离2017年底还有十多天,大江南北普遍偏冷。寻寻觅觅间,赣南进入了视线。

不再呼朋唤友后,我的旅行尝到了随性的乐趣:想上哪上哪,想咋走咋走。1218日傍晚,登上了南下的火车。第一站先到赣州,呵,就是赣南脐橙的故乡!后程往哪,视交通、天气、兴趣和体力等情况而定,反正在赣闽粤结合部,相对比较暖和,不怕受冻,走哪都行。

扼守闽、粤、湘交通要道的赣州,古称虔州,为军事重镇,目前是江西的第二大城市。如今赣州虽有橙乡之名,但更有“客家摇篮”和“江南宋城”之称,下属的瑞金等县,还有“红色故都”美誉。

次日一早便到了赣州。到宾馆安顿好,才早上八点多。早餐后,骑上小黄车顺着大街经赣州公园,直奔江边。

江西别称赣,大概因赣江而名吧。而这里就是赣江的源头——章江和贡江在这里汇合,形成了赣江。








江边便是南宋古城墙。城墙依着江边地势起伏,目前残存的尚有3600米之长。

细细看去,青色墙砖上有人名:胡国龙、林文泗、朱明海……一个个如同今人的普通名字,眼前似乎浮现了窑工们被炉火映红了的脸庞和浑身汗水的身躯,他们正在忙着打泥、制坯、垒砖、烧窑,出砖……这场景我熟悉,四十年前,我们农场就有窑厂。

印有姓名的砖块,用现代的话说,不就是一种古代的建筑材料质量可追溯机制?

一座坚固的城池就由这样一块块质量优良的青砖垒了起来。宋时,全国36座繁华都市之一,赣州也是其中之一。













在查看地图是我曾经纳闷:赣州外围各县多是红色苏区,为何唯独赣州城没有赤化?江边一位老者告诉我,红军曾经攻打过这里,也用炸药炸墙,但没有成功。

当晚我上网查询了一下,果真如此:19322月,党内左倾路线占统治地位,强令攻打城市,红军进攻赣州城。守军凭借坚固的城墙顽强抵抗,红军几次攻城不利,历时33天,终告失败。这是彭德怀军事生涯中的第一次败走麦城。







郁孤台是一座建在章江边的古楼阁,因其地处树木葱郁、山势孤独的小山丘上而得名。据说距今最少有一千二百多年的历史。期间屡经兴废,如今的三层楼阁是近年按照清代楼样复古仿建的。








历代许多名人都曾在这里留下过诗词。其中,与郁孤台渊源最深的数南宋能文能武的辛弃疾。他在赣州任职时,留下名词《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唉,以前只听说“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一句,对其出处却是到了这里才知晓,读书甚少,惭愧!




临江的城墙内还有北宋的八境台,台下章、贡二水汇入赣江,向北奔流,楼下老城巍峨、古榕成荫。







古时登台可眺赣州八景。八境台建成时,地方官孔宗瀚曾将登台所见绘成《虔州八境图》,请苏东坡按图题诗。苏东坡遂作《虔州八境图八首并序》。过后几年,苏东坡贬官岭南路经赣州时,亲临八境台,在遍览赣州风光后,深感原诗“未能道其万一”,遂补作《八境图后序》一篇。

地因人而名,楼因诗不朽。如同辛弃疾之于郁孤台,八境台也因有了苏轼题诗名扬天下。







八境台所在位置地势显要,当年这里也是个军事重镇。底下便是残存宋城中唯一一座保存完好的瓮城。

一块块巨大的红色条石和一个个藏兵洞,石墙上的斑斑藓苔,让这座老城堡显得更加沧桑古朴和沉重。









经国先生从苏联归来后,在赣南这块曾经高度赤化的地盘任专员。城墙下这幢有点苏式的小楼就是他和蒋方良的居所。





据说小蒋把当年在苏联学习到的一些社会管理方法运用到此地,譬如推广新生活运动等在内的新政,在当地也赢得不少口碑。小蒋在这里积累的从政经验,有助于他数十年后在海峡那边当政。呵,老蒋刻意栽培儿子放到基层历练,可谓用心良苦。









门前的这株树,是1941年小蒋新手所植。



走在桥上晃晃悠悠,如同置身船上。赣州这座400米长的浮桥,底下可真是一百多条小船。这桥始建于宋乾道年间(11631173),至今已有800多年历史,规模在全国独一无二了。早年行军打仗遇水架桥大概就是这种桥吧?

宋代石桥延续至今,并还供两岸民众使用、不用买票过桥的,全国独一无二了。












桥的一端,许多渔船正在售卖鲜鱼和鱼干。














桥的另一端,穿过一条小街,便是乡村了。乡人出售的橙子皮上多是斑驳的黑点,品相不好,15一斤。“这是农家不打药水的橙子,你尝尝嘛!”一尝果然好吃,无奈拿着不便,只能买上了几个。

呵,到赣州,到这桥上去体验一下晃悠,顺便看看桥边百姓最普通不过的生活,也值了,且不说还有脐橙甜、鱼干香呢!





上岸走了几步,一座水渠进入眼帘。年久失修也荒废了,但公社时期的印迹十分清楚。当年大兴水利,俺也曾经参与过呢!




 

建春门内是老城区了。残旧的老街区,高高的砖墙,深深的大院,斑驳的门窗,残旧的砖雕,几成废墟的老屋,还有被称为"福寿沟"的城市排水系统,据说都是宋时格局呢!



一条叫灶儿巷的老街,名字让我想到老虎灶,劳动人民居住区,其实那是早年的“公务员小区”!原来,清初有很多衙役住在这里,而衙役的"制服"是黑色的,时叫皂色,因此人们叫他们皂役。他们住的地方就被叫做“皂儿巷”。后来谐音变成了“灶儿巷”。

灶儿巷现在残存的民宅,多是清代至民国时期的,风格有赣南的客家建筑,但更多的似乎是精工细作的徽式建筑,一些建筑有些西洋风格,走在这里,恍如回到了一百多年前的赣州城。





















正在闭门维修的文庙和被围在学校里的宋代古塔。




 

次日一早,天气暖洋洋,只身爬山去。通天岩距离城区十多公里,公交只要一元钱便可到达景区门口。









清早的山路没有游人。好不容易看到一位带着大口罩的女士走在我前面,我以为是烧香客正想向她问路,结果她同我一样,也是旅游者,也被岔路搞得一头雾水。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在一群丹霞山丘上,留有唐宋以来数百座窟龛和造像,以及大量摩崖题刻。







一般人也就看看摩崖石刻及佛像,心诚者,走过路过,可到山间小庙烧柱香的。

路上幸遇当地一位满腹经伦的热心老者,带我们在一间门脸并不大的寺院里进进出出,指点我们欣赏了藏经洞、通天洞、经国避暑处、苏轼亲载铁树,又带我们走到寺院外,告诉我崖上哪是唐的、哪是宋的石佛。









历经千年风雨的石雕,许多几经严重风化损毁,但仍可见当年之庄严和精美,虽无法与敦煌石窟媲美,但在江南堪称第一石窟了。

内行人一讲,顿然大彻大悟,看出点名堂来了。

这里还有苏轼,阳孝本,王阳明,蒋经国留下踪迹。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值得专程拜访。















赣州不是旅游热门地,没有见到团队游客和摄影人。虽然行走在江边和街巷有点孤独,但这里的文化历史意蕴却更为深厚,十分适合寻古访幽。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