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536
  • 经验

    3685
  • 访客

    30934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277072/

个性介绍:旅行仅仅是一种态度,写作和摄影是方式,缺一不可。

喀纳斯的记忆

2014-07-30 14:38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967

阅读次数




第一次知道喀纳斯湖是听老李说的,那已经是遥远的1988年了,那一年老李陪我在新疆跑了好几千公里,我们成了好朋友。一路上,老李多次向我推荐喀纳斯,并用他那毫不花哨的语言,为我描述了喀纳斯有多美。我相信,那会儿还没几个人听见过喀纳斯的名字,老李之所以知道,而且是“熟知”,全因为他的太太是从小生活在那里的白俄罗斯族人,所以那儿也就是老李的半个家乡了。

但我第一次去喀纳斯,却是跟老李的邻居老毕一起去的。老毕大名叫毕亚丁,那会儿跟老李同在旅游局工作,主要负责旅游宣传(那会儿还没营销、信息之类的概念),所以,当我和摄制组去新疆拍摄旅游片时,自然而然老毕就成了全陪。现在老毕已经成了新疆的名人,各类活动、各类媒体都请他做嘉宾,起码全新疆的导游没有不知道他的,因为他给全新疆的导游做培训,所以某种意义上说,这些大小导游,全是他的学生,老毕颇享受桃李满新疆的快乐。

跟老毕去喀纳斯已经是1995年了,我们摄制组一行四人加上一对摄影家夫妇供7个人,分乘两辆越野车,沿着白哈巴的河谷艰难地行进到喀纳斯湖边。说艰难,是因为那会儿根本没有公路可以通喀纳斯,如果没有越野车,你就只能骑马或者徒步了。虽然艰苦,但风景是百分百的原生态,短短的路途,我们几乎用了整整一天时间才到达目的地。湖边当然也没有宾馆,只有一个L型的木头房子,一半儿是睡觉的“客房”,里面摆着六七张木头床,一半儿是个小餐厅,窗外就是奔腾的喀纳斯河,发出很大的声响,开始以为这一晚上会睡不着觉,没想到这一晚睡得尤其香甜。原来“蝉噪林逾静”改成“水噪林逾静”也是可以的。

我记得那个L型的木头房子,不是个职工疗养院就是个林业招待所,反正是湖边儿唯一的,叫什么都无所谓。我们把行李往床上一扔,就问那个管理员关于喀纳斯水怪的事儿,因为那次去我们期待着能拍到水怪,所以很希望管理员能跟我们说说水怪的故事。管理员听了我们的问题,笑了,说;“水怪吗?我冰箱里就有呢!晚饭要不要吃?”看我们全惊着了他得意地接着说:“哪有什么水怪,就是大红鱼!”——几句话,把我们那点儿浪漫的想法打击殆尽。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老毕对科学家的结论说“水怪就是大红鱼——哲罗鲑”这件事耿耿于怀,批评他们把一个很牛X的旅游宣传创意给毁了。虽然后来关于水怪的传说又重新盛行起来,但宣传策划的痕迹已经很重了。

1995年的喀纳斯之旅还有一个难忘的记忆,就是我们在白哈巴的军队哨所里住了一个晚上。因为我们车到那里时,天已经黑了,这些坚守在北疆边境线上的军人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们和部队的战士一起吃了晚餐,和他们不一样的是,炊事班特地为我们开了几瓶啤酒。碰巧那天不是连长就是排长的女朋友也来“探亲”,朴实的战士们就跟自己的女朋友来了一样,加上我们这些不请自到的客人,那晚大家过得很开心。晚饭后,战士们特地给我们腾出一间单独的小屋,说实话条件很差,但这已经是他们最好的了。这是我第一次住在部队的营房,所以现在还能记得那么清楚。

第二次去喀纳斯是两年后的1997年。那次去新疆是去阿尔金山拍藏羚羊,到无人区拍摄当然条件很艰苦,严重的高原反应和颠簸的路途,让我们疲惫不堪。等我们灰头土脸地回到乌鲁木齐后,老李给我电话说有辆车去喀纳斯,愿不愿意跟着去?我当然愿意,于是有了我第二次的喀纳斯之旅。这次去时,喀纳斯正准备大力开发旅游业呢,从布尔津开车上去,路已经相当好走了,虽然还有不少土路。我在湖边拍照的时候,看见卡车正把砍伐下来的、一棵棵比脸盆还粗壮的树木拉走。

2000年时,为了给一个即将诞生的旅游节目拍摄样片,于是我第三次来到喀纳斯湖,我看到湖边已经出现了一片房屋,大多是度假村、招待所,其中有不少都是各单位建的。在我的印象里,这里原来是一片树林。这时的喀纳斯也早已开始了收门票的日子,正式作为风景区向国内外旅游者推广。

前几天,我借国航开辟北京-克拉玛依航线之际,第四次到喀纳斯。时隔14年,这次喀纳斯的变化几乎是天翻地覆的。好的变化是,喀纳斯建立了步行小路,是用木板铺成的,只有一人多宽,沿着小路在如画的风景里徒步,绝不是一般的快感。在景区里有了四通八达的班车,各路班车的始发站都在同一个地点,或者说它是个集散中心。这里的班车甚至有发往我前面说的那个边防哨所附近的,原来那儿也成了景区的一部分。这种提供班车的方式,当然是有赖于这边公路建设的完备,让大多数人都能轻易地来喀纳斯旅游。

接下来说说我认为不好的变化。其一是喀纳斯的旅游成本实在太高了,我和导游一起算了一下,光各种门票班车票加起来,每个人没有1000块钱下不来,更不用说还要加上食宿了。一碗普通的拌面就要几十块钱,湖边的小旅馆,每个房间也要千元以上。记得印度的泰姬陵门票不过200卢比,合人民币27元左右,美国的黄石国家公园门票12美元,并且7天有效。如此比较下来,喀纳斯的门票和世界上顶级景区比,也不是一般的贵了。还有个让人费解的地方,如果你想在景区内完全徒步,或者自带一辆自行车,不需要乘坐景区班车,是否就不必购买班车票了呢?答案是不行,不管你坐不坐班车,车票钱你都得花,简直就是强买强卖了。总之,现在如果你从北京到喀纳斯旅游,你的预算至少应该在8000元以上,这个价格你可以去趟埃及或者日本,更不用说东南亚休假了。

另外,在旅游没有开发的时候,喀纳斯是个户外旅行的极佳目的地,可以野外露营,可以高山徒步,可以漂流;现在的喀纳斯更像一个经过认真规划设计的公园,少了很多的野趣,你只是坐着班车到各个景点拍张照,到湖上坐半个小时左右的游船。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感受,毕竟多数游客还是喜欢以观光为主。







































左图是我19年前第一次去喀纳斯时拍摄的枯树,右图是我前几天拍摄的同一棵树。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