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812
  • 经验

    4465
  • 访客

    35459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277733/

个性介绍:爱读书,爱教书,爱远行,爱骑车,爱到这个花花世界到处看看,古老的说法叫: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爱这个操蛋又可爱的世界,更爱俺的沫沫!

给孩子的信39:我的梦想故事

2015-04-17 14:41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3,920

阅读次数

56班的小哥、小妹们: 上次给你们写信后,有家长给我回信中谈到“梦想”这个词,这个话题。让我给大家谈谈我自己与梦想的故事。我觉得这个建议很好,家长能选择一个话题,这样我们更有互动性。 梦想是一个很温暖的词,哪个人没有过梦想呢? 梦想是一个令人激动的词,它激励着我们,招引着我们,像远方的路,像山顶的风景。 梦想似乎又很容易凋谢,我们曾经的各样的梦想在时间、岁月之后,就像中年人的现状,走了身材,变了模样。那些儿时的梦,那些少年的情,那些青春的志变成了遥远的梦,变成了不成花开的零落,变成了面对现实的无奈与遗憾的梦。 可以这么说一个实现了自己梦想的人应该是幸福的。 我想我是半幸福的,我不敢说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不过,我一直坚持在自己的梦想道路中,接着我说说我的关于梦想的故事吧! 我觉得我中学以前是没有梦想的,那些在课堂上被学校教育的“高、大、尚”的梦想(例如科学家、文学家、政治家,)都没有真正停留在我的脑海里,今天可能是医生,明天就变成了军人。 不过,必须要承认,儿时的经历对于以后的成长是有铺垫的。我的童年同大多数城市儿童一样,没有什么特色。我想能为我以后我的梦想做推力的大约是我小学三年级开始的阅读吧! 你说是不是童话? 我想也算是。不过是成年人的童话——武侠小说。 那个时候的娱乐远不像现在这么电子化、媒体化。阅读是很多人的消遣、娱乐。我爸爸爱看武侠,我也就跟着看起来。看金庸。那个时候,字还认识不多,我清楚的记得金庸的小说中有“岂有此理”这个词,那个“岂”字我认不出,但是这个字不断出现,不知道某天查了字典还是书本上出现,就认识了。我的第一本武侠小说是《倚天屠龙记》张无忌的故事很传奇,我觉得那是一个神奇的世界。后来读了更多的武侠,几乎每一本武侠故事都是一个传奇、神奇的故事。我喜欢那样的生活,那种生活跟现实的世界全然不一样,我想这为了以后喜欢出去旅行埋下了伏笔,激发了我内心探索未知的好奇心。 所以,我一直有想法,想跟学生看武侠,我觉得好的武侠真是一种好的启示,《水浒》不也是一本武侠书吗?不过有人说:少不读《水浒》,我也担心在这个乱糟糟的年代,孩子们读多了武侠是不是会滋生暴力,其实这个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我的胆怯,我必须要向这个应试的体制妥协。 初中的时候,我依然没有明确的梦想。但是,有一次演讲,它确实深深的影响了我。 那一天,班主任说我们要去听演讲。我问班主任:关于什么内容的?班主任说“爱国主义”。我一听就少了很多兴趣,不是我不喜欢爱国主义,而是这个爱国主义被老师天天讲,讲得就像空气一样无时无刻不存在一样。 我记得我们是在我们学校新修的还没有完成教学楼的一个阶梯教室里面听讲座的,没有椅子,我们都坐在地上听,地上还有不少尘土,阳光照射过来,空气中飞散着密密麻麻的小颗粒。 阶梯教室的前面临时安放了一张桌子,一个头发和胡子都异常浓密的大汉子坐在前面,那气场很强大。 然后,这个叫余纯顺的人开始给我们讲他的故事: 他是一个徒步的旅行者。 是的,徒步旅行。 他以前在工厂工作,工作单调乏味,有一天他突然意识到如果他一生都耗费在这样的工作中,那将是一种罪过。那个时候,80年代一个叫姚茂树的人自己驾船横渡长江,那个故事刺激了他,他决定要出去看看这个广阔的世界。于是,他开始徒步旅行。 他徒步走完了东北,走完了西北,走了好多次西藏。是的,那个时候,西藏以它响亮的名字进入到我的意识,在余纯顺的故事中,那是个神奇的地方:雪山、草原、森林,所有我在武侠小说中阅读的场景、世界在他经过的旅途中都一一再现,这另一种生活深深的吸引了我。 我有了一个当行者的梦想。 当然,你不要以为一次演讲就让我也可以放弃一切可以走上旅途,但是它就像在银行存了一笔巨款,为我的将来支付了巨大的报酬。 在这个故事中,我看到了现实可以????另外一种过法。 初中剩下的时间中还有一个跟梦想有关的是音乐。 我有过当“音乐家” 的梦想,你相信吗? 对的!我曾经有过当“摇滚明星”的想法。 摇滚乐是我的精神启发的另一个重要的推动力。 当然,做摇滚明星似乎也从来只是一个梦想,它都是停留在脑海的幻想与安慰中,基本上没有得以实现。但是摇滚乐对我的精神启蒙起了关键作用,听摇滚乐,了解摇滚乐的音乐历史,我知道了什么是“个性”。当然,我不得不承认,摇滚乐与青春期的相逢为我的叛逆做了一个很好的注脚,摇滚乐成为了我在现实世界失败,失落的安慰剂。 上面讲的这些都停留在精神层面。我真的有了明确可以操作的梦想目标是在高中。 我遇见了一位历史老师。他讲课非常棒,他不带课本,信口而来,深入浅出。我被他的课迷住了,我想我以后也当这样的一位老师。 于是,我有了做老师的“梦想”。这个梦想跟前面的行者的梦想,摇滚明星的梦想来说现实、可操作得多。 但是,我告诉你们一个更现实的事实是:当时考师范报考师范可以加分。换句话说,那个时候很多人是不想当老师的,原因嘛,简单,收入不高,现在很多地方都是这样的。而我的学习不好,分数不高,那些更好的专业我考不上,师范是一个我似乎可以触碰到的目标。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老师有假期,我前面说了,我有一个当行者的梦想,但是,我实际上是挺胆怯的,我无法像余纯顺那样辞掉工作,专门去做一个行者,我知道我需要一个工作,一个安稳的职业,所以在最初选择老师这个职业,这个所谓的“梦想”的时候,有很大程度是基于现实的考虑。 我今天也跟很多孩子和家长说选专业其中一点就是现实考量,市场的需要,自己的资源,那么梦想呢?如果你的梦想能有效接轨现实那是太棒了,不然呢?不然最需要的是实力,任何一个行业你做到优秀你都可以立足,不然真的只能是改变,等待了,生存权先于梦想权,我今天跟你们谈梦想,却说这种很俗气的话,不过这是现实。当你解决了生存的时候,好吧,请保留住你的梦想,你需要更高层次的需求了。 我第一年高考失败了,连专科都没有上。我想度过中等师范也可以呀,教小学吧,结果,连这个都没门,人家中等师范是初中毕业就去读,几乎没有高中完了去读的。 于是吧,不是我多么执着,而是现实中,我没有更多的选择,朋友们都读大学去了,我无处可去,真的无处可去,以前不喜欢学校,不喜欢那些杀人般的考试,但是当学校真的远离你的时候,我失落了,强烈的失落了。我选择了复读。我为了我的叛逆,我的偏执,我的偏科付出了代价,我无路可去,后来找了关系(我高中同学的妈妈是学校的老师),给了复读费,复读了。 我记得那一天:我去找学校主任:我说我想复读。领导看了我一眼,直接抛出一句话:你给多少钱呀? 我至今记得那句话,它是一种侮辱吗?没那么严重,不过它确实是一种刺激,现实就是这样的,你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我说:你们准备要多少?(我也够直接的)。有同学的妈妈关系,最后我给了1500元(看来那是物价水平还不高,至少1500元也不算一个小数目),我的复读生活开始了。 我还是相信天道酬勤,没有退路,只能向前。一年的努力,我考上了川师。 川师在那个时候算不上多好的学校,四川最好的师范是重庆的西南师范大学。我差5分上那个学校,不过,我挺满足的,我进步了,超越了自己,我开始了自己全新的生活。 大学生活确实是不一样的生活,有着不一样的事业,在大学我遇见了最让我崇拜的老师。小说老师——何大草先生。听完他上课,我完全被迷住了。高中我迷过历史老师的上课风格,但是现在,我只能用崇拜来形容了。那课是太精彩了,我不断在模仿他,但是还没有超越他。他带给我一个全新的文学的小说的世界。 我遇见了一个好老师,我坚定了自己当好老师的梦想。 对的!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才坚定了我的梦想——梦想与工作结合的选择——做一名好老师。 我不断回味着一个好老师对我精神的震动,那种灵魂般的影响就像上帝触碰亚当之间的刹那,给你一个全新的世界。我想,这样的感受是需要分享的,我也希望能做这样的一个老师,去影响自己的学生,带给他们认识这个世界的机会、权利和选择,告知他们我们可以这样美好的生活。 大学还完成了一个梦想中的事情:自己跟朋友搞了一个乐队。我打架子鼓。这完成了我从初中以来的一个夙愿,不过,音乐这个东西,天赋太重要的,我是那种连音乐细菌都没多少人的人。后来,玩不下去了(技术太差了),退出了,不过,我还是很高兴,因为去实现了一下儿时的梦想,儿时的兴趣。兴趣这事,你图一个乐,没什么,像我这样的劣质的鼓手也去过舞厅演出,跟乐队在大学搞过演唱会。但是,你要把兴趣变成一种事情,就是我前面说的,你必须要有实力,不然你玩不下去,所以,我不靠我的兴趣生存,不靠它养活自己。 然后,毕业,开始真正的教书。 我想,我必须感谢我的第一届学生。他们承担了,宽容地接纳了我教师梦想中疯狂、任性的一面。 跟13年前相比,我想我教书的功力是上升了,但是,那教书的激情与单纯呢?我不敢肯定回答。现实都在改变着我们,特别是越来越功利化的、浮躁化的当下生活。 第一届学生,我们就像初恋、热恋中的情人,他们接受了我的“任性”,我以前是多么的“任性”,你想没有完成的青春期,学生不听话,惹我生气了,我可以赌气离开教室,“不上课”,直到学生来“请我”,学生嘈闹了,我可以扔一本书下去;你们相信吗?那个十多年前的我还“打”过学生,当然不是真“打”…… 当然,我对他们也付出了很多,那个时候几乎是百分之百,不谈恋爱,没事可做,那就好好教书吧。 正是我深情地付出,他们才容纳了我的“暴戾”,我的情绪化。 我想说的是,感情这种东西一定是相互的,你付出多少,你才可能有相对比例的收获。 教完第一届学生,我去支了一年教,然后遇见我太太,然后离开成都,来到深圳。 深圳全然跟成都不一样。 以前在公立学校,现在在私立学校。风格、特点全然不同,我以为自己是一个好老师,其实呢,我不断的碰壁,我那关于做好老师的理想也不在遭遇现实的挫折。 我一直有给学生看电影的习惯,我觉得好的电影也是一种好的阅读。有一次,领导看见我给学生看电影,说这不好,还是文字的阅读好。我没多说什么。大约过了一段时间,学校请来一个专家。这个专家大力提倡电影阅读。然后呢,领导就说她很支持这个观点。 我在下面就想起她以前说的话,我想我的观点是没有错的,但是为什么领导不接受呢?那是因为我人微言轻,同样的话,不同的人说,效果是不一样的。一般人说一匹马好和伯乐说一匹马好,那效果是不一样的。 这件事一直停留在我心里,你们师母说我一直没有“放下”,我想我把它作为一种动力,我需要名气,需要名气做什么?来支持我的话语权,推动我的观点变成行动。而要获得名气,正规的路径就是要有实力,因此,我更加努力提高自己。 后来,我发觉在私立学校得不到尊严,没有前途,我干得再多只能提高学校知名度,提升不了自己,一次机会,我来到了桂园。 我在桂园3年半,前半年有点不太适应,那时校风不太好,抽烟、混社会的学生少,现在可以说是翻天地覆地改变了。 我在桂园比较开心,是因为我受到“重视”,当然,我“受重视”的原因是因为我愿意干活,我一直坚持着自己现实的梦想——做一个好老师。 刚来桂园,接手了一个“没落”的好班,曾经成绩很好,但是由于更换班主任,第二任班主任很不负责,班级没落了。我没有力挽狂澜,不过确实让他们进步了;一年半后,我接着带初三,接手一个差班。这个班,成绩虽差,学生倒很可爱,我也努力付出,最后中考成绩还挺不错。 接着就遇见你们,我在深圳第一次遇见的“重点班”,因此,我也非常的投入,这点你们知道,我不多讲。 但是,我没有身份,没有编制,为了获得稳定,保证,我一边教书,一边复习考试。白天教学,晚上看书。那段时间真的很苦,而那种考试又非常‘变态”,你不知道标准,不知道答案,你连自己错了,都不是很清楚错在哪里。 我从2010年的夏天开始考试,考到2013年。3年的时间,也就是你们一个初中的时间。 这个考试分为三个层次:A(需要招考的人数的3倍,比如招2个人,那么前6名属于A,如果初审合格就可以去面试)B(招考人数的5倍,比如招2个,那么第7名到第10名就属于B,B算是候选,就是前面的A初审不合格,后面的B就可以补上),剩下的属于C(就是彻底没戏的那种)。 都一次考试,就考了一个C.第一次考试,我连规则都不知道,人家可以带计算器进去,算题,我却是带笔算,可想成绩,从此我们也可以知道了解规则是多么的重要。之后,我又考了一次C。 接着,我考了2次B,但是,没有后补上。 接着考了一次A,结果发现自己报错了名,报到了应届生那里了,错过了。 之后又考了A,那次招考人还挺多的,10多个,我觉得自己挺有希望,进了面试,结果总成绩最后差一个名次。 紧接着1个月又有一次考试,只招2个人,报名人数几百个,比起上次,机率更小。考试那天,在南山,路上还堵车,我老婆着急呀,我却很平静,心想大不了就不考了,我们还是按时到了考场,那天,我考得很轻松,没有任何包袱,第一次,我提前做完了试题。那考试也挺累的,从早上8点考到12点30分,中间休息30分钟。 最后,又考进A了。我考了第5名,这个名次不太靠前,离前两名有近2分的差距。初审的时候,我前面的一个人资料不合格被淘汰了,于是我变成了第4名,我们的面试分为先做高考试卷。我的分数下来依然,排名第四。而面试讲课,这是我的强项,我一下逆袭了,讲课分数第一,最后我的总分第二,成功突围。 所以,我说实现梦想这事真的有运气成分,但是运气往往更青睐坚持不懈的人。 这样,我终于结束了临时老师的身份,变成了一个正式工,当然,我也不得不离开大家。 你看这考试路多艰辛。 是不是有了编制就一切都好了?错了!我告诉你们,这里面依然有很多不公。 按照规定工作5年就可以从初级评职称,结果,我辞职了,到了私立学校,私立学校不评这个,也不鼓励你评,私立学校不按照职称拿工资(这点倒是不错),也怕你职称高了,跑人。后来,到了公立学校,公立学校的职称是有名额的,首先要满足有编制的,于是评选不了;等我有了身份,政府停止评选了,说让学校评选;学校怎么评选?现在还没有方案,也要等有职称的高一级的老师退休了,我们低一级的才能评,于是只能等待。 所以,我至今依然是个初级老师。很多人一听初级老师认为这个老师水平不行,一听高级老师,水平很高。实际上职称是不全代表水平的。 你们看,我这个低级职称的老师,实际上水平还是挺高的。 从2002年开始工作,我一直把作为一个优秀老师作为自己可以实现、操作的梦想。13年过去了,我从有编制,变成无编制,变成临时工,又变成有编制,13年,我的当年的很多同事至少I都是中级教师了,甚至有高级教师了,13年,我从现在的评价机制看,我依然是个低级人员,但是,我内心知道我是优秀的,我知道像我这样的热爱教育,热情付出的教育人员不多,我知道,按照现在的机制,如果我只是等待,我可以混日子,但是,我还要被人家“欺负”:活你干得多,荣誉、利益,你拿得少;或者你也偷懒,应付,这个我又做不了。 我不甘心! 因此,我保持了努力的状态,现在,我站在起点,我给我自己十年时间,我已经付出了13年,我要再用十年时间,向这个体制证明:肖老师是多么优秀的老师,我不想再被他们欺负,我要有话语权,我要实现自己的梦想。 这基本上就是我的梦想的故事,说来一点都不高尚,很平凡,很现实,我就想让自己过得好一点,我就想做一个好老师,我就想让自己的学生有所得,觉得遇见这个老师真好! 一个人的梦想需要舞台,需要平台。大家都知道,我喜欢旅行,也去过一些地方。实际上,在成都的时候,我几乎什么地方都没有去,最远的地方就是我支教的地方。我的这个爱好,我说了有小时候的启蒙,也有来深圳认识了更多的朋友,开阔了我的眼界。 我老婆的好友——土人是一个厉害的人物。他05年就骑车从成都出发骑到非洲,这个举动刺激了我,就像我13岁的那个下午听徒步者——余纯顺给我演讲一样,我觉得自己也可以,于是,我买了单车,开始了骑车旅行,从07年开始到2012年,我骑过4次西藏,一次川西、青海;一次海南岛,一次东南亚,一次巴基斯坦,一次印度,一次美国;13年,我又迷上了摩托,骑行了1万多公里,从兰州到新疆去西藏…… 旅行是我的爱好,也是我的梦想,我梦想周游世界,这个梦想有时甚至比当一个好老师更能刺激我,但是,我没有胆量辞职去看看这个美丽而浩大的世界,这说明我还是很现实的。 单车的旅行确实很锻炼我的意志,关于其中的细节,大家可以去看我的博客,在这些上万公里的旅程中,有欢乐,有悲伤,有失落,有兴奋,有眼泪,有笑容,有朋友,有分别,那些日子都成为了我一生的记忆与财富。 我想,每一个同学,你们的兴趣是不一样的,未来,也还没有想好,我们的梦想也是不同的;但是有一个梦想我们是共同的,那就是:我们都想好好的生活,我们都想实现自我的价值,过上快乐、幸福有价值的生活,这就是我们最朴实的梦想,今天我们的选择,我们的辛苦,正是为了明天的快乐、幸福。 追寻梦想的道路上,从来不是一帆风顺’追寻梦想的道路上,从来都是风雨兼程;追寻梦想的道路上,我们同行,涛哥与你们在一起! 肖涛 2015年4月17日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