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151
  • 经验

    2464
  • 访客

    65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278190/

个性介绍:新浪专栏作者,媒体特约撰稿人,《美国66号公路自驾全攻略》作者。我不忽悠生活方式,我只做解决方案!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2017-09-08 08:04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记忆中的秦皇岛是小时候跟着妈妈单位组织的活动,睡眼惺忪地在海边托着太阳照日出;是大学时四、五个好友凑足了周末的盘缠,肆无忌惮地在当地人家里喝酒、搓麻、啃螃蟹。后来慢慢走的远了,这个离自己最近的海边城市却也被渐渐淡忘了。

上周朋友邀约去秦皇岛过周末,小娘子本想推掉这个没有惊艳印象的地方,可盛情难却,想着也就两天,罢了。然而没成想,一个周末,反而意犹未尽。那个不再和小时候记忆中一样的秦皇岛,不仅出落得美了,还生出了神韵。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登龙头、观沧海,是常规秦皇岛游的必做之事,这龙头便是万里长城的东部起点。想着该清晰下小时候那个模糊的画面,作为堂堂一名龙的传人,小娘子决定还是再去补上一课。

到了门口,先是被一座富丽堂皇的行宫吸引了,疑心当地把故宫抄了来,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座“中国长城艺术馆”。小娘子最喜博物馆、艺术馆之流,它能最快、最真实的还原与体会我们不曾经历的那个年代与那些场景。不死学,不傻玩,边玩边学一直是小娘子在旅途中必做的。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作为中国唯一一个以皇帝帝号得名的城市自然与秦始皇脱不了干系。公元前215年,秦始皇第四次东巡,驻跸于此,并派人入海求仙,从此得名秦皇岛。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中山王徐达奉命在这里筑城、建关,自此有了山海关。万历七年(1579年),蓟镇总兵戚继光派参将吴惟忠修建了历代长城中唯一一段的海中长城——老龙头,从此,巨龙万里长城有了头。

到了清代,长城内外归为一统,老龙头失去了军事防御功能,倒成了以“龙”自命的清代皇帝来此龙首,眺望沧海的寓意佳地,康熙、雍正、乾隆等五位皇帝都多次到过老龙头。我们今天来得巧,进了“中国长城艺术馆”,正赶上皇帝又来此临朝。整个场景与人员服装都做的十分精制用心,不由得让小娘子对国内曾经粗糙的博物馆展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观。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除了表演,馆中的珍贵藏品也真是不少。清代龙袍,这可是从拍卖会上拍来的真品哦~~清代皇帝朝服分四季穿着,明黄色是等级最高的,用于元旦、冬至、万寿及祀太庙等典礼所穿。龙袍制作工艺复杂,采用素有“一寸缂(kè)丝一寸金”之说的缂丝工艺制作。

缂丝也称刻丝,“缂”指的是一种“通经断纬”的复杂织法,这种方法让双面立体的成品在摸、揉、搓后都不受影响,被誉为“千年不坏的艺术织品”,如今已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那到底织法有多复杂?复杂的事情简单说吧,织成一件缂丝衣,至少需要换几十万次的梭子!想想都很崩溃!所以除了皇族,缂丝在达官贵族那里也是稀罕的好东西,《红楼梦》中,王熙凤出场时,便是穿了一件“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这件也是拍卖会上拍来的真品,皇后穿的,缂丝更是繁多,真有些心疼当时的织工。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这是两片极其珍贵的“黑缎彩绣平金团龙衮服”的团龙补片,所谓衮服是黄帝祭祀时穿在龙袍外面的,这可是雍正祭祀时御用的衮服。康熙六十年(1721年),雍正东巡祭祖时便是穿的它,后途经山海关驻跸行宫时将此服赐予行宫。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炮轰老龙头,行宫尽毁,这件衮服自然也未能幸免。

介绍上说,2014年4月发掘行宫遗址时,发现了一个糟朽的黑檀木雕龙锦盒,里面便是这雍正的衮服,只可惜300多年的掩埋,大部分布料已腐朽,唯有此团龙图案残片依稀可见。这么说来,小娘子此时此刻还真是置身在了几百年前行宫的位置中。原来这不光是一座博物馆,真也是一座复原了的皇帝行宫,怪不得小时候没印象。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帝王家寸檀寸金的家具确着实漂亮,真想来一次穿越。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行宫的二层是皇家和名家的字画,这幅有意思的《一团和气图》可是明朝第八位皇帝明宪宗朱见深的大作。粗看只是一位体态浑圆的笑面弥勒盘腿而坐,细看却是三人合一。左为一着道冠的老者,右为一戴方巾的儒士,二人各执经卷一端,团膝相接,相对微笑。后面第三个人则手搭两人肩上,且一手持佛珠,组成了乍一看上去只有一位弥勒佛的样子,完美地演绎了儒、释、道“三教合一”的主题。

这么看来,这位前半生饱经风霜的见深还真是位才子,不知道后来毕加索在转变到抽象派时,是不是也受了这幅画的影响,否则他怎么会说“真正的艺术在东方”。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扬州八怪之首冬心先生的墨宝——《隶书檐道人梅花歌》。清代书画家冬心先生,即金农,又号稽留山民,博学多才,嗜奇好古,独创了“漆书”兼有楷、隶体势。不过他天性散淡,所以作品在扬州八怪中是传世最少的。如今能在这里见到,真让小娘子喜出望外。要知道,连郑板桥都说,“杭州只有金农好”。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是不是以为这是一幅从小研习中国画的大师所作?其实这是一位半路出家的意大利人所作的宫廷画——《平安春信图》。

清康熙帝五十四年(1715年),27岁的郎世宁作为天主教耶稣会的修道士来中国传教。康熙自然不能给他传教的机会,却把会西洋画的他当做一位艺术家礼遇,命他为宫廷画师。然而康熙又不喜油画,郎世宁便不得不学习与西洋画完全不同的山水画,还要修习汉文与满文。

后来雍正继位,爱上了欧式明暗迷魅的光影,准许他向中国的宫廷画家们传授油画的技艺。在扩建圆明园时,又因他用西方透视空间原理的画法大加赞赏。

到了乾隆,郎世宁更是成了香饽饽。在修建圆明园为夏宫时,郎世宁奉旨设计。从此,一座以华丽的巴洛克风格为蓝图的“欧夷”与中式混搭的夏宫孕育而生,可惜今天什么都看不见了,还是再欣赏下这幅佳作吧。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皇家的行宫通常也会自带佛堂,这个复原的行宫也不例外。本着不拍佛像的原则,小娘子只能凭嘴告诉大家,如果经过,值得一进,真的会让内心安静很多。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欣赏完行宫,了解了老龙头的来龙去脉,再见到它时,也亲近了许多。拾阶而上,眼前这座长城中唯一的临海阁楼“澄海楼”就是咱们前面说过的被康熙等五位皇帝钟爱凭楼观海的地方,并都留下过御书墨迹。文人骚客们也爱到此楼观景,赋诗颂词,老龙头可谓盛极一时。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澄海楼”周身的壁卧碑中都是皇帝、名家的诗词。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玄烨的这首《澄海楼》很赞吧,要知道当时他只有18岁,可见英雄少年。不管是这笔劲,还是这诗词意境,都有帝王之魄。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17高米的靖卤台是万里长城敌台之始,也是唯一一座建在海中的敌台。明嘉靖四十四年,为了防止蒙古骑兵趁退潮或冬季枯水季从海边潜入,主事孙應元费尽周折修了这入海的敌台,后戚继光命名为靖卤台。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山海关,不仅行宫没了,老龙头也被毁。不过现今的修复都是依据当时用心还原的,细心的景区管理者还保留了两段青砖中黄土夯的真实样子。400年前,近在咫尺。

赏行宫、登龙头、观沧海——漫说与小时候不一样的秦皇岛(1)

从靖卤台内,望着过了暑期、游客并不入织的细白沙滩,远处入海的海神庙默默陪伴着历经了沧桑的老龙头。夕阳褪去了浮华,海风吹散了岁月,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