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90
  • 经验

    1915
  • 访客

    75061

如梦如幻,难怪那么多文青都把年假攒在了这里

2018-11-26 10:37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2,105

阅读次数

小桥、流水、人家、窄窄的石板路还有白墙黑瓦的老屋,无疑是最容易唤起中国人文化乡愁的视觉符号。以河成街、街桥相连、依河筑屋、水镇一体,乌镇就是这样的典型江南水乡。

从小到大读过那么多广为传颂的诗词,潜意识里,很多人都会觉得江南的春天最美。但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最喜欢乌镇的秋天,确切地说十月中下旬,桂花开得最肆意的时候,水乡的每一个角落都弥漫着甜美的花香,而此时也是每年乌镇戏剧节举办的时节。

风啊,水啊,一顶桥

即是画家也是作家的木心先生是乌镇人,老人临终前在谵妄中看着属于自己的美术馆的设计图,喃喃说道:“风啊、水啊、一顶桥。” 这句话,如今就悬挂在木心美术馆的入口,也是关于故乡景致的绝佳写照。

如今的乌镇仍有相当数量的古桥,经过加固、修复、重建,仅西栅就有七十二座古桥,堪称古桥博物馆。当我用无人机航拍时,上帝视角下可以看到乌镇西栅竟是由12座“小岛”组成,而将这些“小岛”串连成一体的,正是那些形态风格各异的古桥。

 

乌镇的古桥里有简便的石平桥、古朴的石拱桥还有精巧的砖石桥,如果像那些熙熙攘攘的团队游客一样——只在西栅短短停留小半天,围绕热闹的西栅大街逛逛——通常走过的桥不会超过十座。

 

如果像我这样连续去了三届乌镇戏剧节,每次在里面待上一个多礼拜,我算了算加起来大概也只走过其中半数的桥而已——可见河道和街巷之密集。

四通八达的石板路,四通八达的水道,身在其中有时候不辨东西,兜兜转转绕了远路,反反复复过了几座桥,最后又从另一个方向走到了我想去的地方。在乌镇,迷路变成一种寻宝游戏,永远不知道下一个街角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等着你。

清晨,悠悠的摇橹声拨开晨雾,也唤醒了熟睡的小镇。水市熙熙攘攘热闹起来,两边的水阁里,茶馆、肉铺、小吃店、豆腐摊也早早的卸下了门板开张了,水乡的一天随之拉开了序幕。

 

古朴的民居沿河岸铺展,一片古色古香的青瓦白墙,蜿蜒的西市河穿镇而过,浓缩了小镇生活的日常。漫步西栅,斑驳的老房子、爬满绿藤的墙头,泛着青光的石板路,狭窄的巷弄,一切都是那么亲切,就像从未离开过。

80岁的铃木忠志说他最喜欢黎明时的乌镇,那个时候大家都没起床,街巷里安安静静的,光一点点慢慢亮起来……我起不了那么早,所以还是觉得傍晚是西栅最魅惑的时刻。

宝蓝色的夜空衬得街巷的灯火更充满暖意,西市河上船儿穿桥过岸、水声不绝,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四处汇聚到小河两岸,每座石桥上都摩肩擦踵,没有人想错过这样的Magic moment!

 与戏剧的不期而遇

戏剧节期间的乌镇西栅,气氛与平日里迥然不同。古镇的屋檐下挂满诸如契科夫、莎士比亚、贝克特、布莱希特等世界戏剧大师的头像,街角的旧砖墙上贴着玲琅满目的受邀剧目海报,乌镇在此刻让出了主角之位,但也不纯粹是背景,而是与戏剧水乳交融,难分彼此。

   

不只存在于剧场,而是满满地溢出来,戏剧撒落在乌镇的各个角落——“古镇嘉年华”的环节,来自世界各地的百余组艺术团体将乌镇的木屋、石桥、巷陌甚至摇橹船作为舞台,献上1800多场风格各异的精彩演出,让戏剧艺术与游客在每一个街角邂逅。

 

也许是码头空地上一出隆重传统的藏戏;也许是放生桥边的现代舞;也许是路上突遇踩着高跷,穿着华丽装扮的意大利剧团;也许是古老的灯笼铺前,一段让里三层外三层人都乐开花的相声;也许是昭明书院里的默剧演员,一言不发仅凭动作和表情就能让你忘了时间,驻足看上一小时……一不小心就会踏入某场戏里,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一切看似魔幻的偶遇都是合理的,超越空间的掣肘,没有围墙没有座位,空气中充满了嘉年华的欢快氛围。古典与当代、家乡与世界、戏剧与现实、清醒与梦幻,原本似乎对立的概念统统被混杂在一起,仿佛让这个世界的边界消解于无形

初见之时,游客的脸上写满了惊讶,甚至摸不着头脑;等看明白怎么回事了,就纷纷掏出手机记录下这特别的一刻;而看到了最后,往往沉浸其中,手机也不拍了,直看到散场才重新回到自己原本的游览轨迹。

 

对普通游客来说,“戏剧”从不明所以的单薄词汇,瞬间变成眼前丰盈鲜活的实体。戏剧这种艺术形式不再高居庙堂之上,也不再是单向的观察与审视,而是与每一个恰巧经过的普通人产生了互动与共情,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木心先生一直遵循的,法国作家福楼拜的那句名言:“呈现艺术,隐退艺术家” ,在此刻的西栅街头也得到了映照。

数不清有多少次了,我在西栅的巷弄间,看见游客的脸上带着好奇与惊喜,听见他们开心地对同伴说——“我们遇上戏剧节了啊!” 很难讲,也许这不光是制造出更多接触和理解艺术的缘分,也会在他们——尤其是孩子心里,种下一颗戏剧的种子。

如梦,如幻,如戏

在2600多年前的古希腊,身着盛装的人们聚集起来祭祀酒神,吟唱赞美诗,后来在诗与酒的作用下演变出戏剧。而在有着1300年历史的东方水乡——乌镇,戏剧节的到来,也让整个西栅都进入了如梦如幻的魔力时刻。

在来乌镇戏剧节之前,我看过的多为传统经典剧目,舞台也只限于在恢宏堂皇的剧院之中。但在乌镇西栅景区里,竟然隐藏着如此多的剧场,步行二十分钟的范围内,有十个大小不一的室内剧场和两个大型户外剧场,剧场的风格更是有N种可能性——露天的、水上的、飞檐木梁的、梨园旧景式的,这绝对是之前不曾有过的体验。

 

出现在乌镇戏剧节的受邀剧目都来自世界各地,其中有著名剧团的经典作品,有明星担纲主演的大制作,也有充满探索精神和实验性的“小戏”。而且因为受众群、尺度和成本的原因,很多戏在其他城市再次看到的机会微乎其微,所以也能理解为什么乌镇戏剧节总是一票难求了。

 

在不足3平方公里的乌镇西栅,戏剧积聚起了强大的磁场。来到这里的陌生人,以戏为名,在一起排票的队伍里,在散场后的深夜食堂里,在白天或午夜的朗读会上,都可以瞬间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夜晚的剧散场后,你会见到与白天不同的,喧嚣落尽的乌镇。街道上只有零星行人,而你知道,那多半是与你从同一个剧场走出来的人。

当我们在大城市的剧院里看戏,谢幕后各自回家,轨迹不再发生交集。但乌镇戏剧节完全不同,看完剧大家走回河边的酒吧或咖啡馆,还可以打开话匣子,讨论一下刚才看完的戏。哪怕观点和评价截然不同,也不用担心吵起来,西栅醉人的夜色和无处不在的桂花香能将所有争执消解于无形。

每年戏剧节惯例会摆一晚长街宴,西栅大街上摆起了上百张桌子,串成夜色里的一条长龙。黄磊、赖声川、孟京辉、陈丹青、金士杰、黄渤等文艺圈大咖,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戏剧业者和爱好者,围坐一堂把酒言欢,气氛热火朝天!是否认识不重要,国籍和语言不重要,身份职位更不重要,只要凑在一桌,大家都有着共同的话题——戏剧。

戏剧从真切的生活中走来,又以转而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木心有言:“如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乌镇戏剧节如水,再新锐的观念和呈现方式都可以包容承载;乌镇戏剧节如酒,醇香醉人,让戏迷们来了就舍不得走;乌镇戏剧节如桥,在迥然的文化背景和价值观念之间找到理解和认知的通路。

黄舒骏这样评价乌镇:“每次到乌镇来,都感觉进入到另一个时空,感觉这时空是在梦里面才有。来乌镇是感受,也是休息和回归,回到自己年少时的纯净。每天都看2至3出戏,乌镇戏剧节就是一场盛宴,是一个令人返璞归真,充电后又继续向前走的盛宴。”

这十天里,就像一个远比日常生活更接近乌托邦的平行空间,每天的生活节奏大抵如此——在西栅大街上溜达,排队买好吃的梅干菜烧饼,赶去剧场看戏,听戏剧界大拿们的“小镇对话”,在西市河边吃饭,喝杯咖啡提提神,排队买香糯的桂花糕,再赶去另一个剧场看戏……最迷恋的时刻是深夜散场时分,吃点夜宵喝点小酒,与老相识新朋友一起侃大山,最后顺着河边散步回到客栈,闭上眼睛睡去,做一场不愿醒也不愿告别的美梦……


P.S. 本文中的部分图片(未打水印的)由乌镇戏剧节官方提供,在此特别感谢。

 

TIPS

乌镇

中国首批十大历史文化名镇,拥有1300多年的建镇史。京杭大运河支流之市河与车溪河把乌镇划为四区,分为东栅、南栅、西栅和北栅。以水为依托的石栏拱桥、深宅大院、过街券门、河埠廊坊、临河水阁、驳岸踏步等建筑至今保存完好。

 

门票

西栅150元,东栅110元,东栅西栅联票190元。


乌镇戏剧节(官网:www.wuzhenfestival.com)

由陈向宏、黄磊、赖声川、孟京辉共同发起,以拥有1300年历史的乌镇西栅为舞台,每年二十多部国内外特邀剧目展现戏剧艺术的无穷魅力;十余部青年竞演,展开年轻生命力的激情角逐;上千场古镇嘉年华,开启前所未有的大众狂欢;小镇对话携手戏剧峰会,字字珠玑,聆听大师的思想火花。

 

乌镇美食

桥里桥烧饼:源自于乌镇西栅“烧香烧饼”,这家店店经常排长队,每天现做现卖的梅干菜烧饼好吃又不贵。 

永平粉团铺:西栅大街上的糕店,只卖三种东西,糯米做的桂花糕、豆沙糕、肉馅糕。

书生羊肉面:乌镇里传说级的面馆,在这家面馆时常可能遇到戏剧节上表演的艺术家同桌吃面。 

定胜糕:形状为荷花状,外层是精制的梗米和糯米粉,里面是豆沙馅,味道香糯可口,甜而不腻。

民宿私房菜:随便找间民宿,都可以吃到乌镇三大招牌菜:白水鱼、酱鸭、湖羊。

原创图文,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了解更多旅行咨讯和美图,请关注我的新浪微博:多布

拍摄、约稿、合作,请联系:337612668@qq.com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