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561
  • 经验

    8905
  • 访客

    1222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278893/

个性介绍:人生就是一场旅行。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2017-07-16 00:47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山西的古村太多,以至给人一种错觉,过几年就被人们重新“发现”一批。其实,这些村子几百年来的生活几乎没什么重大改变。只是近年来都市化遇到瓶颈,人们才开始更多关注之前看不上眼的旧村。良户村就是这类十年来被人们越来越多提及的村子。

   从高平南站搭乘乡村中巴,不到1小时到达村口。这是个背山面水的小村。地势所限东西长,南北窄。近年来村子开始兴办旅游,村口新建了牌坊,部分道路房屋得到整修。北行过桥就是村子了。这桥下的水流自然已经枯竭,成了干河床。村口有个巨大的示意图。可以作为游览的参考。

良户,古称良户,据说最初只有郭、田两姓人,故得此名。后来杂姓渐多,改为良户。也有说法是和元明以来的乐户制度有关。村子的地理位置非常符合古人的堪舆之学。水源、安全、生产生活都得到了妥帖的考量之后,才选定地点建立村庄。

示意图下的位置是一条东西街巷,北侧是陡坡。可以想见,早前的房屋是在陡坡之上的,只是后期的扩展才到了大坡下面,靠近河岸的位置上建房。

从示意牌边的小台阶上去,经过双进士院后,来到了上层的平台,这才是古村的核心位置。一条东西长街,就是主街了。街上的很多临街房子都是二层建筑,下层都开有大窗,明显是便于经商的考虑。当然现在都改为民居了。古时这里是高平西去沁水的官道,村子中因此形成了这条商贸街。现在良户村前的公路仍是高平、沁水两地的要道。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长街西部可以看到几处老宅院,其中好几处原主是郭姓,双进士院主人也是郭姓,是最初的良户大姓之一所有。有趣的是,另一个大姓田氏的老宅则在村子东部,著名的侍郎府更是在村东北另立门户。这个布局,是否和最初郭、田两姓开辟村庄时的占地分配有关呢?

西街上是高家院、复始第、郭家东西院、迓天麻院等。比较少见的迓天麻院名字来自院内的一块砖雕题记,大意是迎接上天的庇护。这是座前后二进院。北行绕到太平街上是袁家院、宁家院,后者为东西两院。抗战期间曾作为国军17师的战地服务团驻地。街东头是九子庙。过去是个村里的楼阁,始建于明末,可惜被拆,成了现代住房。九子,当地人认为是九子母,主管人间孕育,村妇多有祭拜。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再向东,就是村内最气派的门楼,这座“国朝军功院”的主人是明末万历年间曾担任渑池县令的田可久。前后两院由东侧通道相连。门楣上做出两层铺作,斗拱均出斜拱。精致的石狮两组,外侧为蹲狮,内侧为站狮。匾额题字外为室接青云、内为国朝军功。

  村子靠东侧的宅邸主人多是田氏。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侍郎府的主人田逢吉。

田逢吉,顺治十二年(1655)进士,初选翰林编修,累官户部右侍郎、康熙帝经筵讲官、等职,浙江巡抚时,三藩耿精忠反,他在部署军务时积劳成疾,后告归乡里,卒于家。

田府外一副歌颂其功绩的对联写到:“名流翰院光留良户,德惠浙江史汇长平”,横额:“来骥天南”。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村东北的高冈上的蟠龙寨,村民称之为“寨上”,建于明末,过去有城墙环绕,城内尚存十多座院落。时代和沁水流域的古堡寨类似,也是为防御明末战乱而建设。在清初,由于田逢吉的高就,在家乡大兴土木开始新造私宅,就是现在寨内最主要的建筑——侍郎府。从名字可以看出,这座宅邸的大体建造年代是在他担任户部右侍郎期间。

田家蟠龙寨的建设,和阳城陈廷敬家族的中道庄颇为类似,只是田家远未达到陈家的显赫。侍郎府坐北朝南,一进四院。 霸气的门楼上斗拱十余层,正对大门的一座精美砖雕麒麟照壁,雍容华贵,富丽堂皇。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砖雕内容是用巨大的麒麟、海水、花卉、凤凰、寿山、灵芝、火球、以及各种杂宝组合构成,寓意寿山福海。让人痛惜的是,砖雕中最精华的麒麟造型已经在文革期间被砸去。我们只能从剩下的局部去想象原貌了。

经影壁向右通过深深的巷道进入后院,向左是侍郎府前院,迎面三间厅房,前出廊,斗拱用材较大,雀替、阑额等处木雕精美。左右是上下层的三开间厢房,用材高大,结构严谨。是个标准的厅房院。

 后院有倒座和门道,宅院最后的花园原是小姐院居贞吉 闺房、绣楼等还有残墙。 据说有江南风格,估计和田逢吉曾出任浙江巡抚有关。现在侍郎府内外正在大兴土木,后院估计也会修缮一新。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不知是谁家养的黑猪大中午,竟然悠然自得的晃悠进了侍郎府大门。任凭何等朱门,最终都难免是一片瓦砾。真是“什么都是浮云”。这个场景在古代肯定会引来很多猜测,莫非是暗示着什么征兆吗?日头下的我一个人胡思乱想。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从蟠龙寨走回村子东部,就走到了那条东西商贸街的东段,路北也有几处老宅。外表朴实的当铺德茂典,砖雕影壁尚存,中心的麒麟有轻微损坏,器宇轩昂的样子还十分传神。限于地势,修建了两座门楼的天恩赐爵院,也有精致的木雕门楼和砖雕。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村子东南部集中了各类宗教祭祀场所。很多古村的生活是可以自给自足的。在精神上也如是,人们建起各类祭神之地,求得精神上的寄托。良户村的东南宗教区想必也是先人在规划村落的时候就安排好的。村子极盛时有各类寺庙十几座。现在我们在东南部还能看到皇王庙,这是祭祀汤帝的求雨之地。关帝庙自不必说。白爷庙修了以后成了瓷砖上墙的院子,白爷估计原型是白起。

村子里最有价值的古庙是玉虚观,是良户现存状况最好的古庙。旧时规模更大,后改为学校,格局变化。玉虚观坐北朝南,现在南殿、前殿不存,只剩中殿和后殿。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中殿面阔三间,进深六椽,补间斗拱,单檐悬山顶,前檐柱是比较少见的瓜棱形状,可能是早期构件。殿内山墙上残存壁画。有研究者认为是《老子八十一化图》。老子化胡是中国宗教史上一段有趣的故事。蒙元丘处机弟子还编造出《老子化胡经》。称当年老子骑青牛西游,最后到了古天竺,令弟子尹喜投胎于佛祖母亲腹中,成为释迦牟尼化身。老子八十一化图是经文的图文版。后来在佛道就此的辩论中道教失败,《老子化胡经》和《老子八十一化图》被禁毁。现在留存的这部分或许是元初保存下来的残迹,明清时补画。八十一化图在道教宫观里比较多见,如在临汾东部浮山老君洞墙壁上有《太上八十一显化图》。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莲花童子石刻是金元时期流行的建筑纹样


后殿建在须弥座台基上,面阔五间,进深六椽,无补间斗拱,但有隐刻拱形式,前檐柱为抹角石柱,单檐悬山顶,琉璃脊饰有龙凤图案。人们在须弥座东侧的青石上看到了刻在莲花瓣里的金大定十八年(1178年)题记:大定十八年四月十六日记 石匠北赵庄赵顼赵进。由此可知,玉虚观的历史最迟可以追溯到金后期繁荣稳定的世宗朝。当然不能说现在的建筑就是金代的。文物部门的断代为元。殿内尚存《新修玉虚观记》碑上有大朝岁次己卯(宪宗五年1255年)五月丙申朔十五日庚戌知观赵志真立石记载。撰文者是状元庄靖先生李俊民。都功德主是泽州长官段直,这位段大人的旧宅在泽州北部西大阳村内。又有都功德主泽州长官夫人清真散人李同善,则为段直夫人。

碑文中讲述了全真门人申志谨崇信道家后的事迹。他倡导兴造玉虚观,“造正殿三间,塑三清塑像”。他去世后弟子继承事业,最终完成。“随易庵为观,额日玉虚。”由此碑文大体可知在金代这里是尼姑庵,到蒙古时期,全真派兴盛,道士将这里改建为道观。

段直是金末投蒙的地方实力派,就泽州的社会恢复多有建树,李俊民是当时的著名学者,儒家,曾得到忽必烈接见。这一文一武士是那个时期泽州名人,他们为全真派执掌的玉虚观做功德、撰写碑文,符合当时的社会氛围。

现在的后殿是当时供奉三清的三清殿。有资料里说,现在后殿的当心间和次间的三间板门为壶门,和蒙古包类似,是蒙古文化的体现。这个推测的来历不知何处。壶门是很普遍的传统建筑式样。在山西各地的早期石窟中壶门上多有火焰纹形式。玉虚观的门板门采取的壶门形式也不是罕见,如大同华严寺大雄宝殿就有类似的门形。和蒙古包关系不大。

就碑文可知,蒙古时三清殿是三开间,现在的五开间为后期增建。殿内能看到明嘉靖二年(1523年)的重建题记。由此,大殿很可能是在明代增为五间,同时保留下了蒙古时期的板门。可以说后殿是金代创建以来元明历代不断整修扩建修缮的结果,结合了历代建筑痕迹。

 

回到小街上,本很清静,忽然前方听到锣鼓声。原来这是当地人娶亲呢。我真是运气好。早知道良户村是远近闻名的民俗村。民间还保存了多种形式的民俗表演形式,如八音会、打铁花、散路灯、街道士等。打铁花的活动在晋城其他地方如上庄也有。河北蔚县的打树花也是类似的。特别有趣的街道士是每年正月十七村庙会上的重头戏。作为良户村的狂欢节,每年的正月十七,“街道士”便如期上演。村民们自己扮演毛县令及其家属,在村落主要街道游行一圈,边走边讲笑话,与观看表演的人们互动取乐。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我快步来到村委会前的空地,没想到已经有好几十位村民集中在这了。此时, 娶亲的队伍从村北绕过来了,鞭炮过后,是高头大马上的新郎官,十分神气。随后是八台大轿抬着新娘子。轿夫都是女性,前面有媒婆,还有丑角在前引路,举着伞盖的侍女们前后簇拥着,还有吹奏的、敲锣开道的,一行20几人好不热闹。在空地上人马停下来,为村民上表演上一段,展示下队伍的才艺。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村民们截住轿子,纷纷要和新娘子对话。围观的人们都高兴得乐不拢嘴。老人、孩子们、村妇都是如此。我忙不迭的抓拍照片。没一会,他们又通过主街绕到村西去了。看他们在老街里的背影,真是穿越到百年前的感觉。苛刻的说,现在的民俗活动和过去不同,省略了一些内容,服饰也不可能一成不变。都市里难觅这样的场景,我们还能要求村民们延续几百年的娶亲仪式不改吗?任何事物都在变化中存在,发展。良户村民自觉继承这些民俗活动,正说明这是一座活着的古村。这要比修建起多少富丽堂皇的仿古建筑都更有意义。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在老街里的迎亲队伍敲锣打鼓,继续行进,这个我抓拍到的瞬间,有幸成为我去年出版的《发现最美古中国 山西秘境》一书的封面图片。回想起来,这是等不来的,是我的运气好,或者说缘分——常在山西访古的路上,时时和传统文化遗产会有交集。

良户村的文化旅游业已经开始起步。连续几年请冯骥才等文化名人来村里搞古村落保护论坛,良户名气越来越响。部分老宅在修缮,环境得到整治,这都是基础工作,完全该做。但旅游开发的得失,旅游开发对古村保护的利弊,总是双刃剑。如何把握好这对矛盾,才是良户村人面对的首要课题。适度修复保持旧貌的同时,更要制定发展原则,激活民间智慧,促进文化传承。但愿良户的未来能稳稳的。

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良户重生——《发现最美古中国 <wbr>山西秘境》封面故事



 《发现最美古中国 山西秘境》和《平遥祁县太谷旅行指南》买一赠一活动继续,两本书60元包邮。

 《山西省艺术博物馆馆藏碑刻集萃》,我做了录文校正,书中刊发我的一篇墓志铭考证文章。每本包邮50元。

   有需要的朋友可和我联系。


     下周后就带朋友们访古晋东南,再访良户。只是不知道是否最近有娶亲的人家。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