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561
  • 经验

    8905
  • 访客

    2055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278893/

个性介绍:人生就是一场旅行。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二 旧广武火炕雨夜 风沙渐远六郎城

2016-07-14 14:47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天色变暗,我们下撤到旧广武。不一会,大雨倾盆。我今晚留宿农家乐的土炕,在风雨交加的古城堡里度过了温暖的一夜。土炕边厨房的热气把土炕带的暖暖的,屋子里全无我担心的寒意。

     才早上6点,四姐就来开火做饭了。我也赶紧起来,喝了小米粥,吃了个饼子,和温师傅到城里溜达。边走边聊,温师傅的话匣子被我打开了。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旧广武过去也是各类寺庙众多,据说有18座。东门外的关帝庙,修路被拆;东南角是五道庙;南门里的三官庙、观音庙,小瓮城里是火神庙;西南角上古庙最多,佛爷庙、龙王庙、阎王庙、土地庙,还有座罕见的孤魂庙;西门外是马王庙、五道庙,城北是真武庙。当然这些都已经荡然无存了。过去主街上还有木牌楼一对。我们走在街巷里,这些古物如风吹过,都散为尘埃。我们来到现在的村小学,这里的两颗古柏树据说已有千年,号称雌雄柏树。是过去佛爷庙的旧物。虽然庙不存,可我看到树下最近还有村民祭祀祈福过的痕迹。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据说山阴历史上的名人明万历朝名臣王家屏的后人,曾在旧广武东街上居住。他们的宅子有两个两进院的四合院。边上有三个围房院,即偏院。现在其中的一个偏院就是温师傅居住的地方。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还在老屋里居中的马大爷

     温师傅家路对面,是谢家院。这也是个两进院,外墙砖石还十分结实,内部大部分坍塌了。只有一座内院砖石门楼尚存,砖雕寿星和福禄祯祥四字清晰可见。左右垂花,外侧各有一砖雕,图案是只可爱的小猴子。在城南,马家院坐东朝西,只剩下正房尚存,已经是危房了。村里大户马家的后人马老爷子80多岁了,还居住在北房里。他说这是土改后分给他家的,其他家产都被分了。

     大户是维持基层人类村社体系的骨干。旧时士绅都会主动承担起地方公共事务,是中国传统社会的中间层,起到地方社会稳定剂的作用。但百年来这个层次被摧毁,文化的根基也自然动摇了。旧广武作为军事古堡,至今却难觅像样的老宅,不能不让人遗憾。让人意外的是,这里还有座小教堂,很多村民都是教民,包括温师傅在内。南街上一户人家的崭新大门上则是明显的天主教标记。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日头高了,羊倌们在城门洞内抽烟,他们准备去城外放羊了。古堡居民半农半牧的生活,在延续先民一贯的方式。晋北一带自古以来就是农牧并举的地方。和温师傅回到小广场。几位老人在游客中心屋外晒太阳。张中行先生的《负暄琐话》一书,书名里的负暄就是指的这个场景吧。每当年节,旧广武村里也是很热闹的,民俗活动还有,秧歌、霸王鞭都有。朔州民间最著名的民俗踢鼓秧歌也是很有名的。每当元宵节,旧广武的街巷里就能看到民众自发的踢鼓秧歌队。,“踢鼓秧歌”表演有入户拜年、广场表演、进院祝拜、坐灯官、压街镇邪、烧香祭风、灯场游园、旋旺火等一系列程式。唱腔集中了当地流行的民歌小调,借鉴其他戏曲的唱腔结构和曲调,形成了板腔与曲牌的“综合体”。踢鼓秧歌是朔州人民最喜闻乐见的春节民俗活动,是万民的狂欢,人气百年不衰。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那喧嚣的鼓点,如战阵的队伍,无不让人联想到这原本就是个军事战阵的地方啊。有人统计,在广武一带发生过的历代战争大小几百场。最为显著的标记就是在新旧广武村北侧旷野上,成百上千的坟头!是的,这就是著名的广武汉墓群。两汉时期,这里是对汉朝和匈奴作战的重要基地。这些坟墓的主人大多应该是军人。当然也有一些平民的坟墓。

    旧广武300多户,1700人,大多劳力都去外地打工了,古堡空荡荡的。他们中还有多少人是历代戍边将士的后人呢?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天造地设广武古战场 <wbr>二 <wbr>旧广武火炕雨夜 <wbr>风沙渐远六郎城



      出西门,我和温师傅过高粱地、黍子地、黑豆地,穿过只有微弱水流的西陉沟,来到西南方的山前地带。我要去的是地方,当地人称六郎城。当然所谓杨六郎的故事都是小说家言,不能为信。但史书中确实记载杨业曾出西陉口,侧击雁门关前的辽军,取得胜利。应该就是从这里突出,再进入旧广武,从而进攻新广武一带辽兵的。但那只是一次个别的战例,六郎城的长期拥有者是辽军。我们沿着小径爬上一座小山岗上,这就是六郎城的位置,利用沟谷一侧的东部夯土墙断续尚存,西部山崖一侧的夯土最为高大,可以分辨出多个马面的形状。西北开一门,门外有土墙,可能是过去的瓮城残迹。南部山上是明代烽火台。前几年曾有和尚想化缘建寺,房屋已经盖起来几间,后荒废。一对新的汉白玉门狮在荒草间尴尬的站着。温师傅说过去的城上水源不够,所以才有东部在沟谷里的夯土城墙,估计是为了控制水源而修。

     那么这座六郎城是哪个时代的呢?山西文物考古学者早年在这里采集到北齐布纹瓦、辽金时期的黑釉和白釉瓷片,明代瓦片等物。他们认为这里是北齐神武县城所在地。依据是清光绪《山西通志》上说,北齐的神武县在此设置,北周、隋延续,唐代省并,辽代复置。

       但清人的这个说法多有混乱。北齐无地理志可查,北魏地形志里的神武郡属于侨治的朔州,在今寿阳一带。《隋书-地理志》错误的记载北魏朔州在今天的朔州地区。实际上是北齐时期才开始将朔州定在现在朔州地区。《辽史-地理志》记载“武州,宣威军,下,刺史。赵惠王置武川塞,魏置神武县,唐末置武州,后唐改毅州,重熙九年复武州,号宣威军。统县一:神武县,魏置,晋改新城,后唐太祖生神武川之新城,即此。初隶朔州,后置州,并宁远为一县来属。户五千。”辽代的地理志是元代人所做,内容错乱的也很多。这里说北魏确实设置过神武县,是后唐李克用的出生地。但李克用出生地是在应县,如果那个地方就是神武县的话,自然不会在六郎城的位置。

      看来,清人认为六郎城北齐神武县故城的观点是失之武断了。

     不管是否真是神武县城所在,从出土文物还是可以认为,六郎城在北齐时在雁门关前设置的一处军事据点,宋辽时曾继续使用。民间所谓六郎城,却长期被杨家将的敌人——辽军所用,确实有些滑稽。我们知道在明清以来,华北很多地方都流传着杨家将的传说,在雁门关这个杨业确实战斗过的地方,就更不足为怪了。
      真实的历史总是那么无情。杨家将的故事更多是存在于普通民众的记忆里,而不是历史事实。我们理清这些乱麻对全面冷静的思考历史的复杂性,会有所帮助。

     风起,我站在六郎城上,眼前的旧广武城是那么清晰。想1500年前西陉口上值班的北齐武士也是时刻警惕着巡视山川的。历史的风沙已经渐渐远离了六郎城,我们的记忆却不能停步于此。旧广武的客栈土炕正热,下次来正可以慢慢寻觅更多的历代故事和普通村民的现代日子。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