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573
  • 经验

    7890
  • 访客

    366197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278893/

个性介绍:人生就是一场旅行。

刘勇:山西就是原真质朴的古中国

2018-01-21 19:43
2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3,921

阅读次数

刘勇:山西就是原真质朴的古中国

提起来自北京的刘勇,在山西文史圈里并不陌生。在过去的6年中,他行走在山西的乡村古道,沉浸在山西鳞次栉比的古建文物之间,甚至偏远的,淹没于荒草中的残碑断垣,他也满怀热情去考证探究,乐此不疲,甘之如饴。

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的刘勇,是历史学硕士,研究方向是魏晋南北朝断代史。说来也巧,当时读书时的第一篇发表的学术论文就是关于古蒲州的,尽管当时他还没去过山西。这段历史上的很多重量级的人物和事件都发生在山西,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也成了后来刘勇在山西访古旅行的一个重要原因。

刘勇:山西就是原真质朴的古中国

2016年3月,他的《发现最美古中国:山西秘境》一书出版。山西著名作家赵瑜为其倾情作序,读者好评如潮。《光明日报》这样推荐:它不仅是一本山西文化图书,更是人们与灿烂传统文明连接的密码。在这里,文化的魅力超越了地域的魅力;在这里,能“发现最美古中国”。事实证明,这虽然不是一本畅销书,但仍然有它的生命。这应该就是文明的气场,是根植于血脉中的民族基因,是当下尤其需要寻找的文化归属感所在。 ”

 刘勇:山西就是原真质朴的古中国

刘勇:山西就是原真质朴的古中国

山西文物有原生态的保存环境


国庆前夕,刘勇完成了走遍山西119个县市区的小目标,对三晋大地有了更全面的认识和了解。在山西访古多年,在各地看到的各类文物古迹已经很多。在他看来,山西文物古迹遗产,特别是古建为主的遗产,最为珍贵的,是其相对原生态的保存环境。这个环境包括了文物本体和周围环境。相对其他省份,特别是经济相对发达地区,山西的文物古迹,包括遗址类文物遗产,尚处于相对原始自然的环境当中。尽管这个环境有自然条件的限制,保存条件可能不如大都市里的文物更好,但人为的干预相对也少,文物本省的沧桑感相对明显。这就如同老物件上的包浆,那是岁月留下的印记,是在自然环境中才有的风采。

刘勇以为,看文物前,人们一般都有一个预设的文物状态,其中沧桑感的审美取向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如果没有了外延环境,很多文物古迹在现代化的建筑和生活环境里,就如盆景,精致仍在,但味道是假的,产生不了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也即文物本体失真。刘勇说:山西就是一个巨大的完整的博物馆,很多文物就那么坦然真实地立在眼前,山水未改,四季更迭,千年风雨,气场犹存。

 刘勇:山西就是原真质朴的古中国

刘勇:山西就是原真质朴的古中国

石碑是研究历史的绝佳素材

刘勇的访古旅行,很大程度上就是在寻找历史痕迹。在结合传世文献和金石资料,历史在这里立体起来,鲜活起来,某种意义上,让他更接近历史的真相。

地上文物看山西,在乡野的寻常巷陌,遇到几块古碑也算不得稀奇。因此,很多对古文物感兴趣的研究者,常常以行走的方式,在民间发现鲜为人知的东西。刘勇就是其中之一。

他认为,山西作为华夏文明的发源地之一,这里的历史过程贯通上下5000年。可以说中国的历史在山西都可以找到,如果我们需要。历代的金石碑志,包括地面上的各类石碑石碣、摩崖石刻,其实还有大量的出土墓志铭为代表的地下金石资料。这地上地下的金石资料都是我们研究历史的绝佳素材。

由于传世文献的不足,现代人研究古代史多少都会感到细节的确实和难以描述。而这些金石资料则往往对我们研究具体历史问题提供了实物证据。一般来说,经过考证,这类金石资料的可信度较高。如在交城玄中寺,刘勇发现一通元代石碣上刻着金章宗和万松老人的唱和诗。这两首诗本出在北京西山,并不在山西。经过刘勇的考证,不仅从此将京晋间元代佛教史的内容通过诗作联系了起来,其中涉及到金章宗、万松老人、耶律楚材等金元时期著名历史人物,而且这一元代版本早于著名的明《永乐大典》,具有非常可贵的版本学价值。

这类的小发现、小考证,在这几年的访古旅行中,刘勇已经积累了一批。在太原纯阳宫、大同明堂博物馆等地,刘勇考证保存在那里的北朝时期的墓志铭,多有心得。他说,虽然自己不再写长篇的论文了,但这类学术考证的基本功还是要的。何况,又是自己的兴趣所在。最近一段时间,他还在考证最近在吕梁看到的一些碑刻,对研究定居在那里的胡人活动和地方民俗很有研究价值。

现在,不乏对山西感兴趣的文史爱好者,不算单纯徒步的人,对山西人文历史着迷的也不在少数。刘勇说,越来越多的人对山西有兴趣,愿意来山西进行文化探索,这是好事。随着社会进步,人们对传统文化的思考和回补已经成为当下的趋势。但在这个过程中,也要辩证的看待传统。总的指导思想还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当然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需要进行科学客观的研究和分析。不能一刀切,不能说传统的东西在现代社会都是有益的,反之,全盘否定也是过于武断的。

 刘勇:山西就是原真质朴的古中国

刘勇:山西就是原真质朴的古中国



旅行重在精神思考和感悟

 

随着社会经济发展,旅游产业不再满足于过去初级旅游的走马观花,向度假和深度旅游、定制旅游发展,就此,刘勇在《财富》杂志中文版几年前就发表过多篇文章阐述。这个过程在国内旅游市场已经日益明显。山西文化逐渐被社会各界关注,就旅游业来看,正是走向追求更高精神享受的高端市场的适宜方向。

旅行和旅游,表面上虽一字之差,但行更重在旅行全程的精神思考和感悟,而旅游,更多是物质享受和娱乐休闲。

虽然任何旅游行为都是文化旅游,但如果事先不做任何功课,那么旅游活动也就索然无味。谈到自己和其他人的旅游行为有什么区别,刘勇说,自己的访古活动是目的性很强的旅行。在旅行的过程中,包括之后的访古文章整理写作等,都是必备的,绝不仅仅是单纯的旅行。当然形式也很重要,这类考察文字是在书斋里无法写出来的。所谓接地气,就是要亲历,去身临其境去感受。

刘勇:山西就是原真质朴的古中国

这几年,在刘勇的宣传和推荐下,来自北京和全国各地的文化爱好者陆续跟随他来山西访古旅行。他组织的这类活动,出发点是朋友之间的交流,而他自己是山西文明的记录者,他把看到的原生态的山西文化遗产,介绍给真爱文史的人们。大家在山西看到的,往往是在其他地方难得一见的文化现象。而在山西又好似十分平常,这是文化遗产资源时空分布的巨大差异造成的。

如刘勇一般的钟情于山西文史的人,通过各种渠道的传播和宣传,外界逐渐认识到,当下山西文化遗产的独特和珍贵。在跟随刘勇在山西旅行的朋友当中,有一对80高龄的北京学者夫妇,连续三次参加刘勇组织的访古旅行活动,对山西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

刘勇的学术背景和职业背景,让他选择了在山西找到历史的脉络,也是在寻找真实的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他说自己在经历一个轮回。从书斋到职场,然后抛弃物质,以巨大代价换来时间去旅行,去思考,去写作。现在,他感到已经在很多问题上看得更为清晰。

下一阶段,刘勇会从历史、地理、旅游、教育等多方面,对一座山,一条河,子区域的文化遗产进行梳理记录,细节考证,为文物保护,为文化旅游发展提供建议。学以致用,他认为做学问和研究应该有用于当代,造福未来。这是传承,也是传播。他认为,山西文化遗产是中国传统文化遗产的精华所在,认知山西,也就认识了传统中国。

感谢周俊芳女士的采访。本文发表于《三晋都市报》2017年11月30日A9版。

2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