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490
  • 经验

    5100
  • 访客

    121084

青山翠谷垃圾臭,云雨冰雹雾苍茫

2014-09-02 18:06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1,564

阅读次数

周末能休息二天,星期六去动物园服务,星期天干什么呢?乐叶QQ告诉我,土豆私约去海陀认植物,正是我求之不得的活动.但就我们仨人,包车成本太高,土豆在水木社区发贴(!article/Trekking/577833):"8月31日海坨山约伴看花",但土豆自己却临时有事,不能带队,这样我们共6人成行.

我们5:00起床,5:30出门,刷交通卡进站,5:52我们排队等待进站,老寒俩口子刚到.北京北站新建后,我就没来过,车型也换成了和谐号.S2首班6:12准时发车,乐叶和孤狼在清华园站上.城里雾霭沉沉,不知道海陀上天气怎么样?

8:00到延庆,集合出站,申师傅(1830103917313241602776) 来接我们,他说昨儿雨蒙蒙一天,晚上雨下的挺大.我们和乐叶商量,西大庄科肯定很难爬,从大海陀村上山比较安全.

大海陀村房舍依旧,登海陀的路变化翻天覆地,幽长的山间小道已经被推平拓宽为二车道水泥公路,面包车可以一直开到山脚下.当地人把住山口,只有他们的车才能开到盘山路.想坐车过这段无聊路,要价60元,我们转头就走,一辆车追过来,我们坚持砍掉一半,看没我们没停步,30元上车.

怪不得乐叶说大海陀村已经景区化了,清幽的羊肠小道已经变成景区一样的水泥台阶路,完全没有原来的野趣,亏了空气依旧清新,鸟鸣依然悠扬悦耳,挂满露珠的各种小花娇艳欲滴.没想到草上爬着这么多蛞蝓,反而没看到蜗牛!我们和乐叶走走停停认植物.























水泥路一直延伸到泉眼,跨过巨石,终于可以走原来的山路.林荫清凉,道路湿滑,收好相机,专心爬山.泥泞处抱树抓枝,老寒俩口子初次玩儿户外,需要指导他们如何选择路线.不用登山杖,一身短打扮的孤狼,健硕灵活,早就跑没影了.途中遇到许多扎营重装队和游客,无处不在的塑料袋、饭盒、矿泉水瓶、烟头……

进入白桦林,路好走多了,我们继续跟乐叶认植物.现在已经处于海陀花期的末尾,林荫下花儿开的并不多,闪烁着乌头蓝紫色的身影,菊科植物花开正当时.几缕阳光透过枝叶,射到盘根错节的路上,雾气飘渺,我们沉浸在泥土青草的芬芳中.















走到棕黄色的白桦林,海拔已经超过2千米,接着进入浓密的落叶松林,地面积满厚厚针叶,既松软又不滑,非常舒服.刚出松林,遇到几个青年男女下山,女的手里捧着大把野花,他们不但不听劝,还理直气壮的说:"物竞天择"!

雨露浸润,野花娇艳欲滴,深蓝的翠雀,深粉的老鹤草,紫色的草乌,金黄的野罂粟,娇小黄灿的毛莨,身披茸毛花冠褐红的山牛蒡,紫斑风铃草串串花开,菊花灿若繁星……鞍部烂漫的草甸花海,本应该美不胜收,但无处不在的矿泉水瓶、塑料袋、酒瓶……























































乐叶从休息的地方下来,帮着我们认花,她说这儿垃圾不算多.果然,还没走到鞍部,刺鼻的气味就扑面而来,五彩缤纷的营地外,白色的垃圾,占据大片翠绿的草甸,散发着阵阵臭气.周转的营地四周,也到处是白色垃圾!举目所望,草碧山青,风起云涌,营地五彩,垃圾狼籍.











孤狼、老寒俩口已经等候多时,我们和扎营的小俩口边聊边吃午饭.云雾遮住半座山脊,淹没大海陀的尖峰,突然风吹雨落,云海翻腾,我们也被淹没.等雨小了,我们帮着小俩口拔营收帐,合影留念,迈向云端,登顶小海陀.







风寒雾浓,站在松山顶四望,苍苍茫茫,什么都看不清,我们匆匆在测绘碑合影,开始下山.陡坡乱石嶙峋,山脊草木葱荣,铁丝网延绵不绝,荔枝觉的路不对,乐叶看GPS,发现这条路通向啤酒溪,用手台呼叫跑到最前的孤狼,必须返回小海陀顶,才能找到去阎家坪的路.



我们回到山脊,荔枝发现3只环颈雉,2只雌雉飞跑了,只剩1只雄雉困在倒伏的铁丝网下.雄环颈雉向前猛冲,头破血流,羽毛凌乱,散落草丛.我卸背包,下坡把它抱出来,放飞铁丝网对面.











攀爬乱石陡坡,大雨突然瓢泼而下,爬到峰顶,雨水冰雹相加.我们在测绘碑等待,乐叶、孤狼、老寒俩口都来了,等雨小了,继续向阎家坪走.山脊云雾茫茫,坡度平缓,泥泞湿滑处,踏草而行.进入落叶松林,路面柔软,富有弹性,雾气弥漫,仿佛魔幻电影中的场景.







云中漫步,花草馨香,恍若仙境,一头、二头、三头,群牛浮现,呆呆的看着我们,我小心翼翼的接近,它们让开道路.走出松林,爬上山顶,又被牛群拦住道路, 大黑牛没有让路的意思.倒地铁的丝网缺口,有条下行的横切路,乐叶看地图,有可能是这条.我向下探查,横切突变成伸入林中的烂泥大陡坡,这么大的坡度,这么密的树林,全是烂泥,太象西大庄科的大坡了.乐叶下来看,又和荔枝研究GPS轨迹,认为应该走上面那条路.返回山脊,牛群让开路,我们翻过几座山梁,走上正确的横切路.

灌木浓密,羊肠小道狭窄泥泞,有些地方既陡又滑,乐叶说这是阎家坪最难走的路.我们在前,乐叶居中,孤狼收队,艰难前行.云雾浓稠,山林茂密,汗水蒸腾,我的眼镜结了层雾,横切路漫漫,不见尽头.



我们终于重上山脊,穿过铁丝网缺口,坐大石上休息会儿,乐叶说最难走的路已经过去.继续前进,原计划申师傅17:00来阎家坪接我们,但现在已经17:30,乐叶给师傅打电话,请他再等我们3小时.我们在山脊和树林间穿行,翻过一座接座山包,出现2条路,一条通山脊,一条进树林,我选择了树林,没想到又涉险径!比原来的横切还窄还滑!左手灌丛,右手陡崖.战战兢兢走出树林,云层裂洞,蓝天露脸,播撒金光.



我能走山脊,绝不穿树林.云雾越来越浓,阳光渐渐昏暗.最后一段横切路很好走,已经能听见汽车的声音.爬上山顶,汽车声更近了,这里本应该能看见公路,但白茫茫的浓雾遮蔽了一切.已经19:00,我们加快脚步下山,公路上聊天的声音越来越近,19:12我们终于下到公路坐车.

申师傅加大油门,左转右旋,冲破浓雾,为赶上19:30的末班车.19:28飞驶到延庆火车站,我们请申师傅稍等会儿,背包下车狂奔,迎面遇到出站的旅客,刷交通卡进站,安检员说:以后早点!冲向站台,跑进车厢,真险啊!亏了今天火车晚点.可以给申师傅打电话:我们赶上火车,不用等了.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