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467
  • 经验

    5016
  • 访客

    63261

风啸日暖访关隘

2017-02-19 20:48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537

阅读次数

长峪城、镇边城、横岭城都是我们在绿野户外(http://www.lvye.org/)常走的穿越路线,很久没参加绿野活动,连当年路线什么样子的都忘了. 同学想探访南口战役故址,我们也跟着他寻找远去的记忆.

7:00出发,帝都雾霭渐浓,西山蓝天清澈,寒风荡涤.山路蜿蜒,峰峦层叠,途中路过马刨泉村,新修的九神庙内外,三棵大树沧桑遒劲,路边晒太阳的老大娘说,树有91年了,种树的人还在,原来没有庙,而是座三进大院,往来的客商在这里歇脚,牲口拴外面,屋里面睡人.

风啸日暖访关隘


扼守峡谷的长峪城,已经被整修翻新,反射着刺眼的白光.村庄寂静,老房子所剩无几,大多是红瓦白墙的水泥屋,客栈和猪蹄宴农家乐鳞次栉比,但都关门歇业.城墙从两侧山脊延伸而下,在村中汇合,2013年翻新的瓮城和门洞,退去了历史的沧桑.虽然接续着古老的城墙,但扎眼的水泥白灰,只是生硬嫁接上的赝品.村北的永兴寺,也经过翻修,只有石阶旁的古树,依旧记载着岁月沧桑,庙门紧闭,也不知戏台变成了什么样?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中午到达镇边城,崭新的门楼外,村民沿街摆摊,老人们坐在墙边晒太阳.我们到商店买方便面充饥,仿佛穿越回儿时的供销社.镇边城里,所剩老建筑比较多,灰砖乌瓦,木门格窗,照壁雕额.从翻修的城墙下望,院落如棋盘,井然有序,老屋新居共处,柴堆、铁锅、卫星天线杂陈.从山脊弧形而下的城墙,在村中消失,新修的城墙难以与历史建立联系.镇边城开发旅游的时间应该不长,农家乐和客栈没有长峪城密集.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横岭城的古迹保存比较完整,在村外就看见城墙似卧龙,从山顶逶迤而下,关隘内外耕田建屋,圈门堆满玉米秸和薪柴.北门上的垛口和小庙都是新建的,圈门已经淹没于黄土之下二三米深.同学寻找1942年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冀东分区政治部组织科科长雷烨拍摄城楼的位置,我们往北走了很远,才找到差多少的角度.横岭城的旅游显然没开展起来,我们还能看见基本保持原貌的关城,没有被大规模粗野的翻修重建.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明正德年间筑关城,万历年间基璺增筑新城的长峪城与明正德十五年修筑的镇边城,明嘉靖二十二年建的横岭城,归属昌镇,并由居庸关参将指挥,是明代京师防御体系的重要隘口.1937年7月,日军相继占领北平、天津,为进占山西,沿平绥路西进.1937年8月7日,日军第5师团和独立混成第11旅向南口及其沿线长城关隘进攻,南口战役打响.在汤恩伯将军的率领下,6万余国军将士与7万多日军浴血奋战,以血肉之躯顽强阻击着日军以飞机、坦克、火炮组成的钢铁洪流.

8月22日,日军突入长峪城北部阵地,第72师第416团增援反击夺回.尔后日军向灰岭子第72师阵地正面攻击,兵分两路,向镇边城迂回的同时,攻陷横岭城南部高地.23日向镇边城西南迂回的日军与第72师第416团激战,占领镇边城和横岭城国军阵地后方的水头村.25日日军猛攻横岭城和居庸关,中、日两军殊死鏖战,15时日军坦克攻入居庸关,守军虽伤亡惨重.占领水头村的国军独立第7旅与日军激战后退守怀涞,长城战线上的守军处于被日军包围严峻态势!26日汤恩伯下令守军突围.

时隔近80年,南口战役的惨烈仍然依稀可辨,南口周围的山岭上,战壕弹坑仿佛撕裂的伤疤,长城关隘,弹洞累累.我们今天没有爬山寻找,但一位普通公民杨国庆,从2006年起用4年时间,翻山越岭,遍寻战争遗迹,挖出近三千件抗战遗物,把自己熟食店地下室辟为展室,并自费在1390高地竖立起"迟来的丰碑",祭奠为国捐躯的英灵.

风啸日暖访关隘



风啸日暖访关隘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