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467
  • 经验

    5016
  • 访客

    654

春归燕园观鸟忙

2017-05-12 18:46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春归燕园,冰融柳绿,草长莺飞,湖光山色,迎春、连翘、丁香、海棠、早开堇菜、二月兰、夏至草、樱花、牡丹、楸树、马蔺、大花野豌豆、流苏、蝟实、玫瑰……一波又一波花浪扑面而来,灿烂芬芳。

春归燕园观鸟忙

未名湖畔,博雅塔前,石舫洁白,石鱼翘尾,情侣缠绵,游人如织,赏花观景,手机拍照。众人皆知燕园花美,但知燕园鸟多的人,凤毛麟角,就是一辈子住在燕园的老北大,恐怕绝大多数对此都闻所未闻。

春归燕园观鸟忙

燕园中的鸟,当然不只有喜鹊、灰喜鹊、大嘴乌鸦、树麻雀。“春江水暖鸭先知”,春寒料峭,冰雪未化的二月初,绿头鸭就已经来到未名湖,每天清晨,嘎嘎的叫着,雄鸭头颈闪烁着深绿色金属般的光泽,脖子一伸一伸,追着雌鸭献殷勤。竞争激烈的雄鸭追逐着腾空而起,又冲向湖面,水花飞溅。冰雪消融,花红柳绿,雌鸭已经名花有主,成双成对的绿头鸭,碧波游弋,石岸双栖。当初夏的阳光照耀,雌绿头鸭已经带着绒球似的宝宝们,在池塘里觅食了。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珠颈斑鸠是燕园的常驻居民,无论寒暑,每天清晨,都咕咕的叫着,迎接朝阳。朴素的棕灰外衣,配上黑白相间的围脖,仿佛戴着一大串珍珠项链。珠颈斑鸠与家鸽都是鸠鸽科家族的成员,体形和鸣叫的声音也相似,所以常被人误认为是鸽子。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乌鸫从北京难得一遇的鸟,已经变成与喜鹊和麻雀一样常见,春夏数量尤其多。漆黑的羽毛,鲜黄的喙,体型身材,猛一看确实有点象八哥。春暖花开之季,乌鸫站立枝头,昂首翘尾,双翅低垂,歌声婉转,欢快悦耳,期盼抱得美人归。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北京的三种啄木鸟:星头啄木鸟、大斑啄木鸟、灰头绿啄木鸟在燕园都可以见到。春归大地,林木间传来咚咚咚的的声音,基本是大斑啄木鸟在辛勤的工作。啄木鸟是人民的好公仆,负责任的房地产开发商,称职的父亲。啄木鸟为自己的家庭开凿洞穴,生儿育女之后,弃之不用,第二年继续建新房。其它鸟都等着啄木鸟废弃的房子,作为自己温馨的爱巢。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洪浩虽未见,燕雀年年来,每年春季,都会有大群燕雀飞来停歇,喧嚣热闹一阵之后,轰然而去,不知所踪。黄喙粗短,黑头斑翅,锈红胸肩的燕雀,不知为什么会落得如此名声?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黑尾蜡嘴雀体形身材与燕雀相似,头翅尾皆黑,黄喙粗短,腹部橙棕,色彩搭配比燕雀协调典雅。唧唧喳喳群聚群行动,吃草籽啃树皮,好不热闹。黑尾蜡嘴雀在燕园逗留的时间比较长,现在还有小群活动。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只要有一只白头鹎在树梢或屋顶高歌,百米开外,清晰可闻,歌唱的水平虽没有乌鸫高,但它的大嗓门,嘹亮铿锵,极具穿透力,羽翼暗绿,胸部灰褐,白冲冠发的白头鹎,就是花鸟画中的白头翁。这种长江以南的鸟类,在北京越来越多。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今年春天见到的金翅雀特别多,栗褐色胸腹,配上鲜黄色翅斑和腰,格外醒目。站立树梢,放声歌唱,独具个性的嗓音,非常容易辨识。金翅雀来去匆匆,就如同金黄色的朝阳,瞬间华彩之后,便消失无踪。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天气渐渐暖和,柳莺的叫声越来越多,但一直找不到它们的身影。直到繁花似锦的时节,走到复制的西南联大纪念碑,终于看见花丛中的柳莺,一刻不停的蹦跳鸣叫,我赶紧按快门,可惜小家伙一分钟都停不下来,只留下模糊的影子。

春归燕园观鸟忙

时常在水边遇到普通翠鸟,但敏感的翠鸟眼睛比我好使得多,当看见它时,它早就看到了我。随着尖细的叫声,翠鸟化作一道蓝色闪电,飞向远方。所以在燕园一直没拍到翠鸟清晰照片,只留下模糊的影像。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戴胜在燕园常见,昨天在百年讲堂广场上就见到一只。但是戴胜毕竟还是喜欢幽静的地方,所以远离办公区和教学区,避开未名湖的北部校园,更容易见到。凤冠长喙,棕栗外套,黑白羽翼的戴胜,相貌太有个性,无论到哪里,都会引来众人关注的目光。但如此卓尔不群的外表,却怀着颗淳朴的心,每天辛勤的穿梭校园,土里刨食,寻找肥美的肉虫。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寒料峭的二月初,鸳鸯就来到燕园,虽然年年都能看到鸳鸯,但我对它们的美丽,无法抗拒。美丽的鸳鸯双双对对,形影不离,成为传统文化忠贞不渝爱情的象征,虽然现实生活中未必如此。鸳鸯需要在老树的洞里养儿育女,但燕园的老树越来越少,恐怕鸳鸯越来越难觅爱巢。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春归燕园观鸟忙

丝光椋鸟、灰椋鸟、东方角鸮、蚁、沼泽山雀、普通楼燕、红喉姬鹟……2014年5月《北京大学学板》发表的《北京大学燕园鸟类组成》统计:“共记录鸟类178种,隶属14目37科102属,其中留鸟24种,旅鸟117种,夏候鸟24种,冬候鸟19种,迷鸟1种。其中有国家Ⅰ级重点保护鸟类1种,国家Ⅱ级重点保护鸟类20种,水鸟28种。燕园各区域中,静园鸟种最少,仅记录28种。鸣鹤园鸟种最多,记录109种。”

春归燕园观鸟忙

燕园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鸟?这要追溯历史,明代书画家米万钟(1570―1628)修葺的北京第一座著名私家园林勺园。明亡清兴,和珅的淑春园,惠亲王的鸣鹤园,庄静公主的镜春园,恭亲王奕訢朗润园……相继建成。民国时期,1921年—1926年基督教会购置前清故园,建立燕京大学,聘请美国建筑师亨利·墨菲(Henry Killam Murphy)总体规划设计,校舍采用中国古典宫殿式样,建成了近代中国规模最大、质量最高、环境最优美的古典园林式大学。燕园继承了中国古典园林道法自然的设计理念,环境优雅,古木参天,灌丛参差,芳草茵茵,山环水绕,为鸟类的生存繁衍,提供了丰富多样的生境。再加上北临圆明园,西通颐和园,得天独厚的环境使燕园成为城市中的绿岛,候鸟的避风港。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