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490
  • 经验

    5120
  • 访客

    163508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2018-04-06 21:37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5,396

阅读次数

京那巴鲁国家公园(Kinabalu National Park)

盘山公路急速爬升,弯急坡陡,山高林密,雾气茫茫,随着天渐渐变亮,气温升高,烟云消散。途中在Nabalu Market小镇休息,从这里就能看到婆罗洲的第一高峰,原住民的神山,马来西亚第一个世界文化遗产,海拔4,095m的京那巴鲁山(Mount Kinabalu)。层峦叠嶂,波涛浪涌般簇拥着的巨大花岗岩顶峰,壁立千仞,傲然绝尘,旗云烟戴顶,俯瞰众生。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婆罗洲第一高峰——京那巴鲁山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长鼻猴永远在前

虽然婆罗洲是面积743,330km²的世界第三大岛,但短距离内从零海拔猛然上升到4,095m,京那巴鲁山的险峻陡峭,绝不可等闲视之!想要登顶,必须提前半年在公园管理处申请办理登山许可证(https://www.mountkinabalu.com),在向导、巡护员、背夫的帮助下,每天只允许130人爬山。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炸香蕉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途中的蔬菜摊

京那巴鲁山险峻的地形和超高海拔,形成了赤道热带雨林—山地季雨林—山地常绿阔叶林—山地针阔叶混交林—亚高山针叶林—高山灌丛草甸—高山苔原等极为丰富的植被分布带。相对隔绝的地理环境,多样的气候与植物层次,孕育了独特而繁盛的生命世界。京那巴鲁山植物近5000-6000种,鸟类326种,哺乳动物近100种。仅兰花就达800种,其中有50个特有种;13种猪笼草中有5个特有种;大花草属有2种;婆罗洲猩猩(Pongo pygmaeus)、马来犀鸟(Buceros rhinoceros)、裸足鼬(Mustela nudipes)、裸头噪鹛(Garrulax calvus)、栗颊蟆口鸱(Batrachostomus harterti)……呈现出极高的生物多样性和特有种集中现象。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我们住在国家公园外的Kinabalu Pine Resort(http://kinabalupineresort.com),酒店网站首页写着“从你的房间,看到京那巴鲁山”(See Mount Kinabalu From Your Room),木屋子,大床房,卫生间,热水淋浴,条件很好。服务区有咖啡馆和餐厅,我们在那里吃了顿马来西亚式火锅,鱼、虾、牛肉、蔬菜等配菜丰盛,汤鲜味美。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每天5:00起床,5:30出发,山路昏暗,轻风微寒,云雾飘渺中等待天明。旭日东升,万鸟齐鸣,雾气渐渐消散。盘山公路附近的森林,都是砍伐过后,重新生长的次生林,但枝叶繁茂,难寻鸟影。从小径走进树林,泥泞幽深,光线暗淡,更难以找到鸟。埃氏地鸫在林荫下觅食,虽然体型不算小,但棕褐色的身体在阴影里只能看出轮廓。婆罗洲啸鸫虽然个体大,比较常见,但身披黑羽,又不到阳光下,也难拍清楚。栗冠凤鹛个体小,数量多,喧嚣而来,呼啸而去,总在枝叶间蹦蹦跳跳,竟然没一张拍清楚!蓝绿鹊虽然差不多与喜鹊一样大,红嘴红腿,体色翠绿,叫声响亮,但我只拍到尾羽。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藤曼缠绕的小径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第一次比较清楚拍到鸟,就是加里曼丹树鹊,虽然体色棕灰,颜值不高,但根喜鹊一样,个头大,胆子大,敢于站在阳光下觅食。比较好拍到鸟的宝地,就是在京那巴鲁山的Timpohon Gate登山入口。一丛满枝红果的灌木,无疑是食堂开饭的广播,引来一浪又一浪群鸟,前仆后继,乐此不疲。金枕拟啄木鸟蓝额金颈,翠绿羽翼,敦实身材,胃口好,胆子大。尽管登山者来来往往,金枕拟啄木鸟依然身姿矫健,摆出各式体操动作,专注吃红果。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加里曼丹树鹊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火红山椒鸟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马来仙鹟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金枕拟啄木鸟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云卷云舒,蓝天清澈,阳光普照,趁鸟儿们的午休时间,我们去私人领地看大王花。在家庭养殖场里,既可钓鱼、观鸭、撸兔子,又能欣赏世界奇花(RM20/人),神山大花草(Rafflesia pricei)就开在养殖场的小树林里。为保护大花草,地主修建了木栈道,把花朵围在中间。在大栅栏里,2朵孕育待放的大花苞,象橙红色甘蓝;2朵已经凋谢枯萎的残花,腐烂褐黑;几株正在缓慢生长的小花苞,象棕黑色圆球。刚开二天的大王花,单独绽放在栈道尽头,地面摊开5片深红色肉质花瓣,苍蝇在花芯里忙碌。这里我见过的第二种大王花,直径只有80多厘米,没找到寄主葡萄科藤本植物。比起去年我在加丁山国家公园,见到直径1m多的阿诺德大王花(Rafflesia arnoldii),这种大花草小多了。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神山大花草未开的花苞和已经凋谢腐烂的花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即将开放的神山大花草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开放第二天的神山大花草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1945年日军强迫新加坡战役被俘的英国和澳大利亚士兵,在粮食供应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分三次从山打根(Sandakan)步行转移到拉瑙(Ranau),并从事重体力劳动。除6名澳大利亚士兵后逃进丛林,在当地人帮助下找到盟军部队,最终获救。其余2,345名士兵全部死于饥饿、疾病和日军的屠杀。这次行军史称山打根死亡行军(Sandakan Death Marches),是二战期间,日军对盟军战俘犯下的严重暴行之一。昆达山战争纪念园(Kundasang War Memorial)就是为纪念山打根死亡行军(Sandakan Death Marches)而建( RM10.00/人)。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山打根死亡行军纪念园

1962年完工的昆达山战争纪念园(Kundasang War Memorial),由本地建设师 J.C. Robinson设计。 拾阶而上,草木葱荣,鲜花盛开,石墙凝重,英国、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国旗并排垂挂。小巧的纪念馆不开门,凉棚镜框里的报纸和历史照片,老兵的签字,已经泛黄。第一级的澳大利亚花园(Australian Garden),草坪工整,绿树鲜花环绕;第二级的英国花园(English Garden),蔷薇低垂,花木萧疏,黑色纪念碑右侧的白墙,裂开条大缝;第三级的婆罗洲花园(Borneo Garden),草木繁茂,兰花娇艳;褐红色的神山拖鞋兰(Paphiopedilum rothschildianum),唇瓣仿佛是个小口袋,二片丝带似的侧萼片, 左右伸展。婆罗洲花园的草木花卉,代表着京那巴鲁山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最高处的沉思花园(Contemplation Garden),廊道洁白,当中的倒影池(Reflection Pool),清泉喷涌。白墙镶嵌的黑色大理石,镌刻着山打根死亡行军士兵的名单; 从半圆形的凉亭,远望京那巴鲁山,层峦叠嶂,云烟飘渺,人类自造的地狱,从未远去……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澳大利亚花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英国花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婆罗洲花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神山拖鞋兰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沉思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在京那巴鲁山的最后一天,月影朦胧,我们直奔Timpohon Gate登山口,等待天亮。可惜日出乌云厚,鸟歌阳光暗,风寒山遁形,雷鸣声声紧,雨点纷飞,我们只好收相机撤退。下山途中,细雨如织,我们再次窥探躲在枝杈缝隙里的绿阔嘴鸟,虽然天天见,但它只不过是换棵树,挪条枝子蹲着,翠衣浓艳,目光平视,纹丝不动。看见灰胸咬鹃,是我们告别前的惊喜,二天都没找到它,临走前终于露面。红艳的灰胸咬鹃雄鸟,背对着我们,虽然冒雨也必须拍下来。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婆罗洲啸鸫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国家公园里的餐厅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竹叶兰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角蝉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盲蛛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白喉扇尾鹟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绿阔嘴鸟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灰胸咬鹃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告别京那巴鲁神山,浓云翻滚,大雨瓢泼,驶离山区,油棕榈园一望无际……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野性沙巴——京那巴鲁山国家公园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