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490
  • 经验

    5120
  • 访客

    159124

雾霾未名寻鸭踪

2018-12-01 20:17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317

阅读次数

雾霾刚刚消散,11月24日周六休息,突然接到鸟友的电话,北大来了只长尾鸭!看他拍的照片,应该在未名湖里。第二天上班,带上闲置一夏天的“小手枪”,开启了我的深秋观鸟拍摄。

雾霾未名寻鸭踪

明月当空,薄雾蒸腾,寒气袭人,我绕未名湖寻找长尾鸭的踪迹。初秋时节来的鸳鸯,聚集在翻尾石鱼附近的小岛,成双成对,梳洗打扮,亲昵理羽。丝丝寒风,冻的我手脚冰凉,居然近在咫尺有对鸳鸯,爬跨交欢,水花四溅!

雾霾未名寻鸭踪

鸳鸯 雾霾未名寻鸭踪

雾霾未名寻鸭踪

雾霾未名寻鸭踪

雾霾未名寻鸭踪

雾霾未名寻鸭踪

雾霾未名寻鸭踪

雾霾未名寻鸭踪

雾霾未名寻鸭踪

雾霾未名寻鸭踪
鸳鸯夫妻不惧严寒,在欢乐的啪啪啪

春天来了2只雄绿翅鸭,吸引来许多大爷,争相拍摄。今天嘎嘎叫的绿头鸭群里,竟然又混进一只小个子雄绿翅鸭,紧随队伍,形影不离。不知它是否春天来过? 但现在绿翅鸭已经不是大爷们关注的焦点。

雾霾未名寻鸭踪

绿翅鸭 雾霾未名寻鸭踪
小 雾霾未名寻鸭踪
小

湖心岛北岸,金黄的大柳树下,已经摆开炮阵,大爷们聊天抽烟,其乐融融,长尾鸭肯定在这里。与活泼的绿头鸭不一同,灰黑翅膀,黑嘴黑颊,白色胸腹,整体呈现灰白色的雌长尾鸭,缩成一团,孤寂的漂浮在水面之上,任风吹水流,眯缝着双眼,非常疲乏劳累的样子。之后几天,我再也没见过它,大爷们也不见了。后来听北大的朋友说,长尾鸭仙逝了,我拍摄的那天,也是它生命最后的日子。

雾霾未名寻鸭踪

雾霾未名寻鸭踪

雾霾未名寻鸭踪

长尾鸭(雌)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http://www.shanshui.org/)研究院前主任闻丞说:长尾鸭是饿死的,捞出来时,皮包骨头,连脂肪都没有!如果长尾鸭来北大第一天,喂些小鱼就能挺过来。长尾鸭(Clangula hyemalis)年年来北京,去年一只长尾鸭在沙河水库越冬,吃的膘肥体壮,但一般不会到未名湖这么小的水面栖息。长尾鸭冬季主要栖息于沿海,潜水觅食,主要捕食软体动物和鱼类。

雾霾未名寻鸭踪

雾霾未名寻鸭踪

雾霾未名寻鸭踪

长尾鸭(雌)

黄叶萧瑟,遍地铺金,虽然深秋北大的鸟种不多,但是没有枝叶的遮蔽,更容易看见。全城都有的喜鹊、灰喜鹊、树麻雀不必多言,白头鹎、乌鸫、燕雀、灰椋鸟也成了常见的菜鸟。没想到,在我原来住的燕南园63号院里,一只大山雀上蹿下跳,专心致志的觅食,根本无视我的存在。大斑啄木鸟、灰头绿啄木鸟先后亮相,飞檐走壁的北松鼠转瞬即逝。

雾霾未名寻鸭踪

树麻雀 雾霾未名寻鸭踪

雾霾未名寻鸭踪
燕雀 雾霾未名寻鸭踪
黑尾蜡嘴雀 雾霾未名寻鸭踪
乌鸫 雾霾未名寻鸭踪
斑鸫 雾霾未名寻鸭踪
灰头绿啄木鸟 雾霾未名寻鸭踪

雾霾未名寻鸭踪

雾霾未名寻鸭踪

雾霾未名寻鸭踪
大山雀

收起相机,静待明年春暖花开时……

雾霾未名寻鸭踪 欢迎关注朋友圈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