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260
  • 经验

    4295
  • 访客

    17866

【日本】在东京“花见”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016-04-20 15:42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2,876

阅读次数

【日本】在东京“花见”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每年年初,当寒冬的雪还没退去时,日本就会开始发布当年的樱花开花预想。关东关西地区的大致时间都在3月下旬至4月上旬期间。不过,大概情人节刚过,日本就会进入樱花期吧。所以,明明花还没开,星巴克的樱花饮料和相关的一些周边已经卖到断货,商场里已经各种与樱花相关的装饰、物品、食物开始纷纷上架……为了短暂的花期、轰轰烈烈的赏花,真是做了足够长的铺垫。

所以,虽然樱花的花期短,从开放到花落不过2~3周的时间,但总觉得盼着它、看着它的日子似乎漫延了整个春季。

来日本有些时日了,前两年的春天都因为来得迟了,而生生错过了花期,所以今年才第一次得以真正地体验并享受一次赏樱的愉快。

千鸟之渊遇到的指示

还记得东京的樱花还没正式开始绽放时,电视中就报道了“爆花见”这个词。源于与去年的“爆买”做对比,来表达今年各国游客疯狂涌到日本来赏樱的情形。自然,这算不得一个褒义词,以我个人理解为中性偏贬,毕竟紧跟着的就是各种缺乏礼仪的镜头。比如攀着花枝、爬到墙头甚至把樱花折下来拍照的,毕竟日本人多为以眼赏樱,对他们热爱的樱花有很多的珍惜和怜悯之情,所以总是保持着合适的距离,颇有“只敢远观、不敢亵玩”的郑重。

这是在<a></p>新宿御苑拍到的。这块地是有这样的铁栏围着的,是不让进入的,但就有径直走进去拍照的。然后就听到身旁的日本欧巴桑们一直在“念叨”:“这里是不让进的啊!这里是不让进的!”……

不过,这当真就是某种程度的“文化差异”吧。虽然这边可能会把这样“行为不端”的矛头指向中国游客(毕竟数量实在太多了太显眼了),但电视里那些游客也有很多东南亚人、叽叽喳喳的也有韩国人、我在新宿御苑还遇到其他说不清国籍的外国人(可能也有少量欧美人)。前几天碰到了之前的日本室友,她前不久正好去韩国釜山赏樱,说那里的樱花公园也很美,但是比较吃惊的是韩国人会把花折下来戴在头上,然后疯狂自拍……

虽然写了这么多可以以文化和习惯差异来解释的事,但并不是说这样就可以被包容。把花折下来,毕竟算不得珍爱花草的事,就让它生于自然归于自然,不也挺好。写到这里时突然想到了“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句诗。不过,倒也不能这么简单直白地以字面之意来理解,而是珍惜时光来的更加贴切吧……

嗯,扯远了。回归正题地来记录一下我这次“追樱”的足迹和去的这10几处地方的感受吧:

■ 3月27日,小石川后乐园、播磨坂,5~7分开

那时东京的多处赏樱地的樱花还处在生长阶段,但后乐园已经近乎满开,我就跑去了。地处东京巨蛋附近,所以还能听到里面传来的比赛声和后乐园的游乐设施运转的声音。不过,作为庭院确实很大很美,但园中栽种的樱树有限,只有那么3、4处。在入口不久看到抢尽风头的垂樱后,大多只得欣赏庭院风景。

花了300日元入场,但期待的壮观风景没有出现,但谁让他们仅有的几株樱树是开了7、8分呢~倒也怪不得人家情报有误。

播磨坂

倒是之后的播磨坂很是漂亮。我本就喜欢长长的坡路(日语中的“坂”),而沿街两旁再被载满的樱树围绕,更是美妙。只是还是来得早了,花只开了5分,完全不成气候。但即使天气尚有些凉,依然挡不住大家盖着摊子坐在室外吃吃喝喝的心情。

3月29日  井之头公园,满开

井之头公园


井之头公园


<a></p>樱花味冰淇淋和我

“井之头”一直是东京都内有名的公园:春有樱花、秋有红叶、夏有绿荫成林。在湖中划着鸭形船,在樱花包围中赏花泛舟,当真乐事。而且公园占地颇具规模,明明是平日,但来野餐的人却不少。尝一口樱花冰淇淋,看眼前樱花垂入水中,悠然漫步,很是美好。

3月30日新宿御苑,满开

去年在御苑看过凋零的樱花(可参考之前博文),满心遗憾,今年终于赶上了花开正好的时期。不愧是有名的胜地,人流量巨大,还正巧碰上了TV节目的录制。

在这里,铺着垫子联欢的、吃饭的、画画的、睡觉的……什么样的人都有。大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享受樱花带来的好心情。

不过,我最喜欢新宿御苑后面的那些樱树。像整个樱花交叉而织的空间,面前都是一些比自己年龄还要大的樱花树。只不过御苑关门时间早,4点半时就听到广播让大家尽早离开了。

3月31日隅田川,满开

来到这里,为的不就是拍一张地标和<a></p>樱花的照片么。

隅田公园挨着浅草,贴着隅田川,隔水可望东京的新地标——晴空塔。

隅田公园被川水和大桥分开,算不得浑然一体,但依然很大。能见到很多在浅草租了和服又走到这里与樱花合影的游客。当然日本人最喜欢的还是铺一张垫子的树下野餐。

我去了这附近有名的卖樱饼的地方。队伍排得很是吓人,但因为大家都外带,所以排起来到也快。

薄薄的米皮儿夹着足量的红豆馅,看似腻人,但3片腌制的大岛樱的叶子把这些腻歪通通中和,再配上点茶,真是春天应景的甜味。不过,保质期限比较短,皮也容易硬,最小一盒也是6个装,必是要与亲友尽快分享才好。

4月1日千鸟之渊

千鸟之渊

给我留下特别深刻印象的还是靠着皇居的“千鸟之渊”的樱花。那里没有上野和新宿那么吵杂,而樱树又格外的壮观。粉白色的樱树,每一株都将花枝极力伸展,一看就生长得颇有年头。再连绵成片,很是壮观。而且一路漫步下来,秩序井然、也不吵杂,可以在樱树下坐下来吃便当的地儿也有限,所以整体来说饱足了眼福。

4月2日上野,六艺园

上野是必去之地,因为在对“日本”还一知半解的时候就因为鲁迅先生的《藤野先生》而知道了名为“上野公园”的地方。

赏樱就是一场全民露天野餐大party~

六艺园又遇到了和小石川后乐园一样的“尴尬”。园中樱树有限,即使垂樱再美,也不成气候。但这个庭院倒是颇值得慢慢散步和赏玩。

而且夜幕降临后,垂落的夜樱倾泻而下,很是壮美。

4月3日目黑川,满开

还有目黑川的樱。樱花铺天盖地,一眼望不到尽头。枝头上樱花开得密密麻麻的,但突然觉得,它们美是美,在这花海中,谁会注意到一朵花的美丽与凋谢呢。

最早知道目黑川大概是《最高的离婚》这部日剧,之后断断续续在很多剧里面都见到过它。一直知道它的樱花很美,今年终于得见。几乎每天都要坐电车经过这里,惦念的场景变成了日常。颇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以前只在日剧中看到的目黑川樱花,向往了太久,终于在今年看到了它满开的样子。真是梦幻的世界~就像朋友朋友说的,一些惦记还是要有的,万一哪天成真了呢~

4月5日自由之丘,满开 & 4月6日 樱坂,满开

上一篇博文已经写过啦~(笑)

4月6日六本木,满开

毛利庭院

六本木的樱坂

而不愧是挨着高档商店和高级住宅区的樱坂,身周颇有富贵感。虽然住不起这里,却可以和住在这里的人一样,享受开放的公园和沿路的樱花。

4月9日目黑川,落花

目黑川

4月10日池上本门寺,落花

池上地区对游客来说是个偏僻的地儿,但作为赏樱名所依然榜上有名。只是去时已太晚,花已谢了大半,不见沿着石阶而上时樱花盛开两侧的风景。

池上本门寺的绘马

倒是将心愿写成一枚绘马,或买一瓶樱花果酱回家,能成就不少赏花心情。


至此,今年的赏花已经结束了。

每天追着樱花而行的日子很快乐也很耗体力。但是,以樱花的“花见”开始,走到户外、野餐、运动、享受春光、亲友团聚、欢声笑语……这些都是美好的开始。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