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259
  • 经验

    7151
  • 访客

    124394

【缅为其难】在蒲甘体验一把文明的冲突

2013-01-07 10:42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52

阅读次数

当今世界主要的、摆在明面上的文明的冲突,在西欧表现为欧洲原住民与北非移民的冲突,在东欧则经常爆出车臣武装用多种恐怖手段对学校、地铁进行自杀攻击,在中东有人所尽知的阿以之间半个多世纪的明争暗斗,在中国近几年东突独立运动更是暗流汹涌……但我之前所不知道的是,缅甸这个平和的佛国竟然也和穆斯林有着激烈的冲突。

俗话说计划赶不上变化,旅途中总要作出很多的抉择,不同的选择会将你带上迥异的道路,是喜是悲,是顺利还是蹉跎那就要看造化了。我们之前本没听说过“名卡巴村”这个地方,禁不住马车夫再三的推荐,便顺从了他的意思,先略过旧蒲甘的一批景点,跟着他一直来到这个以漆器作坊闻名的村落。而这一选择,让我们算是体验到了缅甸版“文明的冲突”,只不过这冲突中我们糊里糊涂地充当了受害者……

先说名卡巴村,这个村落由众多低矮的茅草房堆砌而成,从远处看破烂一摊,走进了看一摊破烂,可谁知这破屋子里头竟进行着一项传统工艺——漆器的制作。经店主介绍,这里大都以家族为单位,进行着手工作坊式的生产,每一个成品漆器都要经过二十余步的工艺,饱含人民的劳动汗水。然后他领着我们参观了正在出售的漆器,我们在赞叹其高超的技艺和精美绝伦的作品时,也同时震惊于其高昂的价格。见我们举止失度,店主从容的大手一挥,将我们领到另一架子标着“low quality”的作品前。这些作品虽粗糙简陋,价格却平易近人,既然来了,便别给天朝上国丢脸,随手买了几个最便宜的小饰品。

















从名卡巴村出来,马车夫那厮带我们去南边不远的马努哈寺(manuhar temple)。马努哈本是缅甸历史上的一个孟族小国——直通国的国王。这国家势力虽小,却不合时宜的藏有一部佛教经典《三藏经》和佛舍利,殊不知国小而民富,败亡之道也,小国早就被那蒲甘王朝的阿奴律陀王惦记已久。

阿奴律陀王有一天遣使前往直通求赠“三藏经”及“佛舍利”,说白了就是强要,那使臣更仗着大国威仪,颇不恭敬。马努哈王自然不干,并且狠狠地羞辱了来使。不料此举正中阿奴律陀王下怀,他马上派兵兴师问罪,一鼓而下直通,其地并入蒲甘。为了显示对佛教经典的敬重,阿奴律陀王用战胜得来的三十二头象的宏大阵势将三藏经等宝物奉至都城,此时不消说他关心的早不是什么经文了,多拉点宝贝才是重点。

同时他也把被俘的马努哈王一同押至蒲甘,据说关在了马努哈寺附近的南帕耶寺(nanpaya temple),让他当个安乐公。此王也是闲的没事,又在自己软禁的居所边上修了个寺庙,就是现在的马努哈寺。寺里在不很宽敞的空间里挤挤插插的立了几尊硕大的佛像,据说正是马王为了表达自己被软禁的愤怒之情。

马努哈寺,由于马王是孟族人,所以这寺也多少带点孟族风格,与蒲甘别的塔庙不同


寺里一个大金锅,信徒们纷纷往里面投入钱币,当年马王作阶下囚时候要是这玩意,一定也是不愁吃穿




这尊大佛,憋屈地被圈在一个鸟笼般的窟室里,连伸展腿脚的空间都没有







这尊硕大的卧佛更是苦逼,这哪里是供奉佛陀的正经地方?整个一大棺材!



佛陀忧郁的眼神和这巴掌大小的门脸,正象征了当年马王坐井观天的无奈



马努哈寺的边上便是当年关着马王南帕耶寺,这座寺庙里面有整个蒲甘地区都罕见的石刻雕塑。












































从南帕耶出来已然是中午十二点多,腹中饥饿难忍。但马车夫对我们说这里没有吃饭的地方,得折回旧蒲甘吃中饭。我们抬眼一看,眼前不远处不就有几个小饭馆么,便对那家伙说我们不回去,就在这里吃了。听到这话,他马上便把脸耷拉下来了,可笑我们当时竟然还好心的邀请他一同进餐,他更生气地断然回绝了我们。

等我们吃完饭,他铁青着脸告诉我们他很生气,决定不继续之后的旅程,直接带我们回旅店了,让我们给它15000缅币。我们也很气愤,心想奶奶的没去你推荐的地方不就是你少拿几个回扣么,去了是给你面子,没去也是本分,便跟他说我们想在哪吃是我们来决定。他这时突然变得异常激动,突突突的蹦出一串话:“我不高兴……你们不听我的……非要在这里吃……他们这些人拿了我的钱……他们会给我一颗子弹……”听得这些话,我当时彻底凌乱了,尼玛在这里吃饭是给店老板带来收益,这老板怎么会不高兴,反而要赏他一枪呢?而且这缅甸虽然落后,但也不至于一个小店老板就敢当街开枪杀人吧?

又谈了几句,还是不行,我也彻底不想用这家伙了,便对他说,给你钱也行,但只能给10000,多了没门。他也不愿意,说我带你来的地方很远的,我更觉恼火,直接回过去:“我应该一分都不给你!”他也恼了,说:“你们走吧,我不要钱了!”但lp坚持反复的劝他,我也告诉他有什么事直接说出来,他才恨恨地说:“你们想知道为什么?因为那些馆子是穆斯林开的,我不喜欢他们。”听了这话我觉得可气又可笑,作为一个天朝人我忽而自然而然地明白了刚才他那段长话的含义,无非就是穆斯林平时吃了他们缅甸人的的财政,住着缅甸人的土地,却反而老要求更多的利益甚至独立呗,闹起冲突来免不了有伤亡,这就是为他为什么说拿了他的钱,却给他一颗子弹的原因。

我马上向他说明了我们对穆斯林的看法,和他说应该早些告诉我们的,就能避免这不愉快了,我们还是希望和他继续剩下的旅途的(毕竟尼玛离旅店十万八千里呢,我们咋回去?)。他听得我们的解释,思索一下,向我们认错,然后继续驾车上路,不过从这以后整个下午的心情都一塌糊涂,兴致顿时去了七八分,妈的。

等晚上回到旅店,上了wifi一查,发现不久前缅甸多个城市刚爆出穆斯林和佛教徒的冲突,以致某个省份全省戒严,看来这穆斯林果然是在哪国都是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再看当今天下诸宗教、文明版图,抛出黑叔叔那边不提,基督教世界自打被那马丁路德的九十五条论纲整的七荤八素,在宗教问题上就失去了当年上头教皇振臂一呼下头十字军纷纷开拔的势头;东方儒家世界自古除了法家必须一棍子打死之外,对别的学说宗教倒是兼容并包,也属温和文明;印度那边虽然乱,但好在他们只和雅利安兄弟小巴干;只有这绿教,无论在哪里都容不得其他文明,发展到哪里哪里就是冲突的火药桶。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