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257
  • 经验

    5015
  • 访客

    100971

初刷草沿天路,饱览惬意纯美的风景

2014-07-12 20:52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1,374

阅读次数

记不得去年何日,“草沿天路”声名鹊起。我经常上的某论坛旅游板块,每到周末都有人发帖约伴,同刷草沿天路,到了周一,更是数不清的帖子讲述游览的心得和经历,美图缤纷,携裹着仿佛萦若的青草气息,让人遐想连篇。 当时上网查,并没有太多的介绍,地图上更是找不到这么一个名词,听过来人讲述才知道,原来这是利用风电场的工程土路加固铺设而成的一段新路,横跨张家口地区的张北、崇礼两个县,恰在坝头草原和平原的边沿分野处,故而得名草沿天路。 去年工作太忙,难得有几个不加班的周末,不得不把刷路的念头放在一边。今年端午,总算平安无事,正好驱车出京,饱览塞外风光。 这条路从崇礼的桦皮岭开始,直到张北的野狐岭结束,全程并不长,不过百十公里出头,但一路风光无限,走走停停,少不得三个多小时才能出来。由于翻山越岭,很多路段略觉陡峭,不少排量低、技术差的肉车肉人难以为继,灰头土脸地铩羽而归。如这两辆车,在桦皮岭入口处便逡巡不前,勉强挪动几步之后,果然一个猛子掉了头,可耻地逃之夭夭,让后面这两个徒步进山的老太太窃笑不已。


不过平心而论,如果从东面桦皮岭进入的话,海拔骤升,坡陡弯急,不少路段确实考验车况车技,我们1.8排量的车子,坐了四个人,上这样的坡道,不得不降为二档,狠劲给油才能缓缓上去。



这样的坡度更是令人发指,远看都担心上面行驶的车辆会一不小心滚落下来

头天夜里阴雨连绵,早上漫天乌云仍未完全散去,等几个转弯上了山腰,空气豁然开朗,甚至不费力就能看见远处的崇礼县城,那一瞬间,心中难免产生气吞山河的虚妄幻觉


越往高处攀升,天气越觉晴朗,越有塞上凉爽壮阔的气息。阴云已然散尽,余下的水汽化身为娴静的白云,优雅从容地漂浮在空中,在山坡上投下一片又一片旖影。



地处塞上,强进的朔风使得这里成了风力发电的不二场所,无数大风车贡献着源源不断电力的同时,却也破坏了坝上草原广阔无垠的意境。



当然,如果没有风电场的建设,我们自然也无从驶在这条工程道路上,此等美景只能埋没在凛冽的朔风之中,无人问津。








以这座高山为分野,东西两侧分别是起伏颠簸的高山丛林和波澜不惊的丘陵草甸,两种地形,两种景色,移步换景的风光使得几小时的旅程绝无乏味之感。


端午时节,水草未丰,但草丛中的野花已经按耐不住,纷纷迸发出缤纷的色彩,向着天空一个劲地伸展,绽放出自己短暂壮烈的生命,试图在大自然历经亿万年而仍未完成的百科全书中留下哪怕一个标点



后半段路程中,这条天路一改刚才急转腾挪、忽上忽下的态度,转而将自己婉转的腰身尽情伸展开来,妖娆地侧卧在碧绿的地毯之上,用充满诱惑的体态招徕着远道而来的游客。在这样的道路上,我们的车子可以更为从容地行驶,用更多的时间去欣赏周遭的美景,呼吸自由的空气。





草原的好处就是可以罔顾交通规则,随时冲向车外,在天地间尽情奔腾跳跃,放浪嘶吼,释放平日压抑的心情



整条道路百十多公里,只有后半段才散落着寥寥几个破败的小山村,除此之外再无人类居住的痕迹。所以当我们看见这几头牛的时候,着实兴奋了一阵子,而牛儿对络绎不绝的车流早已见怪不怪,随意瞟了一眼便继续低头吃草。



牲畜的出现,也就意味着离人烟之所越来越近了



果然,一会便出现了一个巴掌的村落。看它那深处蛮荒的境遇,实在难以想象在没有这条道路之前,这里的人们是过着怎样一种与世隔绝自生自灭的生活,希望这条路的修建能成为他们拜托贫穷和愚昧的契机吧。



冷兵器时代,这个地区还是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频繁交火的热点战场之一,一道久远年代建造的长城一直伴行在道路身边,我猜测可能是秦汉时期的遗迹吧







远处这个隆起,看起来可能是个烽火台



几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这条路的西段终点——野狐岭,土石的秦汉长城被砖石的明长城所取代,一座庞大关口的残迹极为丑陋扎眼。以关口为界,两边分别为张北县和万全县。


野狐岭,在鲜血书写的历史上有着浓重的一笔,当年把大宋打的不能自理的金国铁骑,在这里与新兴的蒙古政权有着一场大战,结果是多达四十五万的金兵被十万的蒙古骑兵全歼,从此国势一蹶不振,不多年便彻底灭亡。 我热爱自然,热爱广袤无垠的草原,热爱风吹草低、苍狼白鹿的绝美风光,但我深知,我永远属于文明的国度,属于工业的世界,属于拥挤喧闹的城市,只有洋溢着PM2.5的污浊空气才能麻醉我敏感的肺部细胞,只有混合着各种人工化合物的饮用水才能抚慰我油腻的肠道……略有不舍,我挥别草原,回归了习惯的生活……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