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459
  • 经验

    4343
  • 访客

    735

【秋之甘南】在绝美风景里邂逅质朴笑脸(40张)

2013-12-30 15:44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阅读次数



【写在前面的话】
在甘南,最让我难以忘怀的,除了那风景之外,还有风景背后那些质朴的笑脸……

2013年12月30日15:36

看笑笑的人人相册里的那组照片,有蓝天,有白云,有绿草,还有和善的红衣喇嘛,那里的人们脸上都洋溢着真挚的笑容,那里的老人白发苍苍面容虔诚,那里的孩子眼神纯净到透明

终于,我到了那里,看到了那蓝天,那白云,那绿草,那和善的红衣喇嘛,还有那些人们脸上洋溢着的真挚笑容……



去甘南之前,特意的找出了之前在稻城亚丁偶然间得到手串以及护身符

我觉得它们应该属于藏区,他们会保佑我在藏区一路平安

后来事实证明每一位藏民看到它们,就会瞬间拉近我们的距离,即使语言不能很好的沟通,但从笑容我可以看到,他们都在真心的欢迎着我



夏河附近的一座寺庙

到的时候刚好赶上了一场雨,隔着落满雨滴的玻璃望去,本就圣洁的寺庙好像被冲洗的更加纤尘不染



去往则岔石林的路上

一条河流始终在我们的身旁陪伴,天有些阴,但云层看起来很美



则岔石林售票处

售票处里的一个女孩绣着十字绣,我看了看,是六字真言的图案



十月的这个季节,甘南草原上的草黄黄的,一条河流蜿蜒着流向远方



平常再常见不过的电线杆,这样一排整齐的排在这里,也格外的好看



开车行进在甘南,一路之上的蓝天白云,还有大地上白云投下的影子

我爱极了这般的光影



沿路的草原上,牛羊成群



云彩好像放出耶稣光般,长长的絮状布满整个天空



黄河第一弯



藏族的骑士

甘南这里地处高原,风很大,所以骑起摩托来,每个人都蒙面前行



路旁的一头牦牛

风吹动着你的每一根秀发……



一群过河的牦牛

我们当时拍的就在想,要去能去非洲看动物大迁徙,该多壮阔



队伍最后的一对母子



藏族老妈妈和她的牦牛



这里是属于他们的



当一只藏獒这样看着你的时候,我和小火有了如下的对话

“小心,有獒”

“别过去别过去……不对,它拴着呢,有铁链子”

“确定拴着呢吗?”

“嗯”

“那不用怕,离近点去拍”



如果没有这条铁链,我想能离多远,我就会离他有多远



金黄色的草地中,这应该就是“风吹草低现牛羊”吧



尕海之中,一抹鲜红的红草

客观地说,我在盘锦红海滩都未见过如此鲜艳的红草



去往迭部的路上,若尔盖的一座寺庙

这里没有拉卜楞寺,郎木寺版著名,但却是充满了友善与质朴的味道



在大殿旁的僧舍里,看到了一位念经的小喇嘛,他会一些简单的汉语

问我们是从哪里来的,邀请我们到院子里坐坐



然后,他的一个朋友,另外的一位小喇嘛就这么憨憨的走过来了



寺庙的后山,一位骑着摩托的喇嘛向我们微笑示意



若尔盖的卡茸寺

我们到的时候,寺里的喇嘛们正坐在寺庙的大院子里晒着太阳

他们是会说汉语的,热情的和我们打着招呼,也非常乐于与我们拍照合影

这个喇嘛叫做扎巴,管我们要去相机,看看自己帅不帅,然后还问我们可以不可以把照片寄给他,我们互留了地址,希望他能顺利收到我们寄去的照片



这座寺庙并不出名,也就不如大寺那般香火鼎盛

然而这里却依旧充满了虔诚的信徒,转经筒下木质的痕迹,非千万次不能成



寺庙里和老人一起来转经的小女孩

孩子有着一双迷人的大眼睛,眼神清澈而透明,纯净到当我看到她的眼神时,好像整颗心都安静了下来

忽然想起了之前有人在我博客的留言,“谁又敢说她不是上天派来的天使呢”



我拍了她好几张,觉得每一张都好美好美



寺庙中两位转经的老人,靠着一扇门板坐在那里

我坐在她们旁边,微笑示意

左边的这位老人会几句简单的汉语,问我“哪里?”,我说“北京”老人家听完惊讶的伸出大拇指,我微笑着回应

然后,我们一起坐在那里,晒着太阳



两位老人看着我带的护身符和手串,指了指,我笑着摘了下来递过去,说“甘孜,康巴”

老人听了又一次伸出大拇指,然后摘下了自己的手串给我看



寺庙里的小男孩,王姐给了他一个桔子,小孩拿着害羞的跑开了

然后就这么跑来了晒太阳的我的身边,我也就拍下了这张



一位来转经的年轻妈妈,来此祈求自己的宝宝能健康顺利的成长

我们询问之后,她非常乐意的一起拍照



寺里的一位喇嘛,很是精通汉语,沟通起来没有任何障碍

于是我们俩坐在太阳下天南海北的侃着



他还特意的向我炫耀他的佛珠,但我真的其实不太懂



一边晒太阳,这位年长的喇嘛还在和其他人探讨着经文

和我们打招呼时,我才看到,他的手掌上写完了经文



降扎乡的詹巴寺

快到的时候,路旁晒青稞的木架



在迭部,蕨麻猪是在路边放养的,而且他们特别胆小

虽说是从野猪驯化而来,但它们极其怕人,一有人靠近就马上跑开

于是我管这张叫做“奔跑吧,蕨麻猪!”



这位喇嘛已经年逾八十,一辈子专心修行,辈分较高

他不会说汉语,但看见我们时,却笑容满面地为我们倒上了酥油茶



这位与喇嘛大师对坐的喇嘛,倒是会说一些汉语,还拿出了他们自己做的糌粑给我们吃

临走时,他还要送我们每人一碗糌粑,可我们实在是没好意思收下



这就是甘南,我魂牵梦萦了三年的地方,未来,我将对它继续牵挂……

我知道,我还会再来的……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