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25
  • 经验

    459
  • 访客

    467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378699/

个性介绍: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新浪微博 @不二陈默

迷失在罪恶之都

2013-11-22 13:55
此文章已经投稿到“五悦免费房+婺源一卡通”活动
1
+1
您已经赞过了
0

阅读次数

“坐出租车吗?”、“去哪里?”、“500P,带你去Baclaran”、“要不要去找住宿的地方?”……

 

刚出机场,就沦陷在的士司机的包围圈里。

 

印象中,好莱坞大片里的那些高级间谍们在逃亡路上除了路过香港,似乎就是去马尼拉这个城市了。在我从未踏上菲律宾的土地之前,我对马尼拉的想象,是一个交通混乱、喧闹嘈杂、遍地垃圾、贫民扎堆、妓女泛滥、黑帮横行、还有笨拙的特警的城市。当我离开阿基诺机场,置身于这个城市的时候,我觉得那些想象,至少有一半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不是要到马尼拉转机,我想我是不会选择到这个地方来旅行的。我在地图上很认真地审视了这个城市。这个菲律宾的首都,看起来更像是十几个城市的集合体,阿基诺机场在大都市的南部,虽然是东南亚最早建设轻轨的城市,但看起来似乎并不是那么便捷,至少没有和机场接驳的轻轨交通,市区里可以去的地方似乎就是黎刹公园、奥古斯丁教堂、椰子宫、亚洲购物中心等几个地方。

 

 

从阿基诺机场出来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公路对面的教堂在黑暗中泛着亮光。在被十余名拉客的的士司机“围攻”后,终于找到了去市区的正规出租车的我,似乎仿佛看到了上帝的指引,阿门。阿基诺机场到入住的Guest House,大约只要150P,即便是正规出租车的司机似乎也不满足于这收入,于是就上演了各种绕路、声称没有零钱、主动索要小费等等伎俩,于是,每次都得花上200P才能抵达。所幸GH就在罗哈斯海滨大道,风景不错,距离亚洲购物中心和轻轨站也都不算太远。

 

 

 

真正的迷路大概要算在Baclaran轻轨站了Tricycle司机将硕大身躯的我塞进只能看见两侧腰部以下情况的边斗里,以各种不可思议的曲线向Baclaran轻轨站“杀”去,车轮碾过小路上的水坑,污水飞溅在边上的小摊上,摊主叫卖着廉价的衣服、仿制的手表、盗版的CD……这个盘踞在轻轨站下面的庞大市场,各式摊贩挤满了街道,加上往复的交通,令初到这里的人一头雾水,即便抱着厚厚的旅行指南,一时也无法明白到底该往哪个方向走。

 

Baclaran花上几十P的小钱就可以轻松摆脱这个嘈杂市场所带来的嘈杂、拥挤、混乱和不安。一条轻轨将乘客送往城市的北部,United National Ave站下车后,在轻轨高架桥下可以看到数辆押钞车,这里似乎是他们的一个临时休息站。由于菲律宾是个允许持枪的国家,即便是商场的保安也是一支来复枪在手,这些押钞的警卫们更是人手一支冲锋枪。

 

Annie是我在UNA轻轨站吃午饭时认识的,当时我正边吃着伊斯兰午餐边对着地图琢磨该怎么去黎刹公园。Annie长条桌的对面探过头来问我是不是来自中国,她说她曾经在杭州工作了一年。一来二去,便熟了起来,我请她帮忙指出我该怎么从吃饭的地方去黎刹公园,结果没想到她竟愉快地说要给我带路。这真是省了我不少事儿啊!

 

黎刹公园是为了纪念菲律宾国父黎刹先生而改建的。Annie说黎刹是你们福建人哦,我表示很惊讶,依照我们国人的习惯,如果出了这么一个名人,大概会把他的祖坟在哪里都找出来变成旅游景区收费的吧,这次却这么低调!虽然事后我发现聪明的晋江人民真的这么干了,可是当时的我还是非常惊讶的。

 

黎刹公园包括了菲律宾地形模型、黎刹纪念碑、中国花园、日本花园等,其中中国花园、日本花园要收取10P的门票钱,差不多就是国内坐公交车的价钱,所以有不少当地初成年的学生来这里谈恋爱。

 

黎刹公园的北面是圣地亚哥古堡,它曾经被作为军营、监狱,如今是用来纪念黎刹等为自由事业奋斗或献身的所有菲律宾人。古堡里开着凤凰花,红色的花瓣落满了没有屋顶的地牢,黎刹的鲜血一样醒目。一串铜制脚印从地牢伸向黎刹遇难的地方,不少菲律宾人沿着这条路去感怀那段历史。古堡的高处扼守这马尼拉湾通往内陆的河流,没有了战争,如今这里来往的是载满货物的商船。

 

黎刹公园的东面,则是眺望马尼拉湾日落的最佳观景点,当夕阳准备和月亮交接班的时候,这里的海面上泛着金光,不知道当初黎刹先生在这里是否想起南海对面福建的故国。黎刹先生启蒙了当时“迷失”的菲律宾人民,如今我却迷失在这个城市。

 

从黎刹公园返回的路上,Annie将我带回轻轨站后就离开了,而我在回到Baclaran后,看着花里胡哨的吉普尼擦身而过,我总是在他们远去后才能从那花俏的车身上分辨出是开往哪个地方的。最后我还是选择了的士这个在全世界都很方便的交通工具来离开这个让人迷乱的城市。

 

 

车子驶过Mall of Asia时,一侧的光鲜亮丽和另一侧的老旧残破鲜明地对比着,一些人买了一根路边摊上的香烟,他们正等着去MoA的巴士,那里是他们工作的地方。

 

马尼拉,再见!

1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