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26
  • 经验

    380
  • 访客

    17588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378699/

个性介绍: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新浪微博 @不二陈默

【暹粒行记之三】蝶舞之地

2013-06-22 17:23
0
+1
您已经赞过了
0
景点:
3,920

阅读次数

雨后的清晨,凉风拂面,突突车在红色的泥地里御风而行。积水在红土地的映衬下,仿佛在述说着这片染血土地曾经的过往。仅“红色高棉”就已让人不适,遑论千年前真腊与占婆、暹粒、爪哇之间遮天蔽日的鏖战?

公元802年的一天,阇耶跋摩二世从爪哇以封臣的身份回到阔别多年的真腊即位,面对国内百姓困苦的生活、爪哇宗主国对国家的奴役,他立志要振兴真腊。他将国都定在了诃里诃罗洛耶城,也就是今天的罗洛士地区。历史对他的记录并不够多,只知道他带领真腊人民摆脱了爪哇宗主国的统治,宣布了吴哥王朝的独立,并且创立了提和罗耶仪式,这是将林伽供奉在金字塔形寺庙里的一种仪式。不幸的是,他和他的儿子阇耶跋摩在位期间建造的寺庙就像柬埔寨人民的茅草屋一样,被自然、时间和战火,摧毁得渺无踪迹。真腊人民为了纪念这位吴哥王权的创立者,在他死后将一个神的名字融合到了他的谥号里——波罗蜜首罗

他的侄儿在他的儿子去世后的公元877年继承了吴哥王朝的王位,依旧定都在罗洛士地区。他为了纪念阇耶跋摩二世以及他自己的父母和祖父母,兴建了目前吴哥地区幸存最古老的寺庙、也是吴哥第一座砖石结构的寺庙——神牛寺,它标志着高棉古典建筑艺术的开端。神牛寺是因佛塔前的石牛而得名,它的本名叫做PreahKo波列科。在即位后的第三年(879年),国王亲自为这座佛寺举行了落成的仪式。



神牛寺宝塔



行将倾倒的窗户



神牛与狮子已静对千年



残破的apsara



新的生命在砖缝间生长



“太老了,就像一个垂暮的老人,看这些木架子,多像老人家的拐杖啊!”MissX说。是的,这世界上最老的人在它面前也显得太年轻了,就连建造它的人也都已经化为尘土千年了。只有它还顽强地伫立着,对抗着更年轻的生命。雨水腐蚀着你的肌肤,草籽从你的身体里长了出来,你还能坚持多久,还能再伫立千年吗?匆匆的过客没有人真的在乎哪一座塔是祭奠哪一位先人,只有蝴蝶在乎那些年轻的绽放的花儿。

在神牛寺的南面,真腊历史上的第一座大型石建筑、第一座山型寺庙——巴孔寺(Bakong也在风雨中挺立了千年。公元881年,因陀罗跋摩一世建立了这座五层方形金字坛国寺。中央高塔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高耸入云,战象和狮子守护着四方。不难想象当年因陀罗跋摩一世第一次站在高台上的豪迈心情,国家已经独立、国力正在增强、百姓安居、宏伟的塔寺可以与远在爪哇的婆罗浮屠媲美,是时候与爪哇分庭抗礼、称雄东南半岛了。











































在中央高塔俯瞰

因陀罗跋摩一世在位12年,遗留给后人瞻仰的也仅是这两座古寺。在罗洛士地区还有一座闻名的寺庙,它是因陀罗跋摩一世的儿子耶输跋摩一世建造的,用来纪念他的父母和祖父母的洛雷寺(Lolei)。因为时间和作用相近,它和南面的神牛寺宝塔如出一辙。如今看来,最大的区别就是它被建在了一个巨大的高台上,但事实上那是因为现在前往寺庙的道路及两边的村子曾经是一个巨大的人工湖。这个巨大的人工湖也是因陀罗跋摩一世的杰作,这个庞大的水利灌溉系统,极大地促进了稻作农业的发展,为后来吴哥的兴盛积累了丰富的人力、物力。洛雷寺的残破程度远甚于神牛寺,仅有的四座宝塔有的只剩下一堵随时会被暴风雨撕碎的砖墙。























洛雷寺的边上一座佛教寺院隐隐传来僧侣的诵经声,千年前这里是否也有印度教的信众如此这般的在此修行?当年的孩子是否也如现在这样光着脚在野地里奔跑?不,他们当年一定有更广阔的空间,因为没有地雷!地雷没有换来平静的生活,带来的只有灾难和痛苦。就在吴哥王朝发祥地的罗洛士,有一个名为“小天使皮雕孤儿院”的工作坊。这里的孩子大多是在地雷中丧失双亲的,他们稚嫩的双手为未来的独立生活艰难地雕刻着坚硬的牛皮。看到他们专注的神情,仿佛看到了那些雕刻吴哥精美石雕的工匠。本该如蝶般在田野飞舞的孩子,如今却像折翅的天使跌落人间,蒙受磨难。出售的皮雕都写有孩子的名字,每一件皮雕作品售价的20%将作为孩子的生活费。如果你真的需要在暹粒带些什么回去的话,忘掉那些10块钱的警徽、寺庙里剥落的石刻、夜市里的工艺品,请来这里购买些皮雕,做些力所能及的奉献吧。







































吴哥王朝在这里发祥,祝愿柬埔寨的未来也在这里坚强地成长的。蝶舞,天高地阔!

0
+1
您已经赞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