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

    25
  • 经验

    459
  • 访客

    467

个人主页://lvyou.elong.com/5378699/

个性介绍: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新浪微博 @不二陈默

陆上太平洋——马尼拉麦金利堡游记

2015-03-02 15:26
此文章已经投稿到“艺龙带你易飞冲天”活动
2
+1
您已经赞过了
0
2天 2014.10.18 - 2014.10.19
景点:

阅读次数


十月的马尼拉,天上大团大团的乌云在游荡,雨和阳光交替滋润着这个城市。由于前一个航班的晚点,我错过了前往Bacolod的飞机,改签后我在马尼拉多出了半天的时间。正巧可以用来拜访美军在远东地区最大的美军公墓(据说其规模在美国海外24座此类建筑中位列第二,仅次于法国的诺曼底公墓)——麦金利堡(Fort Mckinly)她有另外一个更通俗的名字“马尼拉美军公墓Manila American Cemetery & Memorial)”。



战争坐在此哭谁它的笑声曾使七万个灵魂陷落在比睡眠还深的地带”,这是出自台湾诗人罗门描写麦金利堡的同名著名诗作《麦金利堡》。这个墓园位于马尼拉市的Makati(马卡蒂区),毗邻新加坡大使馆,占地152英亩,埋葬着17097位二战期间太平洋战场上阵亡的美、菲军人。除了元旦和圣诞,每天9:00-17:00,墓地都向公众免费开放


在入口处登记了姓名、国籍、护照号后就可以进入墓园了。入口处是一个宽阔的广场,一个种着莲花的水池位于广场的中央,越过水池,一条长长的水泥路通往墓地的中心。17097座墓碑按照字母顺序环绕着中心的小山坡,宛如一张用生命来刻写的光盘。


雨中的墓园中如此安静,诚如罗门所写的那样:“麦坚利堡鸟都不叫了树叶也怕动凡是声音都会使这里的静默受击出血”。绕着这些十字架,轻轻的走,生怕惊扰了“史密斯”、“威廉斯”的睡眠。在这儿,不论是PVT(列兵)还是COL(上校),一律按照姓名的顺序埋葬、采用同样的十字架(或是犹太教十字架),没有了区别,因为我们的灵魂是平等的就仿佛我们两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脚下彼此平等



在墓园的中央,飘着美国和菲律宾两国的国旗,一块块刻着死者姓名、家乡、军衔等的巨大石碑组成了圆形的回廊。回廊里还刻有数张军事地图,反映了二战期间美军在太平洋战场的各个战役。回廊的另一端是一个祷告室,墙上的圣母抱着一束鲜花,下方写着“To their memory their country brings its gratitude as flowers forever living”。



坐在回廊内,看风穿过墓碑将树上的花朵带到了泥土里,听雨丝透过莹莹青草渗到了坟茔里,“史密斯”、“威廉斯”,你们的生命在这草里、在这树里、在孩童的生命里延续着,战争哭了,和平笑了。

 

 

附:

 

麦金利堡

罗门(台湾)

引:超过伟大的是人类对伟大已感到茫然

 

战争坐在此哭谁

它的笑声 曾使七万个灵魂陷落在比睡眠还深的地带

太阳已冷 星月已冷 太平洋的浪被炮火煮开也都冷了

史密斯 威廉斯 烟花节光荣伸不出手来接你们回家

你们的名字运回故乡 比入冬的海水还冷

在死亡的喧噪里 你们的无救 上帝的手呢

血已把伟大的纪念冲洗了出来

战争都哭了 伟大它为什么不笑

七万朵十字花 围成园 排成林 绕成百合的村

在风中不动 在雨里也不动

沉默给马尼拉海湾看 苍白给游客们的照相机看

史密斯 威廉斯 在死亡紊乱的镜面上 我只想知道

那里是你们童幼时眼睛常去玩的地方

那地方藏有春日的录音带与彩色的幻灯片

麦坚利堡 鸟都不叫了 树叶也怕动

凡是声音都会使这里的静默受击出血

空间与时间绝缘 时间逃离钟表

这里比灰暗的天地线还少说话 永恒无声

美丽的无音房 死者的花园 活人的风景区

神来过 敬仰来过 汽车与都市也都来过

而史密斯 威廉斯 你们是不来也不去了

静止如取下摆心的表面 看不清岁月的脸

在日光的夜里 星灭的晚上

你们的盲睛不分季节地睡着

睡醒了一个死不透的世界

睡熟了麦坚利堡绿得格外忧郁的草场

死神将圣品挤满在嘶喊的大理石上

给升满的星条旗看 给不朽看 给云看

麦坚利堡是浪花已塑成碑林的陆上太平洋

一幅悲天泣地的大浮雕 挂入死亡最黑的背景

七万个故事焚毁于白色不安的颤栗

史密斯 威廉斯 当落日烧红野芒果林子昏暮

神都将急急离去 星也落尽

你们是那里也不去了

太平洋阴森的海底是没有门的‍

 

2
+1
您已经赞过了